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徒步|我的川西日记

Trekking

导 语

我在很多场合,甚至是徒步时都表达过,我不喜欢爬山。毕竟很多时候,登山的过程并不是非常愉悦的体验。但一次又一次,我却走在前往山顶的路上。

烈日穿透皮肤,留给我的是灼伤和晒斑。二十来斤的背包负重,带来的是难以恢复如初的膝盖磨损。你不仅仅要克服海拔的攀升,还有高反带来的剧烈头痛。如果遇到雨雪天气,那简直是在修行。

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这么走着,所有的感觉都循着某种节奏,你会感到肉身在行走时和大自然的对抗。

我也试图搞清楚为什么会对爬山这种行为,时常厌恶又轻而易举的被吸引,直到看到娜恩·谢泼德的《活山》其中一段:我一直是借以理解周遭事物的工具,而如何管理自己这个工具则需要长久的学习。”

爬山是最能够将我们所有的感官运用到极致,耳朵在听,眼睛在看,脑子在思,直到身体力竭,能够体验到所有的存在方式的一种选择。

不断抛弃你拥有的舒适,被城市生活麻痹的神经,远离焦虑,只剩最基础的生理需求。每一次出发都是通往存在的旅途,对山的生命体察越深,对自己也就了解的更加深入。

所以目的地是哪不重要,跟谁一起也不重要,在山野的寂静之中,去感知这一份肉体的支撑和灵魂的忍耐力,认识到自我,才是大山赐予我们的恩典。

而这个假期我们选择了川西。

 

 

行程安排

DAY 1  成都-康定-沙德镇

成都早7点出发,中午到达康定购买露营食材,下午前往雅哈垭口,晚上宿沙德镇。

DAY 2  沙德镇-上木居村-里索海

沙德镇出发,前往上木居村徒步起点,重装上山,里索海垭口下面营地露营开火。

DAY 3  里索海-冷噶错-上木居村

从营地徒步下山,开车前往冷噶错徒步起点,轻装徒步往返冷噶错,晚上宿上木居村。

DAY 4  上木居村-子梅垭口-折多塘-康定

上木居出发,前往子梅垭口看贡嘎,回程途经折多塘温泉泡脚,晚上康定住宿。

DAY 5   康定-成都-广州

康定出发走318国道,途径泸定卢沟桥,下午回到成都,晚上飞广州。

DAY0:成都的第一个意想不到

到成都东站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了,威哥提前在网上租好了车,联系工作人员,告知车子已经送过来停在停车场,一出站就到了。

从高铁站取了车后,就出发去跟差不多同时到机场的阿明汇合宵夜。午夜12点的大排档,人已经不多了。菜刚上齐,隔壁桌两个小伙子喊我:小姐姐不好意思打扰你,请问你是搞工程的吗?

我脸埋在碗里正专心喝粥,脑子里闪过一句: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小伙子解释:是这样,我们看你这身打扮,在打赌你是不是做工程的。你看你这鞋,这裤子,我们以前跑工地都会穿,不瞒你说,我是个甲方。

他对面的同伴接了一句:我还是乙方呢。

我低头看看自己为了少带点行李,直接穿过来的速干裤和徒步鞋,有点哭笑不得。便半开玩笑说,我还真是搞工程的,你们俩打赌我有什么好处?

乙方是个西北大汉,酒过半巡,舌头已经不太利索:初来乍到,就当交个朋友,你们那桌的单我买了!

轮到我们懵了,拦着西北大汉:真不用真不用。凳子还没坐热呢,就有陌生人抢着买单,这城市真够魔幻的!

拦不住他买完单,我说哥那加个微信吧。西北大汉小手一挥:不加不加,你别想把钱转给我!

 

回到酒店洗完澡都差不多后半夜了,清点了一下装备:

背包带了两个,50L的重装使用,20L的轻装使用。睡袋是借朋友的,-20度的天石驯鹿,在5月初的高海拔露营刚刚够。其他的大多是在迪卡侬官网买的,本身一年也去不了几次重装徒步,所以能省则省了。

计划的路线偏腐败,徒步时间相对较少,所以食物和锅具比重就多一些,因为我这一路没有背太多公共物资,背包不算很重,也没用上护膝。唯一失误的是没带雪套,上面雪厚的都没过了膝盖。

