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假日 | 斯里兰卡shopping,摸不清的宝石卖场

这是步入三十岁时的第一场旅行。生活如在斯里兰卡的假日,平淡无奇,却又有些缓急起伏。但还愿能继续保留一点无知无畏,持续一份天真简单,持续对这个世界的好奇与行走识见它的热心。

《孤独星球》及我们中国同胞的好些攻略,都有提到加勒购物的可行性,说是有许多精品店,古董店也相当琳琅,令人赞叹。因此,我这个出国喜欢买买买的人,把购物的更多期待留等加勒古城了。

 

然而,来来回回逛了古城两三圈,觉得实在乏善可陈。

 

 

关于斯里兰卡传统工艺品,如木雕面具、人偶、椰壳画等,做工粗糙,价格却是相当“精品”,比之我在乌纳瓦图纳一家工艺杂货店买的,式样呆板单一而价格为三倍之多。

 

有老妇人扛着大包的棉布蕾丝织物兜售,两米长的开价20000卢比,约人民币1000元。倒是手工作的,只是算不得精品,本来想几十人民币买回来垫垫几案什么的也还可以,不想如此狮子大开口。不买则罢。但老妇人跟着上来,一路叨叨让你还价,你问她Last price,她犹犹豫豫,说10000卢比。算了。我们继续走着。老妇人却还是不屈不挠,一定要我们说个价。她开价如此高,我们怎好说我们的意向价呢。她不屈不挠地一直跟着,一直叨叨,我们只好说了,500卢比。什么?她笑笑,说这是手工的,要织很久的,如何如何。实在不是我们不尊重手工艺,只是不是凡“手工”就是精品啊。

 

 

斯里兰卡少有富裕鼎盛的时代,也很难结出灿烂的手工艺术。刚刚恢复和平不过四五年,与现代工业已落后了几个时代,国民普遍在寻求致富的道路,手工艺这一漫长耐心的活儿实在不是他们致富的首选,何况还有多少人在战乱多年中仍持续着这样的工艺磨砺?

 

旅游信息上有说,加勒有许多艺术家入驻,开设有艺术工坊。我们走进过一些,有画意识流绘画的,宝石切割与首饰加工、铸铁家居小件等,其中以家具木雕工艺的居多。总体感觉,传统工艺活有的做得还算精致,现代艺术的似乎不够创意,当然价格都很高。

 

我们的确对斯里兰卡的物价有些纳闷,后来从一位常驻斯里兰卡打工的中国同胞细细打听了一下。他服务于中国援建斯里兰卡的国家水电工程项目,他说在这个水电工程公司中,斯里兰卡籍的高层人员如高级工程师,月薪约人民币八九千,底层如门卫之类的有三千左右。这是斯里兰卡人里的铁饭碗,而外面普通工作人员,如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类,月收入只有五六百人民币。然而,赚旅游者钱的那些人呢?吃住消费同比泰国要高三倍,甚至更多。景点门票就不更不用说了,外国人与本国人差距十倍甚至达百倍。如此,开在加勒古城这座似乎完全针对外国游客的袖珍欧式小城堡,所售商品均为外国游客价也就不足为奇了。

 

关于琳琅的古董店,其实我觉得不如马六甲的有品质,进入逛一圈,着实呼吸不畅。在欧洲殖民者留下的土地房屋中,罗集了欧人带不走的一些生活物品,如酒杯、茶壶、家具、老照片等。正如手工的不一定是精品一样,旧物也不一定是古董。

 

 

古城中宝石店一家接一家,许多门口小广告牌还有中文说明。我们参观了一个私人博物馆,那里附属有几家宝石商店。同时参观博物馆的还有两个欧美人,而门卫大爷却看上了我们,紧紧的要把我们请进那一排宝石商品柜台。

 

盛情难却,只好去看一看。肉眼观看,那里的宝石,尤其是蓝宝石,倒好像比外面许多店铺沿街橱窗里的显得像真的。当然价格也是真的价格。大爷给我们推荐这个,推荐那个。其实我实在无意购买。来斯里兰卡之前,怕自己把持不住见货眼开,特地向行家请教了一下,人家也很难教你分辨真假或层级,结论是,在原产地这样的地方,宝石也是相当泛滥的,而盘踞多年的大买主早就路数熟识,游客去那里最好不要抱捡漏的心理。

 

先前在康提最大的一家宝石店,参观学习了一下。导购以为我是个潜在买家或者大头,很热情、周到、耐心地给我推介了很多。包括那报价22万人民币的皇家蓝耳坠。此时他不忘贬低一下中国人偏好的宝石购买地加勒古城,他说那里的假货相当多,如玻璃冒充的。他给我看了一个斯里兰卡宝石地图,看上去,宝石的产地和加工地都跟加勒无缘。他说加勒有很多宝石并非产自斯里兰卡,而是来自马达加斯加。

 

看到同胞有花五百美元买的镶了五颗大概不过半克拉的蓝宝石的戒指,样色也很是不错。而转眼,导购跟我说:“我给你的价格打九折,因为她们是导游带来的,我们要给导游钱。”我们实在摸不清斯里兰卡的宝石生意路数。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锡兰假日 | 最后一日

2019-12-22 13:11:20

旅游攻略

锡兰假日 | 我们终究到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2019-12-22 13:14: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