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行Day12-13:在斯利那加失联的这七天(上)

从来没想到,在通讯如此发达的时代,自己会毫无准备进入到一个被强行切断与外界联系的地方,而且还是一个地区的首府。导致自己与外界、与亲友“失联”了近七天。度过了一周难忘的日子。
 
“自8月5日印度政府宣布取消宪法赋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地位后,印巴局势骤然升级。取消特殊地位意味着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曾享有的自治权不复存在,而印度宪法将完全适用于这里。印度还封锁了印控克什米尔大部分地区,切断当地对外通讯,包括手机、互联网和固线电话,并增派军队到边界地区。这一单方面改变克什米尔现状的做法立即招来巴基斯坦强烈反弹,巴方随即决定降低与印度的外交关系级别,并中断双边贸易。”——这是离开后才看到的新闻报道,出发前太大意了,完全没有做事先了解。
10月 11号,我们的航班从德里起飞降落在斯利那加机场。飞行时间一个半小时。

今的克什米尔分为印控克什米尔和巴控克什米尔,也是印巴冲突地带。
 

斯利那加是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首府。飞机快降落时远处隐隐约约可见雪山。这里群山环抱、河流纵横。
下了飞机,心情有些小激动。
来到克什米尔,手机里两张手机卡都显示无服务(中国卡以及在德里办的印度卡),对此,我们也早有心理准备。上网可以连旅馆的WiFi,准备长待可则以找当地人帮助办张克什米尔的手机卡。

下飞机后习惯性拍张照片,没想到十米开外就有一个印度大兵,吓得我手抖,图拍歪了。
这个季节斯利那加的天气刚刚好,阳光明媚,不冷不热。在抵达大厅等待小伙伴取行李时,工作人员主动给我们递了克什米尔的入境卡。填完后,工作人员检查得比入境印度时还仔细。

印控克什米尔入境卡,后来去拉达克也填了一张类似的入境卡。
交完入境卡,和同行的小伙伴坐公交车去斯利那加市区。
我们在一群当地乘客中很显眼,一看就是观光客。一个当地三十多岁的男人主动跟我们搭讪,问我们是否有预订住宿。我们说没有,他马上掏出一张卡递给我们看。
这是一张类似于身份证的卡,上面有他的照片和名字。我大概看了看上面的英文,原来是一张船屋屋主的说明证件。
这个船屋主邀请我们到了市区、下车后去他的船屋看看,如果满意可以入住他的船屋。我们欣然答应了。

船屋客厅陈设。斯利那加的居民多为穆斯林,家中陈设喜欢铺地毯以及木雕家具。
船屋主报价每个房间六百卢比(也就是RMB60元)一晚,含三餐素餐。”狠心”的我们试图砍价到三百卢比。没有谈拢,加之船屋环境一般,我们迅速决定离开。

船屋岸边一堵墙上写着:Fuck India,又被抹去。

路上遇到一个烧烤摊,当时已经下午三点多,还没有吃午饭的我们都饥肠辘辘,于是要了十个烤串。花费三百卢比。

点烤串会免费送饼,以及一种不知道名字的食物,既不像酱料,又不像配菜。可以用饼把烤串撸下来裹着一起吃。
吃完烧烤,我们穿过一座桥,来到斯利那加中心区域,才发现这里街道上的店铺全部关门歇业。而这天正好是周五,穆斯林有周五休息关张的习惯。两年前我去阿拉格,正好遇到周五,泰姬陵在那天也不接待游客。于是我们觉得也是正常。