洗护种类虽然看起来挺多,但实际上都是15-30ml的小样,用完即丢,而且一旦进了山也没啥机会洗澡洗头的。对于长途行程,尤其是去不方便换洗的地方,或者像我一样的懒人,一次性内裤尤其推荐。

 

个人装备清单

 

 

 

 

DAY1:百公里外的意外惊喜和狼狈不堪

早上刚出发时的计划是奔着去雅安吃早餐的,记得是以前骑川藏线的第一站,户外小白的血泪170公里。

这会儿可轻松多了,上车就能睡觉,司机都是我们勇敢勤劳的男队友。

成都真的是一个无论你在路上看见什么车都不觉得奇怪的城市,马路上跑的不是车,放眼望去,遍地都是过客的骑行梦想。

几个小时后,节假日的惯性堵车,让我对雅安早餐的期待转为“咱们找个地方垫垫肚子吧”。

巴普洛夫斯基说:肚子饿了,吃屎都他妈香甜可口。

吃饱了上高速,在中午12点左右就怼到了康定。康定是甘孜州的首府,也是四川盆地和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

进了城区的第一眼,这山上的唐卡壁画啥时候修的,上次来的时候好像没留意啊,格局好像也有点不一样了?几个人指着路过的楼兴奋的说,之前我就住这儿呢!

郭达山上的唐卡壁画

记忆里唯一没变的应该就只有康定河了。

雅拉神山和雅拉英措圣湖流下的冰雪之水就是雅拉河。雅拉河和折多河在郭达山脚下汇合后相拥东去,就叫康定河。流向泸定后,就是大渡河,直至汇入长江。

印象中城里的河流大多平缓,而这条河远远就能听到轰鸣声,河水湍急。

康定河

这一站带着采购任务,于是兵分两路:我和敏利、阿明去市场买食材,威哥和定鑫则开车去超市买一些必需品。

5月初的樱花开的明媚灿烂,按照当地人的指引,沿着康定河一直往下走,就到了郭达菜市场,这里有康定最大的牦牛肉交易市场。

我们仨面对一排挂着鲜血淋漓牦牛头的档口,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下手。

 

 

瘦肉40元一斤,排骨35元一斤,这价格可比猪肉便宜多了啊。老板一斧子下去175块,比我胳膊都粗,接过袋子的时候感觉能闻到牦牛肉炖土豆的香味了。

备了两三天的食材,包括肉类、蔬菜、水果,以及路餐。两队一集合,我看着大伙不约而同买的几袋子大饼陷入了沉思,去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应该都吃不完吧。

等重新上路,已经过去近2个钟了。下午的行程就稍显紧凑了,没想到折多山上还堵起了车。但这时候惊喜却意外来临,天上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

一车的南方孩子哪见过这么大片的雪花,兴奋劲儿上来,高反立马也跟着来了。尤其定鑫,已经爬上天窗嚎起来了,拉都拉不住。

翻过折多山越往上开,路边的景致也渐渐由绿色转为白茫茫一片,温度越来越低,到垭口停车时,已经不得不把羽绒服和毛线帽都拿出来穿上。

 

从垭口下去,海拔渐低,到了新都桥。日落在即,蜿蜒的河流绕着村庄。支起小桌板和折叠椅在河边泡一壶茶,想来也是人生乐事。

而我们的终点并不在此,想赶在日头完全落下去之前,去雅哈垭口看一场雪山盛宴。

经过甲根坝乡,往雅哈的路况因为下过雪的缘故,满是泥泞。

 

 

离垭口还有几公里的地方时,迎面一辆车叫住我们,说上面有车坏在路上,堵住了去路,而且雪厚没有防滑链很难走,可能一晚上都别想下来了。

听了好心人的劝阻,我们考虑了一下,决定放弃最后这几公里,原路返回。

暮色渐渐笼罩整片大地,此时距离我们早上出发,已经过去12个小时了。所有人都饥肠辘辘,被高反折磨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吃了片布洛芬还是头痛不已。

