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南极最大的风险:爱上了它却不知道怎么回来(1)

为什么要去南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我们将按3篇文章来转载她的游记:福克兰岛、南乔治亚岛、南极半岛;让我们一起紧跟她的步伐,来了解她在南极旅行中的所见所闻所想。

本文为第1篇,讲述登船前与福克兰群岛的经历。

------------------◇------------------

题记

离开福克兰岛,在船上度过两天精致的养猪生活,11月25日,航程的第7天下午3点,当Shag Rock的六个山峰终于出现在星辉号游轮的右舷,预示着南乔治亚就要到了。它距离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2000公里,到南极大陆1500公里,被称为亚南极地区。寂寞的人们聚集在船舷,看阳光从云层中往海面撒下碎钻,远处如仙山般突兀的几块石头上海鸟密集,时而见蓝眼鸬鹚结队悠闲飞过。

有朋从远方煞风景地留言,你还没有被熏死吗?

我回复他,明天才登陆南乔治亚。

朋友:说的就是Shag Rock,迎风臭三里。

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啊,大概风向不一样?

朋友:我们当时的船绕着那儿走了三圈!

我:……你们船长,可真有情怀。

 

对这等深沉的爱我感觉非常熟悉,这艘船上装载了177名游客,此外还有162名工作人员, 16名探险队员,以及2名来自美国国家地理的专家。探险队长叫Florence,是位50多岁的荷兰女性,她在第一天相识的时候问过大家一个问题,你认为来南极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她的答案是,你爱上了它,却不知道怎么回来。

 

为什么来南极?

我同伴sara属于精英社畜,当我将南极提上计划时,她意外冲动地说要辞职,但由于老板最后一刻的深情挽留,并准以时限不明的假期,姐们儿整个行程都在何时购买回程机票中犹豫、煎熬。

虽然探险队长浪漫地提议,尝试三周与世隔绝的生活,但我们乘坐的星辉号是有免费WIFI的,无法阻止她日理万机。除了讲座和约饭,我们即使同房也难得一见,甚至包括晚间休息的时间,那刚好是国内上班族开始忙碌的时候,她通常会拎着笔记本电脑到6层船头,那儿有个景观Bar,每天23点一刻之前,有钢琴师睡前助眠,之后,基本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奋斗到天明。

有一天中午我没看见她,独自从大名鼎鼎的、罗兰夏朵公司掌厨的、法式餐厅吃撑回房,发现阳台门敞开着,姐们儿穿件羽绒服捧碗酸辣粉正吃得酣畅淋漓。那画面的冲击力我至今难忘,背景里极地的雪山映入碧海蓝天,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她仿佛刚想通一件人生大事,一脸郑重地宣布,我认为自己应该培养一个工作以外的兴趣,在这里思考了很久……

我摆出副了然的神情准备迎接一个顺其自然的结局。她接着说,我还是比较喜欢骑马。

我心中无数只神兽呼啸而过,我们从出家门以来,好像从头到尾都没见过这个物种,请问你是如何在联想的路上万里长征走到这一步的?

事情就是这么奇妙,两个几乎截然相反的人作伴于这个奔赴世界尽头的行程。一个整日不求上进却有着各种烧包的爱好,一个始终兢兢业业而苦于在工作之外寻找乐趣。

这条船上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可书写无数与南极的缘分。

偶遇林静姐,她是个自由航海家,我在上船前刚好错过了她在同城的一场分享会,十几年前,这位清华和多伦多大学的电子工程和医科学霸,与其帅呆了的法国老公,辞去高薪职务,在繁华尘嚣之外启动了另一段开挂的人生——帆船环游世界,05年,驾驶“同道者”号环大西洋航行760天,15年又改造出“海友号”高纬度铝船实现环球航行,18年12月,他们从智利的威廉姆斯港出发,途经水手们闻风丧胆的合恩角与德雷克海峡 ,到达南极半岛 ,最南航行至南纬65°游记 | 林静:自驾帆船探南极

