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南太行徒步:我们走在各自不同的轨道上,却是同向而行

再次回想起2021年元旦之际的南太行徒步之旅,最深的感受却是“我们同向而行,却走在各自不同的轨道上。

最开始对徒步的构想是什么样的呢?一群男男女女,走在风光秀美、山环水绕的小路上,时而谈天,时而歌唱,沉浸在纯然美好的天地和友朋之间。

而三天走来,却发现,徒步仍然是和一群人一起进行的孤独修炼。

 

三天的路线图

-前奏-

 

2021年1月1日,清晨五点,天还漆黑,我们从Z336火车上下来,北方的寒意像蛇一样袭绕周身。在一片乌漆麻黑中清点人数,一行人一个不落,坐上面包车,向大山进发。

吃过胡辣汤配鸡蛋饼的美味早饭,地平线也慢慢冒出光亮,我们沿着太行山脉间的公路盘旋而上,车窗外朝霞横亘天际,一小枚红日一点点朝外探头,羞怯怯散发了满天霞光。

 

领队爬山虎安排我们下车补给物资,便给了我们驻足观瞻2021年“初日の出”的机会。日尚未出,月亦未隐,我便两头观望太行之上共存的日月。

这时节,山路两侧,树木多只剩枝干,山峦更是全无绿意,裸露着赤红色岩体,渐渐地,北方那萧条苍冷的意味也就显了出来。一开始感喟这风光的壮阔,然后便是感叹它的贫瘠,既过了秋色渐染山林的时节,也没有远山冬雪白头,更稀少茂林、鸟语或人烟。

出发前与河南同学的交谈中,她对我们的行程颇为疑惑,不禁问,那儿有啥呀,啥也没有,你们去那儿干嘛。

 

确实,这便是我们要用三天的时间去探索的问题。徒步的意义,大概要在行走中不断累积,然后才能发现、言说。

 


然而启程便不顺利,早上八点,我们被困在山阴处一个小时。车子经过一段很长的、人工开凿的隧道后,来到一处布满冰面和水坑的路段,司机师傅直接往前冲,不幸就抛锚了。

 

领队带着大家用登山杖凿地面,或是用石头垫车轮,又或是以推力推车尾,折腾了近一个小时,也都不奏效。我们一干人等,只听着车轮悬空空转的机械声,嗅着汽油刺鼻的味道,有些茫然。

 

被我拉来徒步的阿酷,还委婉抱怨,“都怪你”,我撇嘴,问他怪我什么。他也机智,“怪冰冰,让这里结冰。”

 

时间久了,来往的车辆多了,我们的转机来了。几个本地工人开着拖拉机,掏出绳索,拖拉机凭借足够高的底盘,过硬的轮胎,轻松闯过一片泥泞,毫无压力完成救援,不由得感慨还是机械的力量更强大。

 

此路不通只得绕路,车又行驶了很久很久,久到我们在车上快乐谈笑,差点以为是来旅游而不是徒步的,直到领队说一句“希望你们徒完步也能这么有活力”及时把我拉回现实。

-DAY 1-
登顶之后来一瓶AD钙奶太快乐了
 
徒步开始了,稍微收拾了行装,便踏上路途,从下车到午饭前的路段,是我这几天最喜欢的。这一段在太行的山谷处,阳光不盛,有很多溪流。
 
踩着光溜溜的石头墩淌过小溪,虽说过去的时候总有些战战兢兢,生怕哪块石头是松动的,或者前面人踩过留下的湿印迹结冰打滑,但是,因为有些挑战性,就比走平路多了许多生趣,便觉得像林间小鹿,快活地穿梭在碎石和流水间,听着水流潺潺,心情十分轻快。
 
