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台湾·第二天,竹南→鹿港小镇(90.5 km)

01
竹南的大神像

 

再次在凌晨5点半醒过来。跨越半个地球旅行的好处之一就是保持健康作息——倒时差对于别人来说是晨昏颠倒,对于我这个夜猫子却是早睡早起。

我昨天特意将窗帘留了一个缝,就是为了能观察窗外的天色。窗外还是全黑,看来要6点多才会日出,我本来打算再眯半小时,但一闭眼,想起昨天噩梦般的摔车,我还是决定早定出发,为可能的意外留出时间。

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换纱布。由于伤在膝盖,没法站着换药,我就坐在床边清洗伤口,同时将垃圾桶放在膝盖下,去接住流下来的碘酒和生理盐水,以免将房间弄脏。清洗完伤口、放上纱布以后忽然意识到自己没有擦药膏——业务不熟练啊!我只好拆了纱布重新开始。

换好纱布去洗漱时才发现眉心上也有一个小伤口,这让我困惑不已——明明有头盔保护,额头鼻子都没事,眉心是怎么受伤的???

洗漱完收拾好东西已经快6点半了,当我上路的时候天还只是蒙蒙亮,街道上也没有什么人。

从依儒家去台61线的路上,我顺道拐去看五谷先帝宫和后厝龙凤宫上头一公一母两尊大神像——这两个庙算是竹南镇最知名的景点了。它们都是建于清朝年间的历史古迹,无奈台湾清朝庙宇遍地,所以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关注竹南镇的这两个小庙。直到上世纪80年代,龙凤宫斥资打造了世界上最大的妈祖神像,一时间香火鼎盛。受此启发,五谷宫在九十年代初也打造了一个巨大的神农大帝神像,刚好比妈祖像高了那么一丢丢,成为新的宗教观光胜地。两个庙互别苗头,两座神像也一公一母遥遥对峙着——以当地的建筑物之矮,我怀疑两座神像的视线是不被阻隔、可以看到对方的。

可惜我在两个庙都只是稍作停留,仅仅在外面看了一眼就急急的上路了, 并没有时间登上庙顶去验证一番。

骑行台湾·第二天,竹南→鹿港小镇(90.5 km)
02
第一个长上坡

 

隔了一晚,再次上到台61上时,我已经从昨天摔车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再次变得生龙活虎。今天是个阴天,特别适合骑车——既没有日晒,也没有雨淋。加上今天是礼拜天的清晨,高速上完全没有车辆,感觉整个天地都是我的。

我在辅路上骑的悠然自得,遇到好风景还时不时停下来拍照——当然,停车前有回头确定后面有没有车——尽管我一早上没有看到一辆车。

台61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一路海景,而是被农田村庄环绕着。偶尔经过几条大河时,还可以看见不远处的入海口。我就在这重复的农田——上桥——大河——下桥——农田景色中骑了一个多小时。

到了早上8点多,云层开始稍稍散开,阳光终于迫不及待的从空隙中钻了出来,洒向大地。与此同时,云层也不甘落后,硬是挤出了一场小雨,滴滴答答开始落下。我顿时懵了:我得倒霉到什么程度,才能遇到这骑行的两个大杀器合体啊!

我心里犯嘀咕,脚下却不敢松懈,可是却越来越费劲,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长长的上坡上。由于坡度不大,我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上坡,也没有换档。换了上坡档之后的那几分钟顿时觉得好骑多了,可十分钟之后又开始觉得费劲了,越骑越慢,最后干脆去路肩上停了下来,开始推着车走。

现在看来光靠健身房的训练是不够的,我在健身房可以用很大阻力骑一个小时,可一实战就不行了。

等到呼吸调整过来,觉得没有那么累了,我再度上车,从路肩骑进辅路之前还特意回头望了一眼,确认后方车辆情况。结果看见了今天路上的第一辆车——一辆小绵羊在我后方50米处慢悠悠的骑了过来。于是我又在路肩上停了一会,直到小绵羊超过我,再次确认后方没有车时才骑上辅路。小绵羊上面还绑了一个半米高的Hello Kitty,一直微笑的注视着我骑行。

