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冽风中|2020年川青藏线游记

༢༠༢༠ལོར་ཁྲོན་བོད་མཚོ་སྔོན་དུ་བསྐྱོད་པའི་ལམ་ཡིག           

|小序

2020107——20201016日,同巴老和罗老从川藏线到拉萨,参加西藏自治区教育厅举办的教师培训活动(20201013——20201014日),回程从拉萨走青藏线到成都。

这次绕了一大圈:第一天出门的时候见到了雨后草原上的彩虹,回来的时候刚好遇上有人放烟花,出发和归程都平安吉祥。现在回想起来,也会不自觉地露出心满意足的“姨母笑”。

具体的线路如下:

成都——雅安——泸定——康定——新都桥——雅江——理塘——巴塘——芒康——左贡——邦达——八宿——然乌——波密——通麦——林芝——朗县——加查——曲松——泽当——拉萨——那曲——唐古拉山口——沱沱河——可可西里——格尔木——久治——阿坝——汶川——成都。 

我想着无论有多晚,都必须把当天的游记写完,这样一天完成一天的任务,后面才会轻松。结果从LMLC湖回来的路上高反,打破了我原来的计划。在高原要学会平静。

以下有的内容是当时就写好的,有的是高反后再加的,所以这次内容的时序可能会跟前几次有点差别。

玛格丽特·米德对我的影响较大,《萨摩亚人的童年》《三个原始部落的性别与气质》等让我喜欢上了质性研究的“温度”。其中很关键的是对细节的观察和描述。虽然作者不可能完全摈弃自身的价值,但是较为客观的描述对于后续研究是很必要的。

当然,自己现在的水平还很差,有时候写得像是在记流水账,觉得毫无疑义,想要放弃。但偶尔有人告诉我TA仔细地看完了全部内容,并跟我复述我无意间提到的一些小细节,那时候还是会觉得很温馨,觉得又找到了继续写的动力,感恩。

 

1

 

1

1

01

2020107日    成都——巴塘

 

因为早上要很早出发,所以昨晚席老师来接我,我就住在二老的家里。到了家,向巴老“显摆”了一下我新买的支架。用新工具给二老拍了几张“夫妻照”后,我就去买氧气罐和路上的一些干粮。其实席老师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但氧气罐好像还差几个,我们此行会经过理塘、那曲,一路的海拔都很高,怕到了那里需要,到时候再去找的话估计来不及了。

第一个药店里没有,我换了一家,结果店里氧气罐不够,需要从其他分店调,我就在等待的过程中购买其他的一些必备药物。

按照哥哥QC拉“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求,我还是去超市转了一圈,买路上一些必备的干粮。哥哥让我买一些西红柿、胡萝卜,我咋觉得像是在养兔子。

买完东西拿了药就往回走,结果遇上大雨倾盆,没带伞,被淋了个透,名副其实的落汤鸡。我在单元门口等人出来好进去从电梯直接下-2楼,结果这个单元的住户好像都很宅,一直没人出来。我好希望会个隐身术,溜到地下停车场。

到了地下停车场,和二老把东西装车上,然后和巴老一起去加油,回来有点晚了,近十一点。席老师切好了猕猴桃,她教我用手挤着吃,我很快学会了要领,就在要“发扬光大”的时候,巴老从楼上下来,很严肃地说“用勺子吃,高雅一点!”我只能乖乖照做~

洗漱后睡觉。席老师给我换的应该是刚洗过的被套,有我很喜欢的一种洗衣液的香味,我调好闹钟,睡觉。不知道是醉氧还是激动,我好像没有倒头就睡着。

今天早上五点过起床。

六点二十,我们出了地下停车场,我给罗老发信息,告诉他我们出发了。他从姑咱到康定,在加油站与我们汇合。

我和巴老在路上听广播,现在能记住的,就是“森甲郎古”,现在我很想“森甲郎古”

我们九点半左右到了康定收费站,比预期快了一点。罗老因为在三道拐遇见了交通事故,所以耽误了一会儿,我和巴老加完油,就在路边等他。

等再次出发的时候,我就在后面捣鼓我在网上买的折叠式车载桌子,还挺方便~

下午一点过,我们到了雅江,在雅江吃了一碗面,20块钱一碗。老板说只有两种面可供选择,肉丝面和鸡蛋面,我选了鸡蛋面,二老选了肉丝面,结果后面才发现肉丝面是青椒肉丝盖面,罗老说他第一次吃青椒肉丝面。还是我的鸡蛋面看起来要“中规中矩”一些。罗给了我一千块大洋,让我负责这几天的开支,我很开心地接受了这门差事,拿着钱向窗外的巴老嘚瑟,结果他一进来就把我骂了一顿:“没看见这里这么多人么?还到处显摆你那点钱!”我自觉理亏,赶紧把钱收好。

吃完饭继续出发,因为前不久才过了理塘、稻城,所以这一路还算比较熟悉,只有往巴塘的路是没有走过的。这是第一次去巴塘,有点激动。作为一个吃货,我知道巴塘有醋海椒还有冒面。妈妈的艺术修养比我高,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我提到过巴塘弦子,那首《阿吉冲》是她的最爱。

 

 

