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台湾·第三天,鹿港小镇→台南(169.9km)

01
鹿港的清晨

 

今天时差已经完全倒过来了,一直睡到早上6点闹铃响起,然后按部就班的换纱布、洗漱。伤口还是没有结痂的迹象,不过好在也没有感染。折腾完以后已经7点了。我稍稍有点沮丧——原本计划中是6点中离开的,现在又推迟了一个小时。

出门第一件事就是去吃王罔面线糊——在搜鹿港美食的时候,很多人推荐这家。昨天一进这条街就看到了他的招牌,我心下大安——店家既然敢做这么难看的招牌,那么必定是有两把刷子的。我吃了感觉还好,对于嗜辣如命的湖南人而言,这种酸酸甜甜的面线糊很难刷好感。我又加了两勺辣酱,结果他家连辣酱都是甜辣型。

骑行台湾·第三天,鹿港小镇→台南(169.9km)

吃完早餐之后我决定再探鹿港老街(台湾环岛·鹿港攻略)。没有了昨天的纷繁嘈杂、熙熙攘攘,清晨的鹿港老街别有一番风味。

从瑶林街的入口进去大概20米就是合德堂,其主人出自鹿港的书香世家。合德堂最有名的就是里面的读书楼,楼里面没有设置楼梯,只能以竹梯上下,借此让小孩在阁楼上能心无旁骛的读书,读毕以后才拿竹梯下楼。说实话我对这种强迫性的设计非常反感,不知道有什么好歌颂的。

合德堂的西边就是有名的半边井。旧时只有富人有钱能凿井取水,因此鹿港的富人将井凿在靠近家中围墙旁,一半井位于围墙内,给家人取用,另一半则位于围墙外,让路人或穷人能够取水。这种平等与共享的精神倒是让我颇为羡慕。怪不得罗大佑多年后还心心念念不忘鹿港小镇,将其作为一种文化象征。

拥有半边井的人家堂号为“三槐挺秀”,我估摸着屋主大概姓王。王家的祖先在宋代曾出了一位名臣王祐(一说王祜),官至兵部侍郎,相当于今天的国防部副部长。他在庭院亲自栽种三株槐树,说:“吾之后世,必有为三公者,此其所以志也。”后来他的次子王旦果然成为一代闲相,被封为魏国公,由此也衍生出了“三槐王氏”,成为当今王氏中最大的一支。后世苏东坡还特意写了《三槐堂铭》,称:“魏公之业,与槐俱萌…郁郁三槐,惟德之符”。所以很多王姓后人,尤其是三槐王氏,喜欢用三槐作为堂号。

骑行台湾·第三天,鹿港小镇→台南(169.9km)

说起来堂号也是鹿港老街的一大特色。除了“合德堂”、“三槐挺秀”,还有一家的堂号十分雅致——“二鹿”。台湾号称一府二鹿三艋舺,即清朝的三大港口台南府、鹿港、台北的艋舺。可惜鹿港的港口却因为泥沙淤积而没落了,现在的鹿港已经几乎成为了一个内陆城市。

鹿港还有一大特色,就是家家户户几乎都贴了手写挥毫的对联,而且内容大不相同,很少有“天增岁月娘增寿,春满乾坤爹满门”这种被用烂了的对联。他们的对联内容都和其店家所做生意有关。在网上看到鹿港前几年的一幅好联,其上下联都是空白,横批“无联(脸)可对人民”。短短6个字,蕴含无数想象空间。这次我大略的转了转,没有看到特别好的对联,可能也是由于现在是过年前两个星期,所以很多人家还没有贴出对联。

想到接下来要完成的160多公里,我没有心情继续逛下去,而是匆匆上路了。

02
画风奇怪的乡间小路

 

从鹿港到台南有145公里,几乎是昨天行程的一倍。在此基础上,我还打算挑战一番,再加上30公里,绕路去台湾岛的最西端——国圣灯塔。在这里我犯了今天最大的一个错误——将google 地图设成了步行模式而不是开车模式。

由于自行车模式在台湾不能用,而我又害怕开车模式将我带上高速公路,加上步行模式比开车模式要少20km,所以我设成了步行模式。结果GPS将我带上了一系列奇奇怪怪的路,而我好几次错过转弯的地方,花了更多的时间来掉头。