因为道路起伏坎坷,大家是排成一条线走的,都在认真走路,并没有余暇聊天。唯一的交谈便是前面的朋友就会提醒后面的人,哪块石头滑,不能踩,或者搭手相扶。
 
徒步一开始就萦绕着我的焦虑情绪,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大家的体力不同,步幅也不一致,所以,刚刚走出五分钟,体力好的人就甩开后面一两百米的距离。这焦虑感遥遥唤起了从前跑800米的情形。
 
有些路段靠一人之力很难走过去,需要前后有人搭手,爬山虎作为领队,总会在这种险峻一点的关口,把每个人接过手去。大家帮着递登山杖、搭把手,互帮互助过“险关”,便是苦修旅程中的宝贵时刻。
 
大约走了几公里,来到平缓宽阔的土路上,有了并排走的空间,大家也能互相交谈了。我隐约听到爬山虎在跟圆圆说徒步的感受,但是听得并不清楚。我们这行人里,大多数人是第一次徒步,唯有他徒步经历丰富。
 
尽管当时没有参与到他们的对话中,但是受此激发,我也将自己抽离出来,摆脱纷繁杂芜的思绪,重新抬头凝视眼前的山峰。我们周围环绕了峻拔的峭壁,道路在山谷间延伸,我们走在背阴的一侧,只有山壁的高处被阳光所眷顾。
 
徒步,大多时候是枯燥的,也如领队所说,如果是三天的路程,第二天的风景是最好的。其他多数时候,我们只能一刻不停地迈步,眼前的风景是走过了三五百步才换一帧。
 
而在这过程中,如果不专心、凝神注视,走过的路、看到的景其实也与寻常三点一线一样,只余漫不经心。
 

走了一程,我们在一片碎石滩上,开始宝贵的午餐时间。我和阿酷一边闲话一边吃东西,正说一句胡话,不提防爬山虎端着相机走入我俩的“领地”,“给你们拍个照”,我只得战战兢兢放下八宝粥的勺子,扯出一个笑容,默默祈祷爬山虎听力不好。
 
阿酷和糖衣
不多时,又要开始下午的征程。比起上午的快乐小鹿过浅溪,下午的爬坡才真正让我意识到我是来南太行“山”徒步,平路徒步基本可以叫做休闲了。
 
下午不再有高山遮挡,太阳直照面门,我们沿着土路一直向上,转过一个弯又是一个弯,大约走了半个小时不停顿,我极度疲惫,又十分燥热,走出每一步我都特别想放弃,直接一个屁股墩把自己扔到地上去。
 
过了半个世纪,领队终于“开恩”让大家停下休整,脱衣服喝水,才稍稍喘口气。看我气喘吁吁,阿酷把我的包也背过去。
 
我顿时轻松很多,然后他似乎觉得有恩于我了,便不再顾及我这弱体残躯,火力全开,冲到队伍最前,我也完全放弃追赶体力超乎常狗的雪橇犬。
 
隐约可以看到树上的飘带
爬过这一段山路,地势不再如刚刚一般陡峭,虽然是密林里狭窄的山路,但是平缓许多。矮树杈上系着红色黄色的飘带,上面的广告内容五花八门,但它们串联起来,便是前辈留给我们的记号,顺着飘带,就能到达我们要去的地方。
 
终于,我们爬了许久的坡,来到一处窝棚(?),在石凳上休息,我掏出早上在“鸭口村爱国百货超市”补给的AD钙奶,满足地吮吸一口,精疲力竭之后的饮料,瞬间把我带到心理感受的巅峰。
 

慢悠悠晃荡过公路段,就快来到我们要落脚的马武寨村。远远见村落整齐散布,袅袅炊烟升起,归心也就越发强烈。然而,到了民宿,才知条件特别艰苦,大家三人一间,分配好房间。
 
阿酷和爬山虎经过一天感情的积淀,骚话已经随口脱出。爬山虎说:“这样的话,你们就将就一下了。”他看了看我和阿酷。
 
阿酷却带着一丝迷惑和委屈,向爬山虎道:“今晚不是我和你吗?”大家哄笑。阿酷这个骚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骚别人的机会。
 
