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墨西哥坎昆——伯利兹大蓝洞交通

大蓝洞距离伯利兹陆地大概有100公里,因此大部分的潜水者都是从距离大蓝洞较近的San Pedro(SP)或是Caye Caulker(CC)岛屿出发。从SP/CC到大蓝洞的交通一般都包含在潜水套餐中,无需担心。

 

SP和CC都是小型岛屿,没有国际机场,因此你需要先飞到附近的伯利兹城的机场或是位于邻国墨西哥的坎昆机场。

 

从坎昆机场到SP有3条路线:

 

 

坎昆——SP

从坎昆机场乘小飞机直飞SP的机场,这是为那些不差钱的游客准备的。

我曾经考虑过这个选项但最终放弃了。一个是因为价格太贵,另一个就是因为潜水后24小时不能做飞机,如果我选择飞的话,就需要在伯利兹多呆一天时间。

坎昆——伯利兹城——SP
从坎昆机场乘飞机或是大巴或是自驾去伯利兹城(伯利兹的首都),然后转机或是搭乘渡轮去SP。

1. 飞机:如果要乘飞机的话,还不如从坎昆直飞。因此不做考虑。

2. 大巴:这个费用较便宜,费用在$50刀左右。不过这个花费的时间较长,早上7点从坎昆出发,5个小时到达边境,再要2、3个小时才能到伯利兹城。再转渡轮的话已经很晚了。

3. 自驾大部分的租车公司不允许你租车穿越国境,比如Avis、Hertz等跨国租车公司。只有少数几家local的公司允许,但手续较为麻烦。更重要的是,如果我都自驾了,为什么要绕路去伯利兹城呢?切图马尔要近很多啊!看上面的路线对比图,路线3明显要近一些啊。

 

和路线3相比,它的优势在于从伯利兹出发每天有很多班船发往SP,选择较多,而从切图马尔出发每天只有一班。

坎昆——切图马尔——SP
切图马尔(Chetumal)是墨西哥和伯利兹边境上的小镇,是两国来往的交通要道。从坎昆机场乘飞机或是大巴或是自驾切图马尔,然后可以转机或是搭乘渡轮去SP。

1. 飞机:如果要乘飞机的话,还不如从坎昆直飞。因此不做考虑。

2. 大巴:这个费用较便宜,是从坎昆到伯利兹城的同一趟大巴,经停切图马尔。

3. 自驾:这是我最喜欢的旅行方式了,自由又方便。我还顺路去了尤卡坦半岛上好几个景点。

 

综合以后,我决定选择路线3——自驾去Chetumal然后搭渡轮

Part 1: 尤卡坦半岛上的自驾

从坎昆至奇琴伊察大概3小时左右,从奇琴伊察到图卢姆大概1小时40分,而从图卢姆到切图马尔是3小时。切图马尔至坎昆是5小时。

PS:关于停车,我们也事先了一番功课。奇图马尔是可以街趴的,但网上的建议是在异国他乡不要随便停车,尤其是停1天以上,因为你不知道当地的规矩。而且这边路边都是椰子树,我也怕椰子掉下来砸坏车,于是我们提前找了一家附近的停车场,5刀一天,也在我们能接受的范围内。停车场就在法院(如下图)后面,而法院就在码头的斜对面,出了码头以后左拐,然后开大概一个街区的样子,很好找。

 

Part 2:切图马尔至SP渡轮

只有两家船公司经营切图马尔往返SP/CC的船务。两家大概协商好了,一家经营一天地错着来,因此每天只有一班渡轮。订票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你订的是哪一家。

但两家线路、价格什么的都一样:

  • 从Chetumal方向的是下午3点出发,然后先停San Pedro,再去Caye Caulker。
  • 从Caye Caulker方向出发的是早上7点,然后8点左右经停San Pedro,接上所有人,然后开往Chetumal。

PS:由于要过海关,因此要求提前1小时check-in。

两家船务公司分别为:

https://www.sanpedrowatertaxi.com/about-us/

https://belizewatertaxi.com/

可以去他们官网上看他们到底哪天有船。

PS:墨西哥离境时会收取离境税,但这笔钱其实在买机票时已经缴纳过了,只需出示机票即可。

去程
2019年12月23日 晴  图卢姆——San Pedro
这已经是我墨西哥伯利兹之旅的第4天,我已经游玩了大半个尤卡坦半岛,参观了奇琴伊察,又在图卢姆潜了水。

今天,我将从图卢姆出发,前往San Pedro,开始我的大蓝洞之旅从图卢姆到切图马尔只有一条笔直的大道,不用担心迷路。开车也只有短短的三小时。下午我们将从切图马尔搭乘渡轮前往伯利兹。