话说设成开车模式也不一定靠谱,我有几次就看见路口设置着“自行车禁入”的标志。最保险的还是跟着‘环岛一号线’的标识。可环岛一号线主要是台1和台9,并不到国圣灯塔,所以我决定跟着GPS,而不是‘环岛一号线’的标识。

出了鹿港之后的前40公里还是沿着台17号线,在进入云林县之后台17就拐向西边,绕去了台西乡,而我则是上了县道153,满心以为自己可以抄个近道。话说我一直好奇台湾有台东台南台北台中,就是没有听说过台西,今天算是知道了原来有个台西乡。

一开始我还很兴奋的穿梭在乡间,并且在无人且宽阔的路上全力加速,享受着速度。可是画风开始变得奇怪起来,道路越来越窄,而且路况越来越差,坑坑洼洼的,没法骑快,还去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地方,比如穿过一条一米宽的、有上下坡的桥。最离谱的是有一次GPS让我左转,可我当时在一个3米高的堤坝上,根本没有路可以转,后来才发现堤坝旁有一个很陡的楼梯,我只好扛着单车走下去。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路没有野狗,所有凶悍的狗都被链子拴起来,尽管叫的凶但去不能真正的伤害你。

骑行台湾·第三天,鹿港小镇→台南(169.9km)

中途还穿过了一个小镇,街道两旁全是吃的。在我犹豫着吃什么的时候,我想起了依儒有关营养均衡的言论,于是决定去吃便当。这家小东便当的生意相当不错,我点了一份鸡腿饭,到手时发现他们给我荤素搭配了足足5种菜,和一小瓶类似娃哈哈的饮料,我还舀了一大勺酸菜下饭。可就是如此美味可口的饭菜,我吃起来仍有些食不下咽。摔车后20小时我终于反应过来,我可能是轻微脑震荡。我用手机上网搜了下,发现我的症状挺轻的,就是头晕恶心而已,只要休息,减少脑力劳动就好。于是我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

骑行台湾·第三天,鹿港小镇→台南(169.9km)

吃完便当继续前行时已经是中午12点。在一个路口等红绿灯时,旁边的一个小卡车副驾开始热情的跟我聊天,得知我是一个人环岛时连连惊叹,并问可不可以拍一张我的照片,我欣然同意。这一带的红绿灯实在太多,我们在下一个红绿灯口再次遇见并开始聊天,聊的兴起以至于我没有注意到我需要在此处左转上台17的路口,结果错过了这个转弯,我只好在和台17平行的小路上骑了一小段时间,看到下一个路口才转进台17。

就这样,我在乡间小路折腾了大概20公里之后,终于回到了大路上。。回顾这20公里,偶尔也有小惊喜,遇见意外的美景,但总的来说是惊大于喜。我的血泪教训总结成一句话就是——走大路!!!哪怕绕远!!!

骑行台湾·第三天,鹿港小镇→台南(169.9km)
03
意外惊喜——南鲲鯓代天府

再次上台17之后,我顿时松了一口气。骑了大概4、5公里以后景色略微有些变化,台17沿线不再是大片大片的农田,而是一个个的小池塘,里面还开着水泵突突突的抽水。看来这一带是搞水产养殖的,估计我已经出了云林县,进入嘉义县了。

 

嘉义县的水产养殖产量台湾第二、仅次于台南,而我骑行2天半以来也第一次看到了大面积的水产养殖。这些养殖场都建的离海不远。从地图上看我已经离海岸线很近了。可惜还是看不到海景,只有一片片水塘。

 

之后很长一段路台61和台17在是重合的,只是偶尔分开,而我也随着GPS的指示去走台17。我就在这单调的池塘景观中骑了30公里。

 

下午3点左右我经过一个庙。台湾的庙实在太多,哪怕是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偶尔也会有个矗立在路边。所以我没有太多关注这个庙,继续前行。往前骑了20分钟开始觉得不对劲——这里路边开始出现小店了,是正儿八经有门面的小店,不是摊贩。这个庙应该是有一定名气的。于是我把车停在路边,用手机上网查询。

 

果然,这个庙相当有名气,是号称台湾王爷总庙的南鲲鯓代天府。

 

 

鲲就是庄子逍遥游里所说的“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望字生意,鯓就是鱼的身体。鲲鯓指那些在海上远观有如鲸鱼拱起的背部的那些沙洲。这一带在急水溪以南,因此命名为南鲲鯓。而附近还有青鲲鯓,一鲲鯓,二鲲鯓之类的地方。

 