在我奋力爬坡爬到快虚脱的时候,终于看到前方有一标识“上坡路结束”。看来这个坡还是挺有难度的,要不然政府也不用特意挂块牌子。我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

终于爬到了“上坡路结束”的标识处,眼前的视线也豁然开朗了起来。我刚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高兴,心又悬起来,因为发现道路在前方10米处一分为二——主路部分开始下坡,而辅路则是由一个陡坡去连接另一条和台91线成90度的另一条路,这条路从台61上方穿过,用于供车辆横穿台61线,它的高度可想而知。

不管多陡,这都是上坡路的最后一段了,我在心里为自己打气,鼓足劲冲了过去。在我费劲攀爬时,身后传来一阵机车轰鸣声,由远及近,很快一辆辆机车超越了我。由于机车群特别庞大,而我们都挤在一条给机车、自行车专用的小道上,很多机车在离我左臂不到20公分的距离处和我擦肩而过。在十多辆机车超越我之后,身后的轰鸣声却丝毫未减,我不由得有些紧张。之前就看到那辆带着巨大Hello Kitty的车停在路肩上,而骑手站在路边打电话,于是我骑过去,停在Hello Kitty的后面,等机车群经过。

停稳了回头看,不由得咂舌——后面还有二、三十俩机车跟着。还好我让开了,要不然跟着机车群争路压力可够大的。尤其这一段太陡,万一我骑不动了停半道上,那就更危险了。

等到机车群完全走了,我也有了充足的休息,轻松爬完了剩下的坡。到了最高点,看着下面望不到尽头的下坡路,我都心都兴奋的飞了起来。

一开始我只是小小的压着刹车,尽情享受速度。加速一段时间后,我很快发现速度太快,车有些不受控制,车头开始剧烈摇摆起来。我也不敢急刹车,害怕因为急停而翻车,所以不停的缓刹车,终于慢慢的控制住了速度,自己也出了一身冷汗。之后这段长长的下坡,我都有意识的带住刹车,再也不敢放肆了。

骑行台湾·第二天,竹南→鹿港小镇(90.5 km)
03
通宵镇的早餐+换轮胎

 

我心里隐隐有另一个担心——这车的前轮磨损已经非常严重了,轮胎上的花纹已经完全被磨平了,我很担心它会在我高速下滑的这段路上爆胎,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惜昨天和今天早上到的地方都太偏辟了,大部分是农村地区或是某个镇的郊区部分,唯一一个市中心就是竹南镇,而我却是天黑而至、天亮而出,根本没有自行车店开门。

 

在快到9点的时候,我终于到了一个看起来较为繁华的地方,路边开始出现一些商店、餐馆,还有个加油站。我推着车走近一个正在修车的工作人员,询问附近有没有可以修自行车的地方。

 

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还以为我的车已经爆胎了,一脸担心的告诉我:“最近的自行车店在通霄镇火车站旁边,离这里有10个多个公里,你可能没办法过去诶。”

 

我松了一口气,急忙澄清:”我的轮胎还好,可以骑过去啦,只是我前轮磨损太严重了,打算换个轮胎。”

 

工作人员立刻松了一口气,热情的开始指点路线,同时用手里的工具沾上水,在地上画地图:”你就这样沿着61一直往前走,然后看到中山路右转,一直骑就可以看见通宵火车站。通宵火车站前面的路口是中正路和中山路,我也不记得自行车店在哪条路上了,但你过去就可以看到了,很好找的。”

 

我道谢以后就跟着指示沿着61继续向前骑,心里暗暗惋惜,看来要绕路去通霄镇了。

 

等到了中正路才发现,台61和1号线在我没有注意的时候已经交汇在了一起,而他们在此处再度分开,沿着高速继续向前是台1线,自行车禁止进入。所有自行车都需要右拐上中正路,继续去61号线。地上也开始出现“环台一号线”的标识。这些标识让我安全感倍增。

 

