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 我在西藏库拉岗日雪山徒步!

开篇先用仓用嘉措的诗作为定篇诗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写这篇游记的时候已经从西藏回来了,坐在海拔只有百米不到的屋子里,喝着清香的绿茶,自由呼吸着温润的空气,没有一丝的不适感。回想此次西藏库拉岗日雪山徒步的时光,就想把经过完完全全的记录下来。

 

一来有这个习惯,去哪里转完,把所见所闻和感受变成文字,毕竟年纪越来越大,很多东西特别是一些细节不记录下来,也许没几天就遗忘得干干净净。二来可以给一些想去的人留下一些经验或者说借鉴的东西。

 

01/行前准备
 
首先说说为什么要去西藏库拉岗日雪山徒步。
 
库拉岗日在西藏的山南地区。2018年我和两个同学从福州自驾去过西藏,也到过山南,那次是有遗憾的,遇到了瓢泼大雨,羊卓雍措未见得全貌。车行驶在山南地区的时候,感觉山南地区景色优美。在后来的时光里,经常在网上刷到山南的库拉岗日的景色,因此心里悄悄地播下了想去的种子。
 
疫情到现在都没有得到完全控制,疫情带来的后续烦恼常让人坐立不安,借助手机麻痹自己的时候,在某个网络平台上,看到了一家叫西部印象的户外俱乐部发布的去库拉岗日雪山徒步的信息。有时候去哪里,完全就是凭借着一种感觉,我可能都没仔细看西部印象发布信息的具体内容,就是看了看时间和价格,心里决定要去了。对行程安排,出游方式都没做过多的了解。
 
先联系到西部印象的客服,他给我发了些去库拉岗日的须知。说实话,我也没仔细看,那时心里想,西藏我去过一次了,该带的什么东西我都清楚。我就想联系本地的几个朋友一起去。结果没人愿意与我同行,理由都是冬季去西藏太冷了,实在受不了。后来验证了,冬天西藏太冷的想法是有多么的错误。有些事情凭借一些刻板印象真的和实际有巨大的出入。
 
福州本地没人同行也无所谓,毕竟是西部印象组织的活动,还有全国各地的驴友会参加,而且有领队,安全性来说肯定没问题。我开始准备去西藏的物品。内心也是害怕西藏真的会很冷,除了带羽绒服,绒帽,围脖等等一切御寒装备,还特意去网上购买了那种贴身的暖宝宝(后来在库拉岗日徒步的过程中,我是一片都没用过,这种暖宝宝在机场行李安检过程中,老是报警,害得我一直跟人解释)。这所有一切都是按去黑龙江漠河零下三十度的标准来准备,后来也证明了很多东西都是多余。
 
这里特别说一下边防证的问题。按我们国家的规定,去一些边境地区需要边防证。西藏需要边防证的地区包括山南地区,日喀则地区,阿里地区,墨脱等等。库拉岗日雪山在山南地区洛扎县,洛扎县和不丹这个国家接壤。所以边防证是需要的。
办边防证的流程:先去网上下载一个《前往边境人员申请表》自行打印,如实填写,然后去户口所在地的公安派出所找片警进行无犯罪记录证明,并盖上户口所在地公安派出所的公章,然后凭这份申请表去当地 区一级公安机关的治安综合管理部门办理。
 
以往边防证是由武警边防机关负责办理,如今武警边防已归公安序列,这项业务刚刚纳入公安机关办理范畴。我是办理方式更改之后,福州台江区第一个办理边防证的人。理清楚流程后,办理还算顺利。
 
如今疫情期间,飞往各地的机票都超级便宜。因为这次出行也算是跟团,所以时间就固定了,往返机票一次性都买好。福州往返拉萨的机票在两千左右,如果再早一些买,或者行李不多去买低价航空公司的票,往返拉萨的双程机票大概也就一千多一些,超级划算。我比规定的集合时间提早了两天到拉萨。毕竟是从低海拔地区直飞海拔3600米的拉萨,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上一次进藏是自驾,从G318一路缓慢攀升,这样相对来说适应时间比较长。
 
