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行记 | 永嘉古村落和“最帅的80后和尚”

两年前的青灯一盏、危房数间已不复存在……

  • 永嘉书院

 

找了个车,从雁荡山移动到温州。其实直接去的话,不过一个多小时车程,甚至都可以乘高铁前往。找车去的目的,是想游览一下有“中国最美的公路之一”称誉的雁楠公路,和传统村落星罗棋布的楠溪江沿岸,以及去看一下前两年网络上大红大紫的一位“80后最帅和尚”。

 

出发前一晚,那位已经当妈了的温州闺蜜给我发了一连串的温州旅游攻略,其中有特别推荐一个叫“永嘉书院”的地方。虽然之前好像没怎么听过,但听这名字,又跟“楠溪江”三个字一联系,我脑子里浮想出来的是江流山涧版的岳麓书院。第二天一早出发,跟刘老师说“永嘉书院”,雅好诗文的他也拍手叫好,满怀期待。

 

然而,我们找的那个司机小伙子,居然此前未曾开车走过楠溪江一带,而且车载导航还是旧版的。一路走雁楠公路还算顺利,到了楠溪江的核心地带岩头镇,这个旧版的导航便犯各种糊涂瞎指挥了。

 

小伙子说,最近修了很多新路,导航还是按原来的老路的。但他信誓旦旦:“能找着的。”

 

本来以为他能搞定,但兜兜转转了几圈,好像还是摸不着永嘉书院的方向,而时间也接近中午……不能忍了,就让我手机里的高德地图来导吧!

 

就这样,才到达永嘉书院。

 

然而,此书院非彼书院,已无半点想象中梁山伯与祝英台双双把学上的往日痕迹,而更像一个在风景区里的将军书画院。五十元的门票啊……还是走一走吧。

 

沿山溪而上,一路有许多穿着校服的学生,大概是某个中学全体师生的踏春日,一个班一个班地前进、拍集体照。越往前走,我越发能理解为什么我那位温州小姐妹会推荐这个地方——这里面大呀,自然环境也很不错,山岩、溪流、树林,而且一路上去几乎是平地,很好走啊!适合扶老携幼来玩耍!

 

再往里走,望见一道瀑布飞流直下,远远地便已听见水声。正值春季,水量充沛,虽然来的是几栋仿古建筑弄就的将军书画院,但近距离去感受一下李白笔下的飞瀑气势,也能让心里平衡一些。

 

也因为这一道瀑布,永嘉书院还是一个不错的地方。站在距离飞瀑深潭不足五米的地方,耳边只有万马奔腾。然而,刘老师这位老兄,竟在这种时候突然痴迷起“手机录像并解说”!他老兄,距离飞瀑深潭不足三米,一边手机录像,一边就眼前壮景讲解“古人观瀑图”云云……

 

  • 芙蓉古村

 

从永嘉书院出来,往丽水街去,打算在那里吃午饭。但因为芙蓉古村在丽水街之前,所以先进芙蓉古村看看,尽管已有些饿了。

 

芙蓉古村,据介绍是永嘉典型的古村落,里面的宗祠、私塾、宅子等布局,反映了一种建立在宗族关系基础上的耕读生活。尽管是个收门票的村子,但里面却几无商业气息,剃头店、造酒坊、油盐店、诊所……以及鸡啄食、鸭戏水、姑娘门前搓洗衣物、老人颤巍巍串门去,都还像是中国八九十年代的小乡镇生活。

 

 

JF说:“这还真不错,比宁波的慈城有意思多了。”

 

我说:“要选择住的话,我还是喜欢慈城。这有点味儿了。”

 

而刘老师,慢悠悠地,陶陶然地走在后面,继续痴迷于录像,并对着手机用他特有的文化属性边录像边解说着……今天,他已经开启“游学视频”计划,尽管这次还只是自己用手机录,但说下次要带摄影团队。

 

我们走过一个小院门,里面有几只鸡在争食青菜,打斗了起来。JF说,五谷不分的刘老师大概没见过这样的生物吧。然后朝落在后面的刘老师喊:“刘老师,快来,这里有几只鸡哦!”