等我到了中正路和中山路的路口,却找不到自行车店,只好询问路边的一位老爷爷。老爷爷热心的指点方向,让我朝东边骑4个路口。我刚骑两个路口,就发现这位爷爷骑着机车超过了我。超过我时还大喊:“记住还有两个路口哦。”

 

等我到达第四个路口时,发现爷爷特意停在路口等我,以免我错过这个路口。老爷爷直到确认我看到了修车店才继续骑车上路。

 

修车店就在马路对面。我将车交给师傅以后就跑出去找早餐了。镇中心就是不一样,光是这个十字路口附近就有好几种早餐选择。我跑到马路斜对面点了份大肠蛤仔煎面线。虽然有4、5个人在排队,但老板娘动作特别快,不到一分钟就整好一份面线。

 

吃了早餐回去,师傅早已帮忙换好轮胎,我付了450新台币之后就高高兴兴的再次上路了。

 

 

 

 

04
偶有惊喜的田园风光

 

从通霄镇出来是一小片农田。GPS在这里不太好使,有一次把我直接指去别人家中。看家的小黄冲着我一顿乱吠。好在它的主人就在不远处和别人唠嗑,及时制止了小黄,并笑呵呵的指引我上台61的路。

 

在我穿梭于农田之间时,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雨,比早上的雨势要大很多。平常我是不怵的,可是现在我却担心我的伤口被雨水打湿而感染。我的担忧等我到了台61后便停止了——61甲的辅路有很长一段是在61甲高架桥的下面,雨水都被高架桥挡住了。而当高架桥不再遮盖辅路时,雨已经停了。

 

 

之后断断续续有好几段路碰见61线修路,我不得不绕道而行,期间不免穿过一些农田和农家小院。说起来这段旅行治好了我一个小清新的毛病——以前我一直觉得农田和乡间小路很有feel,有次在巴厘岛旅游的时候还会特意绕去看梯田,而和我一起旅游的人常常用一种看智障的神情蔑视我:“农田有什么好看的?!”经过这次台湾之行,我对乡间景观彻底无感,不小心上了乡间小路也会加快速度,以免再遇恶犬。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在我战战兢兢防备恶犬的时候,居然又遇见了一条。吸取昨天的教训,我立马停车,和它对视。它在我的目光下虽仍然虚张声势的狂吠,但还是夹着尾巴退后了几步,但我一转身上车他立马又跟上了——这可麻烦了。

 

正当我一筹莫展之际,一个路人帮我拎住这只狗的脖子,让我先走,我道谢后立马转身上车,飞快的离去。

 

后来在一个小镇上再次遭遇恶犬,我忍无可忍,立即停车,狠狠的蹬视着它,这只小黑狗一愣,立马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我面前伸了个懒腰,然后慢悠悠的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我就这样在台61上骑了将近3个小时,期间全部的心神都用来关注周围是否有野狗,完全没有心情留意周围的景色。当然,景色也很普普通通就是了。

 

期间路过的大部分乡镇或是村庄都没什么特色。如果不是路边随处可见的繁体字标识,我有时会恍惚觉得我骑在湖南的乡下。我在心里连连感慨,祖国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不出来走走,都不知道我们已经赶上了这些我们过去抬头仰望的发达地区。

 

偶尔有几个村庄会给我惊喜——比如安田庄农房墙上的小涂鸦,为这里的乡土景色添加了几分活泼。甚至连路边的防护栏都涂得五颜六色,如同彩虹一般。在这里我还遇上了好几个骑友——都是被修路工程给逼过来的。

 

 

在快接近鹿港小镇的时候,GPS指示我从台61路转上了台17路。17路上的狗明显见过世面,该干嘛干嘛,连眼神都不给我一个。

 

很快的我就骑到了鹿港小镇,一看时间,还不到2点——我提前2个小时完成了今天的任务!我有些不敢相信,又细细的看了一下GPS,生怕自己走错了地方。这里离鹿港天后宫5分钟,离鹿港老街10分钟,离我今晚的民宿15分钟。是这里没错。

 

这一刻,我因为第一天出师不利而丧失的信心统统回来了。

 

我可以的。

 

05
天后宫的虾猴酥

 

