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中国第一富县城,也藏得太深了吧

都说中国的乡土最有滋味,但很少有人知道,在中国368个县级市、2856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里,谁排第一?
 
说来,要数中国第一强县,还非昆山莫属。
 
这个也许在南北方人脑海里搜刮无果的名字,却已经低调地稳坐“中国百强县第一”的宝座16年,2020年GDP高达令人咋舌的4250亿元,同时,还宣布2020年工业总产值突破万亿,成为首个跻身“万亿俱乐部”的县级市。
 
△苏州,昆山 /
 
到了吴侬软语的苏州,人人都只道老城区或姑苏区,谁人又识一个小小的昆山?可正是这个小县城,藏着“中国第一水乡”周庄、江南富商沈万三昆曲发源地、阳澄湖大闸蟹......
 
传奇、富裕、江南水乡,昆山竟占了个遍,这就值得老艺术家来好好说道说道了。
 
小小县城,富得流油
 
在昆山,流传着一个说法,“穷的才进城打工,有钱人都待在乡下”。只有去到才发现,这竟是真的,谁家的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37968元?(注:2016年金华村数据)
 
昆山这个县,真不能小看之。
 
本地人口不到100万的昆山,却有180万的外来打工者。愣是以不到全国万分之一的土地,汇聚了全国千分之五的外资,创造了全国百分之二的进出口,撑起苏州市五分之一的GDP,超过全国近一半省会城市的GDP。
 
△你相信这是中国一个小县城? /
 
说起来,在建国初期,昆山还是苏州六县里个头最矮的“小六子”,被讥为“穷土恶水血吸虫”。在过去,又有一个说法是“金太仓、银嘉定、铜常熟、铁板吴江、叫花昆山”。
 
太仓扼长江出海口;嘉定常熟也沿江;吴江靠太湖,有京杭大运河;唯有昆山四不靠,沦为那一带口中的“叫花子”。
 
直到80年代初期,昆山还是妥妥一个“农业县”,靠几亩薄田、打渔维生,财政收入仅仅只得6419万元,与如今简直“天壤之别”。
 
△过去的昆山只是一个小小农业县 /
 
昆山人的经商头脑,大抵来自他们元末明初的“江南第一富商”沈万三
 
在江南一带,几乎无人不识富商沈万三。这位自小随父兄迁居到周庄的“小人精”,创造了“富可敌国”的传说,靠的便是这“因地之便”的海贸。
 
元学者虞集《道园学古录》曾载:“船户交通海外诸番,博易以致巨富。”历史学界猜测,当年沈万三就是从周庄白蚬江经大运河由刘家港出海,与番国进行丝绸、茶叶等贸易才积累了巨大的财富。
 
△周庄的沈万三通过河道出海经商 /
 
没想到,在数百年后,昆山的发家之路,竟与当年这位富商有某些相通之处。
 
论地理位置,昆山过去是“叫花子”,但放在今天,可是名副其实的“金不换”。且看,夹在苏、泸两地之间,一条吴淞江(上海人叫苏州河)横穿昆山,将两座城市相连。
 
京沪铁路穿昆山而过,沟通了南北两大城市。在昆山这座县城,光是高铁站就有3个,上海11号线直通昆山花桥,在建的S1线又把苏州的地铁网络打通,连接苏泸,还得过昆山。
 
△吴淞江穿昆山而过,沟通苏、泸 /
 
凭着昆山人的生意头脑、铁路和地理位置,吸引了一大批外资企业:
 
10万台胞生活在昆山,撑起了三分之一GDP,遍地开花的奶茶、章鱼小丸子令这又有“小台北”之称;
 
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的8400多家企业在此落户,其中世界前500强有48家;2020年3月,星巴克海外最大投资地落户昆山,芬兰通力电梯235米高的试验塔更是昆山地标之一。
 
△昆山,未来城 /
 
更值得让人啧啧称奇的是,身处江南水乡的昆山,总有一种在车水马龙、高速运转中“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本事。
 