ཨ་ཅེ་ལ་ཁྲོམ།།

ལྷ་ས་མ་ཆགས་ལྷ་ས་ཆགས་ཡོད།།

ལྷ་ས་རྒྱ་མཚོའི་སྟེང་ལ་ཆགས་ཡོད།།

ཨ་ཅེ་ལ་ཁྲོམ།།

ཨ་ཅེ་རྡོག་བྲོ་ཁྲ་མོ།།

རྡོག་བྲོ་ལེན་གསུམ་ཕྲ་མོ།།

ཨ་ཅེ་ལ་ཁྲོམ།།

ཨ་ཅེ་ལ་ཁྲོམ།།

ཆབ་མདོ་མ་ཆགས་ཆབ་མདོ་ཆགས་ཡོད།།

ཆབ་མདོ་ཆུ་གཉིས་བར་ལ་ཆགས་ཡོད།།

ཨ་ཅེ་ལ་ཁྲོམ།།

ཨ་ཅེ་རྡོག་བྲོ་ཁྲ་མོ།།

རྡོག་བྲོ་ལེན་གསུམ་ཕྲ་མོ།།

ཨ་ཅེ་ལ་ཁྲོམ།།

ཨ་ཅེ་ལ་ཁྲོམ།།

འབའ་བ་མ་ཆགས་འབའ་བ་ཆགས་ཡོད།།

འབའ་བ་བྱ་ཁྱུང་སྟེང་ལ་ཆགས་ཡོད།།

ཨ་ཅེ་ལ་ཁྲོམ།།

ཨ་ཅེ་རྡོག་བྲོ་ཁྲ་མོ།།

རྡོག་བྲོ་ལེན་གསུམ་ཕྲ་མོ།།

ཨ་ཅེ་ལ་ཁྲོམ།།

ཨ་ཅེ་ལ་ཁྲོམ།།

དར་མདོ་མ་ཆགས་དར་མདོ་ཆགས་ཡོད།།

དར་མདོ་རི་གསུམ་མདོ་ལ་ཆགས་ཡོད།།

ཨ་ཅེ་ལ་ཁྲོམ།།

ཨ་ཅེ་རྡོག་བྲོ་ཁྲ་མོ།།

རྡོག་བྲོ་ལེན་གསུམ་ཕྲ་མོ།།

ཨ་ཅེ་ལ་ཁྲོམ།།

ཨ་ཅེ་ལ་ཁྲོམ།།

ཨ་མདོ་མ་ཆགས་ཨ་མདོ་ཆགས་ཡོད།།

ཨ་མདོ་རྩྭ་ཐང་ཐོག་ལ་ཆགས་ཡོད།།

ཨ་ཅེ་ལ་ཁྲོམ།།

ཨ་ཅེ་རྡོག་བྲོ་ཁྲ་མོ།།

རྡོག་བྲོ་ལེན་གསུམ་ཕྲ་མོ།།

ཨ་ཅེ་ལ་ཁྲོམ།།

(感谢普次老师和卓老的校对指导)

艺术对人的健康发展关重要,音乐、舞蹈不是简单的唱歌、跳舞,深层的是不同地域的人对于生命的理解

在要到理塘的时候,有一个休息的地方,二老去卫生间,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高原的雨虽然来得快去得也快,但那一瞬间真的可用瓢泼大雨来形容。罗老戴上我的小黄帽出去的,巴老啥也没戴。我在垃圾袋上挖了两个洞,去给巴老送帽子。

我的那个造型像个打劫的土匪,只露了一双眼睛。

等我们走出暴雨的时候,我问罗老会不会有彩虹,也只是好奇地问,就在我快要忘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车窗上出现了模糊的彩光,我以为自己眼花出现幻觉了,擦了两下,结果那些虹光越来越明显,出现在面前的就是一道绚烂的彩虹,我激动得大叫,开心到飞舞。

高原的秋色真的很像罗老说的“酥油汤汤”。

经过理塘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虫草大酒店前面的那个“大虫草”。

到了木桠坝的时候,二老让我开车。我一听这个就浑身发毛,但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反正也不知道自己开了多少公里,一路都在祈祷不要遇见高原上的“十轮卡”。路上会时不时遇见“高原交警”牦牛,它们漫步在马路上,一脸无辜地看着来车,让你不得不慢下来等它先过。我也一脸无辜地盯着它们看。两种物种间“无辜”的对视,各有各的“苦衷”,哈哈。有几头有着灰麻色的毛发,还有点特别。巴老说:“看那边有个小村庄,还有炊烟”,我当时的注意力全在马路和来车上,不敢往路旁瞅,只能哼哼哼~

大概在晚上八点左右到了巴塘。夜色下的巴塘还是很美的,这次我来不及细细目睹她的芳容,因为明天道路管制,我们必须在八点前到达道路管制的路段,那样六点过就得离开,但至少还是来到了这里,很开心。

罗老的哥哥已经在等我们,我也不好意思问别人的名字,看起来很慈祥,放好东西我们就一起去吃饭。第一次听说巴塘有个“孔道达通”的雕刻。

我跟爸爸视频,他和侄儿正在家里躺着看电视。侄儿还给我撒了个娇。

吃完晚饭,我和罗老还有他的哥哥一起去加油。其实刚到的时候我们就准备去加油,结果那个加油站停电了,工作人员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弄好,最好明天早上七点后来。但是,我们不能等到七点才从县城出发,还是决定今晚去加油。

感觉我们开车走了好久才到了那个加油站。因为是夜晚,所以对窗外风景的感知度不是特别灵敏,但还是看到了巴塘的夜景。经过了两次步行街,有一段街道的路灯是天珠样式的,发着鹅黄色的光,感觉暖暖的。巴塘的气候很好,我只穿了一个马甲,并没有觉得冷。

加完油回来,我把上次答应从阿尼玛卿带的东西放在酒店前台,告诉普次老师空了去拿。

然后回到房间写东西,编辑视频。给酒店前台打电话想问一下WiFi密码,结果没人接电话,随便乱试了一下88,居然成功连接了

第二天早上五六点就得起床,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还是草原上的虹光。

1

02

2020年10月8日    巴塘——八宿

 

睡得迷迷糊糊听到闹钟响了,我以为六点了,拿过手机发现才515分,是昨天早上调的时间忘记关了。关掉闹钟想继续眯一会儿,结果,感觉手机在震动,这次是巴老打的电话,他让我和罗老起床,六点出发。我一看已经五点半了,一股溜爬起来,收拾了一下,去叫罗老。

我去退房卡,太早了老板还没起床,让我把卡放在前台,我放好卡往回走,没注意到脚下的台阶,一个踉跄,差点来了个“狗扑”,好在当时很早,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囧样。离新年还有段时间,差点拜早年了。

我们坐到车上的时候是六点过六分。因为天还没亮,所以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从酒店出发约四十分钟就过了修路限行的地方,有一个车一直走在我们的前面,到后面拐到路边休息的时候还互按了一下喇叭表示问候。这个有意思,大山里经常见到司机们以按喇叭的方式交流,要么表示打招呼,要么对对方让路之类的表示感谢。

导航提示到了芒康县,超级激动。昨天第一次到巴塘,今天第一次到芒康。车开到一段峡谷地带的时候,晨光刚好撒在山顶,是那种柔和的金色,特别好看。因为是直接走的,所以在车上用干粮充当早饭,吃了席老师给我们准备的月饼,蛋黄馅儿~

早上八点左右,我们到了芒康县的检查站,办了一卡通,继续出发。

路上很想把318国道的那个标志照下来,结果每次都错过。

八点半的时候,我们到了芒康县城,在县城一家饭店吃了一碗稀饭。老板是个雅安人,很健谈。

吃完早饭我们继续出发前往左贡县,沿途翻过了拉乌山,山路十八弯。道路有点窄,车也有点多。沿途经过了一个特别僻静的小山村,房屋建筑和样式以及周围的地貌地形都会让我产生一种在纳顶村上寨里面的错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错觉,总觉得来过这里。

 

我们在拉乌山顶的观景台停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出发,在一条小溪的旁边休息了一会儿。那个水特别地清凉,透可见底,我用手摸的时候都是冰冰凉凉的。我问二老在这里有什么感受,巴老说:“你戴我的眼镜试试,风景都不一样。”答非所问!