在台湾民间五花八门的信仰当中,除了最普遍的妈祖信仰之外,还有一种相当强势的信仰,就是千岁信仰。据说是道教信仰之一。千岁也称王爷公,据说是玉皇大帝授命下凡巡查人间善恶的神祇,主要职务是“代天巡狩”,所在王府因此被称为“代天府”。

 

台湾的千岁信仰相当复杂,据说共有三百六十位,一百三十二姓。其中更分一府千岁、二府千岁、三府千岁、五府千岁等等,就光是五府千岁中还有各种姓氏的排列组合。每个排列组合背后都有一个复杂的故事。

 

 

南鲲鯓代天府供奉的就是“李、池、吴、朱、范”五位千岁,即隋唐英雄中的李大亮、池梦彪、吴孝宽、朱叔裕、范承业五位大唐功臣。有趣的是,在供奉五王的庙的后方还有一个小庙供奉着一位囝仔公。民间传说是玉帝封五王代天巡狩,驻守人间。而在清朝嘉庆二年,五王决定搬家,把新家住址选在南鲲鯓。这时,一个叫囝仔公的万善爷不干了。万善爷就是孤魂野鬼里比较高级的一种,而这位万善爷自从在南鲲鯓这里去世,已经把这里划为自己的地盘。于是双方叫齐帮手,展开一场神鬼大战。最后引来了大boss来劝和,双方签订协议——五王盖大庙,万善爷盖小庙,大庙来进香,小庙必有敬,双方共享人间烟火。这就有了现在的南鲲鯓代天府。

 

更让南鲲鯓代天府蒙上一层神秘色彩的,则是其被认为神准的国运签。2015年抽出的国运签上书“武则天坐天“,被认为台湾将出现第一位女总统,结果2016年蔡英文果然击败朱立伦,应验了预言。就在我参观南这里12天后,鲲鯓代天府在农历大年初一抽出的国运签,却是“闻仲西征遇十绝阵后逃”的下下签。当时正值大陆对台湾冷处理,所有信息都已读不回,所以台湾人对其经济前景不看好,认为该签要应验。

 

除此之外,南鲲鯓代天府本身的建筑也十分有名,尤其是屋顶上各种神仙、人物造型的剪黏装饰,即以颜色鲜艳的彩瓷器或是破损瓷器为原材料,将其剪、敲成大小不一的细小瓷片,进而贴雕各种神像。

 

代天府后方还有一个面积达6公顷的方江南园林的“大鲲园”。可惜我是在没时间了,只在正殿看了看,就很快离去。

 

04
国圣灯塔的日落

 

离开南鲲鯓代天府再次上路时已经是下午3点半了,台61和台17在这里又分开了,61南向略偏西,而17南向略偏东,两者呈现大概20度的夹角。如果去灯塔的话我很快就要下台17,上台61。不去的话我大可一路呆在台17上,一路骑进台南市。

 

此时我距离国圣灯塔还有30公里,距离台南市中心的民宿还有36公里。如果去国圣灯塔的话我必定要骑一个多小时夜路去台南了。

 

去不去国圣灯塔?

 

我犹豫了20分钟便骑到了岔口。我心一横,还是咬牙下了台17,开始往61上骑去。现在想来,我那天晚上吓出的汗,都是当时脑子里进的水。

 

在过将军溪时,我碰到一对夫妻在大桥上垂钓,将车停在路边的自行车道上。看到风景如此美好,我也停下来拍张照,还和他们聊了一会。

 

垂钓者:“小姑娘一个人骑行啊,今晚到哪。”

 

“台南,”我笑着说,顺便问:“这里离台南还有多远?“

 

夫妻俩大笑着说:“这里已经是台南了啊!”

 

我赶紧掏出GPS一看,原来南鲲鯓代天府就已经是台南市境内了,只是台南市中心还在36公里外。就好比去北京,当你骑到房山区时就已经进入北京市的地界内了,但你还要开100多公里的车才进4环。

 

 

过了将军溪没多久,61路就到了尽头。接下来的全是乡村里七拐八拐的小路,GPS在这里不太灵,很多路都被改了。有时候GPS指示你上一条路,可是当你骑到那里才发现路被一道铁门或是一些铁皮封住了,根本无法通行,只能掉头,而GPS还是坚持要你走那条被封死的路。

 

