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前世今生 | 漫游阿比多斯,丹达拉,热情的小镇,和我的埃及看庙经验

埃及就像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生命轮回,他在不同的母体中一次次重生,他已不记得前世的样貌、身份、语言和生活方式,但每一世21克灵魂里的一些基因总会一世一世地遗传下来。而打开他对于前世记忆的密匙是什么?是不腐的木乃伊,是荷露斯之眼,还是法老的生命之匙?或是商博良对于象形文字的破解?或是卡特发现图坦卡蒙?或是我们许多旅行者的诚诚之心……

1.

 

去阿比多斯和丹达拉两个神庙,需要在路上花相当长的时间。

 

此时卢克索没有相关的一日游团,同伴又看庙疲劳了,凭我怎么跟她天花乱坠这两地将如何如何不同以往,她都意志坚定宁愿一个人呆在旅馆里闷一天。

 

我只好自己前往。托旅馆帮包了辆车和请了一位女性导游

 

虽然,这两个神庙既没有卡纳克、阿布辛拜壮观,也没有伊德夫荷露斯神庙著名;既没有旅游团去,也很少散客前往,整座神庙遗世独立般,伫立在沙地和绿洲间的小村镇边。但书上说,阿比多斯是冥王奥里西斯的神祗,古埃及的朝圣中心;丹达拉则是现存保存得最好的神庙。

 

世界想走的路、想看的地方还如此之多,我可能没有机缘再来到这里,所以,既然我已经来到这里了,应该不留遗憾地去走一下,亲眼证实是否如书中所言。

 

去往阿比多斯神庙

为避免麻烦,特别请旅馆帮找了一位女导游,和传统的穆斯林妇女不同,她是科普特教教徒,作派比较“现代”。

 

2.

 

阿比多斯由塞提一世兴建,其子拉美西斯二世完工,虽历经三千多年,但里面的确有许多颜色丰富的壁画,和无损的雕刻。一间通往后殿外圣池的通道墙壁上,雕刻有古埃及至塞提一世76位法老的承袭关系排位“名片表”。

 

据说,当年的考古学家们便是对照这张名片表,挖掘和确认帝王谷那些法老王陵的。如果没有这张表,或许就不会有人相信还有一座王陵仍然深埋着,那就不会有一位叫图坦卡蒙的法老王的存在。

 

阿比多斯神庙内铭刻着古埃及76位法老王的“名片”谱系

在阿比多斯,拉二的自我崇拜又一次大放映。主供奉室以奥里西斯、伊丝斯、荷露斯这最著名的神圣家庭“一家三口”唱主角,其中了添加兴建者塞提一世的各种雕刻画像,或供奉神,或由神赐予生命、荣耀、统治权、死后复生继而永生等仪式。

 

而其他殿的壁上,随处可见拉美西斯二世的画像,有的时候是孔武有力为神狩猎被赋予神力的高富帅男,有时又化身为荷露斯,在“圣母”伊丝斯的爱护下,由婴孩到儿童,到少年到青年至登基为王的成长过程,和中国皇帝自命真龙天子如出一辙。

阿比多斯虽然是纪念塞提一世的神庙,但经儿子拉美西斯二世之手完工后,借用古埃及神话伊斯丝与荷鲁斯的母子舐犊情深,强调了拉二的“真命天子”身份,当然也谱写了父子、母子的孺慕之情。

 

拉美西斯二世绝对是古往今来数一数二的自我炒作者。他统治时期的国力究竟如何,民生究竟如何……其实我们看到的都是他的秘书们留下的文字,他的工匠按要求打造的建筑和雕刻的个人写真。文以载道,看了这些永垂不朽的象形文字、壁画和辉煌的建筑,所以后人便顺其自然地认为拉二很了不起,这样一位像神一样强大的君王,其治下的王朝必定是民富国强的。但,写真照,未必就真的写真,秦始皇建造了人力物力财力NO.1的长城,未必就说明当时人吃饱没事干、钱多没处花。

 

拉二之英武和我们的始皇之伟大,大概也确有其事,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包装,会总结,表面功夫也会做足了。

 

 少年拉二和老爹一起制服猛兽

3.

 

在丹达拉前殿高高的天花板上,能看到一幅很“古典”的画面,全身蓝色的天空女神,四肢笼罩大地,构成埃及蓝色的无垠的天空,太阳从她的下身“拉”出来,表示日出,太阳转到她的腰身处,是日中,太阳从她的嘴里吞进,表示日落……如此循环往复,便是古埃及人所理解的日出日落自然万物循环往复的观念。

 

而大地的河流上,一艘长长的船,载着亡灵,在各位大神的护佑下,穿越冥河,是死而复生的生死轮回观。

走进丹达拉神庙

这座偏僻的神庙,最为珍贵的是前殿的天花板绘画。

太阳女神的身肢横跨整个画面,上图是她即将吞下太阳,日落开始……

天花板绘画的一些局部,以太阳的循环往复,描绘了古埃及人的生死轮回观。

 

丹达拉还有许多壁画也很有意思,如长长的楼梯密道里的祭司像,如楼顶边角一间隐秘侧室里的熏黑的黄道十二宫图和奥里西斯复活全过程图,都寄予着复活、永生的祈愿。

楼顶边角的一间需要特约开门的密室,被熏黑的黄道十二宫图。但真迹在卢浮宫。

 

4.