我们回房间收拾整顿一番后,圆圆和天晴已经在被窝里躺得实实的,再挪不动一步。我尚有玩乐的精力,来到隔壁的暖房,跟大家一起聊天、玩游戏。
 
草草吃过饭,大家再无聚会的情绪,各自回房间早早入睡了。这也是我多年不曾有的九点睡,六点起床的作息。
-DAY 2-
这一天仿佛长达48小时
 
早晨出发已经临近七点,天光透出浅蓝的色调,昭示了今天的好天气。
 
走了不多远,我们在村口遇到了几位中年人,他们带着一只毛绒绒的大狗勾,憨憨的很粘人,说是多年前电视上放过的多乐士油漆广告的代言狗子的品种(似乎是英国古代牧羊犬)。狗子相伴的一路,便有许多欢乐。
 
一些需要跳跃的路段,狗子便感到格外为难,需要前后有人推搡,他才情愿跳下去。
 
上午,我们先是穿过一片杂草丛生、间有积雪的平地路段,然后又来到山谷中,乱石杂错,我穿着鞋底纹路深的登山鞋,走起石头路最是轻松,三步并作两步,垫一脚便过去了。
 
阿酷此行,仗着自己体力好,穿的篮球鞋,纹路特别浅,加上长途跋涉,膝盖承受不住压力已经有些隐痛,他迈步只得格外小心谨慎,甚至惊叹我怎么如此矫健。整个徒步过程就感觉,装备太太太重要了,选对鞋服工具,体验直接升级。
 
早上八点半,我们已经从马武寨村来到一线天。走了一天多,终于抵达一处胜景,狭窄的山壁突然敞开,旭日也从远山罅隙升起,天地瞬间开朗。不远处还有一挂冰瀑,乖巧地凝滞在空中。
 
天晴宝贝
这处真的是临近悬崖了,落下去恐怕有近千米,我与天晴互相开玩笑,“你站那儿我给你拍个照,要不要再摆个脚”。可就算周围人都不安坏心,我们也不敢靠近边上,一个恍惚,或许就会坠落。
 
更甚的是,爬山虎说这里适合唱《我从崖边跌落》。他开这种玩笑,毫无道德负担,偶尔来一句,“别怕,你们的保险都买好了”,把大家震撼得不轻。
 
爬山虎本爬
之后一段路,我们都需要贴着悬崖峭壁走,一人宽的小路,一侧是巨大的岩石高峰,一侧是陡峭的悬崖万丈。
 

山崖边边凿开的路

又行一段,来到一处山谷间的开阔地带,远处悬着颇为壮观的冰瀑,约有五十米高。路人阿姨带着油漆狗勾玩滑冰,狗子怂怂的,被阿姨拖着滑了一程,特别乖。
另一群大叔对我们十分好奇,寒暄几句,我们央他帮忙拍照,他却说,叫哥哥,叔叔叫老了,我跟你们一样也是大学生,嗯,十几年前。得知我们是珞珈山人,又是礼节性约一波樱花。
 

继续向前走时,便是两三人宽的土路了,朝阳渐渐灼人,映照在山路两侧枯槁的草木上,像是夕照。明明是上午十点多,但我们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走了快四小时。
 
中午歇脚吃路餐的地方,是八里沟附近的一处胜景,悬崖边的平台上,岩石不再灰扑扑,是流动感的红褐色,岩体奇异,前方则是成群的山峦,直插云霄,隐隐可见山峰呈奇特的手掌状或是脚掌状。
 
