游记:再回东溪古镇思故乡

游记:再回东溪思故乡

我的故乡,重庆綦江区东溪古镇。

初冬的周末,随同老婆同学,再回东溪思故乡,游了趟家乡古镇。

1.又逢东溪赶场天

这天,又缝三六九赶东溪场,再回故乡参加老婆小学 、初中的同学会,顺便赶了趟东溪场,采购孩提时最爱吃的东溪渣海椒红苕丝、东溪盐花生。

上午9时,我们从南坪四公里枢纽站乘坐打通的过路车,沿渝黔高速来到东溪高速路口下车,换乘中巴转到东溪下场囗。下车放眼望去,那熟悉的原东溪蚕桑农场,变成了古香古色的沿溪街房,从丁山水库淌出的溪流两岸,早已变成一幢幢崭新的农家乐,一座座溪上廊桥,把溪流两岸连成一片古镇景观。

10时15分,跨过溪流上的琉璃瓦廊桥,座落在桥头院坝,二楼一底的“祥玲农家乐”映入眼帘,先前赶到的主办人陆世蓉、吴大珍、张开绪和同学们,巳经围坐在院坝头,正忙着为陆续赶来的同学报到。我们报完到,放下行装,赶了趟东溪场。

2.东溪渣海椒红苕丝

东溪渣海椒红苕丝,粉红粉红,从批杷山农妇背来的蒸了半成熟的糯米面渣海椒红心苕丝,好香好香,看了好几处,都没有这位农妇卖的红苕丝好,我们选定这位农妇卖的渣海椒红苕丝,5块钱斤,一斤一袋买了好几袋,就算给朋友带的礼物吧。

农家渣海椒红苕丝,远古的农家菜,菜品源远流长,远至清代顺治年间。孩提时,大人用红心苕切成细丝状凉干,拌上捣碎的渣海椒、糯米粉,添加适量的盐、花椒粉,放上渣肉、渣肠,放入瓦坛里,用菜叶堵住坛口,放入篾块锁紧,不让泄出,将坛口倒置,瓮入盛上清水的土碗里腌4~5天。

食用时,抓出腌制好的渣海椒红苕丝、渣肉、渣肠,放入蒸锅一起蒸熟,再用热锅煎上菜油,放入渣海椒红苕丝、蒜叶炒制,非常可口,蒸熟的渣肉、渣肠带有微微的渣酸味,其味无穷,美不胜收。

3.东溪盐花生

东溪盐花生,驰名中外。每次回故乡,都要买上十来斤带回去。

东溪盐花生非常独特,主要产于东溪大安、柴坝、大榜村,这些村具有悠久的种植历史,口感香脆可口、回味无穷等特点。据当地人讲,不管是不是花生收获季节,都有不少外地人慕名前来购买。

东溪盐花生不炒不炸,只用盐水加秘制香料煮熟,天然阳光晒干即可,味型十分独特。

当然,美味不是说出来的,而是要用你的味觉去感受才行。事实上,东溪花生粗看外观很一般,很普通,压根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是,你还是经不住东溪花生的名声诱惑,还是想亲口尝一尝。第一口感觉生硬,第二口开始,舌头有感觉,直到吞下肚子,才觉得回味无穷,那种绵香就此将你彻底征服。

4.相聚农家乐

临近晌午,连忙赶回住地,25位东风小学同学偕8位家属,7位初中同学偕3位家属,相聚“祥玲农家乐”院坝,围在班委身旁,拉开同学会序幕。

“秋去冬来又一年,同学们再回东溪思故乡,回忆纯真的童年,增进同学友谊。”吴大珍手持麦克风感叹道,“弹子一挥间,我们巳步入花甲之年,耍好,玩好,身体好,是同学们当今的首要任务!每次聚会,同学们都踊跃参加……”

晌午时分,同学们围成4桌,43位同学偕家属,举杯颜欢。像个男孩性格的陆世蓉,一手拿麦克风,一手端起酒碗,大声喊,“为同学们的友谊,大家端起酒碗,干!”同学们闻声而起,端起酒碗应声道,“好,为同学们的友谊,干!”骆世蓉继续喊道,“为了同学们的快乐,拈起闪闪整!”风趣道,“老板的回锅肉好不好吃?”“好吃!”“老板的夹沙肉哎不哎咦?”“哎咦!”“家乡好不好耍?”“好耍!”同学们兴高采烈,干完丰盛的农家午餐。