开到沙德镇的时候,终于找了一家当地人开的小旅馆住下。卸了包只觉得整个人都狼狈不堪,简单洗漱下枕着疲惫睡去。

DAY2:里索海的日与夜

翌日早上醒来离开床,感觉就像刚拔掉插头充足了电的机器人,满血复活。

收完包,就准备去过早。

一份砂锅粉加个水煮蛋

虽然看天气预报上显示,近一周都是降雨,但每天早起还都是好天气。今天的任务是去里索海露营,位于贡嘎西南方向的里索海是拍摄贡嘎倒影的绝佳位置。

据说相对冷噶错和三嗯错,里索海的湖水更蓝,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云海。

在上木居村停好车,把不需要的东西留在车上,就准备进山了。

里索海海拔在4500米左右,上木居村就是徒步起点。全程大概11公里,到达里索海垭口之后,再下去2公里,才能看到海子。

往前走了几百米,就看到路被挖断了,只够人徒步过去或摩托车通行。

这个季节当地村民大多都在山上挖虫草去了。一根虫草的价格视质量不等可以卖到18-25元一根左右。

毕竟是疫情退潮之后的大旺季,来里索海的游客也成了当地人的收入来源之一。

如果不想徒步上垭口,在上木居村租一辆摩托载你上去,往返只要300元。

摩托单程时间大概要半个小时,不过上垭口的路不容易走,路不仅狭窄,另一侧还是陡坡,稍不注意连人带车都会一起摔下去。

这个大叔在起点没多远的地方遇到我们,问我们要不要搭他的摩托车上去,不收费,他只是顺路上去挖虫草的。

一番婉拒后,我们又在中途碰到他了一次,这时他手上已经拿着刚挖好的七八根虫草。

轮到我后悔了,刚才要是跟着上来,还徒个什么步,挖到虫草连路费都赚回来了呢。

刚挖到的新鲜虫草

海拔渐高,负重徒步慢慢变得吃力。温度虽然只有个位数,但走起路来还是微微出汗。

羽绒和冲锋衣刚脱完,一阵风吹来冷得啰嗦,穿上又觉得累赘。

可能里索海在网上的热度没有冷噶错大,走了大半天,除了我们没看到任何一队徒步者进山。

倒是有不少摄影爱好者,背着镜头,租了摩托上去拍贡嘎。

才走了一半的路程,海拔已经升到4000米了。早上坐摩托车上去的那拨人,已经陆续下来了。打探得知,里索海垭口的雪都到膝盖了,海子都结了冰,被大雪覆盖,什么都看不到。

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不错,离水源也近。大伙一致决定,就地扎营,取水开伙,吃饱了再轻装上去看看风景得了。

选好位置,就地扎营

搭帐篷

今晚的露营地

把帐篷搭好,就带着食材去小河边洗菜切肉去了。今天中午吃番茄蛋汤面,晚上牦牛肉炖土豆。为了炖肉,特意从广州买了个高压锅背上来。

 

小河边切肉

吃饱了煮一壶茶喝

由于敏利高反头痛严重,所以饭后决定不上垭口了,留在帐篷睡觉。阿明也决定留守营地,顺便把晚上的肉炖了。

最后只剩我们三个人一同前往,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搭了路过的村民摩托车上去。

载我是个刚20岁出头的小伙子,路上聊天得知他在四川警官大学念大二,现在每天在家上网课,还没有开学。

知道我们从广东过来,央求我教他几句粤语。我有点为难:“说什么啊?”

小伙子嘿嘿笑:你说一句那个“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的国歌”!我憋住笑,心想,我这个北方人的粤语水平骗骗外地人应该还是可以的。

讲完,小伙子深信不疑:对对对就是这个。

然后我说那我再教你一句:食狗屎!

哈哈哈哈哈我俩都笑了起来。

摩托车从下面开上来,有些坡度差不多达到60度,回头看远处,我们的营地已经小成了一个点。

再往上开,半山腰的雪还没有完全化完,路面被经过的车轮碾成了水泥路。再转过几个弯,空气逐渐稀薄,路面就已经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住,只有一条车轮印,右边是悬崖,稍不留意就有可能连人带车一块摔下去。

而且车子也随着路况上下颠簸起伏,我死死的抓住车,生怕我这个贵重物品被甩出去。

被雪覆盖的路

远处就是被云遮了一半的贡嘎

 