抬眼也可见高大的山峦,山脚下的小房子不知是因何原因建造,让人想要遁隐其间。阿酷站在我面前,天空澄澈明净,而我突然有了一山一人一心的感觉。
 
再次启程,墨色贝果要半途离开,沿着陡峭的山崖下山,而我们其余人则继续往前走。走出三十米又不舍回头,朝他们挥手,告别。
 
想起在光遇游戏里,每当朋友之间相别,就要做出双手挥挥的动作,特别呆萌可爱。在现实里,大家反而习惯了离别,往往一个照面,便再难相见。
 
接下来大半个下午的路程,几乎都是沿着山崖边的土路走,仅一人宽,枯木杂草掩映,倒是阴凉,大家保持线性的队伍,一直走啊走啊。对面一座高大的山峰上,远远可以看见一座庙堂,建筑的样式古朴,而高度又直入云霄,令人惊诧、向往不已。
 
崇山峻岭下认真走路的我们
上面住的是神仙吗
路途漫长而平淡,大家不止一次问过领队,走了多远了,当我觉得已经到极限时,他给出的答复却是二分之一。尽管很累很累,累到脱力,但是我们也靠意志力勉强支撑,几乎沦为没有感情的迈腿机器。
不知走了多久,我们转过山峰,那座庙宇也看不见了。再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路,周遭是群峰耸立,脚边是深崖百丈,更觉惊奇。

我问天晴,是愿意像这样徒步,还是愿意写论文时,她果断答道,那当然是走路啊,写论文多费脑子啊。我欣然赞同,一直走路,不用动脑子,虽然倦极,但也是满足的。回头一望,便可赚得盆满钵满的成就感。
 
终于,在艰难抵达爬山虎口中的二分之一、三分之二等进度条之后,我们到了西莲镇,在凉亭内歇了近二十分钟。
 
见到公厕、商店、楼房,简直是久违的亲切感,回到“文明社会”的喜悦使我冲进商店采购了一番,平时不会正眼瞧的老坛酸菜牛肉面,我见之都欣喜若狂。
 
我们吃着膨化零食,喝着快乐水,走了一段颇为宽阔的水泥宽路,半下午的阳光把我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过于惬意了。
 
这之后,便迎来一段艰难的上坡之路,路牌上写着“未开发区域,禁止进入”,而我们一群人仍然浩浩荡荡闯入。
 
这一段路,坡很陡峭,土又是松散的沙质,容易打滑,很多细小的石头是松动的,头顶不时迸落前面人磴下来的碎石,非常难走。
 
阿酷把我的包背走了,但他的“负担”却瞬间轻了,一路手脚并用、披荆斩棘,渐渐从我视野里消失。据他所说,他爬到山顶,又等了二十分钟,才见到我。
 
天晴不擅长走这样的爬坡路,找不到落脚的点,每走一段,就落下一截,我等天晴,爬山虎在前面停下来等我们,在这样相互瞻望中,总算到达了山顶。
 
我们几个面对着群山,一瓶尖叫在几个人手中依次传递。阿酷发呆时,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我们俩的鞋都灰扑扑的,他的黑鞋沾了尘土变成棕色,我的鞋也蹭了些泥,便听到他说,下次有活动,叫我。比起昨天,他眼里或是多了些满足和期待的。
 
再次出发,要经过一条大约一公里的隧道,黑洞洞的,全靠禾木、爬山虎的头灯照亮,这时候,鬼故事环节理所当然要登场了,但是我们一行人前前后后走着,笑闹声回荡在隧道墙壁,平添一些欢快的氛围。
 
 
出隧道,我们身旁跟着一只很小的黑狗,它从隧道入口就开始跟随,阿酷在休息时,听路人说,前两年他们上山,就见过这样一条狗,会跟人赛跑,跑到你前面去等你,特别灵性。
 
也不知是不是同一只狗狗,它真的跟随我们走了一路,从隧道出口到落脚的客栈,大约走了六七公里路。阿酷跟它赛跑了几场,一大只和一小只,甚是有趣。
 
 
下了盘山的公路,我们来到一处山庄口,诧异这里竟设置了一道关卡,守门的青年人说每人要交5块的修路费。我第一次见这种操作,顿时瞠目结舌,阿酷说,就是你想的那样。我问,梁山好汉?他点头。
 
