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恩阳古镇游记

 行着,为了记忆。

 活着,为了逝去。

 巴蜀古镇多,犹如川妹子的柔和与甜美的笑容,其自然之清秀,民风之淳朴,美味之精致,远胜别地。

古镇多临水结庐,聚族而居,枕山傍水,顺着江或河岸的山势,层层错落起伏,落水檐的乌瓦白墙上,嵌着川蜀民居一脉相承的民居风格。木板墙布满青苔,屋瓦上,长着萋萋的青草,在风中随风摇曳,与蓝天白云共舞。一条被岁月磨得凹凸不平、油光发亮的青石老街,幽深曲折犹如从厚重的历史记忆中走来,向旅人诉说着曾经的繁华与喧嚣。

 在一个风淡云轻的秋天,午后的阳光温暖干净,翻山越岭逶迤盘山公路,一路旅途劳顿来到那个传说中的恩阳古镇,恩阳古镇位于巴中市区西南 17 公里,是古巴人的聚居区,是穿越历史时空的人文景观。恩阳古镇静静地安卧在流淌了1500年的恩阳河旁,古老的民居,多彩的民俗,以及珍贵的红军文化遗址,已伴随着老茶馆的盖碗茶飘逸在这片巴山蜀水之间。悠悠岁月,给古老的恩阳烙上无数印痕:红梅恋鹗、登科古寺、文塔崔峨——古镇恩阳、声名远播。客家会馆、吊脚楼阁、茶坊酒肆,无不诉说着巴人特有的地域特色。红色文化,为中国革命抹上浓彩重墨。轻柔优美的《早晚恩阳河》旋律,好像沿着恩阳河漫步。周围云烟成雨的美景逐渐映入心田,似乎将人带进爱与美的意境里,我想人生最美好的时刻,也不过与此。

 “早晚恩阳河”丰腴了巴人文化,回响在巴蜀上空,投影在旅行者的波心。“早晚恩阳河”是巴蜀劳动人民的生活结晶,它是巴人的理想、信念和坚持,是巴人的诗和远方。

此地是巴人的聚居地,曾经是红军重要的根据地,红色小镇恩阳。 

古镇的上正街,石墙上尚存年代久远的标语,刻着“打到反动派的国家主义”、“红军是穷人的军队”的标语,虽有残缺磨损,但仍完整依稀可见,让人想起往昔峥嵘岁月。 

古镇恩阳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是川陕红军建立的政权仪阆县委所在地,数百米老街上,星罗棋布分布着红军各级行政机关等几十处遗址。当年的红色政权在巴中如星星之火呈现燎原之势,许多农民子弟踊跃参加红军,更多人从容赴死,为了心中熊熊燃烧的梦想,从此巴人基因里又多流淌着赤色文化。

 1935 年,转战恩阳的巴中游击队,在数次惨烈的战火洗礼之后,热血浸染了山林,英雄的灵魂化作义阳山上的每一颗青冈木,怒放的秋红是英雄不屈的意志象征。

 回溯一千五百年前,古镇恩阳便是连接川陕米仓古道上的一处重要驿站,南来北往的旅客充盈着恩阳每一条街道、每一处旅馆、每一家酒肆。遥想当年,无数文人墨客、商贾官宦入川出蜀,无不溯水而来,溯水而去。遥望当年,桅杆林立、商船齐聚、百舸争流的水陆码头。据恩阳地方志记载明清鼎盛时,恩阳日均旅客商贾有数千之众,大小街巷三十七处,商铺商号摊贩数百家,号称米仓道第一镇。

