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国行纪 | 最后一晚,在石头小径的转角,遇见丝绸之路上的小城

一处小小的露天咖啡馆,有人在用老式的方法煮土耳其咖啡,几位穿着奥斯曼服饰的歌手在弹唱曲子,游吟诗人一般的乐声与咖啡香弥漫在浓重的小巷夜色中。一个人的旅行,在这刹那间找到共鸣。

17世纪萨夫兰博卢地区逐渐成为番红花的贸易和种植地区,这座小城才有了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名字“番红花堡”。整座小城包括私人博物馆、清真寺、墓园、历史喷泉、土耳其浴以及数以百计的房屋,在1994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

 

古丝绸之路带来的商旅如今换成了观光客,晨光下斑驳的老屋闪烁着仍旧清晰的异域美貌,迂回的青石板路蔓延着丝绸之路上举足轻重的时光长卷,窗前绕过的老枝藤从未停止过新生,红顶白墙上弥漫的炊烟也并不陌生。漫步番红花堡,慢慢走过的恰是一座小城亲切而恬美的光阴故事。

 

这里汇集了众多传统的手工艺人,至今仍旧坚持着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传统技艺。老城集市的街道也都是依据手工艺品的类别而命名,比如铁器集市,鞍座集市,鞋匠集市等。铁器,铜器,鞍座,木制品,手工皮鞋以及玻璃制品等都有各自的精湛所在。一间间如穿越时空而来的老店足以让人流连忘返。番红花城当之无愧为奥斯曼手工艺术的宝库。认真逛一逛这里的手工作坊,也许读懂这座老城在当地人心中的分量。

 

 

清晨爬山下来,经过集市,几个老头大清早的便坐在某棋牌室前拿一份《足球日报》之类的,喝茶,发呆。一老头见我走过,一个劲儿招手,“洽、洽”说着请我喝茶,还让我看他们的足球新闻,示意我用相机拍他们……

 

只需稍稍离开驿站和公共浴室附近的集市区,萨夫兰博卢便安静得只有鸟鸣声。偏僻的巷子里更隐藏着一些古老的手工艺。

 

我在这里待了三天,每日早上和傍晚都出来闲逛,漫无目的。看起来并不商业化的小城,我却在漫无目的中买了好多东西,如牛皮凉鞋、白色棉线镂花窗帘、棉线床罩、棉布衬衫、番红花手工皂等,都是手工制品,都是在一些犄角旮旯的家庭作坊买的。

 

周日的小城,集市的几条巷子人山人海。然而一过周末,它又恢复了往日狗吠鸡鸣鸟语皆闻的状态。酒店就剩我一个客人了。住在这种奥斯曼老宅子,倒是体验传统的氛围了,只是一层木板之隔的楼层,楼上稍微有点动静楼下都能听见,简直没法睡觉。

萨夫兰博卢的餐馆和旅馆一样,大抵是夫妇经营,男人坐在门口招呼过往来客、点单,上菜,收银;女人在厨房忙活。最后一天的午晚餐都在同一家餐馆吃的,因为午餐时女人很慈爱地送了我一碗土豆肉丸汤。晚餐后,他们还免费送汤和西红柿沙拉,感动,偷偷留了三块钱在桌上。

 

 

最好的总是留在后面。要离开萨城了,却在夜晚时沿着落幕后的集市区石头小径,转到一处小小三角广场,一处小小的露天咖啡馆,有人在用老式的方法煮土耳其咖啡,几位穿着奥斯曼服饰的歌手在弹唱曲子,游吟诗人一般的乐声与咖啡香弥漫在浓重的小巷夜色中。一个人的旅行,在这刹那间找到共鸣。

 

 

本来预计在这里待四天,但改成了三天。小城旅游咨询中心的人问我,为什么提早离开萨城呢?我说,我很喜欢萨夫兰博卢的,宁静,悠缓,游吟诗人一般。但是,我更喜欢奥尔罕·帕慕克笔下的伊斯坦布尔,所以我想再多留一些时间在那里,想回去再感受一个有着多元文化碰撞而充满忧伤之美的伊斯坦布尔。他觉得惊喜,因为他也很喜欢奥尔罕·帕慕克的书。

 

别了,萨夫兰博卢!

 

父子,母女,朋友……车站里,土耳其人道别时左右拥抱亲吻深情挥别,场面隆重。我们中国人的道别,面含微笑,顺带叮嘱,催赶上车,而在转身之后才潸然落泪,最后拉成朱自清《父亲》那样长长的背影,把一切汹涌的感情都收敛在内心了。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东南行记 | 海岸线并非边界,而是纽带

2019-12-22 12:03:42

旅游攻略

土国行纪 | 在萨夫兰博卢独享土耳其浴,美妙!

2019-12-22 12:51:4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