 
一月八号福州出发,正好赶上河北,黑龙江,辽宁等多地爆发第二轮疫情,感染人数每日增加,中高风险地区也每日都在增加。好在国家进行了科学精准防控,没有搞一刀切。西藏在整个疫情以来,一直都是很安全的,甚至比福州更安全。但是防控却没有放松,必须凭借“通信行程卡”的绿码才能通行。
 

02/到达拉萨

西藏的时差比福州大概晚两个小时,所以我下午六点到拉萨的时候,拉萨的太阳正在明晃晃的普照大地,我的天,那叫一个热,体感温度起码是二十度,说好的零下十几度呢,说好的会冻毙在西藏呢,这哪里是冬季嘛,所有御寒的衣服都是那么多余,我已经感觉到衣裤里湿漉漉的汗水,热得我恨不得甩掉所有的冬装。我在拉萨的街头真的看到有人就穿短袖。当然这是白天,西藏的昼夜温差是极大的,“白天吃西瓜,晚上围火炉”虽然说的是新疆,可是在西藏也是一样适用。
 
机场的大巴把旅客拉到了西藏民航局,就在布达拉宫附近。因为这次来西藏带了很多行李,普通的拉杆旅行箱装不下,所以用了背囊,又带了相机和航拍机,这所有的包都背负在身,虽然“大众点评”上预定的宾馆离下车点顶多二三百米的距离,背负这么多东西走到宾馆,我几乎喘不上气来,真后悔,应该用拉杆箱的。
 
宾馆安顿好,就去了布达拉宫广场,因为天快要黑了,昼夜之间的转换,来个布达拉宫的延迟摄影,挺有感觉。虽然这种昼夜转换的视频,上次自驾西藏已经拍过,但是毕竟来拉萨还是很难得。布达拉宫广场依然有一些小商小贩在悄悄地兜售所谓的天珠等等一些藏族的饰品,这次我很有经验了,直接开口“谢谢”,委婉的拒绝。
 
按照以往网络流传的经验,第一天到西藏是不建议洗澡的,毕竟海拔高,缺氧,温差大,贸然洗澡很容易感冒,如果感冒就会引起高反,极度不舒服。那就不适应呆在拉萨,只能打道回府了。高原地区这几年多次去过,我的经验是洗澡是可以的,毕竟南方人每天洗澡的习惯已经养成,一天不洗那是无法上床。但是要做好防护。呼吸比海拔低的地区肯定是困难一些,动作缓慢一些吧,把自己当作孕妇,这个比喻很形象。我的高反表现主要是颈椎病引起的脖子疼,这个颈椎病平时就有,主要是平时看手机的姿势不正确引起的。但是我习惯了用热水冲颈椎,冲一冲脖子就不疼了,可能是高温让血管扩张,加速了血液的流动。这是我自己的经验,不适合每一个人。
 
平时睡眠就不太好,现在在拉萨更是难以入睡,脖子还是很疼。因为这回库拉岗日徒步团的集合时间是一月九号的晚上八点,有一整个白天的时间是可以在拉萨逛的。上次自驾比较匆忙,连拉萨的大昭寺都没去过。明天可以去大昭寺逛逛。我就这么盘算着,迷迷糊糊中,迎来了第二天。
 
 
 
03/与队友集合
拉萨是九点才升起太阳,清晨的拉萨确实很冷,但是真的没有东北那种零下三十度的刺骨,一件羽绒服就足够抵挡住寒冷。当阳光开始照射到布达拉宫的时候,确实有一种站在万人中央,感受万丈荣光的雄伟。
 
 
移居西部印象安排好的集合宾馆——位于太阳岛的维也纳酒店(布达拉宫店)。酒店的门前就是拉萨河,虽然河水并不宽阔,但是非常清澈。河面有成千上万的野鸭和鹭,在拉萨温暖的阳光下嬉戏觅食。
 