时间在一次次迷路中慢慢流逝。我从一开始的胸有成竹变得忐忑了起来。雪上加霜的的是有碰见好几个地方在修路,指示牌让我们找替代道路,替代道路的标示又很不清晰。这时我碰到一个香港男生,他跟我一样去国圣灯塔,也被这个路况搞得崩溃不已。我们在来回的迷路上不停的遇见彼此,最后索性搭伴而行。在好几个路口我们还相互讨论怎么走。

 

经历了一整天的磨难以后,我的智商终于回升到正常水平了。我果断的弃用步行模式,改成了开车模式。即使开车模式,我仍然被指引去了很多奇怪的路,有的地方的路非常窄,窄到无法有两辆车同时通行。好几次遇到对面来的车辆,我只能尽力躲闪,几乎骑到了草丛里,手还被草丛刮到。

 

要去国圣灯塔必须穿过一大片水田——人们引入海水养殖海产,这里也有不少海产店。路边遇见很多野狗,但他们都只是懒洋洋的看我一眼,并不怎么搭理。当时的我暗自窃喜,根本没有料到他们会成为我今天最大的噩梦。

 

沿着北堤堤坝骑到尽头以后左转,路上不知为何有几片地方被沙滩覆盖,当我高速冲进沙滩时车轮迅速陷进去并偏离的方向。神奇的是我居然控制住了没有摔倒。只能说我的技术在这次长途骑行中有了质的飞跃。到了国圣灯塔之后才发现,这里北边全部被沙滩所覆盖,只能由南边骑进来。我不由得一阵后怕——走路模式是让我从北边进来。如果当时没有及时切换模式的话我只能从北边推车走过这一片沙滩了。

 

一番艰辛之后终于在日落前到了国圣灯塔,欣赏到了最美落日。

 

 

 

05
野狗围攻、报警脱困

 

我和那个香港男生在沙滩上逗留了一会,欣赏了落日之后,打算在天全黑之前离开这条小路。我的手机和手表都快没电了,我便掏出充电宝,一边骑一边充电。这么一耽搁,和前面的香港男生很快拉开距离。

 

这时噩梦发生了。

 

随着一身狗吠,一只狗开始向我冲过来,它的同伴也很快加入了围攻。我吸取第一天的教训立刻停了下来,和他们对峙。可是这时的狗已经集成群,并不愿意散去。这里的狗和我第一天遇见的不太一样。第一天的狗还有几分被喂养的味道,而此时则是完完全全的野狗,一身野性,眼神中射出凶恶。而且明显可以看出他们已经饿的一把皮包骨头了。

 

我不由得有几分着急——天已经渐渐黑了,我已经没有时间和它们继续耗下去了。这时我看到旁边大概10米处有一辆SUV,车主一家正打算离开。我灵机一动,于是慢慢向他们走过去,那群野狗也跟着我,有两只甚至跃上堤坝,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伺机攻击。

 

在我终于接近SUV后我开始大声向他们求救,希望他们能陪我一程,在后面用车灯照着我。车主一家爽快的答应了。果然汽车开动后引擎声一起,狗群就躲开了。当我和SUV一起经过狗群时,他们虽有不甘却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只是集体用注目礼送我离开。

 

当我们离开大约300米之后,我估摸着安全了,也不好意思继续让他们一家人陪我慢腾腾的开车,于是谢过他们以后就继续一个人骑,目送大叔一家人开车离去。

 

但我还是低估了这一带的危险性。在我独自一人骑了不到一百米,再次遭遇野狗群。此刻我心里防线已经几近崩溃了,只是硬撑着不露怯,停下来朝他们大喝“滚开”。它们不再继续向前,却也不愿离去。而当我试图推车离开时,它们却立刻向我追来,我只好再度停下。

 

不知道是不是黑夜激发了它们的凶性,他们看起来跟一小时前完全不一样,一小时前他们就像街边的流浪汉,不羁懒散,目空一切。此时他们就像越狱而出的凶犯,看我的眼神完全是对猎物的渴望。前天被群狗追咬的记忆实在太惨痛,黑暗更加放大了这种恐惧。

 

僵持了20分钟后,我实在没有脱身之计,只好拨打了110——没错,台湾警察也是这个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急忙告知我被野狗围困的窘境。

 

接电话的警察一听到野狗就说:“哦,那你要找渔护署啦,野狗不归我们管。”

 

我赶紧澄清:“不是不是,我没有要报警抓狗,而是我被野狗包围了,我怕他们袭击我。”

 