罗老说:“没得感想,高兴”,哈哈哈······

沿途见到了一片山,很好看。后面才发现有好多山头都是这种光秃秃但是很有质感的那种,现场看的时候会觉得特别壮观。

 

路上联系了次旺,她毕业后去当了老师,我们以为她在左贡,结果从她的学校到左贡要转两次车,耗时约四个多小时,实在是太远了,只得作罢,希望下次有机会可以见到她。

我们在左贡旺达镇吃了午饭。在从左贡前往邦达的路上的一个草地山,躺着看了一会儿天。本来想躺着听自然的声音,结果来往车辆的声音太大,除了车声和风声再听不见其他的了。于是躺着看白云,云卷云舒,刚好我的上空有一大片云慢慢飘过来,就像晚上睡觉时候妈妈给我盖被子。

从邦达到八宿的路上要翻过业拉山,“怒江七十二拐”,这个名字实在是很形象,因为弯道真的很多。

因为也是第一次到八宿,所以不知道酒店住宿怎么样,但是打了很多个酒店的电话,他们都说不能刷卡,只能微信和支付宝支付,只有一家说只要是银行卡都可以刷,可惜那家一晚的房费就要八百多,实在太贵了。经过大家商量,还是决定在网上订一个,我凭着我粗糙的第六感开始选,最终选了楠泰酒店。

大概七点左右,我们到了八宿的加油站,加好油,到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我们在前台登记,身份证和一卡通都需要交给老板去登记。我们有一间房的窗户上有个空缺,酒店老板很nice,给我们换了。

放好东西,我们就去吃晚餐,在路上刚好碰到了老板娘,她说前面就有一家川菜馆。我们原计划到县城里去逛,结果半路上有个老阿妈招呼着说“来吃饭”,我们的注意力就被吸引过去了。老阿妈是卖水果的,我们称了点梨、苹果和葡萄,然后就在那家店里吃晚饭。那个葡萄很好吃。

我好像也没怎么饿。

我们吃饭时旁边坐了一只带狗的男生,那只狗什么都吃,月饼,苹果.....,身材却很苗条。光吃不长,这居然让我觉得有点嫉妒,哈哈。

餐馆一个服务员给狗吃苹果,然后从狗的嘴下拿吃的,那其实是很危险的一个动作,因为有的狗很护食的。巴老让她不要那样,说狗与狗是不一样的,他接下来的话倒让我笑了,他自己也差点被自己的话笑得呛到。

吃完晚饭回去,饭店对面是一所学校,刚好遇到孩子们放学,校门口围了一群学生和家长。途径一家书店,我们进店逛了逛,然后回到住处。

我本来想取红景天,结果二老一直看着我,他们一瞪,我就找不到东西了,于是麻烦他们各自回去,我待会儿拿来。刚找到,就接到妈妈发来的视频,接着视频去送药,结果门关了才意识到房卡没拿,我把自己锁在了外面,哎哟,这记性!老板很热情地上楼给我开了门,他说他是德格的。

德格也是好地方,有著名的德格印经院。

从宾馆的窗户望出去居然看到一个大灰机。

Night~

1

03

2020109日    八宿——林芝

 

回到宾馆编辑完照片,洗脸,然后开始写今天的行程。

八宿——然乌——波密——通麦——鲁朗——八一镇

今晚的海拔只有2900米,所以觉得很舒服。

早上七点我们在酒店大厅汇合,然后去隔壁吃早餐,两碗面一碗米线,然后从八宿出发前往林芝。

我穿了一件有氆氇样式的衣服,巴老说:衣服好看,人不行。

清晨的阳光洒在山顶时的景象还是很壮观的。八宿附近山脉上的植被并不是很多,会让我联想到上次去敦煌的情景。

在然乌镇的岔路口,我们走反了方向,刚好附近有个加油站,我们就去那里歇了一会儿,然后从然乌镇继续出发。

路上有很多朝拜的人,二老说要问一下她们从哪里来。我们停车询问,对方回答她们来自阿坝,已经从家里出发了25天,有一位老者估摸着越有六七十岁了,但还是精神矍铄,路途的遥远似乎并没有影响她的精气神,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信仰的力量。

我们给她们分了一些昨晚在八宿买的水果,然后继续出发。

朝圣的人是分批走的,感觉整个村子里能走的人都出发了。我们都有点羡慕她们,觉得那才是真正的旅游。以前自己是特别喜欢计划的,现在好像更喜欢走一步看一步,也不知道这是进步还是倒退。

相机的储存卡显示内存已满,但其实里面没有照片,(o)… 鼓捣了半天,最终幸好还是弄好了,吓一跳。先是没电了,若内存卡也不行,那今天就不能照相了。

沿途经过一处浅滩的时候,我们停车休息了一会儿,风景真的特别美,阳光下水面折射的光煞是好看,看到那番景象会明白所谓的“波光粼粼”是真的很贴切的。在那个地方也遇见了几个人,他们说他们来自甘孜,我们问他们是不是去朝圣,他们说是去做生意,然后从怀里掏出好多珠串。

在我们准备出发时,来了一辆车,停在出口处,堵住了出路,看到我们的车离得很近,司机下车看自己的车尾。在整个过程中,车上下来的人和司机始终都没有抬眼看过我们,似乎我们压根儿就不存在,可能也不会觉得自己停在出口处会给他人带来不便,好破坏这氛围和雅兴。

在林芝玉普过了安检以后继续往前,下午一点左右到了波密县,我们沿途找停车的地方,最后在一个类似校区的里面停到了车,后来才知道那是一个宾馆。

停好车我们到隔壁吃饭,老板是四川眉山人,我们要了两份盖浇一份炒饭。

在闲谈中,老板说她的妹妹和妹夫在这边已经25年了,妹夫是修车的,她们来这里也已经4年了,租金一年一万五,不用交税。

沿途的植被都特别好,我觉得自己醉氧了,拍照拍着拍着就睡着了。偶尔会经过一条笔直的路,路的两旁都是松树,配上电影《喜马拉雅》里面的音乐,简直了。

我们在路上有过一个小讨论,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太想明白锋芒跟润物之间的关系,但我们的问题是两个,做不做和怎么做不是两回事儿吗?有时候觉得活下去可比直接over难得多。当然,如果人一生的使命差不多了那disappear是没问题的,就像魏宁格一样,自杀的时候也才21岁。当然也不能因为要做事所以苟且地活着,底线始终是要有的,否则就成了无原则的软泥。

