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行游记之六:贵州平塘县中国天眼

2020年11月23日华南行第5天,早上9:48从贵阳森智酒店出发,驱车179公里历时1小时37分钟,于11点25抵达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县“中国天眼”景区。午餐后参观“中国天眼”。下午4点05分从景区出发5点21分抵达平塘县入住IU酒店

参观“中国天眼”,是我们华南行贵州境内的重要景点,也是几年来的心愿,去年国庆节贵州行与“中国天眼”擦肩而过,缘于出发前没能做好功课,没能提前预订景区门票,此次准备充分有备而来定要了此心愿。

一、当日行程

二、景区介绍

1、提前预订景区门票

景区门票需要提前一天网上预订。门票分几类,我们选择的是140元的套票,包括三个展区和内容,分别是:介绍宇宙天象科普知识的球幕电影,约20分钟;天文体验馆;天眼观景台。其中天眼观景台需要乘坐景区观光车前往,单程30公里。

“中国天眼”景区是国家重点保密区,保密级别很高,观景台禁止携带手机、数码相机等电子产品。所携带的电子产品在乘坐游览车前全部寄存在寄存柜内。“大锅”景点有专人提供有偿拍摄服务,因此我们在“大锅”景点仅留下一张照片。
2、“天眼”,一个国家的骄傲
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英文简称刚好是FAST
(Five-hundred-meterAperture Spherical radio Telescope),是世界已经建成的最大射电望远镜,借助天然圆形溶岩坑建造。FAST的反射镜边框是1500米长的环形钢梁,而钢索则依托钢梁,悬垂交错,呈现出球形网状结构。FAST的反射面总面积约25万平方米,用于汇聚无线电波、供馈源接收机接收。

看似一口“大锅”,“天眼”是世界上最大、最灵敏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可以接收到百亿光年外的电磁信号。它有着超高的灵敏度和巡天速度。与美国寻找地外文明研究所的“凤凰”计划相比,“天眼”可将类太阳星巡视目标扩大至少5倍。随着“天眼”落成,中国射电天文学“黄金期”正在开启,越来越多国际天文学专家加入中国主导的科研项目。20多年前,这是一个异常大胆的计划。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口径不到30米。

2016年9月25日,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落成启用。2017年10月10日FAST发现6颗脉冲星;12月又新发现3颗脉冲星,共已经发现9颗脉冲星。2020年1月11日,fast通过国家验收正式开放运行。截至2020年3月23日,已发现并认证的脉冲星达到114颗。

三、怀念天文学家天眼”之父南仁东

山下景区修建了我国天文学家“南仁东事迹馆”。“中国天眼”由南仁东教授1994年提出构想,历时22年建成,2016年9月25日落成启用。

这里摘录部分网上登载的南仁东事迹介绍。

1、“天眼”之父南仁东,被国家追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24年,8000多个日夜,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南仁东心无旁骛,为崇山峻岭间的中国“天眼”燃尽生命,在世界天文史上镌刻下新的高度。

调试期的“天眼”已经一口气发现多颗脉冲星,成为国际瞩目的宇宙观测“利器”。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天眼”与天宫、蛟龙、大飞机等一起,被列为创新型国家建设的丰硕成果……

南仁东来不及目睹。但他执着追求科学梦想的精神,将激励一代又一代科技工作者接续奋斗,勇攀世界科技高峰。

1993年的日本东京,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在此召开。科学家们提出,在全球电波环境继续恶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接收更多来自外太空的讯息。会后,南仁东极力主张中国科学家启动“天眼”项目。

“天眼”到底是一个多大的工程?在“天眼”馈源支撑系统高级工程师杨清阁的印象里,这个工程大到“漫山遍野”。这又是一个多细的工程?“600多米尺度的结构,馈源接收机在天空中跟踪反射面焦点的位置度误差不能超过10毫米。”杨清阁说,“南老师做的事,就是带领我们用漫山遍野的设备和零件建起这口精密的‘大锅’。”2017年11月17日“天眼”之父南仁东,被国家追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2、执着:为“天眼”燃烧20多年人生

