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系列(三十七)诗情画意新三峡

       2011年5月26日,我和老伴乘“长江观光号”游轮从重庆朝天门码头出发,开始了四天游走三峡的行程。我1987年曾乘船走过这条线,至今记忆犹新。雄奇壮美、幽深秀丽的三峡从古至今曾令多少人为其倾倒。举世闻名的三峡大坝建成后,上游水位抬高到海拔175米,几百个乡镇的田地、民居、栈道、古迹沉入江底,昔日的急流险滩已经变成了碧波万顷的平湖,三峡景色已与过去大为不同。这次旅行还能看到三峡的雄伟、奇幻、险峻、秀逸的风光吗?

       江面微波荡漾,远山层峦叠翠。几艘豪华游轮前后相随,沿着宽阔的江面平稳下行,声声汽笛传递着轻松和欢快。江面上已没有礁石巨浪,岸边也看不见栈道纤夫。万里长江航道透出的是明媚柔美的景象。在中学语文课本中曾学过刘白羽的散文《长江三日》,他描写“激流澎湃,涛如雷鸣”的长江上布满“黑色礁石,黄色险滩”的景象,已经象一张发黄的旧照片一样,定格在历史的画卷中了。

       27日傍晚,我们到了云阳新县城对岸江边的张飞庙。夜色中,彩灯把高大的建筑轮廓钩勒在高耸的山崖上,庙前几百米的碎石路上灯火辉煌,商贩们热情地向游客兜售着地方特产和旅游纪念品。大庙内外被灯光照耀得如同白昼。古色古香的结义楼、望云轩、助风阁巍峨壮观;正殿上张飞的塑像翊翊如生、威风凛凛;到处可见饱经沧桑的题刻碑文。张飞庙原址在三十公里外的飞凤山麓,由于大坝蓄水后会被淹没,就采取了原物详细编号,整体搬迁复原的做法。这是三峡工程在文物保护工作中创出的奇迹,从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出三峡工程的宏伟和细致。

       28日清晨船到白帝城。三峡库区海拔160米以下的房屋建筑搬迁后,在这里建起了一座新县城。一幢幢白色的新楼排列在江边,一座移民新城在告诉我们三峡库区的巨大变化。这样的景象在三峡两岸到处可见。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进入了瞿塘峡。两岸的山峰挺拔陡峭,江水却仍然是平静迟缓,感觉不到“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杜甫诗句)”的雄奇气势。
      下午,我们换乘小型游船从巫山码头出发,溯大宁河而上,游览小三峡。三峡水位的抬高,使大宁河显得很宽阔。两岸绝壁对峙、怪石嶙峋。黄褐色的岩壁上点缀着山洞、林木,偶尔还会有古栈道和巴人悬棺的遗迹。特别是过了龙门峡和巴雾峡后进入滴翠峡,更是奇峰叠翠、峡谷幽深。
       船游其间,仿佛穿行在山水画廊和天然盆景中。我们在一处船坞换乘木船,进入大宁河的支流马渡河的“小小三峡”。这里水道比大宁河狭窄,但是河水更清,山势奇峻。有段峡谷叫“三撑峡”,是说水浅流急,只有撑竹篙的小木船才能进入,但是现在水位抬高后,装有柴油发动机的大船也能自如地在峡中穿行了。我们回到大宁河上,登上原来的游船继续向上游的大昌古镇驶去。
       这是三峡库区古民居整体搬迁的典范。大昌古城建于晋太康元年(公元280年),直至清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都是县城所在地,后来县治撤销并入巫山县。这里历来是川、渝、鄂、陕重要的物资集散地,也是兵家必争之地。三峡水库蓄水后它会淹没在大宁河底,2002年古镇原建筑物材料统一编号,整体搬迁,按修旧如旧的原则在8公里外的大宁湖旁安装复原。这是座袖珍型的古城,有三座城门和古城墙。只有两条街道,东西街长150米,南北街长240米,占地不足10公顷,有37幢明清古民居建筑。看不出来在古代它却是三峡地区的重镇。新的大昌“古镇”2007年5月对外开放旅游,原居民都住进了古镇旁边新建的楼房中。古镇沿街开了很多店铺,多数是卖小吃的,还有酿酒和织布等民间工艺表演,再现了古镇过去的生活场景。三峡的移民政策和旅游开发,已经给千年古镇的居民带来了暂新的生活方式。