这次行程,她和老公Chris担任探险队员,探险队并不隶属于游轮公司,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协同制定浏览路线,负责游客登陆相关的工作,还会在航行中分享生物地理知识或探险经历,是件富有激情的苦差。

我总算没错过这些精彩的故事。她分享的不是单纯的旅行,是生活。这种无法企及的梦想,对我来说其实连励志都谈不上,我必须坦白自己有很大一部分是当言情小说看的,很喜欢这个故事环境和人物设定,尤其当作者在《初蹈沧海》里写到:“老公经常说海上日出有多美,我因为不值凌晨的班很少看到,但我看到过很美的夜色和大片的流星雨。”意境无敌。

有的人和南极的缘分是天生的。

庞洛家有个叫White Party的传统,需要黑白正装出席,乘客根据语言(英文或者法文)选择餐桌报名,每桌5名乘客与一位船方工作人员共进晚餐,气氛约等于堂前会审。我们“提审”的法国小伙叫Xavier,在船上是仅次于船长的大官—Staff captain。一顿饭功夫他就被吃瓜群众问得差不多把这辈子都交待了。

亮点在他很小的时候,和父母到土耳其旅行,偶然听到伊斯坦布尔港口传来的轮船汽笛声,他对父母说,太酷了,我以后也想弄出这样的声音。于是他现在每年大约8个月都在海上。大家笑说,如果当初他不是去了港口,而是听到火车的汽笛声,他的人生会不会发生改变,贡献给铁路交通部门。

(Staff captain: Xavier Mongin)

 

这世上有多少人生轨迹圆了儿时的梦想?那么久远的事我回头遥望已模糊不堪。只记得旅行出发前,我的想法是趁年轻身体禁得起折腾,先去完成一些不那么舒适的旅行,事实上我想错了,这是一个真夕阳红行程,来南极的多是老年人,游轮上满眼望去白发苍苍、岁月静好。

赫尔佐格拍过一部有关南极的纪录片,一个在麦克默多站开推土机的哲学家说,我探索过许多存在于脑海中的世界,在学会读写之前我就用幻想和英雄们踏遍了那些神奇的土地。当赫尔佐格问道,我们为什么会在南极相遇,他说,在这里遇见彼此是自然的选择,来这里的人想跳出地图的局限,大家朝着一个方向,这里是尽头,不再有南方。

某天午餐聚会上,有个国家地理的、来自宾夕法尼亚的哥们儿上来就灵魂发问,你们为什么来南极?我本来想把纪录片里这段话抛给他显得我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喜欢企鹅啊,我脱口而出,本能的回答先于装B的思考。

事后我反省良久,我爹从小不是这么教育我的,他时常挂在口头训诫我的词儿是“不务正业”,凡事必须有其高大上的中心思想,为此我时常假装大尾巴狼的模样。可惜历尽造作,依然只能活成凡人。

我需要理由吗?不。

 

每个行程都是独一无二的

去往南极的常见行程分为半岛和三岛 ,半岛线顾名思义,往返经过德雷克海峡 ,直奔南极洲 , 三岛则是个环线,除了南极大陆以外,还会去到福克兰岛,也就是爆发了传说中的南大西洋战争的马岛,以及亚南极地区的南乔治亚群岛。(攻略 | get√你的完美南极旅程(1)-线路选择)

之所以选择三岛行程主要为了南乔治亚,这里是王企鹅最大的繁殖和栖息地。王企鹅的外形和帝企鹅相似,身高仅次于帝企鹅,很容易把它们弄混。由于帝企鹅只生活在接近南极点的高纬度地区,普通半岛游也无缘得见,所以若想看到着装华丽的绅士企鹅,最佳地点在南乔治亚。

并且南乔治亚的王企鹅基本不受造访时间的影响。我们的船期在南极季初,这期间大部分企鹅已经过了求偶和ML的阶段,小宝宝还没来得及出生,所见最多的景象就是企鹅们聚众趴窝孵蛋。只有在南乔治亚,你可以看到企鹅的多种形态, 比如一望无际的猕猴桃堆, 比如成熟前的乞丐风皮草秀,什么时候来都有。

这个行程另有的特别之处,就是会登陆很少有大船到达的南奥克尼岛South Orkneys。这也是星辉号第一次去Orkneys,但很可惜,由于浮冰过多,我们始终没找到下脚的地方。

我还记得那天午餐,同桌大叔冲我举着他的IPAD,指着上面的GPS航图说,你知道我们这艘船发生了什么吗?它在转圈!