有一个当地拉萨人在河边投食,上前询问,才知道这些野鸭和鹭平时生活在海拔更高的湖泊,因为冬季,那些湖已经结冰,所以这些野鸭和鹭离开它们生活的家园,来到暖和的拉萨河过冬。由于现在国家对环境的严管,人们的环保意识加强,这些野生鸟类得到了保护,从而导致数量大增。拉萨河的食物链是无法支撑这么多的小家伙来这里的,拉萨当地的有心人,就会自己购买一些食物,主动进行投放,来保证它们在这里过一个寒冬。
 
告别这些可爱的小家伙,我徒步去了大昭寺。不远,离宾馆就三公里左右。漫步拉萨的街头,天是万里无云而湛蓝湛蓝的,四周的墙体都是红白色,非常典型的藏区风格。路上虔诚的藏民,转着转经轮,口中念念有词。只要对着布达拉宫,都会虔诚的膜拜。你会感受到信仰的强大。
 
 
大昭寺旁的八廓街有着悠久的历史,也许很多内地人知道八廓街应该是通过仓央嘉措在八廓街密会情人的故事中了解到的吧。这里有很多外地的藏民,一路风尘地来大昭寺朝圣。绕着大昭寺顺时针转圈,只有转奇数圈才能得到祈福。
 
我背着相机,走在海拔3600米的拉萨的八廓街,一圈够了,毕竟体力不支,高原的缺氧让我在徒步转圈中疲惫不已。大昭寺里面我没有进去,对藏传佛教的了解几乎就是空白,兴趣点不高。藏传佛教的寺庙和汉族佛教寺庙不同的一点就是,藏传佛教寺庙的大门上没有高挂某某寺的牌匾。
 
 
晚上,这次库拉岗日徒步团的领队召集我们开行前会。我终于见到了彭湃领队,一名92年的小伙子。在后来几天的接触中,彭领队虽然年轻,但是无论在户外徒步的经验,还是户外摄影技术,以及作为一名领队,他的专业程度,都称的上是一名非常优秀的领队。
 
 
因为我们这期徒步团有11名队员参加,西部印象一共给配了三个随行领队,除了彭湃以外,还有一凡和大飞,他们的户外徒步经验和能力可以说也是首屈一指的。可见西部印象这家户外俱乐部是实实在在非常重视客户的户外徒步体验。
 
 
彭领队交代此次行程的各种注意事项后,让我们队员之间互相认识一下,11名队员,七女四男,在后来接触中,我发现这期徒步团里原来除了我和一名64岁的老哥以外,几乎都是徒步的高手啊。都有非常荣光的徒步经历。他们都徒步过很多国内非常著名的徒步线路。
 
包括梅里北坡,珠峰东坡,冈仁波齐转山。甚至几个女队员还徒步过尼泊尔的非常牛逼的EBC线路。哦,买嘎的,怂了。我其实只是来看看雪山风景的,并不想真正来徒步的。这可是我第一次徒步啊。在福州,也有人喊我去户外徒步,都被我果断拒绝。来海拔四千多米的雪山,和这么多的高手一起徒步,我疯了吧。

04/山南,藏族思想发端之根脉所在

一月十日清晨,天尚未亮,按照彭队的要求八点半出发。西藏早上八点半太阳是没出来的,世界还是朦朦胧胧。可所有的队员准时八点半都集合了。这一点真的很好。说明所有的队员时间观念很强。毕竟这也算一个集体活动,参团的队员是来自天南地北,每个人的习惯都不尽相同。最怕遇到个别人时间观念不强,拖拖拉拉而引发其他人的不满情绪。这次大部分队员都是参加户外活动的老手了,对一个团队整体统一性都有充分的认识。

 

11名队员,3名领队,1名司机师傅,此行一共15人。所以西部印象给安排了两辆车,一辆福特的中巴,一辆是福特的猛禽的皮卡当作保障车。红色的福特猛禽皮卡看着就好酷。

 

 
按照此次徒步的线路设计,前两天是不安排徒步。先对西藏的山南地区的藏传佛教寺庙进行参观,然后再进行三天的徒步,徒步的公里数也是每日增加,从易到难。最后一天不徒步。这线路是一凡设计的。后来知道了一凡其实就是西部印象的负责人,我觉得他真的是非常用心的在做事。都说细节是成败的关键。从这线路的设计细节就可以看出一凡的考虑,是想把库拉岗日徒步线做得更大众化,以便让更多人能接受。而不仅仅只是户外徒步高手的乐园。
 