还在山下的时候,从村民口中得知,自疫情以来,山上一直在下雪,根本没法上去。刚好这两天才开始放晴,说我们的运气真的不错。

不过这种运气并没有延续到这会儿,到了垭口虽然天气是不错,但是贡嘎还是被云遮住了。

定鑫的恢弘之跪

垭口上除了稀稀拉拉的几个游客,还坐着一排刚刚骑摩托上来的当地小伙子在说笑。右侧山腰看到有一条路往下延伸,那里就是去往里索海的最后2公里。

威哥走过去观察了一下,雪的厚度到膝盖,没有雪套根本没法走下去。而且几个人状态也确实一般,缺氧。

垭口的风大,气温随着日落也在下降,看了看离日照金山的时间起码还有2个钟,有点熬不下去,头灯也没带,走下去也差不多天黑,便决定不等了先撤。‘

下山的路是走回去的,用时1.5h。如果加上从起点徒到营地的距离,这一天总共徒步的里程大概也就是八九公里的样子。

回来一屁股瘫坐在凳子上,累的不想喘气儿。主要还是缺氧头痛的问题,喝了几口热水,我便爬回帐篷里,整个人缩在睡袋里休息。

得亏白天捡了一堆柴火,其他几个优秀的队友在天黑之前就开始生火炖肉了。等我一觉起来,天已经全黑了,顺着香气浓郁的牦牛肉味儿从帐篷里钻出来。

准备晚饭

一屁股坐下再也不想起来

夜晚的山里温度降到了零下,哪怕裹着羽绒服和冲锋衣还是冻得瑟瑟发抖。

我像个看见有光亮就扑上去的小飞虫,围着篝火再也不愿意离开半步,谁也别想扒拉我。

经过大厨们精心炖好的肉汤,散发出迷人的香气,说人间美味也而不为过。

可惜的是因为身体不适大家都没啥胃口,我勉强吃了几口土豆,喝了一碗汤,就再也吃不下任何了

牦牛肉炖土豆

吃完又煮了一锅开水,每人装了一壶,等把篝火熄灭,钻进帐篷,夜空里的星星这时候好像一下子跳了出来,亮晶晶的。

今晚拍摄星空的任务交给阿明了,我们倒头就睡。

虽然没看到原本计划中的贡嘎的日落和里索海的倒影,但雪山下的星空好歹弥补了这一天的遗憾。

DAY3:冷噶错,你跟照片上不太一样啊

一夜无梦,拉开帐篷门,外面挂着一层的白霜,帐篷里呼出的气体,凝结成冰霜粘在睡袋外面,多亏了这个-20度的睡袋,要不然昨晚可能会冻死。

帐篷顶上的霜

看起来大伙状态都不错,恢复了以往的活力。把昨晚没吃完的牛肉热一下,又煮了一个蔬菜汤,就是今天的早餐了。

吃完收拾帐篷,今天要徒步下山,开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冷噶错。

一般来说,第二天我才会真正进入徒步状态,这时候路上显得枯燥了起来,步伐加快,没有人想要说话。

下山前的一个合影

相顾无言的走路

下山的路是一派田园风光,溪水叮叮当当从脚下流过。而我们终于要回到人间。

走到前面那处房子,也就到了我们昨天的起点,也是这段路的终点。

等人回到车上不断感叹,坐着不动真好。于是大佬们决定放弃今天的重装冷噶措计划,改轻装。

从上木居开车到帮木吉德,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车在山脚刚停好,看着叽叽喳喳的游客从身边走过,我突然就不太想上去了。

走到起点,入口就被当地村民用铁丝网拦起来了。想要上去,门票每人20元。骑马上山,每人300元,而且等着租马的人甚至还排起了长队。

从这开始到终点,我脚下走的每一步都刻着俩字:后悔。

去往冷噶错的路上

为了避开人流,带路的队友开辟出一个横切路线。一开始还好,只是心理上不想接受这天的行程,走到后面,生理上也开始抗拒前进,脚下的步伐也越来越沉重。

横切的路上

心里想的全是,唉我草怎么跟网上看的不一样啊?这路真的是去冷噶措吗?我不是在梦游吧?

原本一个单程几公里的山路,活生生给走出了hard模式,窒息感只能靠停下来喝水缓解。

一步一个脚印的雪

走着走着再定睛一看,这他妈怎么这么厚的雪,鞋都湿掉了。再抬头一看,右侧一条平行的大路上还是成群结队的人流。

直到脚下再也没了能叫做路的痕迹,往后看也没有了退路,海拔继续攀升,我的绝望值也在不断加剧,不过能看到的风景却是不一般了。

威哥和阿明是开路先锋,敏利紧随其后,定鑫和我一前一后走走停停,没有任何动力。

走到最后一段坡,胜利在望时,才回过神来,这一路是怎么走上来的?脑子一直给我传递的思想是别走了,身体上发出的信号的是老子也走不动了,而另一个旁观者的我像拖死狗一样,把本我的灵魂和肉体一起送了上来,走到垭口的瞬间我甚至想通了弗洛伊德的本能理论。