交了过路费,我们又围绕这个风俗讨论了一番,在小说里倒是能见到,但是在现代社会,尤其是他们还给出旅游门票一样的有板有眼的东西,但是收的又是莫名其妙的钱,就颇令我困惑。
 
沿着公路又行了很长很长的路,触目所见皆是巍峨雄壮的山峰,山上颜色枯败,纯是深冬、傍晚萧条的味道。我倒也会仰头观瞻,中部人第一次这样贴近北方的山,便想深味一番。但是下午我便感到,阿酷对南太行冬日的景色无多大兴趣,我们又围绕如何欣赏途中风景,讨论了一番。
 
 
若是比较国内其他胜景,比如丽江的玉龙雪山,四川的四姑娘山,又或是五岳奇峰等等,冬天南太行的风景实在平常。然而每个地方的地形地貌都有其特色,到一处,当然就要专心品咂。
 
对我这样常年生活在平原,“山”所指代的往往是几处凸起丘陵的湖北人而言,太行山这样绵延千里的巍峨山脉确实是别具品格。
 
南太行的山峰各不相同,但无一不是庞然耸立,将生活其间的人阻隔在重山之外,有些山上岩体裸露,寸草不生,不由得让人感慨这里的贫瘠,几座房屋坐落山间,显得微小滑稽。于是能明白愚公面对“太行、王屋二山”的移山之志。
 
后来我想到如何来形容这样的太行,那是一种引人悲思的壮美,如美人迟暮,容颜虽然枯槁,但百丈的峭壁是筋骨,让人去回味、叹息她的苍凉往事。
 
 photo by 爬山虎
行行复行行,我们终于终于来到客栈。那天睡前,看了眼微信步数,48953步,27公里,我们可真能走呀。
 
比起头一天的客栈,这里真的过于奢华,我们有充足的热水、可口丰盛的佳肴、热情亲切的老板娘,还有饭后UNO的精力兴致。
 
干饭人!
玩UNO输掉便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家烤着火,喝几口小酒,讲述自己的故事。圆圆说起一年前,她和男朋友面临跨国恋,她去机场送别,快到登机口时,她的遮阳帽掉了,男朋友帮她捡起来,这一回头,她记忆至今。“我觉得不是那个帽子,他连头也不会回。”直到后来分手,便是最一个照面了。
 
他出国后,他们也曾互相写信,圆圆说,她没有收到前男友的最后一封信,可能寄丢了。她又仿佛释然,又仿佛仍然耽溺其中,说,怎么也找不到那封信,我不想知道信的内容,但就是好想找到丢掉的东西。
 
爬山虎讲了两个故事,第一个照例是恋爱往事,爬山虎真诚、真性情,讲故事时敞开自己,讲得过于动情,讲完之后沉浸在往事中,久难平复。
 
问他第二个问题时,便问起他在徒步经历中印象深刻的事,他也动情地叙述了许多,因此当他最后总结说道,“大家一定要珍惜徒步过程中遇到的伙伴,因为彼此都是非常赤诚的关系”时,我们都觉得十分触动。
还有luke的异国笔友、阿酷的手套、火龙果翘掉考试,大家的故事都太精彩。
 
回到房间后,另一间女生房间不时传来奇怪的叫声,大家去看才知道,是露露子葫芦娃她们在互相踩背,这两天,筋骨确实过于劳累了。
 
我喝了几口酒,脑子便不大清醒,晚上听了好多的故事,在心里起了久久的波澜,很晚没有睡着。
 
-DAY 3 十字岭-
纯粹而满足地感受自然
 
第三天上午,几个人留在客栈,其他人则登十字岭。阿酷便决定躺在床上。早上遇到小熊猫,他见我背着包,问道,你要去吗?

我答,是啊。他又问,“他不去,你去?”
 