队员们昨晚只是简单的相识,现在同坐一车,一起前行,在彼此的交谈中拉近了的距离。一路的欢声笑语,让我这个徒步小白对户外徒步这项运动有了初步的了解。刷新了我的认知观。我以前的观念就是简单的认为,户外徒步无非是到荒郊野外走路嘛,这有啥乐趣。听这些徒步高手说完,才知道原来的徒步运动还有那么多的讲究。从徒步装备到徒步线路都有说法。线路越有挑战性,越有乐趣。“梅里北坡”,“珠峰东坡”,“冈仁波齐转山”,“长穿毕”这些著名的徒步线路,我都是第一次听说。据说徒步和摄影,钓鱼并列三大“天坑”。都属于那种“一入坑,穷三代”的爱好。
这里还是隆重介绍几位队员。不然后续的游记就没继续了。
 

瓦力哥,来自厦门的资深户外徒步高手,八十年代退伍的老兵,虽然实际年龄可能偏大,但是心态永远是90后心态。国内知名徒步线路都有涉足。光是冈仁波齐转山都去过五六次了。徒步的体力、经验和技术都是一流。为人热情。在后来的徒步中,常常帮我背器材。他说,“人人都有不被自己发现的另一面(或称另一个自己)在远方 在路上你和他会偶遇并和解交融!这也是户外徒步最有魅力和最吸引我的地方。讲真:多年来艰难的行走就是为了去见那个在某个远处等待我的另一个自己!此段子听起来很酸,但很真实!”
 

小李,我的同屋,90后,全团最小的队员,在深圳某著名企业从事金融工作。他的徒步经历是去过四川党岭,一条很艰苦的徒步线路。我现在对徒步的了解,有很多都是在房间里卧谈时,从他那得知。他的规划,在近几年要走完国内一些著名的徒步线路。虽然年龄最小,真算是徒步高手,毕竟年轻,体力好。为人也热情,我的航拍机都是他帮我背的。
 

 
雯雯,一位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上海女子,也可以说是资深徒步爱好者,走过很多国内著名的徒步线路,甚至尼泊尔的EBC。团内有五名队员来自上海,她应该算领军人物吧。为人也是热情大方。
 

限于篇幅,其他的队员就不一一介绍了。我觉得参加户外徒步的人每一个都是传奇。应了那句网络语,“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传说,不要迷恋姐,姐让人吐血。”
言归正传。
 
我们此行前两天定为文化之旅,通过参观寺庙来了解西藏。来西藏,想了解西藏,山南地区是一个绕不过去坎。山南是藏民族的摇篮和文化发祥地,传说当中神猴同罗刹女结合而诞出藏民之地。那些散布在神山、圣湖之间的西藏第一宫、第一殿、第一寺和聂赤赞普、松赞干布、文成公主的名字在时刻提醒着你:山南,是藏文化的滥觞之地,是西藏的灵魂所在。
 
 
第一座寺庙:桑耶寺
 
始建于公元8世纪吐蕃王朝时期的桑耶寺,是西藏第一座剃度僧人出家的寺院。寺内建筑按佛教的宇宙观进行布局,中心佛殿兼具藏族、汉族、印度三种风格,因此桑耶寺也被称作三样寺。
 
 
8世纪末,时任赞普的赤松德赞笃信佛教,他将印度的两位佛教大师寂护和莲花生迎请至西藏弘扬佛法,并决定为他们修建一座寺院。
 
据《桑耶寺志》记载,公元762年,赤松德赞亲自为寺院举行奠基,历时十二年建造,到775年终告落成。由于有传说在初建时,赤松德赞急于想知道建成后的景象,于是莲花生就从掌中变出了寺院的幻象,赤松德赞看后不禁惊呼“桑耶”(意为“出乎意料”、“不可想象”),后来就把这一声惊语作为了寺名,于是该寺也就因国王一声惊语而被命名为桑耶寺。
 