最后三个上来的合影

人是上来了,但眼前的情景却大失所望。甚至都懒得举起手机留下一张照片,没有海子,没有日照金山,因为游人太多,到处看起来都脏脏的。

别人看到的冷噶错

别人家的狗看到的冷噶错

而我看到的冷噶错

我们看到的露营地

此时的我就像一个要跟网恋对象面基的人,却发现我手里的图和见到的人相差甚远。同时因为约会的时间成本投入和难度并不小,这种期待落空的失望感一下子被放大了10倍。

不过转念一想,要想看到绝美的自然风景,本就依靠天气和运气。风光摄影师蹲守一张好照片时,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少不了。

下山的时候,脑子里就只有一个信念,回到温暖的屋子里,吃一顿饱饭。所以最后几公里,几乎是跑着下去的。

山里本就阴晴不定,等坐上车,雨也下了起来。回程的路上,只觉困顿,提不精神再讲一句话。

路上问了几家客栈,要么客满,要么条件一般,思来想去还是回到上木居村,找了一家藏家民宿,跟老板借用了厨房,敏利掌勺,男孩子们打下手。

借老板家的厨房

一顿丰盛的晚餐

这是一个典型的藏式建筑风格的院子,主人家的主要活动区都在二楼,包括厨房。老板一家人围着炉子一边看电视,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折腾着做饭。

酥油茶代酒

凌晨四点的时候,被阿明的语音电话叫醒:快出来看银河。我和敏利俩人从床上挣扎起来,一抬头,瞬间就被眼前的星空给迷住了。像这样清晰肉眼可见的银河,一般也只有在下半夜才能看到。

凝望这样的光景,忽然想起一句话:“我有整个宇宙想讲给你听,张嘴却吐不出半粒星辰。”

但还没等我心里的浪漫溢出,手心里的寒冷却在提醒我,赶紧他妈回被窝里睡觉去吧!

DAY4:离开是为了下一次重逢

虽然已经是五月初,广州的气温足够开着冷气,但在甘孜州的每天一醒来,我们仍旧裹着羽绒服活在冬季。

今天没有安排徒步行程,目的地是位于贡嘎乡海拔4550米子梅垭口。据说这里是近距离观看蜀山之王贡嘎雪山的绝佳之地。

眼前巨大的山体,还有厚厚的积雪,让我一时无法找到合适的语句来形容。兴奋充斥着每个人的神经,甚至忘记了奔跑会带来的高反。

几个人眼神对视一下,此时不装更待何时啊,便背着炉头和气罐,爬上最近的一处高地:“煮咖啡喝去!”

垭口不远处有个基站,虽然站在荒芜的高原地带,但这里的手机信号甚至比我公司厕所里还要好。

从山下开上来的时候,看到入口已经在施工了,不久后的这里也要规划为景区,对外收费了。

虽然在冰天雪地里煮咖啡喝是真的香,但因为咖啡会加速血液循环,导致高反严重。初次进入高原地区的人,不建议这么做。

高原咖啡师

对于一年有8个月生活在夏季的我们,最终还是经不住诱惑,玩起来雪上滑梯,堆了雪人,甚至走的时候还打滚下去。

快乐不会单独行动,伴随着湿透的衣服和轻微高反,结束了这次的雪地狂欢。

在返回康定的路上,也终于看到了这几天来一直心心念念的的日照金山。

路过折多塘的时候,又去泡了温泉。这种重回故地的感觉,有些奇妙。

就像你7年前认识这个人,隔了那么久和那么远的距离,今天又一次重逢了故人。你已经不是当时的你,但你还是你,而他好像还是那个他,也可能不是了,可你们又见面了。(这一段确定是为了凑字数

折多塘温泉

夜色里的康定樱花

回到康定的夜晚,以前我舍不得每一次离开,而现在我知道,想要随即切换另一种生活,需要背后的付出。

漫威英雄们在凯旋归来后,也是在每一个平淡的日常里,不断更新自己的铠甲,只为迎接下一次的战斗。

最后惯例放一张全员合照:

一起爬山吗?可以给你拍照片那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