穿过这座桥,逐渐发现这里的萧条。
 

街道上的店铺全部关着门。
同行的小伙伴圆圆曾来过两次印控克什米尔,前一年在斯利那加也住过大半个月,对这里的街道还算熟悉,我们决定去之前她曾入住过的家庭旅馆看看。
那个船屋主仍然没有放弃我们,一路相随,告诉我们他除了船屋,还有一个旅馆,我们可以去看看再考虑。离开了网络,让我非常没有安全感,于是我问他那里是否有WiFi。没想到他居然告诉我们这里No WiFi,No telephone ,No Internet 两个多月了。
我们不信,于是加快了脚步想入住到圆圆曾经住过的那家家庭旅馆看看。船屋主跟随我们走到一片居民区后终于放弃了,大约是知道我们有目标的guest house。
居民区比外面的街道更为安静,快到那家家庭旅馆时,只见一条狗睡在小巷子里,看到我们后开始狂吠。斯利那加的狗非常多,时常在路上见到很多条狗聚在一起,就像狗帮派。
面对狂吠的狗,我们不敢往前走。还好这时旁边的门打开了,出来了一个男青年,他见状后替我们驱赶走了那只狗。
小伙伴说狗一般都怕当地人,对外来人非常凶。后来好几次的经历也印证了这一点。

在巷子里遇到一对吃雪糕的母女,觉得这个小女孩非常漂亮,于是求合影。

家庭旅馆的房东大叔见到我们的到来,感到意外和欣喜。他还记得圆圆,但这里已经断网两个多月,游客骤减,知情的人很少会继续选择跑到斯利那加来观光,我们就像毫不知情而闯入的傻蛋。
房东大叔也告诉我们,这里已经被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两个多月了。说kashimir have a big problem,because Modi is not good.
至此,我们终于相信了这个事实。
所幸,我们有三个小伙伴结伴而来。否则,独自而来的话,大概就要立即打车回机场买张机票回德里了。
既来之则安之吧。我们决定先休整一番,第二天再看看到底是什么回事。
此行来克什米尔,是想观光的同时见识一下克什米尔的Pashmina。关于Pashmima是什么,可以点开最上方,进入微信公众号,看我前两天推送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实在不想无功而返。

房东大叔为我们准备的克什米尔茶和饼干。这顿茶和饼就成了我们当天的晚餐了。

房东大叔家的两个孙女。

房东大叔拿了一堆克什米尔和斯利那加的旅游地图,跟我们介绍了斯利那加的一些景点,并聊起了克什米尔的问题,甚至还提到了香港问题。
没有网络的时候,往往最有利于现实人际关系的发展。当晚,我们坐在guest house的二楼客厅,喝茶、吃饼、聊天,打发这突然变慢的时光。
那晚,我们聊到晚上接近十一点才回房间洗漱休息。而房东已经帮我们联系到了当地的一家围巾商人,约好了第二天(10月12号)早上九点半去围巾商人家里看围巾。
没有网络,不玩手机,我们都睡得格外香。围巾商人九点半准时来到guest house等我们。
大概是因为如今斯利那加被切断与外界联系后,当地的观光、手工业和贸易都受到了严重打击。围巾商人对于我们特别热情和周到。

一进围巾商人的家里,看到走廊的秋千忍不住装了一把嫩。

 

试戴卡尼,臭美。

给我们准备了茶点。

 

下午一点多,我们到楼下待客厅用餐。

 

围巾商人的亲自为我们准备午餐。

各种玛萨拉调料做的羊肉、鸡肉。还切了一盘蔬菜,第一次在克什米尔人的家里吃饭,感觉他们实在待客太周到。我们三个单独用餐。

 

午饭前,围巾商人告诉我们,他听说在巴士站以及旁边政府部门的tourist centre那边有WiFi。午饭后稍作休息,可以带我们去试试。

 

三点半,围巾商人开车带我们来到tourist centre大楼,一楼办公大厅门口围了一群当地克什米尔人。里面工作人员看到我们几个游客面孔,主动问我们有什么需要,得知我们想联网时,告诉我们不可能,然后让我们去二楼的办公室,大概是找leader去试试看。

 

在我们去找当地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沟通前,围巾商人交待我们要一再一再地跟他们请求联网。

 

然而一圈下来,并无效果,联网是不可能了。我们表示要联系家人,否则家人会担心。

 