 

看神庙如学习钢琴,或任何一门知识,都是一个经验积累、习惯形成的过程。总是起初很兴奋,接着疲乏,然后痛苦……再坚持一下下,也许那口井就涌出水源,变得甘冽了。

 

以前有埃及文物来北京交流时,凑热闹去瞎看过。来埃及,做了不少功课,但刚开始看庙时,对那满墙雕刻的甚至重复性很强的画面看不出所以然,老那么几个大神,那些千篇一律的动作,那密密麻麻的也不知是贡品还是什么的东西,和一排一排看不懂的象形文字。

 

因为不懂,而缺少视点,缺少趣味,因而只能在一个巨大的建筑空间和一堆乱石头里例行公事到此一游地走一圈……

 

我想,若不花点心思,这样走下去,肯定会审美疲劳,会是看完大庙看小庙,看完小庙看破庙。也吸取之前去吴哥窟、巴厘岛看庙全然过眼云烟白费脚力的遗憾,于是,这次在看庙的间歇,我用IPAD下载了《图解埃及生死书》。

 

这本书虽然没有一一对照哪座庙哪一幅画,但它却系统且明晓地讲解了整个古埃及的精神系统,包括各路神的名字、样貌、化身、崇拜的渊源、崇拜他们的现实意义、家族谱系和许多相关的小故事等等。白天看庙,晚上看书,彼此参照,理解,加深记忆,巩固,举一反三。因此,庙也越看越有意思了。

 

 

5.

 

我在庙里总是问导游,这个法老是谁,那个法老又是谁?他们看上去都差不多,戴着皇冠和假胡子。

 

问了许多次之后,我那导游不耐烦了,指着总伴随人物出现的一个带椭圆圈圈的“牌子”,说:“你应该学习一下象形文字了……这个是法老或神的名字,你认得这些字,就认得他是谁了。”

 

我这才注意到,原来许多大人物旁边都是有块牌牌的。

 

法老边上的这块牌牌便是他们万分强调的名字。对于古埃及贵族,名字和脸一样重要,是让灵魂找回肉身的关键凭证。而对我们这些看客,只要认得这些牌牌,便能认出他们,进而联系到他的生平故事和追求,也就能借助画面读出更多内容……如此这番,才能进一步获得思维的乐趣。名字果然是值得强调的。

 

这一天,虽然来回在路上花费了八九个小时,却是我在埃及看壁画的转折点,突然开窍一般,读懂了那些画面,第二天在帝王谷还能给同伴当起了那些墓室壁画的讲解员。我觉得,这是我来埃及最大的收获吧,有的知识尽管无用,但很迷人。

 

 

6.

 

往返阿比多斯会经过一个小镇,那里的人,无论是露天茶寮抽水烟的男人,三五家门前唠嗑的黑袍妇女,穿长袍裹头巾牵着小毛驴的老大爷,正半打开家门的老妪,或是泥巷子里躲着的长袍艳丽的年轻姑娘,三俩跨着摩托车的后生仔,路边嬉戏耍乐的孩童……全都唰唰地望向我们的车,似乎也都隔着玻璃窗唰唰地注意到车里唯一的外国人——我。

 

他们简直是不假思索的,都向我招手,微笑,扬起下巴张着嘴说Hello。小屁孩们更热情地不得了,HelloHello!不绝于耳。有个用胯部驼着小弟弟的小女孩空不出手向我打招呼却抛来了个媚眼和奇美无比的微笑。

 

而经过镇中的小广场,小孩子很多,车速放慢了一些,一群正在玩耍的孩童都拥了过来,跟着车跑,跟上的还拍打着我边上的车窗,Hello不止。

 

 

我为他们的热情友善感动,也Hello不止。但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升腾起来……这些孩子是纯粹的热情友善吗?

 

在埃及,我们碰到过单个或一群跑过来和你打招呼,然后伸手问你能不能给他一点钱的小孩,有的甚至是看上去才三四岁的小不点孩子。这个村镇是卢克索到达阿比多斯的必经之路,想来他们也在路边见到不少外国人了,不然不会说Hello,只是这Hello背后,是否有大人言传身教的什么谋生技能?

 

还是我心底不够善良,想得太复杂了?

 

不管怎么样,回到旅馆后,几拨已经认识了的房客问我今天的旅程如何时,我总要说那个路过小镇的热情友善。吃晚饭的时候,两个衣着英伦绅士范的男孩子正在计划他们明日的旅程,似乎正在为要不要去4个小时车程外的阿比多斯犹豫。老板推荐他们来跟我聊聊,答了他们诸如建筑壁画路上安全之类的问题后,我又乐此不疲地跟他们讲路过小镇的那些微笑、Hello。他们听后,觉得似乎可以考虑去了。不知他们最后去了没,路过那个小镇是否也还是单纯地Hello……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埃及·前世今生 | 别了,卢克索

2019-12-23 8:50:23

旅游攻略

埃及·前世今生 | 最爱乡村旅馆

2019-12-23 8:54: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