西南的大山里,有着建设“天眼”极佳的地理条件:几百米的山谷被四面的山体围绕,天然挡住外面的电磁波。从1994年到2005年,南仁东走遍了贵州大山里的上百个窝凼。乱石密布的喀斯特石山里,没有路,只能从石头缝间的灌木丛中,深一脚、浅一脚地挪过去。

一次,南仁东下窝凼时,瓢泼大雨从天而降。他曾亲眼见过窝凼里的泥石流,山洪裹着砂石,连人带树都能一起冲走。南仁东往嘴里塞了救心丸,连滚带爬回到垭口。

“有的大山里没有路,我们走的次数多了,才成了路。”“天眼”工程台址与观测基地系统总工程师朱博勤回忆,十几年下来,综合尺度规模、电磁波环境、生态环境、工程地质环境等因素,最终在391个备选洼地里选中了条件最适宜的大窝凼。选址、论证、立项、建设,哪一步都不易。许多工人都记得,即使在炎热的夏天,为亲自测量工程项目的误差,南仁东总会丢下饭碗就往工地上跑。

“发文章和研发科学重器比较,哪个对科技的实质进步更重要,我选择后者。”南仁东总是这样说。“20多年来他只做这一件事。”国家天文台台长严俊说,“天眼”项目就像为南仁东而生,也燃烧了他最后20多年的人生。

3、我得回国

南仁东曾在日本国立天文台担任客座教授,享受世界级别的科研条件和薪水。可他说:“我得回国。”做世界独一无二的项目,他扛起这个责任。这个当初没有多少人看好的梦想,也最终成为一个国家的骄傲。

72岁的“天眼”工程高级工程师斯可克回忆:“南仁东总跟我说,国家投入10多亿元搞这个望远镜,如果因为质量问题或者工程延期导致停工,每天损失将达50万元。花了这么多钱,如果搞不好,就对不起国家。”
4、寻梦:探索科学未知无止境
但对待科学研究,南仁东无比严肃和严谨。“天眼”没有哪个环节能“忽悠”他,任何瑕疵在他那里都过不了关。工程伊始,要建一个水窖,施工方送来设计图纸,他迅速标出几处错误打了回去。施工方惊讶极了:这个搞天文的科学家怎么还懂土建?
“南老师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他要吃透工程建设的每个环节。”学生甘恒谦说,“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是选择‘天眼’还是多活10年,他还是会选择‘天眼’。”在南仁东看来,“天眼”建设不由经济利益驱动,而是源自人类的创造冲动和探索欲望。“如果将地球生命36亿年的历史压缩为一年,那么在这一年中的最后一分钟诞生了地球文明,而在最后一秒钟人类才摆脱地球的束缚进入太空无垠的广袤。”南仁东的心中,总是藏着许多诗意的构想。
“让美丽的夜空带我们踏过平庸。”这是他留给人世间的最后思考。
四、“中国天眼”科普之地
参观“中国天眼”,深感自己天文知识匮乏,宇宙世界浩瀚无边变幻莫测,我们对宇宙的认识很初级。古今中外对宇宙起源的学说各有不同,有古埃及宇宙观、古希腊宇宙观、古印度宇宙观……;中国古代也出现了大批研究太空的科学家,如发明地动仪的张衡、发明元素周期表的祖冲之,还有郭守敬

外星人是否存在,是以怎样的方式影响地球人,……宇宙辽阔,需要补课。回家后列出学习计划,从阅读“十万个为什么”开始。

“中国天眼”科普基地建设了星空探索展馆,还开展了很多科学研究和科普活动。这是天文爱好者的福音,期待下次再来参观。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游记 | 重装穿越大东山,广东最美最虐的三大徒步路线之一

2021-1-16 8:15:35

旅游攻略

周末飞行日记 · 吃完羊肉这个冬天就不冷了(一)

2021-1-16 22:50:3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