       船过巫峡时夜色已经降临,绮丽幽深的巫峡渐渐被浓雾和黑暗笼罩。站在船头已经欣赏不到巫山十二峰的俊秀和神女峰的俏丽。唐代诗人李端有诗句“巫山十二峰,皆在碧虚中”,现在却是都在夜幕中了。

       29日十点钟左右,我们到达终点宜昌太平溪港。然后乘上旅游巴士去参观三峡大坝。经过建设者十七年艰苦卓绝的奋战,这座人类水利建设史上的宏伟工程已经巍然屹立在西陵峡中段的三斗坪上。185米高,3000多米长的大坝将滔滔长江拦腰截断,上游形成了一万平方公里面积,总库容近400亿立方米的特大型水库。我们站在大坝景区最高处的坛子岭观景台上,远处泄洪闸、船闸、水电站历历在目,升船机还在施工当中。总装机容量1820万千瓦时的水电站已经开始发电,每年将有近850亿度电能送往各地。能够亲眼看一下这项造福子孙万代的大工程,也不枉此行。只是感到观赏雄奇、幽深、秀丽的三峡还意犹未尽。
       位于三峡大坝和葛洲坝之间的的西陵峡东段灯影峡(也叫明月峡)没有受三峡蓄水的影响,特别是称作“三峡人家”的石牌风景区,仍然保持了原汁原味的三峡风貌,有“长江三峡最美景区”之称。30日早晨我们从葛洲坝出发乘船前往“三峡人家”景区。船过三游洞后,就进入西陵峡了。两岸峭壁耸立,林木苍翠。一片陡立的黄褐色石壁上,用大红字刻着陈毅元帅的诗句:“三峡天下壮,请君乘船游。”没有刻出的后两句应是“西陵甲三峡,忘返兴犹稠。”这是老帅对西陵峡美景的由衷夸赞。西陵峡口素有“三峡门户、川鄂咽喉”的美称。曾在这里(古为夷陵县)任过县令的北宋大文学家欧阳修称赞道:“此地江山连蜀楚,天钟神秀在西陵。”这次能够游览仍然保持原汁原味三峡风貌的西陵峡东段,深入体验天钟神秀的三峡文化,真是一大幸事。
       到了石牌景区我们离船登岸,一位土家族妹子打扮的小导游前来迎接我们。一套绿色民族服装衬出小姑娘的俏丽,一只精制的竹编小背篓透出了土家人的勤劳质朴。过去土家族男女老少上山下山都要背着种类繁多、样式精巧的背篓,这也是一幅优美的民族风情画。

       导游小阿妹带着我们先乘缆车到高山顶的的野坡岭,去体验山里人家的生活。山上石阶蜿蜒,路边花木繁茂。一片树林后面出现十几栋错落有致的土屋,四合小院,青瓦曲廊;墙上挂着蓑衣、斗笠,屋顶炊烟袅袅,竹林桔树掩映其间。这就是独特的土家民居 “吊脚楼”。这些人家现在经营现场制做的小食品,有豆花、麻糖、爆米花、炒瓜子、烤红薯等。从中散发出浓浓的乡土气息。