午餐后,同学们偕家属,聚在“祥林农家乐”门前,合影留念。

5.水口寺情歌

午后,同学们浩浩荡荡,沿水口寺河街,来到“东溪桥”。

 “东溪桥”上留个影,初冬的溪流水干枯,往日的水口寺好热闹哦,幺妹河滩洗衣裳,衣棒捶得碰碰响,水珠溅在哥身上,抬起衣袖揩水珠,悄悄偷看幺妹的脸,那对酒窝好眼馋。

哥哥你敢偷看我,幺妹突然站起身,拉住哥哥一顿拽,拽得哥哥心痒痒,转身抱住幺妹的腰,“讨厌,”幺妹挣脱哥哥的手,握起锭子使劲拽。

幺妹幺妹不要拽,别怪哥哥偷看你,啷个叫你恁好看,哥哥抱紧幺妹的腰,嘴巴吻住幺妹的脸,羞得幺妹赶紧跑……自从有了自来水,河滩上再也没有见到幺妹的影。

6.桥头人家柚子黄

跨过“东溪桥”,沿着那条叠荡起伏的东柴公路漫步前行,悄然想起40多年前,朱荗林当镇长时,带领我们修建水口寺连接太平桥、蛇皮滩公路的情景,20多号人敲敲打打两三年,修了不到3公里的毛公路,勉强让手扶式拖拉机开到太平桥码头运砖瓦。还是24年前,张开戈当县长时,这条公路才得以贯通,连接到大安场,柴坝,石灰垭,松山,扶欢场。

沿着公路顺坡而下,下到公路坎下的上太平桥,穿过上太平桥,来到桥头人家,院坝前那棵柚子树挂满果,黄橙橙的柚子压弯了腰,幸亏主人用竹杆撑着,才没让柚子压断枝头,同学们来到柚子树下,站在护栏上,手捧柚子面朝镜,留下一张张诱人的镜头。

7.相聚金银洞

跨过上太平桥,沿着东柴公路坎脚下的丁山溪流溯溪而上,来到水口寺崖头下的金银洞,入冬的溪流早巳干枯,涓涓细流,从金银洞崖头上倾泻而下,像系在崖头翁头上的丝丝银发,潇潇洒洒,涓涓细流落九天。

孩提时,常同街坊邻居的小伙伴,来到崖头下的金银洞水潭里洗澡戏水。夏热炎炎,流水潺潺,万倾瀑布落入水潭,茫茫水雾蔚为壮观,一大群光屁股孩儿沉浸在水潭里嘻戏,打斗,太好玩了。

一晃五十多年过去,同学们洒落在干枯的乱石滩上,像一朵朵绽放的玫瑰花,扑鼻幽香,㴋㴋洒洒;攀爬在高高的翘石上,展翅飞翔,背朝瀑布面朝镜,留下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8.消失的金银洞粮库

游完金银洞,溯溪而下,路过金银洞电厂,悄然勾起那远久的回忆:水口寺崖口下,好几幢顺坡而建的穿木结构的小青瓦楼房,计划经济年代的金银洞粮库、金银洞榨油房,“哐当哐当”的水冲式榨油声,连同金银洞瀑布的“哗哗”声,如雷贯耳。

计划经济年代,常跟着大人们,担起挑挑,背着背篓,从二三十里外的川黔铁路伍都坝工区,赶来东溪粮站,凭粮票、《购粮本》、菜油票买好提货卡,到金银洞粮库,提走供应的大米、面条、菜油。计划经济消失后,金银洞粮库和昔日的榨油房,变成了永乐乡开办的金银洞水电站。

