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鹰游新疆:10《胜利达坂的风》

鹰游新疆:10《胜利达坂的风》
天山真的在天上。
五月,鲜有人问津的战备公路上,我们正急速爬升。向车窗外远眺,风景壮丽无比,只是千万不要往下看,因为会得心脏病的。砾石滩上冰雪皑皑,山中迷雾如魅影相随,寒气透过车门渗透进来,紧裹秋衣已经无用,翻出羽绒服穿上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从乌鲁木齐向南到天山一号冰川,距离并不远,世界早已大不同。三千五百米的海拔,对我来说这本是一个无需特别注意防护的高度,却在这里结结实实地让我彻底趴下,而我一开始只是想蹲下来拍一拍那朵在雪山前含苞待放的金黄色的小花。

放眼皆是破碎、是乱石的世界。尽管我赞美那些石缝罅隙里顽强的生命,但是它们无论如何也不得不屈服于冰雪和狂风的淫威,矮小而卑微地活着。太过稀少和渺小的植物无法给这里提供充足的氧气,它们改变不了什么,仅仅是活着,算是一种态度罢了——像绝望却还活着的人们在键盘上抗议着强权对生命的践踏。
有很多车辆的残骸在山崖深处,甚至就在路边,因为此路不过是彼路的崖底。
风呼啸着,试图将黄嘴山鸦的叫喊声掩盖,然而这性格倔强的黑衣天使对冰雪世界的游戏规则熟悉而藐视——它是驾驭风的高手,在山谷间疾驰而去,又从冰川上以鹰一样的姿态凯旋而归;它是寻找一切食物可能的佼佼者,无论是面对蒙古包外丢弃的垃圾还是躲藏在砾石滩下的期待春风抚慰的虫子,它都游刃有余。你看不出它的烦恼,它就是这个世界的最佳适应者。

也有别的鸟儿似乎也能在这里活下来,比如高山岭雀,比如红腹红尾鸲。然而身材娇小的它们往往还未起飞就被狂风吹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实在是辛苦。通常,它们只能蜷缩在彼此倾轧的凌乱石块中间,寻得一点点活下去的空间,偶尔叫上几声,算是苦中作乐。
为了拍那朵花儿,我跪下的膝盖几秒钟内已是寒意深重。这冰川之下,纵然阳光明媚,又哪里能真的有温暖可言?

车在胜利达坂停了下来,雪山绵延到天尽头,路在脚下如九曲回肠。敖包上的彩旗早已色泽退尽,在刺骨的寒风中猎猎作响,嘲笑着站不稳的人类。一道黑影从眼前如离弦之箭飞驰而过,消失在雪山背后。它是谁已不重要,我只恨自己没有翅膀,飞跃关山万重,尽早离开这非人的世界。

注:达坂,蒙古语“山口、山岭、垭口”的意思。

后记:这几天在新疆的巴音布鲁克草原旅行,手机里看着雷洋事件的事态发展,我一直都没转发任何相关的信息,也没有评说。今天回到乌鲁木齐,没想到不自觉的,写下的第一篇新疆游记竟然就脱不掉它的影响。哀歌为谁而鸣?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