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多|图|预|警

如果你要我描述一个亲身经历过的、奇幻如梦境的场景,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义乌的三挺路夜市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去年夏天出差江浙沪一带,其中一站是义乌。在来到义乌之前,它在我心中约等于一处无边无际的、人头攒动室内小商品集散市场。小商品,甚至店铺,作为一个一个的元素,好像被右键选中,然后在有限的空间里被无限地复制和粘贴,直到铺满。

事实上我们在白天看到的,作为外贸城市的义乌大致如此:适度繁忙、有序、商业气息浓厚;高分的市政服务;新建的道路都很宽阔;接待办的基层员工外语流利,个个是称职的交传专家。

但在大巴车上浮光掠影地看过去,视线平移之下,作为生活城市的义乌依然是千篇一律的城市的样子:公交车的配色,体育馆的建筑风格,人群的衣着和神色,和其他城市并无明显差别。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当然我们和所有来到义乌掘金或取经的人一样,参观了当地引以为豪的国际商贸城,那里入驻的店铺有七万多家——假设你在每家店铺停留两分钟,半年都逛不完。但意外的是,商城内部并非我想象中人头攒动的样子。或许是受互联网经济冲击,或许因为别的。偶尔看到翻译们带领着外国商人跟商家讨价还价。至少三分之一的店铺门儿紧锁,更多的商铺门口,是商贩们在吃茶聊天,督促小儿写作业。

当天结束工作后已是夜晚十点半,和同事互道晚安。从酒店阳台上看出去,丘陵的边缘、人工湖上的零星灯光也逐渐模糊隐去,缓慢流动的空气依然湿热,好像黑暗中一个接一个无声无源的哈欠。我不甘心就和义乌成为点头之交,我决定打车去看看这座城市在后半夜撩开衣襟,素颜的样子。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一位厨师朋友的话打动了我,“义乌的阿拉伯烤肉土耳其烤肉,很可能是全中国最正宗的”,他说。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感谢我在吃饭这件事情上的行动力,很快我就在市区一家叫“苏丹”的餐厅落座,并开始了我对美食的严肃田野调查。店员端来冰水。期间邻桌的伊拉克男人和我聊了几句,他中英文都不算流利,我们说了些“你来自何方,何故在此”一类的话。他好像犹豫着要不要替我买单,又最终作罢,只是叫来老板给我点了一份菜单上没有的特制烤饼。我对面的男人独自吃四五种主食,后来他突然起身,把一块面包撕了一半,递给了街边乞食的中国老奶奶。临街的桌上,一大家子男男女女点了一大堆烤肉和薯条,小女孩儿还撒娇要吃冰淇淋,吵闹不休。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饭罢,终于可以鼓腹而游向夜市,时间已经接近零点了。路过一排已经闭门的商店后,我开始隐约担心,夜市大概也灯火阑珊了吧?而一个路口一头撞进三挺路的时候,我大概有三分钟完全合不上嘴。我很难想象在中国其他城市能看到这样堪称光怪陆离的景象。想到十点半之后的北京,一派祥和,哪怕是CBD也几乎见不到成群结队的人。商户晨启昏闭,你只有在工体的夜店、簋街的火锅店和烤串店才能看到不肯睡觉的纵乐的人们,和一点点倔强的灯红酒绿——他们更像在逃避白天飞速运转的城市生活,在黑夜的缝隙里,在街巷的褶皱里偷偷喘息和大笑。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但义乌夜市的人们,才刚迎来日常生活的高潮,一切欣欣向荣,烈火烹油。在这里,人们并没有试图颠覆日常生活所预设的所有规律的、惯性的时空秩序,交易依然比娱乐和休闲更为要紧,这座城市的身份依然是小商品的天堂。现实经验匮乏的我难以想象类型丰富、数量惊人的商品是如何被生产出来,又是如何被纷纷搬运和集中至此。习惯了城市物价的人到这里可能会对五元、十元的叫卖声感到惊异。当然,这里不只有商品的交易。杂货摊被连天的露天食肆、游乐的小地摊层层包围着。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柳梢挂月黄昏后,夜市张灯白昼然”。我眼前的这处灯火通明的夜市,让一些我感到耳熟能详但又不十分具体的表述,哐哐哐砸落在我的脑海:国际化、多元、经济活力、刺激消费、不夜城。你可以在这里见到你想见到的任何人,包裹着头巾的女人、大胡子的男人、黑皮肤的人、白皮肤的人、伏地乞讨者、卖艺的轮椅歌者、甚至学龄的儿童、显然未成年的酗酒者和摩托车驾驶者,等等。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东京梦华录》载:“夜市直至三更尽,才五更又复开张,耍闹去处,通宵不绝。”

