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终于要去日本了,

一个守了十年的约。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谨以此图,代表京都的十年之约

 

全文约4000字,

完成阅读需要15分钟,

对日本美景、风物、文化感兴趣的读者,

也可以先在右上角点个“在看”mark一下,慢慢看~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十年之约

曾经坐过20小时的飞机,去看世界的尽头,

却还没有去过“近在咫尺”的日本。

并不是因为离家太近不稀罕,

而是因为不舍得去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心心念念的圣地,熊野古道 · 那智瀑布

 

那时还年少,

明明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

却一心只想着海阔天空。

还没有智能手机,没有移动互联网,

传递信息还靠着古老的黑白短信,

和黑色屏幕里BBS站点的一层层帖子。

在站里写了一封情书,

书里写的都是江山河泽的承诺,

要带人一起去世间最极致之地,

看尽万千美好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河口湖,富士山的完美倒影

 

如今已不再是会写情书的愣头青,

却也不再拥有情书寄给的那个人。

字迹已模糊,只记得大多承诺也算是做到了。

做到了一起去看喜马拉雅的星河沙数,

一起在荒岛之夜枕过荧光海滩,

一起在北极的徒步中邂逅驯鹿,

一起在磅礴大雨的帐篷里煮过早餐。

唯有一条还未来得及做,

那就是:

“在京都的小巷子里一起吃热腾腾的年糕丸子”。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冬季的京都,雪中的平安京

 

所以一直没有独自去日本旅行。

好像真去了,

承诺就破了。

破了就再也找不回。

这个看似苍白幼稚的理由,

竟然被固执地坚守了十年。

 

不想守了。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海贼王》里的路飞一行人都到了“和之国”,

我也该动身了

 

 

关于日本的少年情结

 

对日本谈不上有任何感情,

但却有一些少时情结。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犬夜叉》里的桔梗,多少人心中的女神

 

很难否认,

在国漫仍然襁褓的年代,

八零后的一路成长,

大都受到日本动漫的影响。

 

在《犬夜叉》、

《福星小子》、

《夏目友人帐》,

迷上了日本的巫女与妖怪文化;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稻荷大神的妖狐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节日庆典上的猛鬼与神祇图案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大阪难波的八坂神社里的巨型狮子殿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巫女走过红叶季的寺庙

 

在《浪客剑心》、

《十二国记》、

甚至《聪明的一休》,

向往过平安京时代的风流与华美;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京都之雪,法观寺八阪塔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雪中的金阁寺,被一休哥种的草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姬路城的黎明,橙色的天空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花见小路,总能遇见神秘的艺妓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东京浅草寺,灯笼下的美人拾阶

 

在《火影忍者》、

《幽游白书》、

《海贼王》,

明白了什么是超越生死的羁绊;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戴上面具,在人潮中变身“暗部”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大家好,我是忍者猫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火影》,忘不了宇智波鼬灭族的那一晚

 

在《Touch》、

《足球小将》、

《灌篮高手》,

点燃过年少之时的好胜心与一腔热血;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还记得上杉达也、小楠和甲子园吗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安达充的《Touch》与《H2》种下了少年时的棒球梦

 

在《高达》、

《EVA》、

《攻壳机动队》,

做过驾驶巨大机器人的科幻梦;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东京台场的高达模型,抬头仰望时有没有泪流满面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EVA,永远的神作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暴走的EVA与驾驶员

 

在《秒速五厘米》、

《言叶之庭》、

《你的名字》、

《天气之子》,

意会了触不到的禁忌和神隐;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新海诚的《天气之子》中,出现过京都建仁寺的云龙图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雨后放晴的东京黄昏,一如《天气之子》中的梦幻色调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你的名字》,男女主角擦身而过的阶梯

 

而宫崎峻的《千与千寻》、

《天空之城》、

《龙猫》,

则是儿时最纯真的童话与冒险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宫崎骏的《龙猫》,每个孩子的童话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坐一次海上小火车,进入”千与千寻“里的世界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爱媛的道后温泉,《千与千寻》汤婆婆的油屋原型

(不是台湾九份、不是重庆洪崖洞、不是!)

