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行记 |雁荡山:山中一日,遇见不同的女子,不同的人生态度

“你以后对自己有什么打算吗?不会一直住在这里吧?”

北雁荡风景区距离温岭一个多小时车程,林总开车送我们去。玉君姐还赠送了我们一人一盒艾香,说山中潮湿,在酒店房间里点一支,夜里可安睡。

 

早晨临离开温岭,林总还带我们去了一下他一个朋友家,让我看一看他们公司做的扶梯手艺。那是一个类似北京财富公馆那样的别墅区,也是温岭籍亿万富豪扎堆的地方。林总这位朋友的生意主要在武汉,但也常回温岭。儿子去年结的婚,对于未来职业发展,目前还在尝试中。

 

豪宅地上三层、地下两层,螺旋状的扶梯颇有剧院的艺术感。房内还悬挂了多幅油画,是外甥画的,二十多岁的人,颇得欧洲新古典主义之纯美。

 

和许多山中风景区一样,雁荡山里有一条民宿和餐馆鳞次栉比的商业街,街边溪流淙淙。我们预订的酒店在一个景点里,与市镇有些距离,位于巨大的山石之下,林木葱茏。

 

虽然是个环境独到的度假村,然而房间像普通民宿,还略带被褥没有换洗的一点异味。点了一支艾香,出门。

 

林总和玉君姐带我们去他们常去的能仁寺,一座远离热门景点的所在。四面环山,一条石子路蜿蜒到山门。刘老师品评了一下山门上的对联,我们走进寺院。林总和玉君姐是善男信女,作了礼拜。我们往里面的大殿走去。我一脚刚迈入大雄宝殿的门槛,肚子咕——地叫了一声。刘老师乐,说:“喝!高呀!你在用腹语和佛对话!”

 

能仁寺出来,踩着石墩子,过了山涧,爬上寺院对面的山腰。那里有一些民房。最顶上那间,竟是一个餐厅,且有不少的房间提供住宿。

 

餐馆室内室外的家具、装饰画、茶席等,颇有文艺风。矮墙和桌上放置了中式插花,器皿和花材都取自当地,和山里的环境和谐。有个穿着蓝格子粗布长款旗袍、扎着长长的辫子的女子,用一个老式的木茶盘端着茶或饭菜进进出出,和山里的环境也很和谐。一向不爱拍照的JP也拿出相机,要去拍她。还赞叹地问她这旗袍哪里做的……

 

坐在小庭院中喝茶,透过葱茏的树冠,可见对面山下的能仁寺的屋顶。刘老师诗兴大发,连作了好几首,然后开始在手机中打字,以至饭菜都上齐了,他仍然沉浸在他的诗作中。

 

饭后,JF去结帐,然而已被玉君姐抢先了。但JF是个认真的人,她问收银人这顿饭是怎么个费用。收银人觉得要替前面付账者“保密”,起初不肯说,但经不住JF的认真,说了个数字,320。这一数字,让我们感到吃惊!因为,只是六个小素菜,一点小鱼干和一壶绿茶。山中物价竟如此了得,而这个地方并非交通有多不方便。

 

 

离开小店,林总和玉君姐把我们送到一座高山上的风景区,便打道回温岭了。满心感谢他们两日来的照顾!

 

在雁荡山风景区中,沿栈道而行,脚底是万丈深渊。只是因为这日下着小雨,雨雾迷蒙,几乎看不见栈道外的深渊。步道虽在高山岩壁之中,但修得很好,即便是我这种自觉有些恐高腿软的人也觉得安全感十足。JF说,她也恐高,但这种脚底下是实地的她并不怕,怕的是虚的,如玻璃栈道,或是铁索桥、缆车,明明知道是安全的,但还是怕得要命。

 

要命的来了,两座巨大的山石之中,出现了一座铁索桥。我和JF都腿软起来,轻微的摇晃感要把心都突到身外了……“你们把伞压低了,不要看两边,只看中间,就看脚底下……”刘老师给我们鼓气:“很快就到……好样的,你们俩太伟大了!”

 

涉过天险,到达的是一片洞天福地,穿透的石洞之外,云烟在雄伟的山岩上飘浮,有如仙境。到此,觉得雁荡山果然不负其名——如雁阵划翔长空,自由于壁立千仞之间。

 

继续行走,经过一处高山之巅的亭子,目力所及,雨雾给雄伟的峭壁作了大留白。走下长长的石阶,中途看到一方大石。刘老师兴趣高昂:“大好的大石头啊!可惜没有诗文……拍个照片,我要跟景区联系,我出钱,我写一首过雁荡山的诗,让他们刻上……”

 

我说:“人家这自然的不挺好的吗?这一刻字,就跟变相的‘到此一游’了。”

 

“唔?文以载道,许多景点,如果不是因为一些文化人、名人、诗文,它的价值就不是今天的价值了。”刘老师说着,把石头的照片拍了。

 

这是一个有些矛盾的话题。刘老师说的确实没错,许多自然景观能够具有人文价值,是因为有了文化、历史。然而,有的时候,我们也很向往、痴迷那些没有人类痕迹的处女地。

 

 

走到景天池,边上有一座叫“觉书院”的房子。爱好人文的刘老师自然是要进的,也自然是要坐下来静静品味的。

 

书院内,一排一排的书架,扫过去,多是与佛教修身养性有关的书。两个女子在一张方桌上静静地阅读。有一张长桌茶席,一位二十几岁模样的女孩邀请我们坐下喝杯茶,还抱了毯子过来,垫在条凳上让我们坐。她看到我的外套有些被雨水打湿,还让我把外套换下,披个毯子,以防湿寒感冒。

 

她泡了茶,和我们聊起来。也是我们问起,才了解到,她已在这里当义工两年了。之前在上海,生活、工作。感于身边人和事的不可理喻,比如父母对于孩子很能霸占位置采取赞赏的态度,越加烦恼。后来有幸结缘师父,决定离开不可理喻的城市,寻找内心的安宁。

 

她说,在这里的生活很安宁,每天早睡早起,做功课、读书、喝茶,与有缘进来的人说说自己对佛法的体会。也在这里学会了自己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她说每一句话时,几乎都是面带笑容的,就好像在对着摄像机说话一般要求自己,即便是说起一些不可理喻的社会现象时,也如此。她也批评了现在许多媒体:“发的都是什么信息!”也是面带笑容的。

 

JF一直没有说话,快要走的时候,她忍不住问:“你以后对自己有什么打算吗?不会一直住在这里吧?”

 

女孩顿了一下,依然面带不变的笑容,说:“为什么要有打算呢?顺其自然就好嘛。”

 

那边方桌的两个女子起身要走,她过去送她们出门。我们也起身告辞。她站在门廊下,非常礼貌,直到我们转下山时,她还站在那里目送我们。

 

后来,JF有谈起这位女子,总觉得有些难以理解。觉得她在那里“学会了自己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不是那里有多好,而是她的父母的教育有多失败。实在无法欣赏那种拿“顺其自然”当借口不作人生规划的人。相反,她更欣赏刘老师那份“把计划做到一百岁”的对人生的积极。而我想起她始终不变的笑容,总觉得她这两年的平静安宁,还只是海市蜃楼。一旦遇到一些现实的挫折,这份笑容不知是否还能绷得住。不经历风雨,怎能处变不惊?

 

但,或许,我们又何尝不在迷局中?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东南行记 | 永嘉古村落和“最帅的80后和尚”

2019-12-22 11:51:15

旅游攻略

东南行记 | 温岭:在第一缕曙光垂青的东海边漫游

2019-12-22 11:55:4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