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前世今生 | 在亚历山大,遇见催泪弹,殖民酒店,和地中海

埃及就像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生命轮回,他在不同的母体中一次次重生,他已不记得前世的样貌、身份、语言和生活方式,但每一世21克灵魂里的一些基因总会一世一世地遗传下来。而打开他对于前世记忆的密匙是什么?是不腐的木乃伊,是荷露斯之眼,还是法老的生命之匙?或是商博良对于象形文字的破解?或是卡特发现图坦卡蒙?或是我们许多旅行者的诚诚之心……

 

 

1.

 

到达亚历山大火车站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和埃及火车打交道了24小时,不仅全身灰扑扑,一手灰扑扑,感觉神经都有点过敏了。

 

出得火车站来,台湾同胞打车去吃当地著名的FISH餐厅了。

 

同车过来的一个埃及大学生,他在开罗上大学,家在亚历山大市郊,看我们两个女生在火车站广场乱七八糟的马车、出租车、小巴、货车、私家车各种车中没头苍蝇似地问路,他便走了过来,问我们要去哪,然后拿着我们的酒店打印单,找出租车去了。

 

他说我们的酒店大概很近,打车应该五到七镑之间。可是问了好几辆出租车,都不去,嫌近。亚历山大出租车拒载现象非常普遍,后来我们离开时也遇到同样的情况。

 

后来这个小伙子带我们走到离火车站较远的一条马路上,在那里拦到车了。小伙子主动提出陪我们到酒店,也坐进了出租车。

 

司机貌似知道这个地方,听小伙子道出酒店名后,便毫不犹豫地让我们上车了。结果绕了大街绕小巷,几次三番停车,问路,最后在一条小巷子口叫我们下车了。听他跟小伙子说的那意思,酒店好像在巷子里。阿拉伯语吧啦吧啦的。

 

我们看着面前这条垃圾遍地、似乎很多小商小贩摆过地摊的狭窄巷子,很是狐疑——我们订的酒店在亚历山大很著名的呢,怎么会在这样背的地方?

 

背着沉重的大包,跟着小伙子,左一脚、右一脚地躲避着地上的垃圾往巷子深处走。

 

当时觉得这面庞朴实的学生还是值得信任的,他走几步问一下人,老乡,什么什么酒店怎么走?而他的那些老乡,开店的小老板、路边的游野青年、棋牌室门前喝茶抽着水烟唠嗑的老头儿,十点多钟了也不睡觉,在街边耍着闲,看到有人需要帮忙,还两个外国人,一个个都特热情,聚过来,拿着我那本有酒店外观图片和阿拉伯名称的书,吧啦吧啦地建议个没完,手臂砍来砍去地比划着也没使人领会,有的还要带我们走一段……

 

 

后来,我们退回到刚才下车的巷子口,往相反的方向走,又拐了两三条街,走到一条像样点的风水宝街,这才看见了如书上照片里的酒店。

 

我们到了,而酒店门口连橱窗都拉下了铁皮门。紧邻的广场正在焚烧着什么,火堆旁边有几个人在围观,没有行人……看到这样的景象,我们便立即想到埃及的革命……而且当时,不知怎地忽然觉得很呛,眼睛特别刺,咳嗽,流泪……

 

有个人,大步走过来,和小伙子用阿拉伯语吧啦了几句,让我们跟他走。跟着他绕到大厦的侧边,竟是一个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不会吧,这人是谁?要带我们到什么地方?我们警觉地转身离开。

 

小伙子和那人都跟过来,吧啦吧啦一阵,小伙子的英文口音很重,我常常不知他在说什么,此时又流泪得厉害,他好像说我和你们一块进去,你们不用担心。

 

这时恰有两个欧洲旅客样貌的人也进去了,我们这才跟着下去。穿过一个厨房还是储物间一样的地方,上了一段楼梯,空间豁然豪华起来,到酒店的大堂了。

 

当时还一直呛得慌,咳嗽和流泪。有服务生给我们递来带了柠檬味还是什么味的湿毛巾,让我们捂一下鼻子。一下子便缓和了……这才知道,刚才在外面遭遇催泪弹的余孽了……

 

站在酒店大堂看,酒店玻璃旋转门外果然拉下了铁门,而且旋转门内装了一道安检门。

 

2.

 

这是一家殖民风格的老牌酒店,装饰精致典雅,服务也是老派的。借酒店送上来的迎客香槟,我们和那位热心的小伙子干了一杯,吃了酒店继续送上来的各种点心,互留email,然后道别了。

 

服务生很周到地把我们送到房间,介绍了房间后,跟我们说今晚先不要打开阳台的门。

 

我问他,亚历山大明天安全吗?这是一位黑人管家一样的服务生,他令人很安心地一笑,说,明天会很安全的,你们可以放心地沿地中海岸散步。然后他和我们道晚安,礼貌地带上门出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刚才的催泪弹来得很突然,但此时却没有一点后怕,大概是火车折腾一天太累了,大概是这个处处流露着美好时代细节的酒店足以令人安心,我们,也就洗洗睡了。

 

3.

 

一觉睡到早晨七点,踩着松软的地毯,起来去拉开厚重幔帘,推开通往阳台的百叶门,哇——蔚蓝的地中海,就在眼前……那样的蓝,令人满心欢愉。再看看楼下的广场转角,清晨上班的车辆,运转如常。仿佛昨晚的事不曾发生过……

 

去餐厅吃早餐,摆了一房间的食物,依然是面包、面包、面包,沙拉、沙拉、沙拉,叫服务生摊了俩鸡蛋,坐到面朝地中海的窗边,吃着煎蛋,喝着果汁,美滋滋的!

 

4.

 

只有一小上午的时间可逗留了。

 

我们吃了早餐,便奔向地中海,沿着海岸线散步,和拍照。

 

虽然这曾是一座赫赫有名的古罗马城市,但亚历山大的人似乎不再是希腊罗马面孔,和开罗人的阿拉伯成分、努比亚成分似乎没什么区别。

 

我们散步了一路,没看到过一个外国人,自己倒成了引人注目的对象了。散步路过的人和我们打招呼,问,甲苯尼?中国尼?啊,我爱中国!

 

海岸边钓鱼的大叔,招手,使劲示意我们拿相机拍他们。

 

路边的小巴,塞了一车的小学生,从我们旁边开过,一车的小孩子隔着车窗向我们招手欢呼……地中海人的热情啊!

 

我们沿滨海路走到亚历山大图书馆,外围转了转,便沿路返回了。

 

此时,沿海大道已经塞满了各种车辆,喇叭鸣笛此起彼伏,一路走着走着,感觉胸肺闷得慌,尾气实在太大了。时间还充裕,本想一直走到另一端的卡依特贝依要塞的,但吃尾气吃得都要肚子疼,索性回酒店了。

 

好好的地中海,只能在酒店的窗边远观。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埃及·前世今生 | 单刀赴会,在固力宫,夜看苏菲舞

2019-12-23 8:45:48

旅游攻略

埃及·前世今生 | 埃及的火车呀!唉

2019-12-23 8:48: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