昆山,属水
 
别看昆山四不靠,江南发达的水系令它妥妥是水造的:2815条河流流淌而过,河道长度达2800公里,光是大小湖泊就有41个。在建国初期,昆山有30%都是水(如今为16%)。
 
绵密的水系湖泊,又滋养了昆山2200余年,在水利时代,昆山日子大多繁荣而富裕。
 
△水织就了昆山 /
 
在过去,昆山还叫“娄县”,正是得益于母亲河娄江。蜿蜒曲折的娄江,撑起了这一方水土,也养出了一方人。
西晋的陆机陆云两兄弟,因其文学才情名声大噪,誉满全国,被称为“太康之英”;南朝祖冲之到此任县令十三载,在这片土地上推算出圆周率小数点后七位,成世界第一人。
 
从南宋到清朝,昆山一直人才辈出,为国输送国之栋梁。光是明朝,昆山就出了199名进士,生生占了全国的1%。
 
△昆山,人杰地灵 /
 
“昆山三贤”的名号又传颂千里,顾炎武那一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至今掷地有声;归有光“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盖矣”的深情,被写进了语文课本;朱柏庐那本《治家格言》里,“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又成了多少孩童的耳提面命之语。
 
这些文人雅士,又组成了昆山人以水安身,以文立命的深厚文化底蕴。元末明初,不愿入仕为官的当地富商顾阿瑛创办了便于大江南北文人相聚的“玉山雅集”,其中不乏熟晓北曲南戏的名伶,由此诞生了缠绵婉转、淌过六百年山河岁月的昆曲。
 
白先勇曾谈《游园惊梦》和昆曲美学,说:“相比中国其他地方的戏曲,为什么昆曲的唱腔特别悠长婉约、百转千回?我认为,除了包容了精致细腻的江南文化,还与吴语方言的特点有重要关系。昆曲发源地江苏昆山话,就有27个声母、41个韵母、7种声调,几乎是国语的一倍。
 
昆曲“水磨腔”的美誉,最适合用来唱爱情。不管是《牡丹亭》的“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还是《长生殿》的“死生仙鬼都经遍,直作天宫并蒂莲,才证却长生殿里盟言”,何人听了肝肠寸断?
 
△极尽哀怨缠绵的昆曲 /
 
水勾兑了土,衍生出来的村庄,是为“水乡”。当四通八达的水系向外延伸,昆山除却高楼大厦,在西南隅、西北隅和东南隅均遍布着那动人的千年水乡。
 
“中国第一水乡”周庄,住着过沈万三。历经900年风雨的周庄,枕着元明清的古桥建筑,评弹声、摇橹声、船歌声,余韵悠长;青团子、富安糕、万三蹄,万里飘香。
 
吴冠中在80年代前往周庄,形容其仿佛一座“孤岛”,“环村皆水,不通汽车”,在唯一的旅店住下写生,终日流连于黑瓦白墙、古桥舟楫之间。
 
△“中国第一水乡”,周庄/
 
离周庄不过10公里的锦溪,因景而得名。《锦溪镇志》载:“一溪穿镇而过,夹岸桃李纷披,晨霞夕辉,尽洒江面,满溪跃金,灿若锦带,故曰锦溪。”
 
锦溪在过去盛产供于宫廷的“金砖”,被五湖三荡环抱,密密麻麻的古桥横亘其中,江南四大才子之一、锦溪女婿文征明曾为其赋诗:“水漫蒹葭情不及,锦溪桥下白烟生。”
 
△锦溪古镇 /
 
至今“水陆并行、河街相连”的棋盘式古镇千灯,孕育出了怀抱“天下兴亡”的顾炎武,又孕育出了昆曲鼻祖顾坚;而被阳澄湖、傀儡湖、巴城湖、鳗鲡湖、雉城湖五座湖泊环绕的“湖泊明珠”巴城,则盛产中国人为之食指大动的“阳澄湖大闸蟹”。
 
