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贫困县耗资2亿建天下第一水司楼,今成中国最大烂尾楼

      这个世界真的很现实,每个人都在为着同一个目的,不惜一切代价努力着,心甘情愿的成为金钱的奴隶,死心蹋地的付出。

                                         —— 《千与千寻》

       水司楼不是一个很出名的景点,在网上看到的时候就被它的外观所吸引,后来决定去看一看,查了一下资料,水司楼还有很多世界之最,还是一个烂尾楼。

先说一下怎么去水司楼,水司楼在贵州省独山县影山镇的静心谷景区里,因为整个景区也没建好,也是烂尾了,所以不要门票,静心谷是一个很大的景区,适合自驾去,公共交通不是很方便。

 

我从榕江县坐高铁到都匀市,票价37,车程30分钟,在都匀高铁站坐到独山县的汽车,汽车站在高铁站内。

 

客车票价30元,车站里有去都匀和其他地方的班车,买完票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发车,汽车站里也没什么人。

 

水司楼在去独山县的路上,问司机可不可以在路边停车,司机说走高速,不能停车,只能到了独山县,再坐汽车去水司楼。

 

 

独山县是贫困县,但是建设的很好,看了新闻报道后才知道,前任县委书记大搞建设,政府欠了500亿,到2080年也还不完,独山县很小,人也很少,空气和环境都很好,是一个宜居县城,独山县要比榕江冷,完全感觉不到热,很凉爽。

 

我住在客运站附近,上城商务宾馆,这附近有很多宾馆,因为去水司楼的小巴就在这里上车,宾馆都空着,也没有人住,价格也不贵,几十块钱一晚。

 

去水司楼的小巴车就在上城商务宾馆附近,半个小时一趟,车票6元,车程半小时。

 

当看到这个指示牌的时候就要下车,从这里走到水司楼2.6公里,路上有很多景点,适合步行过去,返程也要在这里坐车回独山县城。

 

景区门口有一个很大的大门,静心谷景区。

 

顺着大门往前走,会有一个十字路口,在这里要往左拐,就是水司楼的方向。

 

很多人应该都见过《千与千寻》里面的油屋吧,水司楼和油屋有一点点相似。

 

贵州有着传承千年的药浴文化,08年已经列入非遗。融入贵州瑶族药浴文化,与千与千寻汤屋异曲同工。

 

水司楼虽然说是烂尾楼,可是我去的时候看到还在施工,再过不久应该就建好了。

净心谷环境清幽,人少景美,自驾来这边旅行会很痛快。没有被过度开发的景区虽然不是非常的便利,但能收获满满的野趣。奇峰险山,苍峦叠翠,少数民族的建筑点缀其中,美不胜收。

 

“天下第一水司楼”,全木质框架榫卯结构,是世界最高的琉璃陶建筑,世界最大牌楼,同时也是世界最高的单融合了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的建筑。站在底部望上看,蔚为壮观。其规模之大,声势之浩荡,可以称得上是水族的布达拉宫了。

水司楼始建于2016年9月。

 

雄伟壮丽造型别致的水司楼,是集会展博览、酒店住宿、游览观光等于一体的大型综合体。除具有水族特色元素外,该建筑还融合了苗族、布依族特色,是独山县净心谷景区最具标志性的宏大建筑。

 

水司楼是按照水族依山畔水而居的传统习俗和建筑特征修建,是水族人民的文化符号和智慧的象征,背靠净心河谷山脊,以弧形的平面布局模式,如同张开怀抱的巨人,紧拥美丽的姻脂河湾,设计巧妙,工艺精巧。

 

水司楼是著名建筑师李宏进的作品,“塔卧儿”李宏进1968年出生在湘西永顺县塔卧镇观音寨的一个石匠家庭。他被称为“当代的鲁班”、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也称他为“湘西鬼才”。

 

这个“湘西鬼才——中国民族的古典建筑艺术家,就与千山万壑的不毛恋土生死连在一起。于是,李宏进总是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塔卧儿”三个字,表示他对生养自己的故土的感恩。

 

12岁那年,他因家境贫寒而辍学,背上空空的行囊出门拜师学艺。他生肖属猴。猴则聪慧灵敏,所学绘画和石雕艺术心领神会, 由他创作的石雕作品令同行和师辈为之侧目。

 

独山县“天下第一水司楼”的修建者是原县委书记潘志立。为了政绩,潘志立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审查。2019年1月,潘志立被立案调查。

 

破吉尼斯纪录的“天下第一水司楼”、堪比故宫的盘古庄、108洞高尔夫球场、10万人体育馆,众多震古烁今的奇观建筑林立于此,初看气势恢宏,但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实际多个项目烂尾,景点人迹寥寥。

 

至2019年落马之时,潘志立给这个年均财政收入仅10亿的小县城,背上了高达400亿的债务。相当于全县人民不吃不喝,不算高额利息,仅还债就要40年。

曾经的“优秀人才”

 

2010年,贵州从外省引进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此前曾任江苏海安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潘志立,是其中之一。

独山县地处贵州最南端,虽然偏远,但因少数民族占总人口近70%,人文和自然禀赋不错,加之此地属贵州省乃至大西南进入两广出海口的必经之地,地理优势得天独厚。

 

初来乍到,潘志立显现出了想大刀阔斧改革的决心。

 