第2天例会上船长出来亲自证实,星辉号从南奥克尼岛的南边转到北边又回到南边,绕了个大圈,但是缺少精确的海图,没有找到登陆的机会。有乘客拿苹果手机的路线图跑去问船长想干嘛,他笑着感叹,这个时代根本别想隐瞒任何事情。

另外一个很大的遗憾是,由于水流湍急无法过河,我们没能够登陆南乔治亚的St Andrews Bay,只能坐在冲锋舟上隔雾远望一片鹅山鹅海,那是王企鹅最大的繁殖地。

但是,不知道算不算某种补偿,我们幸运地在Heroina登陆了,它是近些年才被发现的岛屿,每年也只有一条船能到这里来,这个岛的发现为日渐减少的阿德利企鹅的数量增加了150万只!

由于福克兰岛临时变天,我们提前离开了那里,南奥克尼岛无法登陆,又多出一天,原本在 南极半岛的3天增加到5天。

领队赤道企鹅同学说,来南极这么多次,我还从来没遇到过完全按照计划走完的行程。所以,南极旅行不可预期,有各种可能。当你跟着一段船期走到尾声, 把最初简略的目标填补成详细的航图,那必定是独一无二、难以复制的画面。

 

(计划行程)

(实际行程)

 

布列塔尼人的船

南极旅游季从10月末到次年3月中,我原计划先做好签证及其它准备,然后等到Last Minute再捡一艘载客100人以内、走三岛路线、价格便宜的探险船,之所以希望人少,主要因为IAATO(南极旅游组织协会)有规定:在南极的每个登陆地点一次仅允许不超过100人同时登陆。

而分批登陆肯定会影响在岸上停留的时间,况且南极气候多变,登陆的先后次序也会产生体验上的区别。但冥冥中自有天意,才不过5月份,庞洛公司的这艘星辉号游轮就通过企鹅环游放出来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折扣(信息 | 南极三岛豪华船六折:19-20南极季性价比最高的三岛行程(2019.11.19-12.9))。

唯一遗憾在它载客量达到将近200人,但考虑到星辉号和国家地理的合作,并且由于价格便宜,吸引了足够数量的国内客人,使得企鹅环游能派出两个领队做协调和翻译工作,综合下来,我觉得瑕不掩瑜。

实际上这个取舍还挺明智。在天气良好的情况下,星辉号能在一天内完成两次登陆,人员分成4组,排队上冲锋舟,差不多三组尾巴出发的时候,一组的先发部队就回来了。

翻译更是相当给力,除了每日总结预告,船上的地质学家、海洋和陆地生物学家、鸟类学家、摄影家和探险家还进行了大量分享,这些专业词汇较多的讲座,全部有赖二位领队的同声传译,把其它非英语乘客都羡慕坏了。(muyi注:赞一下我们的两位领队赤道企鹅和舒心!另外舒心也写过两篇游记:游记 | 南极三岛:当我们渴望南极行的时候,我们是在渴望什么? 以及 游记 | 南极三岛:在南极游轮上20天是怎样的体验?)