长满青苔的阡陌古巷、几只乌篷船、连排的江南民居、粉墙瓦黛、悠悠的昆曲,加上大闸蟹、啜一口青梅酒,便组成了昆山的“缱绻江南”。
鲜活的昆山

抛开“宇宙第一县”的传说、“江南水乡”留下的底蕴,昆山人的生活是绵密而灵动的。
 
他们的一天,往往从一碗奥灶面开始,从一段昆曲中结束。昆山人常说:“吃面靠汤,唱戏靠腔。”
 
△昆山的烟火味也很浓 /
 
同诞生于昆山的昆曲、奥灶面细瞧之下,竟有许多相通之处。昆曲音韵声调极多,而奥灶面也极为讲究,有二十多味调料、四十多种烧法,还有七种最常见的浇头。
 
汤是奥灶面的灵魂,一口红白鲜汤,要文火煨制足足六个小时,爽滑筋道的面条焯水捞出,浸润在汤底之中,再配以虾仁、爆鳝、牛肉、爆鱼等浇头,一解千愁。
 
△一碗奥灶面鲜香动人
 
到了傍晚,吴淞江畔婉转绵长的昆曲便悠悠传来,细腻动人的腔调,足以抚平生活的任何皱褶。
 
早晚之间,昆山人的生活也有颜色。
 
位于城内西北隅的亭林园,就齐聚了昆山“三宝”——昆石、琼花和并蒂莲。别把这公园小看了去,始建于光绪年间、纪念顾炎武(号亭林)的公园,却把苏式园林的特征一一囊括了去:玉峰、池塘、戏台、茶馆、亭台、寺庙......
 
中国古建筑园林艺术学家陈从周盛赞这里,“江南园林甲天下,二分春色在玉峰”。
 
△昆山的亭林园 /
 
在昆山,大大小小、形如口袋的公园还有很多,人们从不怕没好去处。是呢,44.27%的绿化覆盖率,人均14.6平方米的公园绿地,早就给昆山人织就了春意盎然的底蕴。
 
不过,要说最大程度地结合烟火和自然,还得数昆山城市森林公园作为华东地区最大的森林公园,占地3150亩,负离子浓度可是超过了2000个/立方米。
 
△昆山的绿意 /
 
昆山的公交也是一绝。
 
虽为县级市,但破破烂烂、飞站的公交从不存在。在昆山打拼两年多的阿鱼说:“在第一县生活这么久,印象最深刻反倒是公交。”
 
在昆山,村村通公交,干净舒服有空调,还基本实行着1元票制。花着上古的价钱,便可把昆山游了个遍(少数分段)。
 
△昆山的公共交通系统非常完善 /
 
但多数昆山人的脾性,都在饮食里见真知。
 
吃蟹要专门驱车去巴城,等梅雨时节一到,阳澄湖里的螃蟹便吸饱养分,成了肥美的“六月黄”。
 
中国人吃蟹,讲究“九月团脐十月尖”,选蟹要看“青背、白肚、黄毛、金爪”,那一口色泽金黄、芳香肥硕的蟹膏,细细颗粒感在口腔中蔓延开来,真应了李渔那句“买蟹钱就是买命钱”。
 
△阳澄湖大闸蟹
 
依水谋生的昆山人,在河鲜上是永远吃不完的:小河虾、鳝鱼、鲃鱼、螺蛳......难怪昆山人出了江南,便吃不滋味。
 
昆山周市地势低洼,在过去盛产麻鸭。从前周市人喜欢把肥美的麻鸭爊煮,用旺火烧开,再加入丁香、肉桂、甘松等十几味中药材,文火慢炖,药香裹着鸭香,飘香一整条街。
 
沈万三除了给昆山人留下精神财富,还有一席精致无比的“万三宴”。炖烂绵软的万三蹄、去骨炸制的古法烧鳜鱼,还有吃出雨后稻香香气的田螺塞肉......
 
△万三蹄
△昆山的青团 /
 
青团子、小混沌,还有甜中带点咸的袜底酥,共同精炼了昆山人的胃口。让你不得不感叹一句:“江南人的讲究和精致,果真在食物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有山有水,有速度也有温度的昆山,或许就是当下物质与生活结合的最好标本。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