我意会了“他”是谁,微妙一笑,也答“是”。
 
“他”不去的原因,大概一是懒了,二是膝盖真的有些难受。阿酷说今天轻装上山,不用帮我背包,所以他不去也可以。
 
但实际上他不去影响的并不是我负重的问题,而是我整个的观瞻心态的变化。我可以纯然只看脚下的路和眼前的山,眼睛不再去搜寻谁的身影,爽快很多。
 
经过公路段,是一段几乎垂直的台阶登山之路,台阶极陡,我们要极其小心地迈步,也不敢往下看,只是看准眼前的这一小步,往上看时,觉得大家的姿态几乎就是爬了。心理时间过了许久许久,终于走完这一段。
 
这时遇到两位过路人,从十字岭上下来,我们问还要走多久,他笑嘻嘻答,十五分钟,我们先是惊喜、惊讶,又听他说,当然要给你们增加一些动力啦。我们笑称,这位大叔画饼是专业的。
 
山岭上残雪未消,映着蓝天,多了几分秀美。出了背阴处,视野极其开阔,山峰不再遥远而面目模糊,而是近在眼前,可看清它们身上的纹理,枯草一丛一丛,背阴的一面山色与残雪交错,像是随变牌的的冰棒,馋了我一路。
 
 
又走过一段极其古朴的山路,这里的石头路、穿过的棚屋总让我觉得是古人所铺就的,颇有古意,但照片又难以捕捉那种特色。走这段路时,我一直在脑子里想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到了山顶,一览众山,开阔而邈远。一开始乌云蔽日,光线暗沉沉的,再过一会儿,突然阳光照耀,蓝天一尘不染,再衬以红旗招展,甚是明媚。
 
我们在这里呐喊、许愿、摆拍、吃零食,虽然露在外面的皮肤被风吹成猪蹄,但还是快乐着。
 
在这里留下了我们此行最灿烂的一张合照,爬山虎的影子也格外风骚。
 
之后的下山,因为要保护膝盖,每一步都下得极慢极慢,但心里是轻松的,仿佛凯旋归来。也宁愿走得慢一些,有了余暇欣赏山峦河流。
 
可可爱爱的圆圆
我们从客栈坐景区的巴士下山,走的是挂壁公路。太行山上共开凿了七条挂壁公路,上世纪的人,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沿着绝壁开凿,硬生生通出一条蜿蜒盘旋的公路。
 
旅游班车上我们系着安全带,随着公路走势而左歪右倒,回头看那险要的崖边公路,说不出的敬畏与惊叹。
 
 
接下来便是常规的旅游流程,我们进入城市,就像山里孩子进城,不自觉用异样、惊奇的眼光看周围,甚至商场电梯的存在,都让我们有些受宠若惊。搓完一顿海底捞,就前往新乡东站搭高铁回程。
 
-尾声-
 
文首的话,“我们同向而行,却走在各自不同的轨道上”,乍一看有些悲观,而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受,是直观感于大家体力的差异,有人在刻意压速度,也有人拼尽全力才能跟上队伍,走的是同一条路线,但却是完全不同的生命体验。况且,本来就是一群陌生人的汇聚,第一天徒步结束,我甚至都不能认全大家。
 
但是到第二天的晚上,当我们讲出各自的故事,围炉谈笑,然后才算真正认识了这群生动的男孩女孩,也知道白天埋头苦走的伙伴们,带着怎样的过往,又苦于怎样的现状。
到了第三天,我们结伴而行,这时候觉得,那句话该反过来说,“我们走在各自不同的轨道上,却是同向而行。”
 
大家都在努力向前行。大部分伙伴是第一次徒步,从踏上去往新乡的火车开始,一切都是崭新的体验,一碗胡辣汤,一尊山筑成的佛,一次汽车抛锚事件,一支步履不停的队伍。我们进行了一次勇敢的尝试,尽管很累很累,但是毫不言悔。
 
最后的最后,吹爆WHU跋涉者协会,太爱这场2021新年南太行之旅。大家下条线见。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