 

刘老师果然欣喜,走到这里,进了院子,对着那几只争食的鸡录像讲解起来,鸡鸣深巷中……云云。

 

村落里大多还是石砌的老房子。大户人家用木材质,有些许地方还残留着点木雕。村子里人不多,也许是外出谋生了。留在村子里的,闲闲无事,从宗祠和人家,多见打麻将。

 

据说,永嘉地区在某些观念上依然很传统,比如婚嫁。以宗族为根本的这个地方,婚姻是为了延续香火,所以两个人在一起,生下多少个女儿多不能作数,需要生下男孩才结婚。即便是已经逃离了永嘉的,但还是永嘉男女,男方的家长、宗族依然会千方百计拿着这条戒律约束着他们。听到这样一个关于男女如此婚嫁故事的时候,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主人公生活在现代都市里的故事。也因此觉得这些古村落被大肆宣扬的“田园牧歌”“中国传统文化”有片面之嫌。中国传统文化,有许多并非优良基因,相反,它有许多毛病,不具备普世价值。

 

 

 

在丽水街景点门口附近一家餐厅吃饭。老板可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呢,在北京工作过十几年,又去过全国多个省份,现在四十多岁,有妻有子,回到永嘉老家,借着姐夫家的这块金街宝地,盖了餐厅。餐厅还有包间,摆十几桌应该是有的。老板说,且不论黄金周、小长假,一般周末和暑期,人也都是满的。可能因为现在不是旺季,又是下雨天,还过了饭点,老板才有时间和我们闲聊。

 

我们点的几个菜悉数上来,都非常赞!老板和我们讲解菜的食材,鸡是农家散养的鸡,粉干是自己老婆亲手做的,天然食材没有一点添加剂,鱼是楠溪江的鱼,是这个地方特有的溪鱼……还有这酒,叫“醴泉”,也是自己做的手工酒,“蒸成白酒后,再酿成黄酒,然后把黄酒当水加入米,再蒸成酒……”,听过这样的描述,刘老师的小酌更美滋美味起来。

 

“普安寺离这儿不远了吧?”我们问老板。

 

“是那个最帅的和尚吧!”老板没回答我们的问题,就先冒出了这么一句。

 

“哈,你也知道?”

 

“他很红啦,我这里经常有客人问他的,温州大学的女孩子,一拨一拨地来,在我这里吃了饭,就打听去那里的……不远,很近的。他家也是我们镇上的。他们家在镇上有个铺面还出租给人作诊所呢!他以前是当公务员的,后来失恋了,去北京上了佛学院,回来时人家想让他到永嘉一个大的寺庙里的,但他还是回来这里,花了十几万吧,把普安寺那块地买下了,自己当老板。人家很会运作,招聘了五个和尚……”

 

老板的说法很有意思。我看过的网络报道的版本基本是这样的:这是一个貌若潘安的帅哥,曾做过公务员,有富家女要嫁给他他没要。感于生活的迷茫,世事之无常,而只有阅读经书时,烦闷之心才得以缓解。终于,他决心走上求佛之路,也终于说服了千阻万挠的父母家人,求学于中国佛学最高学府之中国佛学院。2013年毕业后,好些山头大庙想要他来,但他伤感于家乡佛法凋零、寺院荒落,决定回乡重修已荒废无香火多年的普安寺。而重修过程也十分艰难,青灯一盏,危房数间。当地老百姓从不能理解、嘲笑,到试探着走进看看,渐渐开始信赖……

 

因为好奇于这位被网络传说为“80后最帅的和尚”,我们把普安寺列入了沿途参访计划。我们的小伙子司机也很好奇,还跟我们说,雁荡山里好多庙,有座庙里还有一位长得特别好看的尼姑主持呢!

 

JF哈哈大笑,说:“长得漂亮的尼姑不如长得帅的和尚更具有网红潜力。”

 

“啊?”

 

“因为女粉丝更多,女人的生意最好做。”

 

 

  • “最帅的80后和尚”

 

用高德导航,很快到达普安寺山门。

 

两年前的青灯一盏、危房数间已不复存在。三进院落,虽然还不到大庙的金碧辉煌,但也整整齐齐,香火已浓。寺院对面的山下,人工挖了一个放生池,一尊汉白玉观世音菩萨像伫立于放生池前方,视觉感颇为震撼。

 

 

JF说:“这个和尚是真的见过世面的!你看这尊观音像,刻得很精细的。”

 

在庙里转了转,看到一位正在修建着矮墙的大叔,问:“您好!请问住持在吗?”