同学们站在电站暗渠的石盖上,与身后的金银洞美景留下难忘的印象。

9.犒劳降魔神龟

告别金银洞,赶紧去犒劳降魔神龟。

我们来到那尊紧邻上平桥上游旁,横卧在溪流中央的乌龟石,尾朝电站头朝桥,岁岁月月,像婴儿般吮吸涓涓溪流一天天长大,从千百万年前的那只小乌龟,长成虎背熊腰,十多头牯牛般大的乌龟巨石,狂饮涛涛洪峰,阻拦滚滚洪魔,像古镇人民的降魔神龟,日日夜夜,阵守着上太平桥的安全。

千百年来,无论洪峰再大,狂魔再汹,任凭洪锋冲刷,狂魔席卷,石桥岿然不动,得益于这尊降魔神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降魔秘万,引来游客驻足观赏。

同学们靠近乌龟石,背朝乌龟面朝镜,同学双双手牵手,古镇美景心中留。

游记:再回东溪思故乡

10.小金银洞一片红

告别上太平桥,沿太平古道溯溪而下,来到小金银洞岩嘴,顺着岩嘴旁的古道人家小径,下到小金银洞岩嘴的堤坎上。

小金银洞与水口寺崖下的大金银洞称之孪生兄弟,“小金银洞”因溪流瀑布扬程落差,没有“大金银洞”壮观险峻,则称之为小。

站在堤坎上放眼望去,潺潺溪流汇入堤口,涌向岩嘴,洒落在崖下小金银洞水潭里,淌入幽深的峡谷,流向谷底深处的太平桥,与龙滩峡谷泄出的福林溪流汇合,流入綦河。

对岸岩口边,黄葛古树下,远去的“东溪牌”蚊香厂厂房虽巳逝去,但脚下的拦水堤坝,依旧印证了计划经济年代,街道企业的产物,当年蚊香厂碾制车间,水碾药材,“叽嗄叽嗄”的碾压声,仿佛还在我们耳边响起。

小金银洞一片红。同学们一片红装,一大群小学、初中同学聚在堤坝上,“哗哗”溪水脚下流,与小金银洞崖口,留下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11.远去的太平古道

告别小金银洞,沿太平古道溯溪而下,放眼望去,谷底深处,高耸入云的渝黔高速公路东溪大桥,跨谷而过,将原有的3.8公里老公路抛在身后;藏在谷底,黄葛群间的太平石拱桥,映入眼帘。

东溪古镇太平桥,始建于明太祖三年(公元1370年),距今649年,长30米,宽5米,3孔拱形桥,桥头各有石狮一对,其中三个残缺,一个完好,石栏外两侧有坚硬石头雕刻而成的数只兽头装饰,桥下中央曾挂有一把能随风力大小自然转动的83斤重的斩龙宝剑。传说东溪方圆数十里,年年涝灾不断,百姓民不聊生,挂上宝剑后,水中龙妖被斩,从此风调雨顺,涝灾没再发生。

在没有公路、铁路的远古时代,太平桥水码头是渝黔古道的交通要塞,也是川黔盐帮经往渝黔的必经之道,昔日东溪古镇人家的生活燃煤,从贵州羊礅煤矿经澡渡河装运来的煤炭船只,源源不断卸下太平桥码头,再经人力,后来经绞车索道运上岩口湾。

有了川黔公路、铁路、渝黔高速、高铁后,曾经车水马龙的太平桥,没有了往日的喧嚣,太平桥沟壑里的古镇人家,早巳搬迁到了古镇上,留下破烂不堪,或被拆除,或标注上“危房”。而今的太平桥,巳经成为中外客人游览观光的好去处。

12.漫游太平桥

 “到了东溪古镇,不游太平桥”,就跟“到了重庆城,不逛朝天门”一样,“枉自走一趟!”同学们回到故乡,肯定要到太平桥走一趟。

我们顺着古道小径下到溪边峡谷,洒落在“太平桥电站”旁的乱石滩上,横跨溪流的小石桥上,与掩映在黄葛古树林间的太平桥,跨越峡谷顶上的渝黔高速“东溪大桥”,身旁的潺潺溪流,留下深深的印象。