 

现在去日本,或是可以印证儿时的一些念想,

但不再只是为动漫里折射出来的那些情结了。

年长后,

更多的阅历、更多的阅读,让我对日本,

产生了一些新的好奇。

 

身边很多朋友早已去过日本多次了,

可是大家拍摄的、讲述的日本,

却总不是我心里的那个模样。

这个国家于我来说,

不是药妆店购物,

不是米其林料理,

不是MV里的唯美糖水照片,

更不是租着和服走过的京都街道。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日本不只是周杰伦MV里的模样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此番再看日本

 

我想去看日本的欲望与克制。

 

日本人有欲望,

大到江山,小到自己的身体,

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发达的AV产业,

也算“造福”了广大的男性同胞。

似乎所有极尽“变态Hentai”之事,

以日本人的度量和想象力,都不在话下。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东京歌舞伎町一番街,亚洲最大的红灯区

 

日本的小说、动漫、影视剧(包括鬼片)里,

往往能够传递出比欧美剧更离经叛道的世界观。

但是,明明有夸张的想象力和发达的欲望,

在现实社会中所看到的,

却是日本人的彬彬有礼、彼彼鞠躬,

是日本人的一丝不苟、一尘不染。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眉发整齐、西装革履的出租车司机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镰仓大佛,日本人连修缮也要讲究对称之美

 

他们像是一个由“处女座”构成的民族,

野心与自省、欲望与洁癖。

夸张的美食招牌,

却是精致小巧的料理;

迷恋花叶的浓郁颜色,

又只是把它们点染在和服上,

包裹得严严实实;

崇尚武士道精神、向往情欲自由,

却又怕人言可畏,

克制地将欲望都表达在大胆诡谲的艺术里。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浮世绘,日本人的想象力与精致细节全部体现在内

 

我想去看日本的冰冷与温良。

 

《东京爱情故事》几乎占据了我早期对东京、

以及对爱情的所有期盼。

然而成年后再看东京,乃至日本的大多数都市,

却不是原来那番印象。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东京涩谷十字路口,也许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街道

 

我总说自己不是一个city animal,

我怕大城市,

怕霓虹灯与地下铁、

怕红绿灯与人行横道、

怕高楼大厦与摩肩接踵。

日本的大都会,

总给我一种科幻未来感,颓废又末日,

高科技的繁荣无可救药的迷茫杂糅在一起。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夜的大阪,迷迷蒙蒙的科幻感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如果电影“头号玩家”真的会发生,那一定首先是在日本

 

每个行人都像是“黑客帝国”里的人,

被插上隐形的管子,过着虚拟的日子。

人们匆匆地过斑马线,匆匆消失在地铁,

在天黑时断电,然后等待下一次通电。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走在斑马线上的人,仿佛是程序里的某一段代码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每个人都匆匆而过,像是完成着电脑给予的指令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然后消失在各自的“房间”里,等待下一次通电

 

然而,

日本却是拥有最强大治愈能力的国家之一。

人们谨小慎微地行事,

低调克己地升迁,

保持着队列的整齐与距离感,

却悄悄地呵护着极尽温良的小事。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东京新宿站口,等待给丈夫送伞的女人

 

他们做出温暖的红灯笼,

让疲惫的人可以在深夜食堂里吐露心声;

他们做出姿态万千但都笑意融融的小地藏,

在不经意的路边给行人带去慰藉;

他们做出可爱的和菓子、年糕和饭团,

铺上小布,坐在漫天花火下,

哪怕人影绰绰,

我眼里也只有你一个。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京都,走过灯笼便是可以放下伪装的温情结界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深夜食堂,疲惫的人在卷帘之后吐露心声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圆光寺的小地藏,枫叶季最可爱的风景线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和重要的人一起去看夏日花火大会

 