他“整脏治乱”专项行动的第一把火,让以往脏乱差的县城街道焕然一新,群众拍手叫好。

那几年,潘志立搞活经济的劲头十足。曝光的新闻中,他的足迹遍及高新区、工业园区、经济开发区、农业园区,不是在考察项目,就是赶赴考察的路上,张口闭口都是“项目”“工程”。

2014年9月,由于政绩亮眼,潘志立当选贵州省黔南州人民政府副州长,兼任独山县委书记,成为副厅级的县委书记。

 

或许是看到这招奏效,潘志立更加放开胆子。

 

从2013年的独山大学城项目开始,一发不可收拾。108洞高尔夫球场、气派堪比故宫的盘古庄、独山影视城……一个又一个超级工程拔地而起,无不天马行空、威武霸气。

其中,最令人震惊的莫过于2016年9月动工的号称“天下第一”的独山县水司楼。

 

庞大的支出,在贫困县的地盘上怎么玩得转?潘志立也有招。

在他的推动下,独山县开始全民招商引资,贷款发展项目。

2017年有关独山县的一篇报道中显示,小小一个县城拥有36家融资公司。

大建设、大发展、大举债,当潘书记变成了“潘大胆”,离“玩火”也就不远了。

 

2018年12月,潘志立被免去独山县委书记职务。

4个月后,潘志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的消息传来,在“狂建”高速路上疾驰多年的独山县紧急刹车。

名利双收才是目的

 

审查暴露的事实令人错愕:潘志立在任8年多时间,把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元的独山县,推进了负债400多亿元深渊,其中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即每年仅利息就高达40亿。

2019年8月1日,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了对潘志立的调查结果,其涉嫌受贿和滥用职权的事实被层层扒开。

 

在大兴土木的当地,没有人能拦得住信心爆棚的潘志立。

他常年遵循“一言堂”管理作风,重大事项决策基本上都是他一人说了算,“甚至对黔南州的领导,他也不买账”。

很多项目只要他拍板就开工建设,全然不顾设计、预算、审计环节缺失,导致独山县违法违规占地达2.8万亩,国有资产损失10亿余元。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独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而在潘志立眼里,“脱贫攻坚费时费力出不了成绩,只有搞项目建设才能彰显政绩”。

为了凸显“政绩”,潘志立安排8个乡镇每两个月轮流举办一次项目观摩会,每次花费在60万元至100万元左右。

同时,潘志立的着眼点不仅是声名在外,他要的是名利双收。

 

调查发现,从开始收受企业老板拜年的茅台酒开始,潘志立被一点点渗透,进而发展到大肆收受财物。其家人也跟着效仿,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按潘志立的话来说,“什么东西都敢收,什么人送的东西都敢收”。

不仅对自身要求放松,潘志立对手下的党员队伍一样“豪放”,曾多次表示,只要不是贪污就可以不处理。

 

在潘志立强势高调的作风影响下,独山县的政治生态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2018至2019两年间,独山县多名干部落马,包括:原县长梁嘉庚,县委原常委、宣传部原部长、统战部原部长胡昆,县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公安局原局长刘盛高,原副县长杨绍忠等,全县8个乡(镇)、25个县直部门一把手几乎“全军覆没”。

其中,曾和潘志立搭档4年的县长梁嘉庚,在任职三都县县委书记后,照搬了独山县跨越式发展的模式,举债百亿,最终也没能逃过法律制裁。

 

新领导班子如何还债?

 

本是被寄予厚望的“优秀干部”,没成想,潘志立却独断专行、贪婪无度,其盲目不计后果的发展策略,更是给本已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的独山县,留下了一个多少年都甩不掉的“烂摊子”。

落马一年后,蹲在大牢里的潘志立倒是得了清净,可苦了他的继任者。

随着这次探访视频引爆网络,身背400亿债务的独山县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人们好奇的是,一年后,新的领导班子要如何还债。

独山县在县政府网站发布《独山县切实推进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问题整改》,对舆论作出回应:

目前,独山县续建项目已完工18个,在建项目32个,转建项目17个。

其中引人瞩目的“水司楼”项目,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签订合作协议,将于近期进场施工。同时,全县严格落实《政府投资条例》,严格执行《独山县政府投资项目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严格项目审批,坚决杜绝新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近些年,官场上类似潘志立的“城建狂魔”数不胜数,其中不乏各地政要高官,比如被称为“李拆城”的李春城、“扒市长”倪发科、“季挖挖”季建业等。

有关资料显示,80%的贪腐官员与城市建设和房地产开发有关。

虽然这些工程对改善城市基础设施具有重要作用,但靠烧钱折腾出来的发展,成本太高、风险太大,更不用说其中很可能存在某些官员夹带私心,单纯为创造政绩或中饱私囊滥用权力,并非为民请命。

远有秦始皇修万里长城,隋炀帝挖京杭运河,不计成本、劳民伤财、一功难抵百过的力证;近有无数“城建狂魔”高官落马,狱中悔不当初的血泪教训。

 

希望手握权力者能真正明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旦恣意妄为,走上“歪路”,等待他的必定是严惩。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版权所有者发现自己作品被使用,请及时联系客服,我们在核实权属后,将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If copyright owners find their works are used, please contact customer service in time. We will delete them within 2 working days after verifying the ownership.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