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国行纪 | 又一次出发,一种推着我们前行的焦躁心情

时隔多年后,当窗外的机翼穿越流风重云,掠过漆黑的海湾,逐渐降落于这座少年时便梦寐踏足的城市时,没有激动的感觉,而很安心,像是履行一个答应已久的承诺:我如你所愿,来看你了。

 

 

有人说,你所能回忆起的第一个梦,暗示了你一生的命运。

 

听到这个说法时,我怀着既好奇又担忧的心情,努力去回忆我能想起的最早的一个梦……我能想起来的最早的梦,是一个片段:我们举家搬迁到一座更大的城市……仅仅是这么一个印象式的片段。

 

现在,我们没有举家搬迁,而是我,带着父母的牵挂,住在一个离家很远的城市,又带着他们的牵挂,一次次去旅行。

 

在旅行中,我把一些照片做成拼图,发邮件给父亲,父亲在电脑上又将它们一张一张分开,拿去洗印、过塑,一如既往地保存儿女的成长经历。后来用微信了,我到了国外也能和他们视频交流,照片就发得少了,有时会录点小视频,他们也看我的朋友圈,偶尔点个赞或评论几句。

 

 

英国作家毛姆说,旅行是他最大的生活动力之一,“我很清楚,我总是渴望离开,渴望到国外去……其实,旅行时还不如在伦敦舒坦呢,但我就是无法克服这种推着我向前走的焦躁心情。”

 

我的离乡背井的基因应是有遗传的,祖父在少年时便外出闯荡,年老时虽不慎伤了腿脚,却仍拄着拐杖、拖着一条半残的腿在不同的城市间移动。小时候,我和家里许多人那样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无事折腾,现在我才越加了解,我们都是禁不住远方诱惑的人。而且,心远,则身动。

 

土耳其不是我第一个远走的国家,却是我梦想去看看的第一个国家,因为很早以前看到的一张伊斯坦布尔的图片:开阔的海湾高地上,屹立着一座充满异域风情的城堡,大小穹顶蜿蜒交错,数座塔尖直指苍穹。海湾中,出现了一艘轮船,船上一位穿着欧洲骑士制服的男子正惊讶地望着眼前这一幕……

 

他的惊讶传递给了画面之外的我,好像我也突然来到了他们当时最伟大的城市,拜占庭的君士坦丁堡。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看到的这张图片了,也记不清后来读过的关于东罗马帝国或是奥斯曼帝国的历史了,这座城市以一种古典东西方混合风情的传奇色彩朦朦胧胧地存在我的脑海中,直到我有能力有计划去做关于它的旅行准备时,它的轮廓和细节才逐渐清晰起来。

 

因为那一张图片的记忆,我总觉得土耳其是我想去的第一个国家。但我第一次出国旅行,选择的是最容易去的越南,而那时便想着下一站去土耳其。但是,越南之后,我却去了一些别的地方。时隔多年后,当窗外的机翼穿越流风重云,掠过漆黑的海湾,逐渐降落于这座少年时便梦寐踏足的城市时,没有激动的感觉,而很安心,像是履行一个答应已久的承诺:我如你所愿,来看你了。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土国行纪 | 在伊斯坦布尔的清晨中,自然醒来

2019-12-22 13:05:44

旅游攻略

锡兰假日 | 最后一日

2019-12-22 13:11:2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