跨过小石桥,拾级而上,越过太平桥电站,跨过永久石拱桥,漫步来到太平桥南头,来到三河(福林、丁山、綦河)汇合处,浑黄的溪水,与碧绿的綦河构成一幅绚丽多彩的“调色盘”,同学们一路欢歌一路疯,一路与溪流坎上的黄葛古树,长满苔藓的太平石拱桥,三河汇合口,汇合口处跨越綦河的东柴公路大桥,留下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傍晚时分,我们沿着东柴公路返回水口寺,溯溪而上,回到“祥玲农家乐”晚餐,结束太平古道游。

13.清晨打望

次日清晨,昨夜那场淅淅沥沥的冬雨,浇润的东溪古镇。

天刚蒙蒙亮,我们离开下榻的“丰盈宾馆”,赶早吮吸古镇的清馨空气。

我们沿着丁山溪流溯溪而上,目睹了六七十年代那顷一望无际的蚕桑农场,早巳被沿溪而建,连成一片的古镇高楼,农贸市场,溪流对岸,比比皆是的农家乐所替代。原有那条丁山溪流,早已被古镇人所改变:将河床填埋,变成一幢幢古镇高楼,与下场口场镇联为一体的古镇美景。新开辟的溪流两岸,变成了青石浆砌的防洪堤,沿堤修建的健身步道,一座座风景秀丽的溪上廊桥。

我们沿堤一路漫游,一路观光,一路与一座座溪上廊桥,留下清晨的倒影。

溪流潺潺,两位农妇蹲在堤岸坎脚,溪流边的青石板上忙着洗衣,不由让我们回想起孩提时,在那水贵如油的年代,古镇人家挑水吃,街坊邻居背着大背小背的衣物,到龙滩坝、水口寺溪流边石滩上洗衣的情景。随着时代的进步,自来水引入古镇人家,那段艰苦的日子,一去不再复返了。

来到“祥玲农家乐”附近,健身道旁的菜地里,一株株绿色葱葱的大白菜,朝天绽放的叶片上,挂满晶莹剔透的露珠,那位农妇正蹲在路坎上釆摘芫荽、蒜苗、莴笋等新鲜蔬菜。

古镇清晨绿油油,农妇菜地摘菜忙……

14.托起峡谷大桥

来了东溪古镇,一定要到岩口湾饱览跨越太平桥峡谷的渝黔高速公路“东溪大桥”哟。

我们在“祥玲农家乐”早餐后,沿古镇新街“永久大道”前往上场口公交站,买好13时40分东溪返四公里枢纽站的高速公交票,来到老川黔公路旁的岩口湾,站在岩口放眼望去,太平峡谷雾茫茫,东溪大桥跨峡谷;万丈深谷难见底,峡谷仙境美如画;谷底街房依稀见,太平美境一览完。

站在岩口湾,托起峡谷大桥,远方峡谷雾濛濛,留得美景在人间。同学们翩翩起舞,面朝峡谷背朝境,留下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拍完峡谷美景,告别岩口湾,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在乡间的柏油路上,喜笑颜开,说说笑笑,龙滩坝大峡谷,我们来了……

15.溪流倒影

我们沿着前往龙滩坝大峡谷的乡间公路一路前行,路过农家小院,那群圈养在水塘里的农家土鸭,卷着鸭脖,用它那张灵巧的鸭嘴,不停地梳理着身上的羽毛,仿佛要迎接那远到的客人。

      下到谷底,放眼望去,那顷从福林水库淌出的溪流,溪流两岸的一幢幢昔日的东溪火药社(生产民用炸药的812厂)厂房,裸露的残墙断壁,横跨溪流上的“风雨廊桥”,映入眼帘。自从火药社搬迁到綦江北渡后,昔日的火药社变成了裸露的残墙断壁,已被古镇人打造成龙滩坝大峡谷风景名胜景区。

同学们来到廊桥前,站在黄葛树下,留下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告别风雨廊桥,踏着溪边小道,同学们手牵手,小心翼翼地下到溪边芦苇旁,来到溪流冲刷的石滩上,与身后的风雨廊桥,两岸翠绿葱茏的植被,溪流旁的芦苇荡,身旁的溪流,留下一张张映入溪中的倒影。