早上睡到自然醒,离开Airbnb的时候阳光正明媚。在连续两天的阴雨后图卢姆终于放晴,我不由得扼腕——如果昨天有这种天气的话,潜水照片会好看很多。

刚离开图卢姆时,路边的建筑还称得上干净简单,又有民族风情。时不时还能看到颇为富贵大院和现代的大棚养殖技术。

渐渐地路边人烟开始稀少,常常看到成片绵延的树林,偶尔有几个村庄,建筑也以破旧的木板屋为主。偶尔看见一条土路通往更深处那些隐藏的小村庄。

 

一路走来,我们居然没看见一个加油站。这时我们不由得慌了,车箱里剩下的汽油根本无法支撑我们开到切图马尔。如果我们因此而耽误的话,很有可能会误了今天的渡轮。

好在离切图马尔大概40分钟的地方终于看到一个加油站。在靠近切图马尔的地方又开始繁华起来,加油站比比皆是。

路边还看到一家旅店,双层小楼,看起来颇为简陋。我们不由得庆幸自己昨晚是在图卢姆过夜,没有来切图马尔。

 

越过嘈杂的市中心,到达海边后,这里又是另一番景色。加勒比海特有的碧绿色,在阳光照耀下如同玉石。

 

我们先去码头,找到换票的地方。在我们出示打印的船票和护照后,窗口后的姐姐给我们一张出境单,让我们在2点回来过海关。

 

我们见时间充裕,就在附近转了转,四处拍照。似乎墨西哥的每个小镇都有这样的地标——特大字号、色彩斑斓的小镇名字。

 

考虑到我们在图卢姆买的Chicharrón多半不能带过海关,于是我们将吃剩的Chicharrón都丢给了路边的流浪狗。流浪狗显得很高兴,摇着尾巴、步履轻快地跑去一个树荫处去吃午餐了。

我们也饿了,于是开着车去找吃的,挑了一家坐满当地人的路边餐厅。在我的逻辑里,当地人多=好吃。餐厅是开放式的,没有门窗,虽然简陋但却很干净,周围摆放很多花卉非常有情调。遗憾的是,他们服务太差了。我们大概坐了15分钟,挥了几次手,服务员只朝我们点点头,然后就在柜台后聊天、或是跟其它客人聊天,完全忽视我们。我们也懒得惯着他们这个臭脾气,起身就走。

我隐隐觉得,这种态度是源于种族。倒不是种族歧视,而是单纯因为他们没见过亚裔,不知道该怎么跟我们打交道。无论如何,这种区别对待让我很不舒服,我也明明白白表现出来给他们看。看着我们一脸不满地就离开,几个服务员都有些不知所措。

之后我们找了一家快餐店,买了炸鸡和炒饭当午餐,眼见已经没有时间了,于是我们一人留在海关看行李,一人去停车。我们事先做好了功课,在码头斜对面、法院后面找了一家停车场,5刀一天。

再次回来,海关处已经挤满了人。我拖着两个箱子,背着好几个大包去找地方坐,有工作人员热心地围上来帮我拿箱子——原来这里箱子都是要托运的。工作人员还给了我两张行李凭证。

看着海关窗口前拍的长队,我也不着急排队,就找了地方坐下,慢慢吃中饭。

吃饭的时候我注意到,所有登船的人都有一张登船票,而我却没有,于是我又去找船务公司,好在换票的小姐姐还记得我,也没质疑我是不是要逃票,直接给了我两张登船牌。

小伙伴如果跟我一样坐船的话,切记要拿到这个登船牌和出境单——

吃完饭,我们见时间也差不多了,就缀在队尾去过海关。排队的时候,我们就看见所有托运行李都被堆在旁边的大厅里,有警犬走来走去地探测。

在出境时,海关让我们缴纳出境税。我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出示打印的机票,指着其中一项费用说这个出境税已经包含在我们的机票中了。海关人员哈哈大笑:“你准备地很充分嘛。”然后就爽快地盖了出境章。

等所有人都办理了出境手续以后,海关人员组织我们去码头前,将背包放成两排,人站成一排。

整个过程中,那只警犬都坐在高高的台阶上,前爪交叠在一起,威严地看着我们,如果一头雄狮巡视自己的土地。

然后悠扬的音乐声响起,警犬优雅起身,走下台阶。

全场哄堂大笑。原来这首歌是Baha Men的Who let the dog out(谁把狗放),非常应景。

在自己专属的BGM中,警犬尽职尽责地嗅了几遍所有的包裹。在确认包裹没问题后,海关示意我们上前拿自己的行李,然后排队上船。

渡轮并不大,却神奇地承载下了50、60人,内部挤的满满当当。一开始大家还饶有兴致地看着窗外风景,10分钟后大家就开始闭目养神了——周围只有一望无际的大海,看来看去都是一样。