鲁朗林海建得很漂亮,建筑有点像不丹的风格。白塔的样式也跟其他地方的不一样。

可能醉氧了,反正沿途都很瞌睡。

醒来的时候伸了一个懒腰,巴老说我还是睡觉比较好,免得醒来就在后排搞破坏。

我们在草坪的路边停了一会儿,准备去草坪上坐一会儿,结果全是沼泽,没法儿坐,但是隔壁的小溪里可以看到很多小鱼,nice

晚上七点左右,我们到了林芝八一镇,加完油,就去买石锅,巴老好像很喜欢那个,我和罗老好像对石锅没有特别的情怀。

老板说6口石锅5500元

逛完石锅店,我们就在隔壁吃了石锅鸡,味道还不错。

吃完饭去住的地方。导航导到一半就在打转,也没看到酒店的牌子,给老板打电话时老板刚好在路口,于是跟他一起去。

客栈在一个别墅区里,老板很健谈,在给我们看林芝的时候,有一根林芝掉了下来,老板把它送给了巴老,说巴老和它有缘。

我们去每个人的房间看了一下,感觉还不错,明天走的时候估计天还没亮,不能细细地看了。

 

1

04

20201010号    林芝——泽当

 

从林芝前往LMLC的那天是比较激动的一天。

沿途经过了朋仁曲德,其山脚下正在修什么东西,有一辆挖掘机正在卖力的工作。到处都看得到机器的身影,它们倒快要像空气一样无孔不入了。

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错觉,总是觉得那些新修建的建筑与原有的建筑相比,总是与原生环境格格不入。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

下午一点过,我们到了加查县前往LMLC的岔路口,路口有一家小饭馆,老板娘看起来很腼腆,她上好饭菜我说“卡主”的时候罗笑我,他说那显得我很“康巴”,最好还是说“图吉”。

我们一人吃了一碗酸辣粉,然后还有锅盔,当时觉得还可以,结果后面巴老就拉肚子了,而且连续两天左右他食欲都不怎么好······

在老板说去LMLC来回大概要5个小时的时候,我本是不相信的。直到我们的车到了海拔约5100左右的停车场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们离目的地还有很长的距离,要徒步登山。从山脚下望不见山顶的模样,沿途都走得比较慢,因为怕高反有一个小平地,我们最初以为湖在那个地方,结果不是,还得继续爬。二老爬山比我厉害,我虽然没说,但是有很多次觉得我要放弃了,好在最后还是坚持到了目的地。

印象最深的是低旋着的乌鸦,不是红嘴,人们好像也不讨厌它们,它们也不怕人,偶尔会停在煨桑台上吃小麦、青稞等。

我以为可以到湖跟前,结果中间隔了好远,有点小失落。后面又觉得也行,反正离得远点“破坏”也小点。虽然档案”没翻到,也没有看到传说中的海市蜃楼,那些祈祷的人让我印象很深。一位年老的阿妈啜泣着祈祷的场景让我想到以前在色达天葬台边上摇着经筒哭泣的老人,我有点羡慕她们,至少还会哭。我不知道是该哭的太多了,还是因为普遍怀疑论变得无所适从。现在只有委屈才会让我想要流眼泪,但难受完还是得擦干眼泪继续,长大后很多事情好像不是哭就能解决的,小时候还可以哭闹推卸“责任”,现在不行了。

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儿也对着湖默默掉泪我觉得站在旁边看他们是一种打扰,显得很不礼貌,赶忙转移视线走开了。

爬山的时候有两个小孩走在前面,很可爱,完全没有爬山的劳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当时想,这才是高原的孩子嘛。

巴老给我们分享了一下他在旁边山上看到的莲花生,释迦牟尼还有合掌的人。我觉得大部分确实很像。巴老说他在爬山的时候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个老头儿了,听完这个还莫名觉得有点不好受。

下山的途中也遇到了很多老年人,我觉得信的力量真的很神奇,那么大的时候自己会在干什么呢?

因为是下山,所以比较high,很开心地跟沿途的人打招呼,偶尔聊天,结果从山顶回来往山南走的路上,觉得头痛欲裂。起初还觉得是自己感冒了,后面觉得那种感觉酷似我在理塘失眠的那种感觉,我意识到自己高反了。这有点不好意思,二老没事儿,我这个最年轻的反而倒下了。

吸了氧气感觉好多了。我在路上边吸氧边和二老讨论问题,当时没觉得有啥,现在想来,很有意思。氧气不足还要说话,真的是。

到山南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我们点了个外卖,在房间里吃饭。吃饭时候的我完全好了,二老一度怀疑我不是高反,而是被饿到了。我说:不是,真的是高反!

真的是高反,只不过好得比较快......

1

05

20201011号  泽当——拉萨

 

一觉睡到了早上7点过,睡得很好。起床洗漱后洗了个头,罗老来叫我的时候我还在洗头。我收拾好以后,就去叫巴老,我们一起去餐厅吃早饭。罗老去退房,一切手续办好以后,出发去昌珠寺。

早上九点过到了昌珠寺,昌珠寺最著名的应该是珍珠唐卡,可惜我们去的时候刚好在维修,不能进去。在寺庙的左侧,有一群来在阿坝的朝圣者在路旁唱玛尼歌,路过的很多人都会给他们塞一些钱,虽然金额都不大。我手里刚好有5元零钱,于是都给了离我最近的那个阿姨,我想的是5个人刚好一人一元。我给完,二老就说不对,应该一个个给到手里,他们有很多不是一起来的,我才意识到我又“犯错”了,但是已经给别人了,也不可能让别人去分或者要回来,只能另外再给。

沿着昌珠寺周围转的时候,看到一个乞讨者,腿明显有缺陷。我觉得自己变得有点邪恶,虽然看着觉得可怜,但在很多地方见惯了骗子,总觉得他也是一个骗子,所以并没有打算给他钱。就在我要路过的时候,看到几只流浪狗都朝着他走,他很疼爱地摸摸它们的脑袋。这一幕莫名有点打动我,养过狗的人一般会有一种感觉,动物有时候比人会看人,所以我又折回去放了一点钱,我想,被骗就被骗吧,反正自己不能骗人。有时候为了防止被骗,就会采取消极的应对态度,不发生交往总不会被占便宜。也会觉得自己做自己觉得该做的,骗人的反正不是自己,但这又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纵容,会丢掉正义。

但如果每次做之前都想这么多的话,最后啥也做不了了。

早上来转经的人也很多,天上还挂了一牙弯月,我站在街旁采风,也不知道该照什么,别人都是很有目标地在做自己的事情,好像就我一个闲人。

维修房顶的时候,肯定会“打阿嘎”吧。打阿嘎是一种藏族传统的屋顶或是屋内地面的修筑方法,利用当地特有的被称之为“阿嘎土”的泥土和碎石加上水混合后铺于地面或屋顶,再以人工反复夯打使之地面、屋顶坚实、平滑、不渗漏水。有人说“离得很远是一种空灵,走近了是无法形容的感动”。在现场看到过两次,一次是10年前去昌珠寺的时候,还有一次是5年前去桑耶寺的时候。