由于Google地图的骑行模式在台湾不能用,为了避免GPS把我引到机动车专用的高架桥上,我这两天一直是用步行模式。GPS因此把我引进了一条小巷子。

 

进去以后才发现巷子里面人潮汹涌,两边都是摊贩,我根本没法骑行,连掉头都困难,只能下来推着车走,即使推车也觉得步履维艰。心里不由得惊叹——鹿港好繁华啊。后来才知道原来我走的这条小巷子就是传说中的鹿港老街。而且鹿港周末人特别多,有很多人特意从其他城市赶来天后宫拜拜。

 

我在鹿港住的民宿离鹿港老街只有5分钟的路程。民宿的老板娘是个很有情趣的人,在台北长大,后来去鹿港开了一件名为“在路上”的西点屋,听名字就知道是旅游爱好者。她同时将西点屋楼上的房间收拾出来作为民宿,这样从早上7点到下午3、4点经营西点屋,营业结束小孩放学就开始经营民宿,而且她们家是由孩子们清洁房间,以赚取下次旅行的路费。

 

我到达的时候她的几个孩子都靠在沙发上看NBA,老板娘很骄傲的告诉我:“今天生意很好,孩子们都很懂事,一直在西点屋帮忙,直到半小时前才刚刚结束,然后立马去收拾民宿,所以现在都累瘫了。”

 

老板娘转头对她儿子说:“带这个姐姐去楼上的房间哦。”小孩子从沙发上站起来,却恋恋不舍地站在电视机前不肯挪动,直到老板娘警告说“我要生气了哦”,他才悻悻的离开,并且有了些小情绪,我试图和他说话,讨论今天是哪两只球队比赛时,他也低头一言不发——估计是不高兴我打扰了他的球赛吧。

 

我去房间放下行李,换了衣服就准备去鹿港天后宫。刚好老板娘带着孩子们也在收拾东西打算出发。老板娘笑着告诉我她们马上要去鹿港溪捡垃圾,以教育孩子们保护环境,同时让孩子们熟悉自己家乡的山山水水。听起来倒是蛮有意思的,可惜孩子们不这么想就是了,我回想着她儿子那恨不得黏在电视机上的目光,觉得十分有趣。

 

从民宿出来以后我直奔天后宫门口的小吃一条街。骑了一上午的车,现在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也顾不上去逛鹿港老街或是天后宫,而是直奔午餐而去。

 

天后宫里面香火鼎盛,庙门口一条街几乎全是卖虾猴酥的,而且每个小摊都打出广告说感谢某某采访并配上满版的照片。我差点就被这广告骗了,去了天后宫门口最近的那一家。走到门口发现他们一幅旅游景点拉客的架势,大声吆喝着“还有位置,里面请、里面请”。在旅游景点多次的遭遇让我对这种拉客行为及其反感,就转身去了别家。

 

之前在网上看到了一家叫松荣蛤仔煎,据说口碑还不错。我在小吃街上走了两遍才找到这家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的原因,这里的生意冷清的可怕,我是唯一的客人。如果不是网上好评如潮,我估计是不会进这家店的。我点了他们家最受好评的蛤仔煎,和鹿港特产虾猴酥,不知道是不是饿狠了,觉得他们家的食物超级美味,但我每次咀嚼时后腮都会隐隐作痛——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摔车的后遗症。

 

 

06
鹿港半日游

 

吃饱喝足以后终于有精神来逛鹿港了。

我又绕回香火鼎盛的天后宫。鹿港天后宫号称是台湾500多座妈祖庙之冠,据说特别灵。它不仅仅历史悠久,里面供奉的妈祖像也来历不凡——乃是唯一奉祀湄洲祖庙开基妈祖神尊的庙宇。

PS:更多信息请戳 👉 台湾环岛·鹿港攻略

可惜我是个俗人,不懂得看古迹,一提起妈祖想起的就是刘涛饰演的、说一口流利英文的妈祖。我在天后宫转了一圈就出去了,而且还兴致勃勃的绕到天后宫的后面,去找罗大佑唱的、卖着香火的那间小杂货店,结果自然是找不到的。