在二楼最里面办公室的一个工作人员带我们回到他们的办公大厅。拿出一个手机让我们拨打回国,然而我们试了几次,发现根本拨不出去。他们又说,不能拨打中国和巴基斯坦的电话号码,但可以发短信,短信内容必须是英文的。于是我尝试编辑了一条英文短信给大学同学兼好友,说明了情况并附上了我老妈的手机号码,希望同学收到短信后可以转告一声我老妈。但这条短信能否发送成功,我完全不抱希望,事后证明确实没有成功。

 

工作人员还检查了一下我的短信内容,并让我拿出护照,拍照留底。

 

等待数分钟后,没有收到同学的回复。感觉耗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进展和改变。于是离开tourist centre。

 

然而围巾商人还不想放弃,带着我们来到旁边一个小“黑屋”,里面有几个印度大兵和工作人员。对我们倒是非常客气和热情,让我们坐下。他们一番当地语音沟通后,一个大兵又带我们回了tourist centre。

 

小“黑屋”内的偷拍。

重新回到tourist centre的办公大厅,他们告诉我们,用我们的手机连WiFi是不可能的。但可以让我们用他们的电脑发邮件。

邮件发给谁,我们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收件人,确认他能及时查收到邮件,最终还是放弃了。折腾了一下午,无功而返。

围巾商人把我们送回guest house,并仍不放弃地跟我们说,也许明天就开放网络了。

我们不知他是听到官方的消息,还是只是纯属内心的希望,又或者是对我们和他自己的一种宽慰。

他渴望开通网络,那么我们或许可以帮他卖掉几条围巾。他如此周到地款待我们,除了克什米尔人本身的好客之外,更多地大概也是寄希望于我们可以帮助他。

这是一个只着眼于斯利那加的小商人,与我们后来碰到野心勃勃、想去中国开拓市场的围巾商人格局完全不同。

在被中断与外界联系的斯利那加,满大街都是持枪的印度大兵,人们的生活可想而知。有条件有能力的商人可以想办法逃离这里,去德里寻找其他机会,而更多的人只能接受现状,哪怕生活开始变得艰难、难以维系。

回到guest house,发现有个船夫在等我们。因为前一天跟房东说过我们想去看达尔湖的水上蔬菜市场,房东便帮忙联系了一个船夫,跟船夫谈好价钱,并约好了时间:次日凌晨五点出发。船夫临走时,嘱咐我们一定要穿厚一点。

傍晚,我们开始在房东家的厨房里煮羊肉火锅。羊肉是让房东帮忙买的,这顿也邀请了房东一起吃。

小伙伴带的火锅料以及泡面在这个时候简直灵魂安慰。

没有网,也要开开心心。虽然知道这个时候亲友们收不到我们的消息回复,大概很担心了。但饭还是要吃的:(

房东大叔。谁说不能用手吃火锅。

吃完火锅,刷完盘子,我们跟房东要了克什米尔茶,继续茶话会。
大约是我们聊得太嗨,又大约是无网络的生活实在寂寞。一个穿着一件类似于穆斯林长袍的胖家伙突然闯入我们眼前,我当时反应了一秒:这个是房东家里人吗?
直到ta开口说话,我们才知道ta原来也是入住在这里的游客。是一个法籍摩洛哥人,二十六岁,来印度深度游,曾经在加拿大住过五年,英文非常好,语速非常快。ta坐上下来加入我们的茶话会,开启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尬聊时光。
聊到一半时,我用中文说这个妹子如何如何,同行两个小伙伴马上说这明显是个男的啊,怎么可能是妹子。可是,我依然将信将疑。直到码字的现在,我依然觉得他是个妹子。
我们问摩洛哥小哥是否要一起去看水上蔬菜市场,他欣然答应了。
至此,突然有点兴奋,虽然没有网络,虽然家里人可能会担心,但也许明天就有网了呢?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印度行Day 10-11:斋浦尔-德里,斯利那加在望

2019-12-27 9:39:01

旅游攻略

印度行Day 14:在斯利那加失联的这七天(下)

2019-12-27 9:42:2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