 

从昌珠寺前往雍布拉康。

记得读大二的那年哥哥强次拉带我到过这里,这次再来却有完全不一样的心境。我们在停车场停好车,就开始往上走。有了昨天的高反经验以后,我就再也不敢跟二老“辩论”了,怕我们氧气不够。罗老跟一个卖龙达的女人换钱,结果还算错账了,看样子高海拔真的会影响思维的敏捷性。

雍布拉康位于西藏山南市泽当镇11公里的扎西次日山上。“雍布”意为“母鹿”,因扎西次山形似母鹿而得名,“拉康”意为“神殿”。雍布拉康是西藏历史上第一座宫殿,据史书记载始建于公元前二世纪。

沿着石梯往上走,还有点累人。有很多参加活动的学生也来这里,一路有说有笑的,我有点羡慕他们,年轻真好。

在到楼梯口的时候,我们坐下来拍照,有个老人从我们身后爬上石梯,我想等着他走过了再照相,结果他就在楼梯口坐下来了,他看着我,我也不可能因为自己要拍照就让别人走,别人可能真的走累了。所以后面在这一块儿照的照片背景里都有一个盯着我看的老人。

现实中偶尔也会感觉到一些细微的文化差异。有的是以是否方便别人为出发点,有的是以是否方便自己为出发点,当替别人考虑的人和只替自己考虑的人交往的时候,二者该怎么平衡是个问题。

沿途有很多老婆婆卖经幡或者松柏熏香。

从山顶往下望,可以看到右侧有很多绵羊,咩咩地叫着,偶尔还传来铃铛的声音,有世外桃源的感觉。

从雍布拉康回来经过许多小摊,有各种藏式小东西,老板说这里产玉石,还教我怎么区别真的玉石和假的玉石。我买了两个护身符,送了巴老一个,然后买了两个藏式的小包,准备一个送给Peggie,一个自己留着。

一点左右出发前往桑耶寺,导航显示要一个多小时。前往桑耶寺的沿途都很干燥,有很多次让我觉得我们来到了敦煌沙漠或者电视里看到的埃及金字塔附近的样子。在桑耶寺门口的雪域扎西餐厅吃饭,巴老的肚子还没好,他不想吃饭,我们吃饭的时候,他就在大厅的座椅上补觉。

点了两碗素面,7块钱一碗。

餐厅的背后是一个院子,可以停车。我去车上拿东西的时候,发现院子里有两头牛,给它们拍了几张,发现母牛也有胡子。

我们坐着休息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流浪汉,看到隔壁桌有剩下的饭,嘴里骂骂咧咧地把饭拿走去吃了。我有点惊讶,但二老都是一脸的淡定。吃完饭走出来的时候,发现他一个人坐在院子的角落里。

倒是有点羡慕桑耶寺门口躺着晒太阳的那两只狗。

桑耶寺的全名是“贝扎玛桑耶敏久伦吉白祖拉康”,藏文含义为“吉祥红岩思量无际不变顿成神殿”。据《桑耶寺志》记载,公元762年,赤松德赞亲自为寺院举行奠基,历时十二年建造,到775年终告落成。由于有传说在初建时,赤松德赞急于想知道建成后的景象,于是莲花生就从掌中变出了寺院的幻象,赤松德赞看后不禁惊呼“桑耶”(意为“出乎意料”、“不可想象”),后来就把这一声惊语作为了寺名。整个寺院的布局,按照佛经中的"大千世界"的结构布局设计而成,是依照密宗的曼陀罗建造的:乌孜大殿代表世界中心须弥山,大殿周围的四大殿表示四咸海中的四大部洲和八小洲,太阳、月亮殿象征宇宙中的日、月两殿,寺庙围墙象征世界外围的铁围山;主殿四周又建红、白、绿、黑四塔,以镇服一切凶神邪魔,防止天灾人祸的发生。围墙四面各设一座大门,东大门为正门。(百度资料)

很多年前跟姑妈来过一次,可惜这次去的时候姑妈病重,此次又没有抽出时间去看望她,是这次行程中的一个遗憾。我有点怕面对生离死别的场面,祖母离世时的画面还在脑海里。

昨晚阿爸告诉我姑妈身体状况有很大好转,开心

那天晚上到拉萨。QC哥哥来接我们回家吃饭。他还是那个样子,气魄100分,好亲切。见到了亲爱的嫂子ZM拉,还有阿佳YX拉。我忘记给哥哥说老师拉肚子了,哥哥怕二老没吃好,于是我被“收拾”了一顿。

在拉萨的第一天晚,住的是如家连锁,二老都觉得睡得不错。

在有了前一天高反的教训后,我学会悠着点了,尽量不要激动地蹦跶,不要太high,保持冷静、淡定,有很多很开心的时候,都压制住了。我想,等我的身体适应了,我再来high

1

06

2020年10月12号    拉萨

 

早上哥哥来接我们去布达拉,九点二十左右就到了布达拉宫门口。有了哥哥当导游和地陪,我们的行程还是比较顺畅。哥哥的身板很“灵活”,有好几次,我稍微分神看其他的东西,转过头来他就已经到了老远的前面,正转过头来看我们,我们又赶紧加快脚步。

和我们一起去的还有阿佳YX拉。

十一点过到了哲蚌

两个老头的对视,哈哈。

LC拉带我们参观,好久没见到他,亲切。

在大厅里看到了传说中的“铁棒喇嘛”,超严肃。

第一次在现场见到了坛城的制作过程,Amazing。那是一个特别特别细致的活。颜料用手捻撒,而没有用机器。

支吾康参里面有一群小狗,看到我们就到脚边,可爱。

回到停车场的时候,有一只狗慢腾腾地在我前面坐下,它倒也一点不认生,我跟它:哎!背对着我,不怕我背后放冷箭吗?它轻抬眼皮瞅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趴在地上睡觉。

晚上换了一家酒店,名字叫西藏赛康大酒店。最初哥哥说从这个酒店可以看到布达拉宫的时候,我还没有太懂意思,后面才发现酒店餐厅有一个玻璃房间,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布达拉宫的全景。当然,这是后话。

巴老在拉萨的朋友们来找他聊天,我都不认识,后面在聊天中知道有一个老师叫SD,还认识了ZG姐姐,有知性美。总觉得她和SF姐有类似的style

晚上我们去吃饭,萝卜糌粑汤,还有烤蘑菇。喝到甜茶的时候觉得自己记忆深处的弦被拨动了。想到10年前在拉萨甜茶店里的情景:高原的阳光斜洒进茶馆里,阴影里的人脸是黑的,只听得到聊天的声音,偶尔会有一些顽皮的小孩玩耍,可以看到尘埃在阳光里飞舞。姑妈会将自己暖壶里的甜茶倒给周围坐着的人。而我们的茶碗里也不断有其他的人给我们倒上。起初我以为姑妈认识他们,后面才知道彼此都不相识.....