桑耶寺落成后举行了盛大的开光仪式。赤松德赞又从唐朝、印度和于阗等地邀请来僧人住寺传经译经,并宣布吐蕃上下一律遵奉佛教。因此桑耶寺是西藏第一座具备佛、法、僧三宝的正规寺院,在藏传佛教界拥有崇高的地位。
 
这里有一个小贴士:在西藏进寺庙是不允许带帽子的。说西藏的文化可能对一些游客来说,兴趣点不大,不过这寺庙倒是拍照的好地方。我们的女队员纷纷凹造型,留下浓浓西藏风格的照片。
 
 
西藏的冬季,天永远是蓝的,超强的紫外线是很容易把人晒伤。但是我又开始感觉到那种夏天般的炎热,必须得换衣服,换裤子。墨镜和头巾那是不能摘的,否则刺眼的阳光会亮瞎你的眼,凛冽的风会刺痛你的皮肤。来西藏你不黑几度,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来过西藏。
第二座寺庙:雍布拉康
雍布拉康位于西藏山南市泽当镇11公里的扎西次日山上。“雍布”意为“母鹿”,因扎西次山形似母鹿而得名,“拉康”意为“神殿”。雍布拉康是西藏历史上第一座宫殿。据史书记载始建于公元前二世纪。
 
松赞干布时期由宫殿改作寺庙。文成公主初来西藏时每到夏季都会和松赞干布来这里居住。至五世达赖时又在原碉楼式建筑基础上修了四角攒尖式金顶,并将其改为黄教寺院。
 
 
这雍布拉康看起来也不算高啊,可是往上爬明显就感觉很喘啊。我是什么装备都没带,想轻装攀登,依然感觉到气不够用。毕竟海拔非常高了。你说文成公主也是大唐的公主,她来西藏难道就这么适应西藏高原?她当时爬上去难道不大喘气吗?想多了,想多了。。。。。
 
 
第三座寺庙:卡久寺
洛扎县的卡久寺全称“吉祥隐修院”,公元1570年所建,位于洛扎县拉康镇背后名为“佳普晋”的云雾缭绕的山巅上,距县城75公里,海拔4019米。
 
卡久寺是公元七世纪莲花生大师闭关7年之久的有名的修行之地,也是后来朗开宁布等众多高僧圣人传承教法的神奇朝佛之地,共有一百多座修行洞。
 
卡久寺是莲花生大师五大隐修圣地之一,主供佛为朗开宁布,隶属宁玛派,是历代努氏朗开宁布活佛学习佛教经典、研修藏传佛教密宗教义、潜心修行的祖寺。
 
 
 
第四座寺庙:洛卓沃龙寺
洛卓沃龙寺,位于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洛扎县色乡行政区域内。于十一世纪前期由西藏马尔巴大译师创建,是噶举传承的第一间寺庙,至今巳有近千年历史。
 
洛卓沃龙寺创立人——玛尔巴大译师于公元1012年诞生于洛扎秋切的卓龙村,由于其从小聪慧异常,十三岁前在卓弥大师跟前学了一段时间梵语和佛法。之后听闻了印度那洛巴大师的成就,升起强烈信心,于是从十三岁到五十二岁,历经无尽苦难与生命的危难,三次往返印度、四次往返尼泊尔求法,学法历时四十年之久而获得无上成就,成为西藏佛法后弘时期的一代教主。
 
由于玛尔巴翻译、校正和抉择了大量佛教梵文经藏和仪轨,亦被誉为“古代西藏七大译师之一”。当玛尔巴第一次返藏时,依循那洛巴的授记,在自己的家乡洛扎建立了洛卓沃龙寺,在此摄受了不可思量的弟子,门下成就弟子无数,其中成就最大当推其“四大柱弟子”。
 
参观完寺庙,我们就要走那若桑普朝圣之路。朝圣的路并不好走啊。走完朝圣之路我都感觉累得不行,就这能力还能去库拉岗日徒步吗?
 