我再三确认腕上的时间,它在奇幻的三挺路夜市完全被冷落和遗忘。夜市晚上六点开始,到凌晨两三点才结束。据义乌政府网显示,三挺路夜市是义乌市最大的夜市,有百货摊位八百多个——这还不包括美容美甲、饮食、贴膜、按摩、游戏(套圈、塑料子弹打气球),而这个庞大市场的配套服务:治安、环卫、公共交通等等,也是一样的全马力运转的状态。想象着多少人在夜市之中各司其职,不知疲倦,不免感叹,夜市之盛或许是城市繁荣的最佳佐证。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我在夜市里游荡很久,没有任何消费,没有细看任何一件商品,却一直兴致勃勃。我东张西望难掩好奇的神色,还时不时举起相机怯怯地拍摄。我也害怕遭到排斥,但是所有人都出乎意料地友好,没有人用眼神或肢体语言告诉我他被我拍摄的动作侵犯。倒是有两三次,小贩对我的相机好奇:“是真的尼康吗?”、“多少钱啊?”——他们直接向我询问。我和卖女装的中年男人攀谈,他说他们家白天经营固定的店肆,晚上来夜市摆摊,商摊相结合,一家人轮流干活。我也和美甲摊的少女搭了讪,我说你们都是晚上摆摊吗?她咯咯地笑:“是啊,白天大家都上班,谁有时间做指甲!”我又问她白天做什么,“白天睡觉啊!”——她好像在笑话我的傻问题。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我在凌晨一点多离开三挺路,回到我的差旅中去,酒店前台的小姐从瞌睡中惊醒,慌忙迎接我,对我的兴奋神色十分诧异——她不知道我夜游奇遇,又或许我的奇遇对她来说稀疏平常。

我其实至今没有追问过三挺路夜市的源起和发展规划,不清楚它的经营状况,不知道它白天的面貌,更不知道它将来命运如何。匆匆一瞥之间,我也难以体察市井中的人情是厚是薄,是浓是淡。虽然其中每一个人在这熙熙攘攘之中都显得十分鲜活,但对我的记忆而言最终都成为了清明上河图中的一个个精妙细节。有时候,我所居住的城市暮色笼罩,喧浮市声中难免有些商贩落寞的身影——地下通道买花的老汉、天桥上低头玩手机的贴膜摊主、地铁口的水果三轮车叫卖的妇女等等,我总会想起义乌,想起那个照若通明的市场。

今年初由于疫情,三挺路夜市也关闭了三个多月。昨天翻看新闻,得知它在5月22日重新开放了,当天就有3.5万人次客流量。而3.5万人次是什么概念,我其实并不知道——我记得曼彻斯特的伊蒂哈德球场可容纳六万人,我想象着五光十色的义乌商人和消费者,瞬间填充了半个多球场,人声鼎沸的样子——人声透过他们戴着的口罩,直上云霄。

(文中照片均由作者拍摄)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Ki行记 | 义乌夜市: 灯火不阑珊

一间冰淇淋店邂逅一个爱拍照的小姑娘,和她活泼的妈妈以及怀孕的小姨。

 

谢谢,再会!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版权所有者发现自己作品被使用,请及时联系客服,我们在核实权属后,将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If copyright owners find their works are used, please contact customer service in time. We will delete them within 2 working days after verifying the ownership.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