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善高洲桥往事:如果说高洲夜合山保境安民,高洲桥则沟通里外

偶翻相册,发现一张相片,有路,有桥,有屋,看着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再想想,哦,原来,曾从这儿走过千百回!

      这桥是高洲桥,这地方也就是高洲。
      在高洲读小学,那是一段难忘的岁月。小学五年级就住校,常常下午放学,和着同学们,站在高洲桥上,把折好的纸船扔下,什么颜色的都有,就如一只只蝴蝶,翩然于水面,随着水流一伏一沉地漂远。也曾在那桥下,洗着的确良,刷着解放鞋,记忆最深的是打着严霜的一个个早晨,河水冒着白汽,洗着洗着,双手发红,倒不感觉得冷,反而热乎起来。也曾在那河里,与小伙伴们一块儿玩水,打水仗,一身湿透;有时沿着当时看起来宽阔的河道,一脚高一脚低地向下游漫无目地地走着,随手摘吃着河两岸的野果子,或嚼着狗尾巴草,追追打打,激起了一串串的水花,洒下一阵阵笑声……
      春末夏初的晚上,青蛙鼓鸣,与老师,与同学,打着手电筒,或“光耀仔”,就去高洲桥往下游的河两岸稻田里插泥鳅,一二个小时,常常能收获一蒌泥鳅。这些是那物质生活较为匮乏年代难得的美味。
      高洲桥是千善往甘竹的公路用桥,而右前侧的山与高洲小学隔五百米对望,山势并不高。课余,会伙同小伙伴去捡子弹壳玩——听说这里曾经打过仗,死过很多人;有时还真能捡到。 那时还老人家说这一带的山(从石上到南村水口)晚上合起来,让妖魔进不来,让这山中的鬼怪也出不来;天明时分又打开——即高洲夜合山传说。听时,少年的心惴惴不安。
      年龄渐长,升入初中,骑着永久牌自行车,沿千善河骑着,往返于家校间,两边的稻田青了又黄,一河的清水春涨冬消。三年间,一路哪处有弯,哪处有坑,哪处有野果,哪处河道水浅水深……能清清楚楚,熟悉得就像对自己的手脚一样。初中之后,坐着龙马车,伴着千善港的水流往外走,每当经过高洲桥,便意识到是离家或回家。工作之后,便不再是简单的回家,而是要说回老家了;油盐酱醋,两点一线的奔忙,回老家的次数也就慢慢减少了,渐渐地,便已淡忘了一些事,一些人。淡忘的往事,便趁着这看相片的当儿,一咕脑里地奔涌出来。
     2014年再回老家,见原先捡子弹壳的地方竖立着一座烈士纪念碑。不由驻车,通读碑文,才更细知:原来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红军在这里与敌人展开血战,是役,高洲与邻近的两个村有名有姓的38位战士献出宝贵的生命……猛然似有所悟,高洲夜合山的传说或许与此有关:战事之激烈,敌我死伤之多,山河为悲,夜合保民。看着纪念碑上一个又一个名字,看看眼前的蓝天白云青松沃野,不由想:不就是因为他们的前赴后继,才会有山河的无恙、人民的安康吗?——高洲子弟在,不敢忘英灵啊,是以“为昭先烈,激励后代,立碑铭志”!
      细看高洲桥图片,桥还是那座桥,虽然经过翻修,而桥头的房子却是白墙黛瓦,这是美丽乡村建设的印迹。历史的风烟散尽,苦难的岁月已逐渐远去,童年的往事也已沉入记忆,我们尽管常回忆往事,常感慨往事,但也憧憬未来。 
      如果说高洲夜合山的传说旨在保境安民,那么高洲桥的建成及一次次的维护翻修就是沟通里外,是开放——在这大好的开放时代里,在这美好的春光中,千山绿妆,丽日高升,而我们不老,未来可期!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游记:徒步于春去春又来的高山沙漠和铁甲龙

2021-3-18 21:06:49

旅游攻略

仙居上井峡谷溪降

2021-3-19 7:09: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