 
 
第五座寺庙:赛卡古托寺
 
位于西藏山南地区洛扎县色乡政府所在地南面约600米处,所在位置海拔3700 米,藏传佛教噶举派传承寺院。
 
建筑特点 该寺坐西向东,平面呈方形,外有围墙环绕,东西长98米,南北宽48米。寺内主殿为被称为噶哇久尼的大佛殿,寺内正中有九层高,达28米的碉楼,楼顶用金顶。公元1080年前后,由西藏著名佛学大师玛尔巴出资,命弟子米拉日巴用6年8个月修建碉楼,经米拉日巴千辛万苦修筑了色喀古托(意为“九层公子堡”)和碉楼下的噶哇久尼殿(意为“十二柱殿”)。
 

第六座寺庙:推瓦寺
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村庄推瓦村里一座寺庙,它倒不是因为哪位藏传佛教大师而有名,而是因为它坐落在悬崖边而走红。
 
第七座寺庙:日托寺
 
日托寺也不是因为什么藏传佛教大师而出名,而是以孤立于世而走红。地处太过偏荒,百分九十九去过羊卓雍措的人,都不知道在羊湖上有这么一座小寺庙。
以上就是此行的去过的七座寺庙。前五座是头两天去的,后两座小寺庙是最后一天去的。加上拉萨的布达拉宫和大昭寺,真的看了够多的寺庙。想了解西藏,必定要去了解藏传佛教。每到一处,我们的彭领队都会给我们细致讲解。但是说实话,看了这么多寺庙,我当时就只记住了一个莲花生大师。恕弟子愚钝,慧根太浅。
所有这些寺庙并不是都是挨着的,都相距甚远。我们穿行过非常险峻的洛扎大峡谷,翻越过海拔五千多米的垭口,驰骋过辽阔的哲古大草原,远眺过藏区四大神山的亚拉香波神山。所以我们的心是虔诚的,以致于甚至我们也见到了七彩祥云。
 
 
 
05/库拉岗日雪山徒步
 
铺垫了这么久,该进入此行的最终目标,库拉岗日雪山徒步了。

首先用彭湃领队拍的库拉岗日雪山风景来步入正题。

 

 
经过两三天的调整,我们基本都已经适应了西藏高原的环境。正式开始徒步库拉岗日雪山。
 
前一晚,彭湃领队把所有人召集起来,开了第二次行前会,也算是徒步的一个动员会。他所说的事情,真的可以说是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先给大家测了血氧,心率等身体指标,把控住身体状况,个别队员血氧含量稍低的,提醒要吸氧调节。第二就是传授大家徒步技巧,包括徒步该如何正确穿衣服,要穿什么样的衣服,要穿几层衣服。要如何遮挡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如何正确使用登山杖(我是第一次使用登山杖),徒步该如何正确绑鞋带,携带的装备重量,徒步的队形保持,听起来就是非常专业,也让我受益匪浅。其它不说,光是传授的绑鞋带这一件小事,改变了我几十年来绑鞋带的习惯。
 
车子先把我们拉到库拉岗日雪山下面一个叫处迂的藏族自然村,把多余的行李都寄放在藏民开的白玛林旅游宾馆,这是我们这几天的大本营。每晚都要来此入住。
 
 
每个人都收拾好上山的行装,我的航拍机让小李替我背着,我的小三角支架让瓦利哥替我背着,我自己背一个单反相机,只带了一个24-70的镜头。还有两部手机和大疆的口袋相机,保温杯,以及巧克力。看看队员们的徒步装备,我就知道自己实属菜鸟一枚。他们的背包都是专业的登山包,一看就知道很科学,符合人体工学设计。他们的衣服也很专业。不仅轻,而且防风保暖。我的衣服就是普通羽绒服和皮裤,防风保暖肯定没问题,主要是太沉了。起码重了两三斤。还有鞋子也不专业,以为西藏很冷,穿了一双大头皮鞋,光这鞋子起码都比别人重半斤。
 
