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每一条路的名字都叫郑州

【游记】每一条路的名字都叫郑州
2019.12.26 周四 晴
心情不佳,回忆快被掏空,想找个地方散心给脑子补补货,犹豫了半天还是跟威哥儿去了郑州,两个人赶着日偏食,谁也没注意天空变黑的一刹那,他跟对象好好地接待了我,请我吃的八奴毛肚火锅非常好吃。
晚上逛了郑大,吃了威哥儿倾情推荐的铁板豆腐还有水果捞,味道真的很绝,豆腐像小时候吃的烧烤香干,如果煎硬一点就好了。
回到住的地方,就开始想着第二天要去哪,我总是这样,要算计的清楚明白,想去最值得的地方,不然就觉得日子是白过了一般,但想着出来也是散心,总没必要给自己找麻烦,再说,又不是非景点的地方就不叫郑州了,也许某个小区门口前的一条小路,在某个郑州人心中就比博物院的宏大,就像我在长沙,也不会把橘子洲头的地位摆在我家前头。
想到这点,就准备安心睡下了,去哪也没个定数,心情好就行了。
本来威哥想让我留下来跨年,说是12.31晚上的时候,郑大的校长会亲自去学校的钟塔敲钟,但我跨年还得去天津,没法留下,只能希望跨年那天晚上,郑大的钟楼能给他们最好的祝福。
2019.12.27 周五 晴
早上赖床了,起得很晚,但也没有觉得浪费时间,少去一些地方就少去一些吧,可能本就跟我无缘。
去喝了方中山的胡辣汤,吃了葱油饼,胡辣汤太辣,喝了两口就喝不下去了,只能用葱油饼沾着吃,倒也算是体会了一番地方风味了。
看了眼地图,发现郑外挺近,就去学校附近逛了逛,大一的时候,听了不少关于它的神话,心里也有点好奇。
站在校门外,被保安盯了一眼,心里发虚,赶紧灰溜溜地走了,这么多年,名校的威慑感还存在我心里,看着广阔的操场,不经感叹,大部分人人也只有在校园时期,才能够拥有这么大片的土地了,读书的时候,总有一种我的学校的自豪感跟归属感,校门就跟家门一样,这如今对我来说倒也不存在了,大学面积太小,地主算是做不成了。
下午去了郑州博物院,重新过了一遍历史书的内容,博物院给一个不知道什么级别的人配了个讲解,我就在后面跟着,但总归是不好意思,心里也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就先走了,也许哪天有机会,博物院能给我配个讲解员,才能仔细看罢,痴人说梦。
在正鸿城待了一下午,干了什么就不说了,保密。
晚上回到住的地方,累到不想动弹,小区外的月亮馍便宜又好吃,让我感叹郑州物价的美好,威哥他们学习完回来后请我吃了蛋糕,三个人开黑玩了平安京,水平不减当年,哈哈。
 
2019.12.28 周六 晴
还是晚起,直接去郑大吃的午饭,物美价廉,每次去其他大学的食堂,心里都很难过,但想着,每个人都有独属于他的特权吧,也没必要太贪心,何况有些人什么都没有,可见这不是个好东西。
换了住的地方,去了市中心,跟威哥他们道别,在郑州,这也就是最后一面了。
在二七广场逛了一下午,挺热闹的,跟别的城市的步行街也没什么两样,只是蜜雪冰城出乎意料的多,比长沙的茶颜悦色有过之无不及,但喝的人倒是差了许多,也许腰包鼓起来之后,大家反倒瞧不上这种价格便宜的奶茶了,看着那个胖娃娃商标,不知道它还能笑多久。
晚上去合记吃了烩面,服务员说的河南话我几乎听不懂,面也不对我的口味,油汤还溅衣服上了,亏我还打车来吃,但郑州打车是真便宜,一点不心疼。
回来的路上在一家不起眼小店买了个蛋糕,我觉得是比鲍师傅好吃的,但是如果把二者摆在一起,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鲍师傅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名声对事物的加成能够这么大,就好像店铺在美团不上星,生意就做不成气了一样,也不知是好是坏。
跟着地图,进了两大商城夹击中的一个小道,小道两边是过气的商店,少有人问津,一家门面很大的老气理发店放着歌,声音贼大,仔细听了听,歌词是i am asking why
是啊,为什么原来流行的东西就这么过气了,一些发型装饰就要被打上不好听的标签,我也想问,如果今天在路上,你染着大红头发,斜刘海遮眼睛,再别个发卡跟我打招呼,我会觉得很好,每个人都在找自己生存的意义,你找到了,很了不起。
可能要不了多久这些店就要倒闭,但可能有一天又会崛起。
 
2019.12.29 周日 晴
收拾好东西已经十一点了,定了两点半回北京的票,没多少时间,只能去人民公园逛逛。
感觉跟长沙烈士公园挺像的,它已经很老了,游乐项目已经不够吸引人了,但该来的人总会来,而且他们在这总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这个市区里的公园,可能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桃花源吧。
回北京的的车上细想,这一趟确实也没去什么地方,有点纠结这钱是不是白花了,但还是不这样想,一个城市总归是不能被几个地标所定义的,去再多景点,也不见得你跟城市之间的羁绊都到了什么地步,很是厌恶那些不到哪里不算来哪的标语,膈应人。
这次的郑州之行就到此为止了,印象里最突出的,是特别宽的马路,还有马路边上特别多的树,有机会还想来吃一次便宜的麻辣烫。
  记得来郑州的路上,威哥把我叫醒,说是还有十五分钟就到了,我惊诧地看着窗外,发现还是一片田地,心想,十五分钟的路程,横跨的就是郑州从乡村迈入城市的进程了,也是奇妙,也许原来没有那么多景点地标,商圈楼市,你就这么走在田间小路上,有马车来往,问你一句,师傅,到哪了,你说,到郑州了。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日本滑雪|原来真的能像风一样自由!

2019-12-30 14:17:16

旅游攻略

【游记】穿过秦皇岛海风的我的手

2019-12-30 16:38: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