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在路上——甘青环线自驾游(三)

张掖位于河西走廊中段。为了G227祁连山这一段“最美公路”,我多少违背了初衷,放弃了河西这一“历史文化名廊”的前半程(兰州——张掖)。不过这也是没法子的事,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自然景观和人文景点之间,我很自然地选择了前者。大自然比较包容,只要你带上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和一颗善感的心,开心很容易;而人文景观则大不同,没有相当的人文素养和艺术鉴赏能力,相应的满足感就会大打折扣,顶多也就“瞻仰”一番,至于内心有多少收获又有多少感触,那还真得看你的学习、积累以及领悟了。当然,如果你有“吹”的本事,那“积累”素材就尤显重要。这次旅行回来没几天,某人去山西老家出差,据说喝多了与混友们“探讨”了一晚上的“河西艺术”,把有关家属困得状都告到我这里来了,学以致用的能力用现在流行的话说“也是没谁了”!

到达张掖的第二天,两个人决定利用半天的时间去参观一下当地最负盛名的历史文化名胜——西夏皇家寺院“大佛寺”。有关大佛寺的历史及人文价值请看以下图片,我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既是游记,我只把我亲眼看到的以及亲耳听到的简单汇报如下。

大佛寺位于张掖市中心,从酒店走路过去顶多也就十分钟。去之前我们还进了一个叫做“西来寺”(酒店就位于“西来寺巷”)的迷你寺院,不收门票,人很少,称得上是门可罗雀。据说这是一座密宗寺院,看点是西偏殿的唐明清三代壁画,不过我们去的时候好像正处于关闭状态。相比西来寺,大佛寺的气派那可就大多了。寺门还未见着,远远地扑面而来一个不小的广场,广场中央有一放生池,池畔多古树,再两侧则各有一曲精致的游廊,廊下是用石刻展示的一系列佛经故事,也不知是哪朝哪代的作品,反正都用玻璃保护了起来,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廊檐外围的座位上有一些老年人,下棋的、拉琴的、聊天的,看着如沐秋风很是惬意。

寺院的正门我们倒是不急着进去,两个人都深感自己学识浅薄,抱着学习的态度先行来到大门左侧的壁画仔细观摩。只见整整一大面墙上密密麻麻画着城门、宫殿、帝王、车马、贩夫、商旅、僧人等等等等,看着好像和取经的故事有关,线条流畅,颜色漂亮而斑驳,很有点清明上河图的赶脚,我边看边煞有介事地说,“这绝对是以前的作品,你看看这颜色都脱落了,你看看这韵味!”某人若有所思连连称是,正欲给我忽悠有关的“艺术看点”,忽然唐僧师徒四人的造型跃然墙上,看着和86年版的《西游记》如出一辙,这就有点不好解释了。二人对望一眼,目光同时落在了八戒耳朵上那一行黑色的宋体字——“办证,***********”。不用数,一共11位数字。

“你还觉得这是以前的作品吗?”“嗯,不大像了……”“我就说嘛!要是以前的作品怎么可能在这大门外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呢?!”“话里话外都是你有理。”“你不也一样嘛……”尴尬至极的两个人只好默默地去买了门票,为挽救自己的无知,一致同意请个导游全程讲解。

不巧导游全部分派出去了,看来也只能自己瞎看了。大佛寺的建筑规制和大部分寺院都差不多,也是中间一个轴线然后左钟右鼓、前殿后苑,只后院的角落里又藏了一个山西会馆,既是山西人,那这个会馆我们肯定也是要去瞄一眼的。

先来说说大佛殿。我只能说,存在感——太!强!了!简单描述一下就是:极宽,极旧,极雍容!也算进过一些寺院了,从未见过哪一家的主殿能沧桑到这个地步,简直就是风里来雨里去上千年来从未维修过的样子(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虽然足足有十一间之面宽,但只开了最中间两扇对折的小门,室内光线昏暗之极,仅一束阳光微微斜睨进来。即使是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当我仰起脖颈、眼神微微碰触到眼前这具至尊卧佛时,嘴巴里还是忍不住轻声地“啊”了出来——怪不得需要十一间的面宽!

 

只见那佛高高侧卧于佛坛之上,双目似闭微睁,神态安详自若,一手置于体侧,一手轻抚面颊,睡姿就和我们普通人差不多。关键的关键实在是太大了,据称一根中指就能平躺一个人,你想在室内空间有限的情况下,整个巨大的卧佛那种宗教的仪式感得有多么强烈 。不过,说句你们不爱听的话,这卧佛虽说体态硬朗有一种拙朴之美,但我总觉得线条太过简单粗放,比方说整个的身体几乎就是一整块很规则的长方体,连腰线都没有体现哪怕一下下,巍峨是巍峨,壮观是壮观,总是稍嫌敦实了一点,至于这到底是一种主观上的艺术表达还是客观上由于太过庞大而不好造型,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殿内禁止拍照,所以此处无照片)。

大佛殿内的陈设十分简单。我们按顺时针方向绕行了一圈,不出所料两侧正是十八罗汉,后面具体有什么还真忘记了,不过肯定是没有门(或者有门而没有开)。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大殿后面靠边的地方有一截木梯子,我们正想拾级而上呢,却被“游客止步”几个字客气地挡住了去路。回到大殿正方,刚巧有三个游客请了一名专职导游讲解正在进行时,我赶快蹭着听了一会儿,这才知道后面那个梯子一共三层,正是通向这尊卧佛的不同部位的。据说大佛的每个重要部位都安放有不同的象征物,具体都放了些什么,我当时就没太记住现在更是复述不出来了,总之有一连串的故事可讲。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最初的建造还是历代的维修,工匠们都是沿着后面那组梯子进入到大佛身体里去的,这让我赶到非常的神奇,特别有种冲动也想要到那庞大的建筑物中心去一探究竟…………

跟着导游,我们又蹭到了大佛殿后面的一排建筑。这里原来是藏经楼,目下是一个文化艺术展厅,其有价值的文物并不限于大佛寺,而是整个张掖市辖区范围。河西走廊是佛教最早传入中原的必经之地,有很多早期的有着极高历史和艺术价值的石窟艺术,由于年代久远有些并不对公众开放而只供学术研究,当时这个展厅里有其中几处洞窟的模拟造像,篇幅所限就不详述了(其实主要是记不住了)。

山西会馆偏居一隅,并不是很大,有关帝庙,也有戏台,身为山西人,很为自己的祖先感到骄傲。之后我们又在大佛殿外围流连了一小会,这里有很多石碑,立碑的年代跨度非常之大,可以说从古至今都有,我看了一圈,最大的收获就是石碑年代的久远与碑文的磨损程度并不成正比,有些近代的石碑已经面目全非而乾隆年间的石碑倒有可能相对完好。由此我又想到了寺院大门外的壁画,再一次为自己的无知和自大感到惭愧不已……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