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 恩施,神农架偶遇神秘野人

神农架真的有野人吗?这个问题就像长白山天池水怪,喀纳斯湖水怪一样困扰着我。

当我去了神农架,也许这里真的存在野人,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而已。

巴东县有直达神农架的客车,每天只有一班,早晨7点半发车,票价55元,汽车站在一个市场后面,不太好找,搜索下面大楼上的字,就可以定位到汽车站。

神农架的景点比较分散,木鱼镇在山脚下,松柏镇在山顶,木鱼镇距离神农顶和大九湖比较近,可以先到木鱼镇,木鱼镇附近的景点都玩一遍,客运站坐车到景区大门,买门票坐大巴车游览神农架,晚上住在大九湖,第二天游览大九湖,然后再去松柏镇,从松柏镇可以去武当山。

 

下面是旅游公交价格和班次,还有发车时间表。

 

景点没啥好说的,我去的时候很冷,神农顶很壮观,神农谷也很好看,很震撼的感觉,大九湖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有人觉得好看,有人觉得就是个水泡子。

 

还是值得一去,毕竟是个知名的景点,去了没啥意思,不去还遗憾。

 

大巴车拉着一站一站的停下拍照,秋天的景色有点凄凉,这里最佳游览季节是夏季。

 

下面讲讲神农架野人的传说吧,和我合影的是一个长得很像野人的石头。

 

很多年来,在湖北神农架一直流传着野人的传说,有好几起村里村民遇见野人的事件在坊间流传,激起了许多生物学家的好奇心和兴趣,纷纷到神农架考察。

1956年农历四月二十四日下午,细雨霏霏,12岁的放牛姑娘王聪美在回家路上突然碰到一头人形动物迎面扑来,吓得惊声尖叫。

其母徐福娣闻声赶来用钩粪棒将怪兽击倒,群众一起将怪兽打死,并砍下手脚送到政府报告。原松阳中学生物教师周守嵩得到这对手脚并做了浸制标本收藏。那么,徐福娣打死的怪兽是否就是我们苦苦寻觅的野人呢。

当时的调查结果,这是现生的一种短尾猴,平均身高可达1.2米。徐福娣打死的所谓野人只不过就是这样一只猴子。很多情况下,因为目击者害怕恐惧的心理,或者因为动物知识的匮乏,把它当成了野人。经过考证,并未发现神农架有野人的充分证据。

不过,在如今的神农架旅游项目中,有这样一个项目,有一些扮演的野人出来“吓吓”游客,增加游玩的趣味性。

 

神农架野人之谜,应该是全世界最引人瞩目的话题之一。

在世界上关于野人的记载、目击事件中,神农架是野人事件发生最多、最集中的地方。40多年来,共有400多人次在不同时间和地点见过野人。

但时至今日,神农架野人依然没有发现活体,神农架野人之谜依旧无解。

 

人们不禁要问,神农架野人到底存不存在?

这是一个传说的故事还是有意制造的骗局?这是一个未解之谜,还是一个子虚乌有的恶作剧?这么多年来,到底有谁真正见过了野人?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得从神农架野人的发现说起。

野人传说历经三千年,古籍《山海经》、《述异志》等都有著录,湖北当地历朝历代的县志也多有记载,而真正让野人事件被众人家喻户晓则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

在上个世纪70年代,神农架野人事件的消息不断涌出,几乎每年都会有大量发现。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也出现了不少目击野人的事件和亲历者。

 

1976年4月,湖北神农架当地有6位林区的工作人员和当地的管理人员,在乘车回家途中遭遇野人,6名工作人员于当年将此事写成报告呈交中科院。1976年5月17日,中科院古人类与古脊椎动物研究所接到报告。

1976年6月,中科院派出“鄂西北奇异动物考察队”进入神农架寻找野人,经过一个月的辛苦寻找,并未在神农架发现野人,仅找到一些动物毛发。

1977年,中科院又组织了110名来自全国最顶尖的科学家和56名经验丰富的侦察兵,行程5000多公里,覆盖1500平方公里的区域寻找,此次寻找也并未找到野人。

 

1977年6月,神农架台子口林业工人文生荣在上山时偶遇野人,据文生荣描述,野人身材高大,但行动敏捷。在山林密布的河谷中行走如飞,在夕阳的照射下,野人身上的红色毛发清晰可见。但野人很快钻进树林,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有记载的、有口供资料的第一份野人发现报告。