如今的恩阳,更像千百年烽火岁月锤炼后的积淀,时光潋滟着岁月,穿越时空的轮廓,铺开记忆的素笺,回忆着往昔的辉煌,品味着岁月变迁。 

这座嘉陵江边的千年古镇,有自宋代佛道共处的佛尔岩,穿透历史遗留至今数百摩崖石刻造像;明代的文治案、文昌阁,传说与历史交汇成口口相传的故事,是愉悦后人的精神食粮,陶冶着恩阳古镇人们的节操;油坊街、姜市街的吊脚楼,是黑瓦白墙木构廊柱的巴蜀特有的民居;老街上的宅堂屋厦里,供奉着“天、地、君、亲、师”,几柱香火,袅袅弥散,默默叙说着水陆码头的前世故事;老街上悠然自得的原住民向来往行人展示着“心中有故事、脸上无风霜”的自信和恬然。

 太阳在淡淡云层中若隐若现,清凉的风吹在脸上,空气里似乎也弥漫着清香,沁人心脾。古镇上来来往往的人似乎在这柔和的日子里放松了心情,放慢了脚步,享受着这美好的生活。此时走在这曲曲折折的老石板街巷里,处处都能感受着平和安详的生活景象:孩童们趴在自家的门槛上,百无聊赖的张望着路人;老人们倚着竹椅子晒着暖阳眯着盹,静静地享受着岁月的流淌;石匠铺埋头精心凿刻石碑的石匠,手起石落,无暇抬眼看街景;老场街上,从异乡来的游客,背着行囊,穿梭在大街小巷,用脚步丈量着它的土地,用心灵感受着它的文化;古镇恩阳特有的红糖麻花、红糖芝麻糕点摆在露天集市上,那是背井离乡人的家乡味道;古街深巷里的理发铺,一白胡子老爷爷围着围兜,笑眯眯的任由剃头匠摆布,满面的笑容一层层荡漾在历经风霜的脸上;在古镇的桥下是最热闹的集市中心,居民打牌的茶摊、卖成衣的店子、小吃店补鞋摊竹器摊玩具店一个接一个挨着,铺满了整个集市、活跃了四乡八邻的人们。呈现出一幅鲜活生动的巴蜀古镇的风俗画面。 

古镇上的场坝,毗邻着恩阳河边,颇具阵势的老茶馆,铺开了几十上百张竹椅茶桌,人们时而聚拢时而散开打牌喝茶,窃窃私语邻里闾间的日常琐事。这是巴蜀之地特有的一景,也是巴蜀人家的休闲生活方式,则让游人体味千年古镇纯净的感动。蔚蓝高远的天空,如梦如幻的白云,清澈凛冽的河水,幽深悠远的古巷,红色闪烁的霓虹灯,古老而又带着现代的气息,传统而又充满青春的活力,千年古镇的原住民就是这样把日子过得绵长和悠然。 

古镇的人们,在茶座上晒太阳、做买卖、相亲、调停邻里纠纷、东家长西家短,小道消息传播,都在这经年茶桌上,闲摆龙门阵之间完成。 

恩阳河边、老樟树下一个个川北老爷爷叼根长长的烟袋,半靠在磨的瓦亮的竹椅子上,眯着眼,吸着烟,与老婆婆们有一搭没一搭的摆谈。面前的一碗茶水,续了又续。老婆婆们不喝茶,嘴里说着话,手里纳着鞋底。在针线穿梭和烟火明灭间,夕阳渐渐收敛了余晖,撒落在恩阳河水里,流淌的水流声轻缓而优美。 

恰逢夕阳时分,日暮西斜,残阳如血,如隐如现的袅袅炊烟浸染着恩阳古镇,述尽多少风情。

笼罩着斜阳的余晖,背后不远不近的迷蒙青山,是映衬古镇最妥帖的暖色背景,带给我们一种温暖如初而又层次分明的美感。

此刻,心里无端而生乡愁般的惆怅,仿佛这巴山蜀水、异乡异客、日暮苍山是我行走四方却再也无法回去的故乡。

念兹在兹!这是一份心灵寄托,更是一种宿命使然。思念山遥路远的远方亲人,思念将增添灵魂的深度和厚度,让心灵与思念交流。愿自己从容的步履,走过尘世的喧嚣,踏进时光深处的静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