车子把我们送到库拉岗日登山道前,开始徒步。彭队一直给我们做心理疏导:第一天的行程很容易,往返才10公里多一点,单程也就五公里而已。爬升的高度也不大,也就两百米不到。不要紧张,都能行。好吧,我信了。
这里先说一下整个库拉岗日雪山的徒步线路。当我们面朝库拉岗日雪山,雪山下一共有三个湖泊,中间的叫白玛林措,左边叫介久措,右边的叫折公措。
 
 
绕着每个湖都有徒步道,当然徒步道是很简易的土路。白玛林措应该是有在开发了,因为徒步道靠近湖的一边有铁链围栏。
 
 
第一天我们走最容易的白玛林措。刚开始天气真的不好。云层非常厚,也非常低,雪山是完全看不到的。不过我好像挺兴奋,因为我看到白玛林措湖面上结冰,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湖面结冰的样子。山坡上的小树上,野草上都是沾满了冰霜,这也太美吧。如果这景色要是在福州出现,福州应该会轰动。
 
慢慢地我就不再关注路边的风景了,而是注意到沉重的呼吸。这每往上一步都觉得身上好沉重啊。步子也好像迈不开了。海拔应该在4500米了。领队很贴心的停下了队伍的脚步,在一个平缓之地的建立临时营地。几个领队把户外桌椅、气化炉等装备都抗上来了。烧水,泡茶,吃些干粮,补充能量。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领队大飞用开水泡的那种速食食品——蛋花汤。
 
在温度零下、山风呼呼的户外,喝几口热腾腾的香菇蛋花汤,这就是享受吧。真的从来没觉得蛋花汤这么好喝。回福州以后,特意去批发了好多这样的速食蛋花汤,一样的品牌,可是后来的感觉却不一样啦。
短暂的休憩之后,又开始徒步登山,这一段路有一点陡,几位领队一直让我们调整呼吸,注意节奏,不用太快。我哪里有啥节奏,我的节奏就是迅速走几步,然后拄着登山杖大口喘气,呼吸调整后,在快速走几步,再大口呼吸,如此反复。可能这就是我的节奏吧。 终于我听到彭队说到了今天徒步最高点了,后面的路都是下坡。哈哈哈,还好还好,下坡我喜欢。遇到下坡我就是健步如飞了。
 
行程的终点就是白玛林措湖边一片沙滩上。大家都顺利抵达终点。虽然天色依然不好,可不影响大家拍照的心情。
 
小李说大概下午两点左右,天会晴。果然到了两点,散开云雾见明日。我们头顶的云散开了,库拉岗日雪山雄姿勃勃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沙滩上一片“哇哇哇”地惊呼声,一个一个都好像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队员拍完照,我们就原路返回。原来的下坡全成了上坡,当时很爽的冲下来,现在成了艰难的爬升。我被队友们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不过有领队在最后收尾,倒也不担心没人接应。第一天的徒步行程总体来说确实比较轻松。
 
第二天的行程是徒步介久措。七点半吃饭,七点五十出发。车还是把我们送到昨天的出发点(三天徒步的出发点都一样)。天还是黑的。因为彭领队说今天要去看日照金山。哈哈,今天的云雾和昨天一样,也是超级浓,这哪里会看到日照金山。我们都在问小李,天气如何。小李的预报今天晴天。不像啊。
 
彭队说今天行程比昨天辛苦一些,路程长一些,爬升的高度也比昨天高。我们先爬上一座小山,满心期待的等待日照金山,等到日出时分,也不见太阳出来,后来彭队自己放航拍机穿过云层,然后大呼放飞晚了,因为太阳都早已经升起,现在的太阳明晃晃,要亮瞎人眼了。
 
今天的山确实比昨天陡啊。而且也高,我们大概翻了一座比一座高的三座山包,介久措就出现在我们眼前。后面的路都是下坡了,这是我的强项,一路逛奔到介久措旁,湖面结冰了,此时云层尚厚,不宜拍照。大家就在冰面上戏耍。
终于等到云散,彭领队说爬上对面的山看库拉岗日雪山的主峰更清楚一些。而且可以看到介久措的蓝冰。而且还要带我们走一段野路。好刺激的样子。我可是啥也不带了,轻装爬野路。下图中像牛角弯弯的山峰才是真正的库拉岗日。视角来说好像比前面低。它的海拔有7538米。
 