淳朴是多么可贵的一种品格。在经历了生活的磨难以后,依旧能保持那份淳朴更是难得。

摸索文风的过程是比较痛苦的,别人又感受不到你的痛苦,你也没法细数,说多了就变成祥林嫂了。个人觉得更好的方法是自己悟出路,也许会有这样一条路,只不过积淀的过程真心很磨人,似乎每一个点都没有办法从深层触及。这段时间是我的“难产”期。

见到了Uncle NP, 巴老和他是故友,我算半个小故友。

在拉萨的第二天,身体已经完全适应了。

1

07

2020年1013日     拉萨

 

 

上午九点过参加由西藏自治区教育科学研究院主办,拉萨市教育研究所、城关区教培中心、拉萨市第八中学承办的“思政元素融入初中藏语文书面表达的教学探讨”主题教研活动之开班仪式。

参加完开班仪式,我们有一点时间去逛八廓街。记得十年前转角处会有很多人排队,但这次没有看到。我想拍一个小视频,于是站在人群中找拍摄的点。结果最后被两个编小辫子的“商人”吸引了,就去店里跟她们聊天,顺便给自己换了一个发型。二老找不到我了,给我打电话,我说马上跟上,其实我觉得我可以在这里晃哒一整天。

换完发型,赶紧去找二老,他们在一个书店,我快速赶往书店。阳光很好,在快到书店门口的时候准备借着阳光和新发型自拍一张“非主流”的照片,抬起手机拍了两张,就用余光看到巴老在前面瞪着我,吓我一跳,手机都差点滑掉。我因“没有时间观念”而被批评了。

逛到了根敦群培纪念馆,在纪念馆里的根敦群培书院里买了三本书,是仓央嘉措的诗。现在缕的时候觉得应该再买一本根敦群培的书。

因为中午和哥哥约好要去姑妈家吃饭,十二点的时候哥哥到酒店接我们,所以我们不能在外面晃荡太久。十一点半的时候就回到酒店休整。巴老在我的那本根敦群培的书上画了几幅插图。借着当时的光线和场景给他拍了几张,比较温和。

见到了姑妈,嘿,她的气色看起来比上次好,她说可能因为她是来自美人谷的,哈哈哈。三哥给我们做了红烧肉,Yummy.

在一桌子的长辈面前,我还是挺有压力。哥哥们除了鼓励我以外,更多的是让老师“收拾”我。

因为下午三点半有讲座,所以我们不能在家里待太久,吃完饭哥哥送我们去讲座的地方。

 

 

讲座的题目是:《教师的思想品质与能力建构》

以前以为教师就是教书,要传递知识(而且主要就是书本知识)。爸爸也是一名教师,教书教了四十多年。也许是因为“叛逆”,在我的职业规划里,基本没有考虑当老师。爸爸当班主任的时间也很长,每次看到他因为学生的事情生气就觉得“不值得”,不想自己将来也这样。所以先是想要当医生,后面想经商,后面觉得该找一份稳定的职业,结果最后还是回到了教育,人生还是很神奇的。这个时候再来仔细思考教师时,会觉得那真的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如果把教育想成培养考试的机器,那会往当下的时效去想,但是如果真正地从学生生命的发展来考虑,那老师肩上背负的任务实在不轻,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中很多“缺位”的环节都得由教师补上。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背后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还有那么多基层的老师在做,所以不应该轻易放弃。

六点半左右讲座结束,我们回到住的地方吃饭。这下从餐厅的玻璃窗里看到了布达拉宫的全貌,才想到哥哥跟我说的那句话。吃饭的时候我背对着窗户,巴老跟我“哎”,让我看窗户外的时候,刚好看到晚上布达拉宫的灯光亮了,好看。

吃饭的时候认识了阿佳ZY,我是后面才知道她是SF姐姐的好朋友,磁场还是有点奇特的。那晚因为是第一次见面,所以并没有聊太多。我本来就是慢热的性格,不太会一见面就跟别人聊得火热。

吃完饭,巴老的一位朋友来找他,我们就去了那位老师的家里。本来觉得自己要睡着了,结果到了那位老师的家里就特别精神。那位老师的老公正在给我们准备吃的东西。老师们聊天,我作为一个吃货就一直在吃东西:先是吃林芝的苹果,然后还喝了一碗蜂蜜酥油,还有其他的,人家往我手里塞,我就不自觉地吃了。刚吃完饭又大半夜到别人家里吃那么多,我有点不好意思写了。

那位老师的老公送了我们一本他的著作。很认真地给我们签名,写留言。

我和他们家里的一个小女生一起交流照相的“经验”。她很开朗,我们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

回去的路上我问罗老,第二天早上要不要早早去看布达拉?达成了一致。我们约定的时间是早上五点在门口碰头。当时已经快十二点半了,我脑补了一下只能睡三个小时左右,五点碰头,我还得起床洗漱,最快要二十分钟四点四十就要起床。

但想了想,还是想去。调了一个四点四十地闹钟,洗漱睡觉。

1

08

2020年10月14日    拉萨

 

早上五点钟,我和罗老在楼下汇合,我们居然都没有迟到。

我不能离开导航,所以去的路上也准备开启导航,罗老说不要开导航,要我“跟着感觉走”,看着他说得那么自信的样子,我以为他识路,于是果断关掉了导航。然后,我们走了三个小时左右,还是没有看到布达拉宫前面的广场。我记得酒店的餐厅对面就可以看到布达拉宫,怎么会那么远,肯定是走错了。

我以为是要去布达拉宫广场,罗老的意思是围着布达拉宫“大环线”绕一圈。迷路也笃定地不让我开导航,我们只能按照沿途遇见的路人的模样猜测前路在哪里:如果对方手拿念珠,在很有目标的朝一个方向走,我们就觉得他们应该是去转经,然后就跟着走,结果就绕晕了。

我是路痴,不知道怎么走的,反正六点过的时候到了药王山,跟着其他的转经者上下楼梯。在一幅大大的释伽牟尼佛像前看到了磕长头的人们。那么早,那里已经有很多人了。我站在角落里拍了一个小视频,然后继续出发。天上还挂了一轮弯月。

