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也是出来浪的一部分

瑞诗凯诗罗什曼那桥上看恒河夜幕降临。

此刻躺在瑞诗凯诗一家青旅的下铺,我浑身难受。身体上的痛苦,使我全然没有了旅行的快乐,满脑子只想回家。

因为昨天和意大利妹子在外面走了超过十公里,傍晚还上了一节瑜伽课。那节瑜伽课是和十来个人一起上的。结束后回青旅,我又自虐地预订了一节今早1V1的初学者瑜伽课。

结果当然就是累惨了。
而且我猜很多人根本也住过青旅,给大家看一下。

这是卖家秀的公共区域。真实情况和图片上的区别也不大,就是旧一点、脏一点、暗一点。一般我都不会在青旅的公共区域活动。

这是我刚刚坐在床铺上自己拍的其他床位。我住的六人间,上下铺,一个床位30-40人民币一晚。这家床铺有帘子,还算提供了一点私密空间。一般一个床位配一个柜子,但我在德里住的青旅柜子连锁也没有,最后自己出去买了一个两块钱的锁,这家还好有锁。
昨晚,青旅外面有一群印度人兴奋地玩到了半夜一点多才结束,也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游戏。每隔几分钟一群人就爆发出一阵可怕的笑声。我太疲惫了,最后在他们的爆笑声中迷迷糊糊地进入浅睡眠。
在旅途中,想要睡个好觉太难。除非舍得花钱,住五星级酒店,出门请当地导游和司机,那就另当别论。
想要在印度吃啥好的,可能性也很小。而且瑞诗凯诗是一座吃素的山城。很多餐馆连鸡蛋也找不到。
在印度的这一个多月,除了之前在印控克什米尔和拉达克的十七天,吃睡都非常好。其他时间简直一塌糊涂。
因为印控克什米尔没有网络,我们每天住在围巾商人家的船屋上,睡到自然醒,然后十点左右吃早饭,买零食,下午一两点煮午饭,再出去跟着他们去看Pashmina。晚上再回来,跟主人家一起吃晚饭。

在斯利那加(印控克什米尔的首府)的日子,早上起来自己在围巾商人家的厨房煎个鸡蛋。吃块馕,馕的英文不会,就用local bread来称呼。奶茶倒是女主人帮我煮的。

斯利那加的羊肉五十块人民币一公斤。小伙伴带了海底捞的火锅底料,加上点土豆和红萝卜炖个四十几分钟。非常香,在斯利那加,我吃过平生最好吃的一次羊肉汤。

每次去看Pashmina,主人家都会准备茶点,每次都不一样。克什米尔茶配饼干。有时是奶茶配面包。

我们也会自己揣个一两百卢比(人民币一二十块钱),出门在附近的小商店买零食。

现在想想,在印控克什米尔虽然没有网络,但真的过得非常好,连五官也舒展了。

毕竟吃好和睡好,是人无论在哪里,都想达到的基本需求和愿望。

回德里后,虽然没那么惬意,但还能点到一些肉。而在瑞诗凯诗,这些想都别想。

palak paneer,菠菜奶豆腐,paneer其实就是一种类似奶豆腐,或者可以说是印度芝士。人民币11块钱。长得很像绿色的翔,因为意大利妹子想吃,说点来一起share,我答应了。

paneer dosa,奶豆腐多莎饼。这层饼非常油,里面裹了鸡蛋。人民币8块钱。

鸡蛋炒饭。作为一个南方人,我一天不吃米饭就觉得饿得慌,在国外经常点各种炒饭。在德里、斯利那加和列城,好歹还能点羊肉炒饭,差不多18块一碗。但瑞诗凯诗,只能吃鸡蛋炒饭,15块一碗。

饮食上一两天这样得不到满足尚可,连续数日吃得不爽,从灵魂深处就会有一种狂躁和焦虑感冒出来。
更要命的是,此时的自己会突然人格分裂,脑海里蹦出另外一个自己,与这个饥饿的自己对话:啊,我想吃重庆火锅、我想吃余干辣椒炒肉(余干丰收辣椒是江西的地理标志产品,辣味十足,炒肉尤其香)、我想螺蛳粉、我想吃芥末章鱼……
最后,最最崩溃的是,就算这么吃不好,睡不好,妄想瘦下来也是不可能。
在印度旅行,难度系数很大。吐槽完吃住,还没有结束。
因为这里神牛到处自由行走。牛粪牛尿自然也是满大街。走路时,可千万不要玩手机,一不小心就要踩牛粪。就算人们小心避开,但随着车轮碾过和驶过,基本上你脚下的每一寸道路,都或多或少地被牛粪覆盖。
单论舒适度而言,在家的日子会赢过绝大多数在外浪的日子。
然而,我们就像曾经圈养的动物有一天突然逃出了围栏,见识了外面的世界,就再也回不到从前。
再艰苦,也无法阻挡我们探索世界的脚步。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旅人的烙印

2019-12-27 9:19:43

旅游攻略

瑞诗凯诗:一岸是入世,一岸是出世

2019-12-27 9:23: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