除了免费WIFI,庞洛大概也是颇少见的提供免费皮划艇体验的船公司,不过,那确实只能称为体验,仅一次机会,初学者即可上手,必定让皮划艇爱好者不值一晒,但对我来说恰到好处,因为它占用的是登陆时间,我舍不得。

我甚至舍不得睡觉。随着船一路向南,原本单调的海面上开始出现冰山,海鸟也渐渐多了起来,白天的时间越来越长,直到日落和日出的距离只剩下3个小时,即使像我这样的睡神也会经常在梦中惊醒,拉开窗帘,窗外的风景时有惊喜,时有失落。

天气没有想像中寒冷,到南乔治亚之前几乎不用加什么衣服就可以在船舱外逗留许久,露天泳池在气候温暖的时候乏人问津,进入零度圈反而迎来了几个勇士。这个游泳池在6层船尾餐厅外的甲板上,同样是甲板,船尾和船头的体感温差相当大,我有时为了取景在船头和船尾间穿梭,在船头要使出洪荒之力顶开舱门迎接狂风的洗礼,百米外的船尾此时可能还称得上风和日丽。

因此我大部分时间喜欢躲在船尾发呆、逗鸟。那里悬挂的 法国 大旗我也早已见惯,直到进入勒梅尔水道,乘客们涌向船头的甲板,注视着星辉号一点一点压过结冰的海面,以高难度动作穿过美到令人窒息的峡湾,我才突然发现那里还有一面图形很特别的旗子,黑白条纹背景的左上角排列了11个和雨伞形状类似的图案——如果不是有人告诉过我正确答案,我无论如何脑补不出来它表示一种动物,戴着围巾的白鼬。

这是布列塔尼的旗帜,一个独立的公国从15世纪起变为法国领土的一部分,但他的旗帜却从未消失,我在18年刚刚去过法国的布列塔尼大区,街道上有法语和布列塔尼语的双重标识,触目所见皆是黑白条纹和这11只白鼬。

布列塔尼始终是法国最特别的存在,法语里有一句话叫la tête de breton( 布列塔尼人的头),大约正是这样的天然执拗, 布列塔尼人引以为傲的血统和民族文化被传承下来,他们喜欢过传统的节日,穿条纹的海魂衫和白色蕾丝修饰的蓬蓬裙,吹着风笛跳广场舞,用自己做的最好的甜品和果酒与人分享,有作风最彪悍的法甲球队……

正如探险队长在最后的总结陈辞中所说,船长是有探险精神的人,把很多不可能变为可能。

是什么样的缘分,让我无意间选择了一条 布列塔尼 的船?

我想那必定是凭着吃货的直觉。一个不可救药的甜品控,居然把18年的意犹未尽强行延续到了南极,为此多涨几斤肉又算得了什么。

 

Day05登陆:福克兰——所有的人都是朋友

11.23 ,登陆:Grave Cove 、 West Point

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岛Falkland Islands,是南极行程中最有“人气”且唯一不受到登陆人数限制的地方。

82年英国打赢了马岛战争后,对这里宣誓主权,但作为女王代表的政府,据说在这里没什么实权。

岛上几千人口拥有内部自治权,通过投票选出8个人,其中农场3个名额,镇上5个名额,权当议会就可以表决了。

基本上这个岛企鹅的数量比人多,信天翁的数量也在大量增涨,由于地处偏远,岛上的一切需要自给自足。种菜、抓螃蟹、冬天开柴油发电机……人人都是生活小能手。

虽然岛上实行义务教育,也为出国求学买单,且并不要求每个人都回来,但是据说大部分出去受教育的孩子都会回到这里。

这是我们拜访的一家法国人,他们曾以帆船为家,最终定居于此,牧羊为生。在山坡上的小屋里,女主人做了一桌子的甜品招待我们,如同布列塔尼人的标准待客之道,我没有确认,只是猜测那里是他们的家乡。

路经此地的游客都会问,孤独吗?

一姑娘回答,她在伦敦两年只交了一个朋友,但在这里,所有人都是朋友。

因为人少,大家也十分擅长自娱自乐, 比如没事赛赛狗……

小农场主的牧羊犬还未成年,典型人来疯,随便钻进个陌生人怀里就开始撒娇,任撸。

空气中漂浮着浓郁的奶油味甜香,我确定不是自己馋虫发作,香味来自于岛上漫山遍野的黄花,花的名字叫欧洲石楠European Heath。

海白菜Sea Cabbage。

 