骑行台湾·第二天,竹南→鹿港小镇(90.5 km)

从妈祖庙出来,我再度进了鹿港老街。进去不到5分钟后又发现一个妈祖庙,而且香火也很盛,大家排着队进香。我顿时纠结了——哪个才是我想去的妈祖庙?我立刻Google之,发现这原来又是乾隆干的好事。在镇压了台湾一次由天地会领导的民变后,乾隆让福康安在鹿港又建了一个妈祖庙,并得意洋洋的将此次平台湾作为其十全武功之一。由于这个妈祖庙是官费建的,不仅门口立有“文武官员至此下马”的石碑,就连庙里供奉的千里眼、顺风耳都头戴官帽,脚穿官靴。

骑行台湾·第二天,竹南→鹿港小镇(90.5 km)

鹿港老街街边是传统的闽南式建筑,地上铺设着红色面砖。这里就像缩小版的丽江古街,古色古香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琳琅满目的小摊。不过这里同质化远没有丽江严重,也没有随处可闻的小清新音乐——我去丽江的那一年,大街小巷都放着滴答滴答,伴随着丽江手鼓。

这里几家卖小吃的生意都十分火爆,可惜我的后腮还是隐隐作痛,对食物没有任何兴趣。我围观了一下大肠包小肠的做法,买了一杯老街红茶,就离开了,顺着老街街区里的一条小巷子走去了桂花巷艺术村。

骑行台湾·第二天,竹南→鹿港小镇(90.5 km)

桂花巷艺术村的前身是日治时期修建的日式宿舍,因此整个村子带有明显的日式风情,白色的墙面配上木造的屋顶和窗框,墙壁上还有很多可爱的彩绘图画。和充满生活气息的老街比起来,这里要阳春白雪的多,颇有冷清的感觉。

骑行台湾·第二天,竹南→鹿港小镇(90.5 km)

我看时间还早,就又去了摸乳巷。由于巷道极为狭小,双方必须侧身才能通过。而男女交错而过时,男生很容易会碰到女生的胸部,因此被戏称为摸乳巷。1985年的一部色情电影《鹿港摸乳巷》使它名声大噪,成为了一个旅游景点。由于电影大卖,公司因此趁热推出了系列片《彰化脱裤庄》,却没有激起太多水花。好在续集没有火,要不然我还要多跑一个景点。

尴尬的是,我在穿越摸乳巷穿到一半时对面来了两男一女。正常情况下这没什么,但我们此刻正处于一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巷子中。我只好侧过身,胸部紧贴着墙壁,让他们从我身后过了。

骑行台湾·第二天,竹南→鹿港小镇(90.5 km)

摸乳巷旁边还有一个龙山寺,但我有些累了,不想再逛了,就回民宿休息了。在房间里上了半个多小时的网,我缓过劲之后又再次跑出去看鹿港的黄昏。

再次到天后宫时还真遇见一个大惊喜——天后宫门前有个仪式,十来个人穿着戏服,顶着神像在前面开路,后面有人抬着两个轿子,将天后娘娘请出门。两旁挤满了围观的信徒,都在拜拜。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么多人了。

骑行台湾·第二天,竹南→鹿港小镇(90.5 km)

天黑之后我又在四处转了转,找了一件类似苏宁的电器超市,想配一个将gopro固定在自行车上的配件,店员听了以后一直摇头,告诉我在台湾很难配到,除非预订,然后他们回去找gopro下单。听到以后我真是无比怀念淘宝——在大陆的话,我只需要上网轻点鼠标,再输入后天的民宿地址,这个gopro就会在我到达之前运送到了。

既然找不到想要的,我只好回民宿。此刻天已经全黑,四处都是霓虹灯。不知道唱着“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的罗大佑先生看到这番场景,又会做何感想?

 

今日小结

1月15日 阴

骑行距离:90.5km (56.26miles)

骑行台湾·第二天,竹南→鹿港小镇(90.5 km)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智利游记【拉塞雷纳 科金博】

2021-1-1 18:04:10

旅游攻略

中国经典户外线路100条,走完此生无憾!

2021-1-2 8:39: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