 

我想去看日本的人间与神域。

 

我是个自然系的旅者,

所以心中的顶极目的地,

大都是拥有山海大美之地。

日本照理来说,不是。

但早早闻言,

“世上很难再找到什么地方,

能像日本这般,

将自然与人文融合得如此之好。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奈良春日大社,精灵般无处不在的小鹿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奈良公园,红叶地毯、茅草屋、小鹿,

自然与人文的完美结合

 

我知日本春有樱、秋有枫、冬有雪,

却不知这比起大理的“风花雪月”,

又有多大区别。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圆德院、安国寺、琉璃光院、天授庵的绝美“庭院窗景”

 

直到我懂得了鸟居的意义。

 

小小的一座木门,

却分隔了阴阳,

分隔了可见与不可见,

分隔了人间与神域。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京都千本鸟居,“艺伎回忆录”里的小千代曾在这里奔跑

 

在新海诚的《天气之子》里,

只是在废弃楼顶的袖珍鸟居,

如此破败与市井的周遭,

但一旦踏过,即是神隐。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天气之子》,即使是破败得不起眼的小鸟居,

也连通着神的世界

 

《萤火之森》里,

阿金和萤“牵手”走过的鸟居,

就像分隔着两人的世界,

当鸟居不在了,当面具取下了,当身体触碰了,

一切就会消失。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萤火之森》里,取景地在熊野上色见神社的鸟居

 

或许我生来做了太久循规蹈矩的人,

或许我早就想打破这个世界的一些规则。

这种禁忌的隐喻,令人着迷不已。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一边是人间,一边是神域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攀登富士山时,穿过的鸟居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箱根,湖边的大鸟居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福冈的宫地狱神社,也许是日本最美的黄昏吧

不知道我这个尚未去过日本的人,

在这里放肆地假想和期待着,

第一次穿过鸟居时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会不会惹很多朋友暗笑。

但于我来说,

神域在哪里、

人间在哪里、

禁忌又如何、

分隔又如何,

恰恰是我非常期待的内心体悟。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富士山下,神域的入口

 

我想去看日本的极致与仪式感。

 

很多年前,我还曾是一个有仪式感的人。

会去宜家买上好的相框,

用旅行的记忆把家里的墙贴个遍;

会自己搭起一个花架,

在北京窄小的阳台上种满鲜花,

还非要应着季节来搭配。

最后闹了虫灾,花全死了;

人也不再如昨了,于是把照片都取了出来。

使着劲撕下藤蔓,

和一指一指抠下白墙上的相框印迹,

大概耗尽了那个年份的仪式感。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艺妓,日本最有仪式感的代表形象

 

我觉得仪式感复杂、繁琐、浪费时间,

却又暗地里羡慕着,

那些还在生活中坚守着仪式感的人。

此番去日本,

也会被那里著名的仪式感给洗礼一番吧。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京都八阪神社的艺妓表演

巫女的祝祷、

艺妓的妆容、

一杯一盏的进料理、

神社参拜前要细心地洗手、

平日里多说谢谢和道歉、

再冷也要去泡露天风吕、

衣着得体地走过朝圣之路。

还有那些花道、茶道、剑道,

那些错过的春夏秋冬风物祭。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京都夏日里的祇园祭典,男人们都穿上白色的传统服饰沿街花车游行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充满仪式感的相扑传统,也保留至今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贵船神社,与心爱之人一起盛装去参拜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神护寺的高台,母亲带着小女儿爬上高高的参道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熊野古道,戴上僧侣的草帽,旅行者也可以走出仪式感

 

不再纵容自己的懒散、随意、粗糙和苟且,

用最真的诚意、

严格的自我约束、

人生只若初见的心态,

去做每一件事。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现年已经94岁的小野二郎,被誉为寿司之神,

一生都在用最真诚的匠心和仪式感捏寿司,

图中的小野二郎仍是其40多岁的年纪

 

最后,我想去看日本的哀伤与遗憾。

 

