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诗凯诗,喜马拉雅山脉脚下的瑜伽圣地

没想到,我来到的第一座印度教圣城会是瑞诗凯诗Rishikesh。

此前去到的德里、阿格拉、斋浦尔以及印控克什米尔和拉达克,都不是以印度教为主。
10月28日,当我从没有网络的斯利那加回到德里,正值印度教排灯节前后,德里的雾霾爆表了。

昨天,德里康诺特广场,雾霾中戴着口罩的印度人。

每天晚上坐在青旅的顶楼,呼吸着浑浊的空气,不远处还时不时在燃放烟花。在德里待了一天后,我喉咙开始疼痛,每天咳嗽不止。
到了昨天(10月31日),我实在难以忍受。遂买了一张前往瑞诗凯诗的夜间卧铺大巴票。
但我迷失在克什米尔门的汽车站上百辆大巴中,虽然提前了半个小时到车站,却因没有及时找到大巴而错过了,浪费了733卢比。
沮丧懊恼中,思量了片刻,还是决定继续前往瑞诗凯诗,于是搭上了一趟破破烂烂的当地巴士,从晚上10点20出发,到凌晨5点,抵达了瑞诗凯诗。这趟大巴只需要295卢比,沿途停靠了很多站,但没想到每一站都有人上下。三更半夜和凌晨,公路边那些小站有很多候车的印度人,男女都有,这令我安心不少。

乘坐当地巴士,我就坐在靠近车门这一排。

夜幕里,大巴在一片朦胧的雾霾中出发了。

瑞诗凯诗是这趟local巴士的终点,我睡得昏昏沉沉,恍惚间听到有人在喊rishikesh,于是立刻惊醒了,跟随着其他乘客一起下车。
凌晨五点的瑞诗凯诗很冷,而且一片漆黑,一切还是夜晚的景象。我抬头看到了星星,瞬间舒畅了很多。
一下车就有当地的三轮车司机问是否要坐车,他大概说载我去游客该去的地方,说实话,我并没做任何攻略,于是打开谷歌地图粗略地看了一眼,下车点距离到恒河边大概还有三四公里。我问司机多少钱,他说200卢比,我立马扭头就走。
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从德里到这里,两百多公里也才295卢比,就这三四公里便要我200公里。
三轮车司机锲而不舍,开着车跟在我身边,最终以50卢比成交,他要求可以跟其他人拼车,这正合我意,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坐在三轮车上我开始思量,为什么如今我如此“斤斤计较”,花费几块钱人民币都让我思前想后,浪费一点点钱也觉得心疼不已。和当年花钱不经脑子的我,就像换了一个人。
原因大概是以前做上班族时,每个月一笔固定的工资一次性入账到工资卡。如今赚钱是十几块、或者几十块一点点地赚,其累积过程艰难而清晰。
而且在印度,每天用的是现金。且动不动就是数十数百卢比(人民币和印度卢比的汇率是1:10),在国内几乎都是电子支付,钱只是一个个无感的数字而已。
三轮车司机在一个我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把我放下。我背着行囊,凭着感觉晃荡。最终沿着小巷子的山路往下走,不觉地来到了恒河边。

五点多,路边的马队。它们是当地人主要的运输工具之一。

清晨,瑞诗凯诗的群山和恒河。不知不觉已经天亮。

瑞诗凯诗在德里的东北方向两百多公里,地处喜马拉雅山脉的南陂,恒河从喜马拉雅山脉发源,流经这里,因此瑞诗凯诗处于恒河的上游,这里的恒河水非常清澈。

瑞诗凯诗,恒河岸边的毗湿奴和拉克希米女神。传说中的保护神毗湿奴夫妇坐在七头蛇王蜷曲而成的蛇床上,漂浮在乳海之上。

 

瑞诗凯诗也是瑜伽发源地。在恒河边随处可见,瑜伽的创造者、瑜伽之王湿婆的雕像,其中有一座巨大的白色的美湿婆雕像。可以说是瑞诗凯诗的标志,今天我还没有找寻到。

到处张贴着瑜伽学校、瑜伽课程的广告。

与列城远处的雪山不同,瑞诗凯诗的群山和恒河就在你眼前,你可以毫不费力地和它们亲近。

群山环抱的恒河里,有很多只皮划艇。

当地人在岸边取恒河水。

丰盈母和湿婆。丰盈母是帕尔瓦蒂的化身形象之一,丰盈母左手拿着钵,里面装着牛奶等食物,取之不尽。丰盈母对面的塑像是信徒。

远处桥上的当地人和游客。早上我路过这座桥两趟,风很大,桥在晃动,不禁有些腿软。

印度教的苦修者。喝恒河水,在恒河里沐浴。

坐在台阶上,对着眼前巨大的山影和碧绿的恒河水码字,不知不觉夜幕降临。

对岸传来印度歌声始终伴随。昨夜赶路的疲惫驱散殆尽。

夜幕降临的瑞诗凯诗。
印度,至今仍是一片宗教和现实交融的神奇土地。
比如离瑞诗凯诗仅几十公里的赫尔德瓦尔(haridwar),是印度大壶节的举办地之一。
大壶节(又称圣水沐浴节)来源于一个印度教的传说:在宇宙诞生之初,阿修罗和众神从乳海中搅动出不死甘露,阿修罗和众神为了抢夺甘露爆发了战争。过程中,盛装着甘露的大壶不慎打翻,洒落在印度境内的四座城市,其中一处就是赫尔德瓦尔。这四座城市如今分别每三年会举办一次大壶节,等于每个地方12年举办一次。
其中每逢12个12年也就是144年会在赫尔德瓦尔,举行一次摩诃壶节。

赫尔德瓦尔。蓝色点是现在我所在的位置,瑞诗凯诗。赫尔德瓦尔是恒河、亚穆纳河以及萨拉斯瓦蒂河三河交汇处,但萨拉斯瓦蒂河如今并不存在,只是传说中的一条河流。

 

德里明巴扎路上某个布画店里萨拉斯瓦蒂女神的布画像。萨拉斯瓦蒂河的人格化:萨拉斯瓦蒂女神又称辩才天女,是三相神之一梵天的妻子。坐骑是一只白色天鹅。

 

类似的宗教和现实交融的印证还有很多,比如萨克蒂座,萨克蒂女神第一次转世的萨蒂(第二次转世便是帕尔瓦蒂)自焚后被毗湿奴切成51块,散落在如今印度、中国西藏、巴基斯坦、孟加拉境内。人们在对应的地方建立了萨克蒂圣座。

也正是这种神话传说与现实的交融让人好奇和痴迷。想要追寻,一探究竟。
印度教也是一个把自然界融入其中最极致的宗教。把伟大的河流和雪山的人格化,把现实自然界最伟大的山脉纳入其体系,比如把喜马拉雅山脉的冈仁波齐(在我国西藏境内,印度称之为吉罗娑山)视为众神之神湿婆的居所。
来到瑞诗凯诗,亲近着喜马拉雅山脉和恒河,仿佛走进了一个现实的宗教神话世界。
还有数日,且慢慢感受。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瑞诗凯诗:一岸是入世,一岸是出世

2019-12-27 9:23:03

旅游攻略

在列城,忘却生死

2019-12-27 9:26: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