警察一听赶紧询问我的方位并告诉我:“好的好的,那我马上找人,你在什么地方?北堤堤坝上?靠近七股堤坝?我马上找人,这个是你的联络电话哦?你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我找到人以后给你回电话。”

 

挂了电话以后,我仍然十分忐忑。这里实在太偏僻了,不知道警察要过多久才来。好在这个警察相当负责,很快就回电话,告诉我已经找到人来接我了,但那辆警车离的比较远,要10-15分钟才能过来。末了他还很担心的嘱咐我一句:“你要找个安全的地方,保护好自己哦。”

 

得知警察马上会来,我心下大安。

 

此刻天已经全黑,黑暗中我大概能看到3双泛着绿光的眼睛在瞪着我,我只好抽出自拍杆摆出防御动作,并将iphone的闪光灯打开,照着自己面前的一片地。我不敢照着那群狗,怕刺激到他们,所以只是照着面前的一片地以示警告。同时想着万一他们袭击我,我必须要看得见他们才能反抗一二。

 

这批狗非常有毅力,一直不愿离去。期间那位警察再次打电话来询问我是否平安。在黑暗中我觉得度日如年。警车终于赶到,一直朝我狂吠的狗本来还向着警察叫了两声,警察冷静的朝他们走过去,他们就全散开了。

 

此时那位香港的男生也折返——原来他发现我跟丢了以后就停下来等我,迟迟不见我的身影于是骑回来找我。我感动到无以附加。想不到我在台湾的最大的感动居然来自一位香港人。当他看到我有警察照顾时跟我打声招呼转身又走了。

 

警察试着将我的自行车塞进警车中但不成功,所以我只好采用一个笨办法——我在前面骑,他们在后面用灯照着我。我仍然没有从之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腿还是在不停发抖,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奋力向前骑。不过他们估计是觉得我太慢,于是在一次我停下来看GPS的时候再次尝试将我的车塞进了他们的后备箱,同时要我也钻进了后备箱,直接开车带着我往17号线的方向走去。

 

我坐在后备箱里和警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两位警察略显冷淡。不知道是警察都需要一张冷脸以震慑坏人,还是他们觉得我太白痴——那些狗对他们而言根本不具有威胁性。

 

而我也开始意识到,沿途的狗只袭击我一个人。很明显那个香港男生并没有被任何一群狗追赶,而原本气势汹汹的野狗在警察来了之后立刻逃的无影无踪。我不由得想起了王大伟教授在今日说法里的名言——‘4%的人承受了40%的侵害’。很明显,在那群狗的眼中我就是那4%。

 

06
最后15公里

 

当我们终于出了县道之后,警察放下我并指示我前面10米处右拐上国姓桥就可以上17路了。我上17路后,在川流不息的车群中有了安全感——想来也不会有任何狗冒险冲上来吧。何况17路上有路灯还有自行车专用道。原本害怕与机动车一起骑我,此刻觉得机动车真是石阶上最可爱的发明。

有几段路由于修路,最右边的两条道被封住了,所有车辆都必须挤进最左边的快车道。我也顺势插进去,飞速的骑完了修路路段,又并回了最右边。此刻,我完全放下了在机动车骑行中的恐惧感。

就这样骑了将近一个小时。快进台南的时候,路边忽然出现一群野狗,排成一队,夹着尾巴慢悠悠的沿着路边的花坛走。虽然他们看起来很没有攻击性,但我还是紧张的关注着他们的动作。我知道我这么盯着它们看很有可能激怒他们,但我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死死的盯着它们。

可能我的目光太过灼热,有一、两只狗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心中一惊,就减速停下来。没想到我后面还跟了一辆机车。结果我自然被骂了一顿,机车上的人用一口糯糯软软的台湾腔不停的抱怨:“有没搞错啦,怎么乱停车啦,很危险的啦……”我只好连连道歉,毕竟忽然停车是我的错。对方看我态度太诚恳,嘟嘟嚷嚷了几声就走了。

这个意外,让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再次开始骑的时候,脚还是微微颤抖,没过多久,我的脚底开始抽筋。我这次意识到,但由于第一天的意外和第二天的兴奋,我完全忘了要补充电解质这件事,我为此特意带的骆驼包装的还是第一天在蛙咖啡灌的那一大袋水。

没办法,自己犯的错,咬牙也要坚持骑完。最后的二十分钟,完全是靠意志在支撑。

在我骑到快要奔溃的时候,终于看到前方一片灯火辉煌,我终于进台南市区了!