1979年4月,文生荣再次发现野人踪迹。这次发现也是在神农架最原始的森林无人区中,这次发现的野人有一大一小,野人发出的叫声如同闷雷响动,也是如上一次一般动作迅捷,在山高林密的丛林里很难看清楚它们的模样。

 

1979年4月19日,房县榔口胜利公社四队农民邹永发在神农架发现野人。

据事后邹永发交待,与传说中野人喜欢抓住人的手的描述一样,当时野人袭击了他,身强力壮的野人抓住了他的手臂。邹永发被野人抓住手臂撕扯,邹拼命摆脱野人纠缠,双方争斗时间长达1个多小时,后来由于村民及时赶来救援,这才将野人驱赶。

邹永发所说的野人袭击事件,虽然极有可能是遭到了大型猴类动物的袭扰,但据当时参与救援的人回忆,那是一种类人类猴的奇异生物,与传说中描述的野人一样。因此,极有可能就是野人所为。

 

1979年5月4日,神农架高桥小学学生黄智矫等6名学生在放学回家时,在与神农架相连的林区发现野人。当时野人跟着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野人像猴子一样学着他们走路,野人全身的毛发红黄相杂,时而跳入林中,时而发出奇怪的“呜呜”叫声。

六名学生捡起石头砸向野人,野人被石头驱赶了一阵后,才窜入山林逃走。

1980年2月28日,神农架野生动物考察队队员黎国华在燕子垭遇到野人,黎国华遇到的野人似人似熊,野人用两条腿走路,行动迅捷无比,浑身毛发红黄相间,野人力气极大,能拔起树根。12月18日,他再次遭遇野人。

 

1980年12月,神农架林区攻入廖春桂在山上发现野人。据廖春桂的介绍,当时野人有至少两只藏身在高大的树丛中,野人身形高大但很敏捷,能够攀援树枝。野人发出的声音低沉但清晰,隔很远都能够听到。

当时野人正在进行“沟通”,发出“呜呜”的声音长达数分钟之久。廖春桂由于不确定这东西是不是熊,于是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看着两个“野人”进行交流。事后,廖春桂很肯定的说,他看到的是传说中的野人。

 

在神农架当地,对野人最有发言权的当属房县桥上公社清溪沟大队的大队长殷洪发。

上个世纪50年代的一个夏天,殷洪发在神农架与房县清溪沟大队相连的林区里遇到了野人。当时野人下山抢走了村民的两只鸡就往山上跑去,殷洪发等人发现后赶去堵截。

在追击野人的过程中,殷洪发用木棍两次打中了野人的后背,薅下了野人身上几根毛发。

野人被打后发怒,丢下鸡捡起一根枯树朝他丢过来。殷洪发被野人打中手臂受了轻伤,野人趁机迅速钻入林中,再也不见了踪迹。

 

1995年,鉴于神农架屡次发现野人,国家再次对神农架野人进行科学考察。

此次考察范围比以前有所扩大,但最终花费数月时光,花去大量人力物力,依旧没能找到野人。为此,国家发布消息称神农架没有野人,将不再对神农架进行大规模科学考察。

进入21世纪后,最近一次发现野人事件发生在2008年,发现者是神农架老护林员袁裕豪。在曾在神农架无人涉足过的林区里,发现了一大一小两个野人,野人形象与传说和目睹的人描述一致,野人最后往林区深处走去,再也不见踪影。

 

神农架到底有没有野人?

以上这些村民和科考人员都是目击野人的信息提供者,他们记下了目睹野人的全部经过,像这样例子和人员还有几百例,这些是较为典型的例子。从这些目击者的描述来看,神农架野人大致可以分为三种:

一是类人类猴的生物,二是类人类熊的生物,三是未知的红毛怪物。

在长达40多年的时间里,神农架野人的存在与否一直争议不断。神农架野人至今未发现活体,目击事件却一直都有发生,这难道真是巧合?可以推测的是,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村民们有将熊、猴误认为野人的可能。

 

还有一种可能,神农架总面积有3253平方公里,中国四次大的考察都没全部走完,最多只走了1800平方公里,还有将近一半人力无法抵达的林区和机器无法使用的地带。在这些深沟高壑、山谷洞穴里,到底有没有藏着未知的生物?这也很难说。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北卡)指南|2021年值得期待的10件事情!

2021-3-8 7:05:25

旅游攻略

盛夏的夜,漫步于海陵岛

2021-3-8 7:10: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