这下看到了布达拉宫在右侧,但反正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地方。

路上偶尔会和罗老交流一些问题。从药王山回来的路上,我问罗老:您觉得这个世上什么东西是永恒的?罗老说:存在。哈哈哈哈哈。他问我是不是觉得他是个“宝器”。我说他回答得太严肃了,瞬间hold不住了。

回到酒店的时候大概早上八点左右。我记得酒店的餐厅里可以看到布达拉,于是就到那个房间拍布达拉的日出。虽然技术一团糟,但是至少看到了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布达拉的场景。

酒店的餐厅可以煮自己米线,我请厨师做一碗酸辣米线,多辣椒。

巴老和罗老也来餐厅吃饭。窗外刚好可以望见一户人家煨桑,空气里飘着松柏的香味。

早上去逛了八廓街。罗老本来要一起去,结果后面去找阿佳ZY,我和巴老继续逛街。

在一家商铺里看到一个特别个性的眼镜,结果老板没在。

我喜欢那些面具。

 

冲赛康

有个时光.宁兮原创明信片店,巴老买明信片,我买了手工地图。

 

出门就看到一个酷酷的老爷爷,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

有一位画唐卡的看到我在拍照,但我又不好意思打扰他们,于是主动把画的唐卡放那里。

这样我就可以拍照了,温暖的小细节。

 

遇见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我和巴老逛完,罗老和阿佳ZY已经在一家藏餐店等我们。

我喜欢那个咖啡。

下午三点过是讲座。这是在原计划基础上临时加的,主要是高中教师培训。

 

晚上和巴老在拉萨的老朋友们一起吃饭。第一次见到NBJ,我们虽然在微信上会交流,但还是第一次在“奔线”,哈哈。

第二天要出发,我的东西还在哥哥的车上,哥哥说第二天早上送来。我们走得很早,那么早麻烦他很不好意思。巴老说不能以你自己方便为主,要以方便别人为主来考虑问题。可能因为对方是哥哥,所以没有考虑那么多,但是我觉得他骂得对,在内心对哥哥默默忏悔ing

要离开拉萨还有点舍不得,我还没有去小巷里一个人流浪,没有坐在一个小的甜茶馆发呆,没有见到午后温暖阳光下飞扬的尘埃……

 

09

2020年1015日    拉萨——沱沱河

 

原计划当天是要到格尔木的,导航显示要开十六个小时左右,虽然有三个“司机”,但我是摆设,两位每人要开八九个小时还是很累的。好在后面到了沱沱河后,巴老说就在那里住。

十二点过到了那曲。知道那曲是因为那曲锅庄。百度资料显示那曲还有赛马会,全称是“那曲恰青赛马艺术节”,也称“羌塘赛马节”,藏语叫“达穷”,是藏北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据传,藏北赛马会从吐蕃赤松德赞时期一直延续到今。赛马节固定公历810日举行。人称8月是藏北的黄金季节。

理塘的赛马节,那曲的赛马节,上次玛曲也有赛马节。

歌词里唱的“藏北那曲何处见,那曲建在草原上”,在草原上赛马应该很壮观,好想去现场当一回采风记者,可惜没人约我,哈哈。

那曲的海拔4500左右,无论是从行程的时间,还是海拔高度,都让我们得继续前行。

在一家饭馆里吃饭,我去餐馆右侧一个需要拐点的地方找卫生间。

二老点了一个土豆肉丝,黄瓜肉丝和虎皮辣椒,结果黄瓜里的肉已经臭了,意识迁移总觉得土豆里的肉也臭了,我们三个人只能吃虎皮辣椒,老板重新炒了一盘土豆丝,吃素。

沿途的道路旁有很多这样的“杆子”,我不知道是用来干嘛的,可能是为了稳地基,当然,这是我乱猜的。

沿途最让我激动的是见到了好多盐湖,以前只在地图上看到过。小时候看到家里的羊老是喜欢舔土,很奇怪它们干嘛吃土,然后自己也去舔它们吃的土,发现有咸味。看到盐湖的第一反应是以前家里的那些羊应该会很喜欢这里。

还有湛蓝的高原湖泊,第一反应觉得它们是“乌黑”的。觉得自己理解那曲为啥叫那曲了,理解知识的情景多重要。湖泊的颜色由内到外逐渐变浅,像散落在高原的绿松石。

这次给我们的“大白”也拍了几张,它每次都默默地陪着我们,也是我们的小伙伴,陪我们翻雪山,有沐浴阳光的温暖,也有雪夜被困的“凄凉”,偶尔还会“负伤”。

沿途遇见火车,我们在汽车上看他们,他们在火车上看我们,我们都变成了对方的风景。

看到了柔和的金色。

晚上十点左右到了沱沱河,超级多的大车,总觉得自己还没有那个车的轮子高。巴老说要不晚上就在这里住?一是有点晚了,二是前方的路况确实也不怎么熟悉。

听到这个最开心的是我,我觉得路程太远了,半夜都在路上。虽然表面只是在比较淡定的点头,其实是举双手双脚同意在这里住下。

在一家餐馆吃饭。老板娘说今天她老公不在,所以只能她亲自下厨,招牌虽然是川菜,但明显老板娘不是四川的。点了个回锅肉,问老板是蒜苗回锅还是莲白回锅,老板娘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算了,都缺氧嘛,我们的沟通出现了错位。随便什么炒吧,能吃就行。

居然记了当时的“菜价”:

蛋炒饭20元一份,豆腐汤20元,回锅肉42元。

问老板这附近有没有好的酒店推荐,老板娘说后面就有一家。我从饭店的后门出去看,发现好像还可以,但还得跟二老再商量。

在平台上看到附近有一个带氧的房间似乎还不错,打电话问老板还有没有房间,老板说有。我准备在平台上定,老板说直接到现场的话可以再便宜一点。哦,还可以这样?思维被定势化了,忘记了还可以线下交易。

到了宾馆,从车上拿东西,然后看房间。房间虽然供养,但氧气是要自己扫,一晚上一百元。我去的那个房间有一股浓浓的异味,像油漆的味道,我问老板是什么的味道,老板说是地暖。那种气温条件下,我不可能让老板关地暖。罗老说他跟我换房间,我说房间有味道,不信你闻。罗老说没事儿,让着你。哇~好gentle。

房间在一楼,看了一下窗外的风景。洗漱,night。

1

10

2020年10月16日  沱沱河——久治

 