我很喜欢日本的“哀物”文化,

或许因为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在我所接触的日本文学里,

通常总埋藏着一种悲伤的情绪。

《德川家康》中,捷报传来。

城主府的夫人,

长发披垂,坐在天守阁下的樱花树下,

听到这个消息,却也是抬头望向半空,

见一片樱花吹落。

全然不是《三国演义》里荡气回肠的描绘方式。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读著作《德川家康》与《源氏物语》,处处都在透露着日本式浪漫的“哀物”思想

 

无处不在的哀伤,就像,

战争总有失败之时,

人总会生老病死,

花叶总会枯萎,

积雪总会消融,

食物总会发霉,

晴天娃娃只能带来暂时的阳光,

所有珍惜的人终将离你而去。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樱花,每年约在一起绽放,继而消散

 

想起上个月在斐济,

我给一个瑞士朋友,

舌灿莲花地描述过“侘寂”的意思,

侘wabi(简单朴素之美)、

寂sabi(孤独衰老之哀),

一切美好,

来了又散了,

总是“无常”,

总有“残念”。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源光庵的“顿悟之窗”,最侘寂的日本美学

 

我是一个害怕遗憾的人,

长到这个岁数,仍不能很好地处理遗憾的心情。

五年的事业心血一笔勾销时,遗憾过;

十年的感情未能回头时,遗憾过;

一期一会,

如果只会去一次日本,

如果此生只能爱一人,

如果最爱之人只能见一面,

又当如何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安藤忠雄的光之教堂,极简的神谕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东京塔,暗黑钢筋天际线里的一抹鲜红,

又何尝不是侘寂之美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了结

 

写到这里,竟茫然起来,

不知道这次日本之行,

究竟在期待什么,又应该期待什么。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京都,长冈京光明寺的药师门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宇治,山棱下的平等院凤凰堂

 

会去京都吧,然后呢?

是去镰仓看看樱木初见晴子的网红海滨,

还是去爱媛找找赤名莉香刻下名字的那个球场;

是去中仙道徒步穿越江户时代的缩影,

还是去各大深山里寻访大妖怪们

(酒吞童子、八岐大蛇、玉藻前)的传说;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长野,户隐神社的巨木参道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奈良井宿,中仙道最美的小镇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长野的地狱谷,泡温泉的猿猴已是日本的名片

 

是去长野的白骨温泉享享清福,

还是去看一次可能再不会见的富士山

是去屋久岛看看《幽灵公主》里的魔幻森林,

还是去熊本找找《萤火之森》里的那座神社。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我知道我会错过富士山的春樱灿烂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但换来的却是火红的秋枫缠绵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然后等到下雪,去青森泡一场最仙的温泉

 

旅行的意义尚未摸清的时候,

似乎哪哪儿都想去,

却哪哪儿都提不起大兴致。

 

总之,

会是一个从深秋,

延续到冬季的旅程。

愿我能看到最后的枫,与最初的雪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醍醐寺的晚秋,枫叶最后的归宿是落入池塘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白川乡的隆冬,雪下成了童话故事

 

十年前以京都为约,

或许是因为,在想象中,

那里物化了一种看过万千山水,经历岁月蹉跎,

最后仍能够简简单单过上小日子的期许。

穿上浴袍踩着木屐、

泡完了温泉、拿把小摇扇、

鸭川边找个小石凳、

打开木制的料理盒、

一人一口年糕丸子,

你好我好的小日子。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要在入夜的小巷子里,着最舒服的衫,吃最爱的料理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鸭川的黄昏,你好我好的小日子

 

但或许,

最后只落得,

抖掉一身风雪,坐在居酒屋里,

喝一杯梅子酒。

然后,

给这一切一个结果。

 

,这样也好。

 

日本,赴一场十年之约

 霓虹国,我来和你做个了结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越南游记(下):河内

2019-12-5 15:13:10

旅游攻略

旅记丨济南旅游攻略

2019-12-5 17:11: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