 

大叔:“在的,在上面睡觉。”

 

“哦,他什么时候起来呢?”

 

旁边还有一位像是管做饭的大妈,走过来说:“这个点应该起来了。你们从哪里来?”

 

“北京。”

 

听到“北京”,大叔和大妈都比刚才郑重起来。大叔说:“我去问一下。”

 

然后不久,一个穿着弹力双杠运动服、像从少林武术学校来的人走来,淡淡地问:“是你们要见住持?”

 

“嗯。”

 

“先拜一下佛吧。”然后,他走开了,但还回头看我们,像是监督我们拜佛。

 

“我是天主教徒,你们拜一下吧。”我跟JF和刘老师说。

 

JF立即强烈反抗,说:“我不能拜。”

 

“你没有信仰,拜一下也没关系嘛!”

 

“那不行,没有信仰也是信仰。”说着,她离我们远远地站着。

 

我又转向刘老师,他说他也不能拜。和JF一样是无神论者。而且他常这么认为:你拜他,他高高在你之上;你若不拜他,你不在他的体系之内。

 

唉,既然来到这里,何况世间信仰,本来如一。我恭恭敬敬地拜了拜。刘老师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也双手合十,致了致意。

 

我们被引到茶室,又坐了一会儿。住持终于出现。

 

虽然认得出是之前看过的照片中的人,脸型耳垂等也还是照片上的样子。但,感觉好像……就好像一个老年人终于再见到他年少青春时的恋人,那种失落。也许是气场、仪态……刘老师后来说,看他坐在那里,睡眼惺忪,手摸摸胡子,搓搓鼻子,挠挠脖子,像……。而聊天进行得很尴尬,好像硬是把两拨气场不和的人凑在一起说话,双方还都得端着点、礼貌着点。随便地拣了几个话题,但都聊不了几句。

 

修庙修了多久呢?----两年。

不容易吧?----嗯,挺不容易的,但也就这样慢慢修着吧,原来是五进的院子,我们现在恢复了三进。

是上面拨款,还是您化缘?-----都是我化缘来的,五百多万……

现在庙里有几位师父了呢?-----招了五个。现在有三个出去了。不好招,坐不住。

看您的毕业照上有一位我们也认识的师父,**法师。------哦,我和他很久没联系了。

这里来的人多吗?-----现在不多了。去年特别多,有时一来就来几百人,看热闹的多,又不能不接待,累得我的腰到现在还疼着。

……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满不在乎的口气,手一直在变化着搓搓眼睛、挠挠鼻子,好像还没从午后的困顿中清醒。

 

尴尬地聊着,他闲闲地说去日本旅游,觉得日本在传统的传承方面做的很好,比如日本的僧服……我们几个也不知怎么接,一种觉得说什么也没意思说不下去的感觉。

 

刘老师听他满不在乎地东拉西扯几句,也突然东拉西扯了一句:“我觉得,他特可爱!”

 

我和JF听了,应和似的干笑了两声,而那位师父仿佛面无表情,又有些不悦。

 

我们自己提出告辞,他也从盘坐的椅子里起身,闲闲地走出茶室,和我们道了一下别。

 

回想起来,茶室那情景,双方都有些故作姿态。我们三个比较自以为是,又有点“看热闹”的心理,不想作为一个崇拜者来拜见他,只是想聊一聊。然而我们毕竟不是朋友,也没有一位他已经熟识的朋友做中间人带着去,他不可能和几个看客真诚友情地聊一聊,不过是礼貌应酬一下。而无论作为网络红人,或一寺之住持,以及重修寺庙的能力,他内心里自然而然会把自己摆得比较高,他也许已开始习惯信众们和粉丝们的崇拜,人家对他多是双掌合十,师父师父地恭恭敬敬的。然而,今天却来这么三个人,又不是功德主,还说他“可爱”?这个,实在是……

 

刘老师说,他从这个和尚这里,看到了寺院的新生代力量。寺院,也在与时俱进,也在运用最新的营销方式,最新的运作模式,继续古往今来宗教对市场的占有率。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东南行记 | 温州:土豪城不土豪

2019-12-22 11:49:03

旅游攻略

东南行记 |雁荡山:山中一日,遇见不同的女子,不同的人生态度

2019-12-22 11:53: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