16.饱览峡谷美景

风景这边独好,还不快来瞧瞧,虽然没有路道,哪怕稀泥浩浩。

好多同学看到没有路,只好望景却步,打了退堂鼓。三位女同学勇敢往前冲,踏着溪边草丛,溯溪而上,来到龙滩坝层峦叠嶂的翘壁滩上,翘首仰望大峡谷,展翅飞翔揽九天,伴随溪流翻云雾,红星点亮峡谷滩,留下美景一片片……

“来了大峡谷,一点不遗憾!”同学们说,时光虽去数十年,古镇越变越美,东溪大峡谷,依然没有变,龙滩坝,还是那个龙滩坝;在那水贵如油的年代,大人们大背小背的衣物背来溪边清洗;昔日的溪上廊桥,火药社职工的必经之道,而今变成了游客观光的“风雨廊桥”,峡谷两岸的景色,依然是那么样的美……

17.永远快乐

临近晌午,告别大峡谷,沿路返回,来到东溪正街鸡市坡端头,孩提时的母校——东风小学。五十多年前镶嵌在校门柱头上的那块“綦江县东溪镇东风小学”校牌,巳经变成了“綦江区永乐小学”。时代的变迁,校名的变更,演绎了建国七十年改革开放四十一年东溪古镇的变化:这块校牌巳由解放初期的“建国路小学”演变为“文革”时期的“东风小学”、改革开放年代的“职业中学”、而今的“永乐小学”。

永乐永乐,永远快乐!同学们虽巳年过花甲,步入婆婆爷爷、外公外婆的年代,看到校门墙上的那幅“永乐永乐,永远快乐”的壁画,同学们仿佛回到了“坐在教室念书”的孩提时代,大家聚在校门合影的那块“綦江区永乐小学”的校牌,悄然间变成了“綦江东溪东风小学”,一颗颗怦怦跳动的心,好激动啊,大家感到无比的幸福!

兴奋之余,同学们加快脚步,一路欢歌一路疯,返回“祥玲农家乐”共进最后的午餐:大家端起酒杯,相互祝福,干杯!祝同学们幸福安康!永远快乐!

18.告别田园风光

午餐后,同学们分手告别,我们沿着古镇新街前往上场口公交站,乘坐13时40分东溪开往四公里枢纽站的渝黔高速大巴。

环顾四周,高高的观音岩,坐在古镇的下场口,镇紫街就在岩口那边的山脚下。高高的枇杷山,坐在古镇的上场口,古镇的信号传输台,就坐在那高高的山崖上。

来到上场口公交站,趁还有一小时上车,上到田间地头,饱览了公交站附近的田园风光。

生长荗盛的冬白菜,一张张含苞绽放的叶片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露珠呢;那块坡地里的红苕藤,像一张铺天盖地的绿地毯,染绿了大地,染绿了东溪古镇;绿色丛中一点红,让我悄然想起:那些年跟着贫下中在菜地里劳作的情景,怎能让我们忘记那知青的岁月呢?

转过田塝,来到农家院前的田埂上,绿色苍芒的瓢儿白菜,铺满了农田,夫人摘下一叶满是虫眼的叶片,与身后的枇杷山,留下那嫣然一笑。

“你那匹叶片,全是虫眼,拍来不好看,不如劈张乖点的叶片,拍来好看些?”,正在农田里给菜苗施肥,身着花格上装的农妇,冲着我们说。“怕伤了你菜地里的好叶片,不好意思劈。”我们回答道。“没关系,一匹菜叶,不伤大雅,你们尽管劈呀。”征得农妇同意,夫人劈了一匹好叶片,作为道具,再次与身后的枇杷山,身旁的田园风光,满坡遍野的蔬菜,留下难忘的印象。

 “大姐,谢谢你的菜叶,看着我笑一个,我也给你留个甜蜜的镜头。”农妇调过头来,望着我羞涩的一笑,一边说,“我不好看,怪不好意思。”一边招呼我们“慢些走哦!”

 “大姐,再见!”我们返回坎下的公交站,登上待发的公交车,告别我的故乡,再见,东溪古镇!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马里兰|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2019-11-24 9:02:03

旅游攻略

九如山游记

2019-11-24 9:12: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