       我们爬过一处之字形的狭窄石梯,眼前出现四块头大脚细、摇摇欲堕的岩石,似乎一阵风吹来就能把它们从峰顶吹下万丈悬崖。导游介绍说,这四块石头酷似《西游记》中唐僧师徒西天取经的生动形象,每当夕阳照射下,石头倒映在深蓝色的天幕上如演灯影(皮影)戏一般,故名“灯影石”,是灯影峡的标志。千百万年来,它不惧风暴,巍然屹立,饱经沧桑,阅尽世事。因而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石”。旁边的崖壁上刻着郭沫若先生游历三峡见此奇石写下的诗句:“唐僧师徒立山头,灯影联翩猪与猴,峡尽天开朝日出,山平水阔大城浮。”
       从灯影石沿着石阶往下走,看到一座高耸入云的孤峰,有狭窄陡峭的石梯通向峰顶突兀独立的一座亭子,这便是“邀月亭”。几名土家族汉子在亭中演奏他们的民乐,悠扬的竹笛和唢呐声从峰顶飘来,在向游客深情致意。从这里俯望长江,两岸峰奇峦秀,绝壁高耸,瀑飞泉涌,林海葱笼。游船行驶在峡谷中,时而绝壁阻塞,时而峰回水转,仿佛徜徉在山水画廊之中。万里长江象一条银龙奔腾而来,急转一个月牙形的大湾再东流而去。长江三峡193公里流程中左弯右拐,迂回曲折,变化最大的就是这处明月湾,因此这里被称为“长江三峡第一湾”。李白有诗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傲立明月湾畔孤峰顶上的亭子,名字即从李白诗意中化出。站在邀月亭上,看青山白云,听风啸涛吼,望大江东去,念千古豪杰,人生多少荣辱得失和忧愁烦恼都会抛于脑后、付诸东流的。

       我们继续沿着山中石阶往东走,在江岸崖壁边看到一块横空出世,巍峨矗立的巨石。石高32米,宽12米,厚约4米。它直如刀削,通体洁白,好象人工精心雕琢的“玉牌”一样。传说古代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上天被他的精神感动,扔下一块令箭牌,命天上的黄牛来助大禹治水。这块巨石就是那令箭牌。这里的地名也就叫作石牌,五代后周时期,峡州州治曾设在这里。在抗日战争时期,石牌成了令日寇心惊胆寒的战场。1938年10月日军侵占武汉,国民党政府迁都重庆,日军加紧了对重庆的进攻。由此进行了长达五年的石牌要塞保卫战。      1943年5月,日寇大举进攻石牌,中国军队15万人奋勇抵抗,浴血奋战,打退了日寇的疯狂进攻。时任18军11师师长的胡琏给亲人写了五封诀别信,然后率部誓师,决心与石牌共存亡。石牌要塞保卫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世界反法西斯战场相峙时间最长的一个战役。当我们高唱“到敌人后方去”的时候,在向“敌后武工队”的英雄致敬的时候,也应该了解敌人前方的战况。站在这里仰望高大巍峨,直刺蓝天的石令牌,远眺滚滚东去,惊涛拍岸的长江水,我们深切缅怀在石牌要塞保卫战中长眠于青山绿水间的一万多名中华民族抗战志士。这石令牌就是纪念他们的丰碑,历史不应该忘记他们!

