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游记]鹞子峪,静待花开

今次是2021年的首爬,这个冬季受多重因素影响,除了去年底上长城看了一回初雪([游记]初雪日,登长城!),就再也没进过山。

‍‍‍‍‍‍‍‍‍‍‍‍‍‍
2017年4月3日 鹞子峪
鹞子峪4年前去过一次,时值最佳观赏期,山花遍野,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PM2.5爆表。虽说这次去时间相对早了点,但考虑到今冬的气温呈明显的前低后高,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毕竟野长城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连续不断的阴霾下,本来对这次的天气没抱太多的期望,早上想着又是雾又是霾,帽子压根都没往包里塞。结果没想到进入山区后居然放晴了,加上昨日的一场雨,水汽盈动,山间云雾缭绕,若此时站在山顶,定是云海仙境。
‍‍‍‍‍‍‍‍‍‍‍‍上山的路有些湿滑,好些个大石头都得手脚并用才能上的去,看来确实是好久没出过门了,翻了好几遍背包才发现这次连手套也没带。
‍‍‍‍‍‍‍‍‍‍‍‍
鹞子峪的爬升不高,很快我们就上到了城墙,不过似乎在上山的途中我们错过了某个岔道,并没有直接到达原定的第一个烽火台。由于后队还没上来,我便和阿峰去烽火台打了个转。阿峰是我在2018年蟠龙山长城时认识的领队,现在已在成都定居,这次恰好回北京,是个很靠谱的领队。
山上的花已是含苞待放,跃跃欲开,相信再过个一周就将迎来最佳观赏期,这张图片里的所及之山体也都将换上繁花盛装。
鹞子峪的山间有许多成簇分布的松树林,这种常绿植物在北京的山上还挺是少见。据史料载,外族入侵,当千军万马夜行至“撞道口长城”关口时,由于关口两侧满山遍野都是松树,松涛阵阵,敌军误以为有千军万马埋伏于此,不敢前行,退兵50里以外,从此这里就得了一个“镇虏关”的名字。
抵达第二个烽火台,全队进行了休整。以前总啃面包,这回我带上了自热饭,虽然加热的时间有点长,不过热乎的饭菜和面包相比确实暖胃不少,真可谓科技让生活更美好。
继续前进后,随着角度的变换,惊现长城与戴雪山体同框。
 以上两张为队友拍摄
居高临下之处就是黄花城水长城,虽说叫水长城,并不是长城建在了水中,而是当初因大坝截流,导致水位上升,把处于低谷部位的长城淹没在水中,这才形成了长城戏水、水没城垣的景象。

 

蜿蜒的长城,就似一条巨龙盘踞在山脊之上,“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万里长城,龙之图腾。
接近下山点的时候,终于见到一棵已经绽放的山桃,甚是欣喜。花开花落,见证着百世英雄。
下山的过程颇是曲折。下撤点刚好有两个长城防护员守着,我们说我们是下山,结果一定要我们原路返回再下山,明曰保护长城,不过这个逻辑很是让人费解,还一连追着我们往回赶了两个烽火台,就是不让我们走侧路下去。最后被赶到一处果园,才通过友(jiao)好(guo)协(lu)商(fei)的形式完美解决。
长城要保护,人员要流动,经济要发展,硬核的管控似乎永远是前面的一道坎。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