随着我骑进台南市,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响起:“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连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我一愣——什么时候我们的广场舞神曲也占领台湾了?我老家的步行街放的就是这首歌,这个音乐让我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

我今晚定的民宿在台南最最繁华的两条街——海安路和国华街之中,离所有我想吃的美食都非常近。民宿本身在水仙宫市场里面,我进到市场以后找不到民宿的门,只好打电话让民宿主人Leo下来接我。

07
被忘却的生日

 

Leo家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公寓,但客厅和客房装饰的很温馨,他还准备了台南的旅游地图。不过我事先已经做足功课了,所以放下行李,换了衣服之后就直奔今晚的目的地——阿江炒鳝鱼。

这家店号称不能说的秘密,据说有人偶尔尝到到以后惊为天人,便告诉自己的记者朋友,同时让同行不要宣传这家店,以免人太多会走味。这个效果估计跟“我跟你说个秘密,不要告诉别人哦“一样,很快所有游客都知道这家店了。

我到的时候发现阿江的小店坐的满满的,好不容易有人离开,我立马占了一个位置。小店已经开了十几年,有种脏脏的感觉。要不是网上好评如潮,我想我是不会来这里尝试的。

阿江的助手很能聊天。在我等我的鳝鱼意面的时候,他开始问我哪里来,来多久,然后开始问另一张桌子刚坐下的女生,得知我是湖南人而她是北京人后,非常热情的介绍我们认识,还要我们坐在一起。天知道我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根本不想说话好吗!但又怕让我们大陆人显得很不团结,那个女生明显也是同样想法,所以我们只好尴尬的硬聊。

聊着聊着还真聊出话题了。这个女生今天去安平古堡那一带玩,在当地租了个自行车,结果也被野狗追!我顿时心生知己之感,开始大吐苦水。还好在我讲完今天遭遇后,鳝鱼意面很快上了,我也不用担心找下一个话题,立马埋头苦干。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面条之一。在旅程结束几个月后我还心心念念台南的鳝鱼意面。

骑行台湾·第三天,鹿港小镇→台南(169.9km)

后来打算接着吃赤崁棺材板,不过对方已经关门了,可我还是很饿,就有去找了一份街边臭豆腐。但这一家和我在台北吃的那家简直是天壤之别,我连臭豆腐都没吃完就走了。

吃饱喝足以后我就去7-11买运动饮料。吸取了今天的教训,我决定灌两瓶运动饮料在我的骆驼包里。结账时我顺便问收银员哪里可以买肌乐,根据网上攻略,这个是缓解肌肉酸痛的神药,在7-11里有卖。可是我已经尝试了3天、6家7-11,还没有找到一家有卖肌乐的,看来网上信息有误。

果然,收银员告诉我肌乐只在药店有卖,并热心的为我指路。我走了近15分钟才到最近的药店,除了肌乐以外我又买了一些纱布和生理盐水——这两样东西的消耗量太大了,而我的伤口还没有结痂的迹象。

就这样,我折腾到近11点才回到民宿。Leo还在客厅看电视,放的是赵文卓何润东的风云。在何润东的衬托下,赵叔当年简直帅出天际啊。

洗完澡换了药以后,我顺便喷了自己一身的肌乐。虽然这三天没有肌肉酸痛,但我今天骑这么远,还是喷一点有备无患。喷完以后那叫一个酸爽。。。

然后我洁癖发作,犹豫了半天之后还是决定把骑行衣和裤都洗了。今天风尘仆仆的骑了170公里,自己都觉得衣服已经开始发臭了。

折腾完以后已经是临晨一点。Leo的室友们也回来了,透过卧室虚掩的门,我看见他们3个人挤在一间卧室里打地铺。原来他们是3个人3间房,将其中2间放上网,有客人就赚钱,要不平时就一人一间房。这倒是个不错的生意模式。

吹干头发之后,我躺在床上打开电脑写下今天的遭遇。写帖子的时候忽然收到我男友从美国发来的生日短信,这才意识到今天是我29岁生日。

今日小结

1月16日 晴

骑行距离:169.9km (105.57miles)

 

骑行台湾·第三天,鹿港小镇→台南(169.9km)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走马| 日不落的想念 中篇

2021-1-4 6:45:01

旅游攻略

[游记分享]新西兰南北岛自驾游记13天-最好的旅行就是去生活(二)

2021-1-4 14:56: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