        午饭后我们接着参观“三峡人家”的精华龙进溪景区。龙进溪是条清澈、明净的小溪,在与长江的交汇处筑了一道矮坝,行人可以从坝上的石礅跳过溪去。坝内的水面上停着几艘渔船,船舱上扣着高低相错遮风挡雨的两截乌蓬,桅杆上升起白色风帆,小船在微风中轻轻摇晃。一位穿粉红色衣裳的土家姑娘站在船头向游人招手致意,旁边的小伙子吹响了悠扬的笛声。另外两艘渔船正在撤网捕鱼。碧绿的水面上倒映出这如诗如画的景象,我们仿佛进入了仙境。溪边崖畔有一排吊脚楼,楼下崎岖的栈道上,七八名纤夫赤着脊背,拉着长长的纤绳,迈着艰难的步履,拖着木船向上游走去。他们唱起了高吭的船夫号子,时而雄壮激越,时而苍凉悲壮,时而又舒展悠扬。表现了与险滩激流搏斗、在风平浪静中徐行的场景。船到码头后传出一片欢笑,一群土家少女登上船头,迎接远行归来的亲人。现实的长江中早已经见不到木船和纤夫了,景区用这种模拟表演的方式再现了过去三峡行船的独特风景线,把我们带进了历史的画卷中。
       走过一座古朴的廊桥,我们漫步在立体的山水画廊中。溪水清澈见底,碧波荡漾。浅滩白鹅浮绿水,深潭游鱼戏云间。岸边渔民支起了硕大的端网,船上姑娘唱起动人的情歌。几架水车在溪边咿咿呀呀地转动,仿佛轻声吟唱着一首古老的山歌。吊脚楼的栏杆上晾晒着五颜六色的衣裳。岸边竹影婆娑,鸟语花香。栈道曲径通幽,峰回路转。
       几块巨石横卧溪水中,溪流从岩石上流过,形成小小的瀑布,河床上布满圆润光滑的鹅卵石,卵石间长满翠绿的水草。溪流哗哗的响声吸引着游人捧起清澈的山泉水,一洗旅途的疲劳。吊脚楼前一座石拱桥横跨溪间,桥侧绿藤缠绕,桥上红衣红伞的土家少女眺望远方,象在等待远行的亲人归来。此时凉风轻拂,艳阳高照,我们溯溪流而上,沉醉在这迷人的诗情画意中。
       龙进溪上游河床上布满了巨石,一股瀑布从山洞中倾泻而下,形成一幅水帘,坠入崖下的深潭,声如洪钟,响彻山谷。这就是黄龙瀑。在溪谷对岸的山凹里,另一股泉水自崖顶飞落,被嶙峋的岩石撕扯成无数水珠,飘飘洒洒,好似丝丝琴弦垂挂九天,故名“琴瀑”。两处瀑布的水流汇聚在一起,流淌成了龙进溪,所以龙进溪水才如此清纯迷人。这里面有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传说天上的黄龙与地上的姑娘相恋,被玉帝隔于峡谷两岸。他们的泪水化为两股瀑布,黄龙瀑奔腾呐喊,琴瀑温柔飘洒,至今“深情不断,溪水长流”。我们被这迷人的美景和动人的传说深深打动了。
       在这里我们更被土家族奇特的婚嫁民俗所吸引。沿着溪对岸的石板路往回走,看到溪边竹林掩映中露出一排吊脚楼。青山环绕,绿水相伴。墙上树下挂着包谷、辣椒、蓑衣、斗笠,房前屋后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吊脚楼前的空场上已经坐满了游客,一场土家族娶亲仪式表演就要开始了。先是一队身穿红衣红裤,系着黑围兜的姑娘在门前唱起山歌,大约是她们在土家“女儿会”上唱的情歌吧。一位身穿蓝衫的司仪或称“总管”的手拿长长的竹烟袋登场了,他恢谐地夸赞着土家新娘的美丽,邀请游客共同参与表演这场娶亲仪式。不一会儿新娘在小姐妹的陪同下来到窗前,羞答答地把绣球抛向了游客中。“总管”和几个姑娘把接到绣球的一位胖乎乎的小伙儿拉到楼上化起妆来。新娘和几个小姐妹表演起了传统的“哭嫁”婚俗。土家族姑娘出嫁前,一般要“哭嫁”,哭得越悲戚越感人。歌词多是对骨肉分离的眷念,对未来生活的憧憬。那悲切缠绵的歌声反映出土家人的智慧和传统民俗的悠美。
       一会儿披红挂彩的客串新郎官手牵红绸带,拉着蒙起红盖头的新娘从吊脚楼中走出,抬嫁装和吹鼓手的队伍前呼后拥,丑角打扮的“总管”忙前跑后,拜天地的仪式在锣鼓和欢笑声中结束。土家族少女热情地向游客敬起喜酒,分发喜糖。我们也融进了三峡人家欢乐、幸福的生活中。

      从龙进溪返回长江边,那青山绿水的迷人画卷、情深意浓的山歌民乐、优美动人的民间传说、历史悠久的民俗风情,把我们的心留在了三峡人家,留在了雄奇秀丽的长江三峡。千万年间三峡经历沧海桑田,不断在变,大坝的建成更使三峡面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三峡风光已经变得更加雄伟秀丽,三峡库区经过移民和开发,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滋润了。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新三峡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