早上七点钟起床,车窗上都结冰了。我们出发的时候周围的饭店都还没有开门,所以只能边走边找地方吃早饭。

八点钟的时候找到一家饭店。我下车去问老板有没有早饭,老板回答有。店门没有把手,我想把门关过来的时候,大拇指被夹住了,指甲根部瞬间蹭掉一层皮,生疼,瞬间就让我清醒了。巴老让我去抹点白糖。老板娘很麻利,不一会儿拿来了早饭,还有白砂糖,顺便还给我拿了一个创可贴。

边吃饭边跟老板娘闲聊。老板娘说因为疫情的原因,这年的生意并不怎么好,再过一段时间下雪后,路况不好,来往的货车也会少,她们也就会回内地。当初有亲戚介绍,所以大家就跟着一起来这边创业,现在基本习惯了。

店里有一只猫,左右眼异瞳,睡在皮椅上缩成一团,偶尔乜斜着看我一眼,孤傲。颜色跟我家的猫一样,所以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途径了沱沱河,再次遇见了火车。我们按了几声喇叭,火车刚好也鸣笛,可能是刚好凑巧,我想象它们在打招呼。

路过可可西里,见到了藏羚羊。有一只还就在马路边上,转过头看着我们,“目送”路人。本想把拍到的几张照片传上来,结果系统显示照片的大小超标了。

见到它们天真好奇的目光,就会联想到《藏羚羊》MV里的场景,人的欲望还是很恐怖的。虽然都觉得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牺牲未来,但是另一面也会有一个强有力的反诘:当下都没好,未来长远太空洞了。类似的困惑还有很多,比如道德,最初是为了人类社会秩序的良好运转,结果最后有道德的人反而被道德所束缚,那些没道德的人倒无所顾忌,也没有良心不安。当然,这不是说要做没有道德的人,也不是说要只顾眼前,只不过这些问题确实真真实实地存在着,只有正视才能更好地探索出路。

 

也不怕你们笑话,最初我以为可可西里在新疆。就像有很多人跟我说:听说你家在康定附近,那下次到了拉萨一定要来找你。我只能说:好的,没问题,只不过确实有点远。

见到羚羊总会让我想到北方的孢子,据说它们会在挨收拾后还要折回来看看是什么在“收拾”它们,有点像探究事物本源的动物哲学家。

曾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段子:

一个摄影师在可可西里看见一只藏羚羊过来跟自己打招呼,就喂藏羚羊喝水,这时旁边的藏羚羊保护队长凶狠地把藏羚羊赶走了。

摄影师问保护队长为什么?

保护队长说:你这样会让藏羚羊以为人类是善良的。

……

进入长江源的时候,边上有一个大大的经幡,我们停车在那里休息。马路下方的土地上白白的应该全是盐,大自然的馈赠。我跟二老说去尝尝那个是不是盐,舔了一小口,好咸,确实是盐无疑。以往有两件事曾一直困惑我,第一人是怎么样发现金属的,还有人是怎样学会使用火的。其中当然不能否认人主观能动性的作用,但是大自然的馈赠是基调。

记住三江源最初是因为哈拉玛组合的那首《三江源》,而后期关注三江源更多的是因为生态环保的缘由。

有一个羊头绊住了巴老,巴老说那是它们之间的缘分。

当时的地理位置信息显示:34°428N 92°5414E, Yushu, Qinghai, 4870m Elevation

继续出发,沿途超多的大车。

有几次二老说快点有藏羚羊的时候,我来不及多看,用相机一直闪拍,后面在整理照片的时候发现有几只“驴”也被我当成藏羚羊了。怪不得我左看右看都觉得它们“似曾相识”,反正不是羚羊。

途径昆仑山、纳赤台车站、昆仑桥。在青海的海西见到了好多骆驼,想到上次和松芳姐去敦煌的时候也见到了好多。

按照前几天哥哥给的建议,我们直接上德马高速。经过门堂服务区的时候,想起来上次和巴老还有卓老一起到门堂小学调研过。时已经快八点了,暮色降临,窗外的风景渐渐看不到了。于是翻手机。想着看一下孔夫子旧书网,结果发现有一位老师在上面下了订单,是试着开线上书店以来的第一笔订单,我激动地“哇撒”,把二老吓了一跳。巴老把我批了一顿:一惊一乍,影响他开车。

我忘记了,自从上次事件以来,夜间行车对我们来说还是有点阴影的。但当时实在是太激动了。

 我在平台上找酒店,跟老板谈价钱,最后定了一家。在门堂附近的一个加油站吃晚餐——泡面,火鸡面好像也不辣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了。

 在前往久治的路上,一路都在下雪。我想明早应该可以铺一地。

酒店的名字叫央卓藏韵大酒店,应该新开没多久,去的时候前台都睡着了。半夜把别人叫醒实在残忍。我肯定不能胜任这个职业,不然没有人可以叫醒我,老板会亏本的。

 

1

11

2020年1017日    久治——成都

 

早上醒来做的第一件事是看窗户外雪下了多大,虽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厚,但还是可以满足我揉雪团的愿望。

在一家面馆里一人吃了一碗面,然后出发。

地里牦牛就变成了一个个的小黑点,像芝麻。“白饼加芝麻”的想象一出来,就意识到是个吃货。应该想个其他高雅一点的。遇见一位骑马赶牦牛的“大叔”,转过头看了我两三次。

上午十点过到了阿坝的地界。

 

路过德阿大桥照到了很好看的阳光。在一个塞车的路段,给二老照了几张,反正干等着也是等着。

下午两点四十左右到了刷经寺附近。这条路已经走了很多次了。

沿途遇见一个大车出故障,头顶一直在冒烟。巴老给我们分析出故障的缘由,我觉得那个车头好像甲壳虫。

从古尔沟东上高速,经过棉虒,上次没有认识这个字。

沿途刚好有人在放烟花,巴老开玩笑说在欢迎我们回来。我们也沾别人的光,假装那是放给我们看的,生活中有时候阿Q精神可以自我疗愈。

十点左右各自到了目的地,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葛优躺,未来两三天我都会有在车上摇晃的感觉。我想明天一定要去给在孔网上下单的那位寄书,感谢对方在我延迟发货的时候都没有撤单。

缕完整个行程,觉得有点开心,不过效率确实慢了一点,希望下次改进。雅思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中提到“教育是人与人精神相契合,文化得以传递的活动。”“如果存在的交往成为现实的话,人就能通过教育既理解他人和历史,也理解自己和现实,就不会成为别人意志的工具。”客套式的结尾没意思,只是深切地体悟到学海无涯,那些曾经觉得很简单的事情原来并不简单。仅“长期坚持不懈”这一件就已然很难,如果做到了,您就该为自己鼓掌。

1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游记五(上):举国欢庆 望眼九州画如屏

2021-1-29 7:38:38

旅游攻略

南路印象|记2020年9月理塘·稻城行

2021-1-29 7:49: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