 
跟随大家去转了一圈,确实比昨天累多了,而且回去的路又有好长一段上坡,到现在几乎已经忘记怎么走回来的,唯一能记住的就是呼吸不够用。只要走两步,就要停下来大口喘气。那种在天堂地狱般无缝转接的感觉,只有去过的人才能体会。
 
这种冰的小气泡很有趣。
 
第三天,同样的时间,天气好像还不错,无云,却是因为风超级大。我终于自己放飞了无人机,也拍到了期待已久的日照金山。
 
今天的行程是徒步折公措。前一个晚上,我就打定主意了,今天只走一半路。就走到折公湖湖边休息点就好了。因为走到折公湖边也是有4公里,往返就8公里。够了吧。那个爬5100米的垭口,算了吧。虽然垭口上面是可以看到库拉岗日的三座湖,偷懒吧,我用无人机,一样一样的。
我和一凡领队一边在湖边烧水,一边等他们。我也想放无人机,这时风是越来越大,根本无法放飞无人机。没过多久,一凡就说他们下来了。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什么情况。等他们下来一问,才知道,山上的风更大,几乎就要把人掀翻。体重轻的队员,都得趴在地上或者抱着石头。大飞领队看到这种情况,果断叫停了继续前进。这么大的风,再往上爬垭口,有可能出现危及人身安全的危险。这种决定是对的。毕竟大家是出来玩的。不用拿自己是生命去冒险。

就这样我们的库拉岗日雪山徒步在大风中结束了。哈哈,这是不是天意啊?
 
我们住的白玛林旅游宾馆,不止是我们一个队伍,最搞笑的是,我们要离开的时候,遇到了只有一个女孩在一个领队带领下,过来徒步。一了解,原来她们一共来了三个小伙伴,有两个一到拉萨就严重高反,医生建议高反的两个直接买机票回去了。这也太悲催了吧。大飞领队说,在西藏,医生的建议是具有最高的决定权。
 
 
 
06/全中国最纯净的蓝色
 
最后一天的行程,按计划并没有徒步。因为现在不能去40冰川了。一凡设计的线路就是带我们去看看普莫雍措和羊卓雍措内线。
 
普莫雍措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冬季的普莫雍措是有一种深邃的蓝,蓝得让人惊心动魄。世界上最高的行政自然村推瓦村就坐落在普莫雍措旁。那座建在悬崖边上的推瓦寺也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看完普莫雍措,就绕行羊卓雍措内线。大家去西藏,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羊卓雍措是一定要去的。不过大家一般是走离拉萨近的那一段。我们这次走羊湖内线,距离拉萨比较远,而且是在山路绕行,用一凡领队的话说就是太费油了。一般旅行社不会带人来。天气不错,真的觉得羊湖很美,弥补了上次来西藏未见羊湖真容的遗憾了。
 
回到拉萨,此次库拉岗日雪山徒步行程就全部结束了。
 
简单总结一下,行程安排合理,西部印象服务周到,领队水平绝对是西部地区一流。队员之间相处融洽。
 
也有些许的遗憾,这回毕竟是跟团出行,不像以前我自驾那么自由。在西藏,很多风景都是在路上,不方便随时停车。有时候我们在路上觉得有的地方景色不错。可车里这么多队友,也不好意思随时喊停车。美景就没能留住。10分制打分的话给9.8分。(完)
 
编外话:游记全部写完了,只是单纯的记录自己的体验。限于篇幅和能力,肯定有些地方没作仔细记录,特别是和领队以及队友之间的交流写得比较少。毕竟这只是我个人的记录。而且我想有幸看到这游记的人,应该更愿意看的是美图,而不是看我的絮叨。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爱游记 | 城中书院可寻芳

2021-1-22 17:03:45

旅游攻略

走川藏(十四)回到拉萨

2021-1-22 19:07: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