我也渐渐困了起来,将头搁在怀里的背包上,沉沉睡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周围的景色还是一模一样,我们仍然在海中航行。我掏出手机,发现我们已经离San Pedro很近了。

 

船到站的时候,船员提示,让去Caye Caulker的人先过海关,因为他们需要重新登船去下一站。其实我原本也想去Caye Caulker的,可预定大蓝洞潜水的时候发现Caye Caulker的潜店不多,风险太大,因此选择了较为繁华的San Pedro,此时就老老实实地排在队尾末尾。

这里的海关效率一般,队伍挪动地非常缓慢,我们等了40、50分钟才进到海关的小屋子里。

到了海关官员面前,我们笑着打招呼: “Hola(西班牙语的你好)!”

海关官员礼貌地微笑: “我们说英文。”

我们:……

为了缓解尴尬,海关官员又解释说:”我们是中美国家里唯一一个说英文的国家。” 语中还带有一点小骄傲。

之所以说英语,是因为当年殖民这里的,其实是英国。当然西班牙人很不爽,于是两国打了一仗,最终确定了这里是英属殖民地。

虽然英语是伯利兹的官方语言,但由于他们被西班牙语国家包围,因此大部分伯利兹人其实都能说西班牙语。

过海关并不繁琐,第一个窗口检查你是否带齐了证件,然后走去旁边的桌子敲章,然后走到对面去缴费就可以了。我们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排队上。

出了海关天色已暗。门口有很多人朝我们招手,问我们要不要打车。San Pedro岛上的一大奇景,就是这满街的高尔夫球车,也是这个岛上的主要交通工具。

我们礼貌地拒绝后,就拖着箱子走去酒店。我们定的酒店离海关特别近,步行仅7分钟。

舟车劳顿后,我们用一顿丰盛的晚餐来犒劳自己。这家Wild Mango是这座岛上yelp评分最高的餐厅。厨师是美国人,主打的食物也是改良后的地中海风味。

返程
2019年12月26日 晴   San Pedro——坎昆

早上7点,我们再次迎着晨曦出发,离开伯利兹。我们在伯利兹度过了难忘的两天,去了大蓝洞,又在胡灿海洋保护区近距离接触了鲨鱼,此行圆满。

 

清晨的旅店静悄悄地,我在这里住了两天都不知道这里的日出这么美。

我们好像出发地太早了一点,成了第一批到达码头的人,很快就办好了换票手续,进入海关。

 

此时船还没到,其余人还在陆陆续续过海关,我就无聊地拿出手机开始看小说。

等了大半个小时,船才从Caye Caulker开到,将从CC出发的人放下去过海关,然后组织我们上船。

从San Pedro去墨西哥的切图马尔镇和去大蓝洞是差不多的距离,大概是2小时的船程,不过加上时差,我们到达Chetumal码头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1点半,然后排队缴费入海关。

切图马尔的码头还以如来时般美丽,处处是圣诞节的气息。

 

我们直奔法院隔壁的停车场取车。我围着车检查一圈,看有没有刮伤之类的,却意外看见车身上可爱的动物爪印,看来这里有喵星人替我们看守车辆。

 

之后我们就开车沿着207号公路向北,打算在天黑前到达坎昆。入关、等行李、取车花了我们大半个小时,等我们出发时已经是12:30了。但考虑到切图马尔这里没什么好吃的,我们决定撑到图卢姆去吃午餐,不过就是3个小时的车程嘛。

 

快到图卢姆的时候我用手机一搜,果然找到一家评价颇高的店,位于图卢姆的主街道旁,价格比之前在图卢姆海滩上要便宜70%,而且食物特别好吃。店名叫La Pura。这也是我整个旅程中最好吃一顿,价位也很合适。

 

我们到达图卢姆时已经接近4点,吃完中饭已经是4点半了,如果此刻我们立即出发去Cancun,大概能在天黑时分到达。可我一想到Tulum还有个有名的玛雅遗址,于是兴冲冲地决定去看了遗址再离开。

可惜下午时分的图卢姆有点堵,这条路又是通往沙滩的道路,有不少居民拖家带口地来这里度假。短短的一条路我们愣是开了40多分钟,以龟速挪动着。

 

等逛完图卢姆遗迹,已经是晚上7点,天都黑了。

 

从图卢姆遗址离开后,我们就开始赶路。好在坎昆到图卢姆这一带较为繁华,也不怕开夜路,路上还堵了几次车。

两小时后,进入坎昆的地界,路边的高档度假村明显多了起来(不好意思,夜景模式下在车行驶时拍的照,都模糊了)。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就是纯粹地在坎昆的度假村里呆着了。我全程都是这个状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