岛上有365种管束植物Vascular Plant,包括171种原生植物和194种引进品种,其中13种是这里特有的植物。

斑胁草雁Chloephaga picta仅生活在南美洲和福克兰群岛 ,虽然学名叫雁,其实是陆栖性较强的鹅类。所以大名也叫山地鹅Upland Goose。

携家出游的斑胁草雁,这样就更有农场的氛围了。

长尾草地鹨Long-tailed Meadowlark吃上了早饭。它的颜色鲜艳,在草丛中十分抢眼。

金图企鹅Gentoo Penguin学名巴布亚企鹅Pygoscelis papua,也叫绅士企鹅,这是南极行程中最常见的品种。

我比较喜欢它另一个音译的名字,贱兔企鹅,虽然很少有人这么叫。

雌企鹅在南极的冬天产卵,孵蛋的任务由夫妻俩鹅共同完成,每1-3天轮一次班,它们的蛋要孵七八个月之久,其中一只鹅孵蛋的时候,另外一只也不闲着,负责守护、筑窝。

挥动小翅膀,迈开小短腿,一路小跑送快递……

勤快得小腿都练出肌肉了。

第一天登陆的游客大都像我这样,骤然见到这么多企鹅都舍不得挪步,直到旁边人提醒,走啊,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还有一群鹅……

山坡的另一边有一个小一点的金图栖息地。

这个住宅区草甸比较深,搭配无敌海景, 成功鹅士首选。

但不管是哪里的住宅区,附近都少不了不速之客,卡拉卡拉鹰 caracara是常见的中型猛禽,没事就喜欢串个门儿。

鹰的意图也是十分明显了。论打架它的体型不占优势,何况以寡敌众,所以只能若无其事地徘徊,伺机行动。

红色旗子是探险队员预埋的标识,提醒游客徒步的路线和行动范围,看得出来,小鹰鹰十分喜欢这面旗子,喜欢到想把它据为己有。

维基百科说,众所周知这哥们儿是红色惯偷,像红色衣服啦红手绢啦都是它们下手的目标,因为红色是肉的颜色。

肉的颜色可还行,视力分辨率有点低啊,但不管怎么说,这次还真的让小偷得手了,星辉号损失红旗一枚。

我就是不撒手,怎地?

我们徒步到Grave Cove的一小片海湾,老远就看到有“鲸鱼”在 水里 扑腾着玩,黑白分明的身体时而跃出海面,翻起漂亮的水花。

我以为是虎鲸,虎鲸算是我比较熟悉的鲸,由于距离有点远,我的长焦镜头拉到头才能勉强捉到个小点,就没有放在心上。

事后才知道,这是熊猫海豚Commerson's Dolphin!

就这么错过了,没文化真可怕。

海滩上也有零星几只闲逛的鹅,我猜不是单身就是丁克。

到West Point的小路很窄,最窄的地方仅容一人通过,你看这里的原住民多么舒适安详,一旁偷看的人都挤在草稞里,踩着石头和烂泥,惦起脚,还一脸兴致勃勃……

这里栖息着一大群黑眉信天翁Black-browed Albatross。

黑眉信天翁一般把巢筑在陡坡或峭壁上。在福克兰它们也会选择这种海岸边的草丛。

百分六十的黑眉信天翁都是在福克兰岛繁殖,百分之二十在南乔治亚, 南极半岛没有,不过它们也有可能出现在德雷克海峡 。

信天翁象征着忠生不渝的爱情,一生一世一鸟为伴,即使它们百分之九十的时间在海上漂泊,却总是记得回家的路。

小别胜新婚的信天翁可以花一天的时间为对方梳理羽毛,对单身汪发射出不亚于十万吨狗粮的杀伤力。

我一直在琢磨为什么这些跳岩企鹅Rockhopper Penguin喜欢选黑眉信天翁当邻居,为了吃狗粮吗。

这内心得多强大呀。

顾名思义,跳岩企鹅擅长跳跃,没这两把刷子还真没法在这片混。

日行千里系沙袋,飞檐走壁莫奇怪,去去就来!

所以它们和黑眉信天翁大概只是选房口味接近吧。

第1篇完,敬请期待第2、第3篇,南乔治亚岛与南极半岛。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