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 疆 | 沿 着 公 路 前 行

2017年暑假的尾巴,去了一趟北疆。

从乌市开始自驾环行,平均日行600公里以上。历时15天,好好吃喝,放开玩乐,停不下来的拍摄记录,回来便写下了这篇旅行日记,包括视频。这是当时我学着剪的第二段旅行视频。(划重点)

 

 

 

 

三年后,重新整理还会有在上路的兴奋;可视频不一样,无处安放的尴尬让我一遍也看不下去。

大红色围巾习惯往头上一包,搭上同色系碎花裙是我去大西北最执着的审美标配。认真的土过,鲜明的稚嫩和实力的夕阳红,是我。用力的自由,真实的解放和犯二式的快乐,也是我。

最后还安慰自己,「有趣还是我」,就如旅途,精彩是收获,就够了。

大泱  蜗牛  李波

出发前有做一些大方向的攻略,但仅仅只是地标性景点和特色美食的种草。怎么玩,依旧是随心。当时,蜗牛和李波也是这样想的。

大泱和出镜率最高的红箱子

40多个小时的火车,枕着铁轨声听着音乐。耳朵像被一个木塞紧紧的压迫着,胀痛,厚重,耳鸣。逼哥歇斯底里的歌声慢慢变的孱弱,像通过竹筒隔着一层膜传出来的沉闷声音。

「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

这是第十七个悠长的隧道。我有些暴躁的扯下耳机,使劲地晃了晃头,打开床顶灯,翻开枕头旁带的书。

“嘿!给,嚼一嚼会好点!”邻床的姑娘递来一盒口香糖。

我拿了一片,微笑示谢。

“都拿着吧,这一路的隧道多着呢,我下一站就下了。”

“下一站是…”我看着手机的时间问道。

“哈密,是哈密。从甘肃进新疆要经过的第一个城市,丝绸之路的咽喉。在我们老家产的水果又大又甜,在内地吃不到……“

昏暗的车厢灯光隐隐亮着,我听着她有些兴奋的描述着家乡。

突然疾驶而过刺眼的路灯伴着一声轰鸣生猛地打进来,她黑亮的眼睛在发光。如同平静的湖泊,是维吾尔族姑娘特有的瞳仁。

车窗外的沙柳,站台以及干涸的河流慢慢向后倒去,像是给每一个离乡的人热烈的拥抱。但对我,却是一句新鲜的问候。

「嘿,你来了!」

火车上看日出

到达乌鲁木齐的第一眼是灰色的。因为时差问题,早上八点钟的天还没亮透,恰逢一场小雨,低沉的乌云还未散去。灰尘一般的鸟群洒满了天际。

 

与朋友在预定好的民宿汇合并稍作整顿。小小的客厅聚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背包客。从北疆的壮丽到南疆的风情,他们彼此交换着一路上的风景人文予自己的感受,以达到审美和思维上的共鸣。言词间除了不舍留恋,还有迫不及待的向往。

而后,也更加确定了我们的路线。

第一天在乌市友人的招待下吃到了大盘鸡和大羊排,好喝的酸奶和爽口的乌苏,一口酒呀一口肉,舌尖上的满足感,对未来几天的旅途越发兴奋。

漏 鱼

 

第二天大清早便离开乌市前往魔鬼城。

八月,日光充沛使人昏昏欲睡。

越野车驶出市区,路过大片的西瓜地和葡萄架,荒凉的过渡地带有石油采掘机在作业。从某个隧洞出来眼前出现一条延至大地尽头的路让我激切不已,如同心中有烈马奔跑而过。

 

 

我们开得很快,赶在日落前到达了魔鬼城。

在本以为是一片寸草不生的戈壁滩上,突然出现如同城堡群一样的庞然巨石拔地而起,成片林立。

阳光折射出奇虫怪兽的阴影,辉煌壮观又让人神秘莫测。慢慢西沉的日落收起灼热的余晖,有风卷着黄土从西边刮来露出龟裂的地表。天昏地暗,怪影萧索,让人颤栗难安。

如此荒凉之至让人难以想象这儿曾是一片辽阔的淡水湖泊,气候温和,草木茂盛。而这一切只不过是我们常说的沧海变桑田的一瞬。

 

 

 

所以很多时候自然赋予的美必定是经过一番毁灭性的打磨造就而成的。就如同一个人的成长,脱胎换骨,凤凰涅槃。

而自然赋予的力量更是无法衡量。就像七堇年说“不管你多么认为世俗之物与你息息相关,要记得,从你的生理层面来说,大脑构造已经注定了,你只能受到山川湖泊的终极安慰。在你的集体无意识深处,你的审美本能,一直在召唤渴望自然之母的温怀。”

特别是往后几日我们驱车前往阿勒泰地区,自然之美的力量不在言语。

 

 

安静蓝色的额尔齐斯河。穿铁桥而过,如同抵达另一个世界。一边是洒落在起伏戈壁上的风车随风转动,洗净的湖蓝色天空收获一朵爱心云的表白。而另一边是逶迤的山峦,挺拔的胡杨树上略施一点黄,犹若油画上点缀的绚丽,肆意蔓延。

牧场茂盛,马儿悠然,牧民收割的青草晾晒一旁,阳光下蒸发出淡淡的清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有见到色彩斑斓的五彩滩,仅有种到此一游的失落感。而后又自我安慰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完美尽如人意的事情。

从五彩滩到喀纳斯的路上,风景不再是荒凉,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原野,牛羊成群闲走,路上随处可见哈萨克牧民驻扎的毡房。一场大雨只好让我们暂宿于阿尔泰山下。

蜗牛好看的背影

雨一直下到傍晚,气温也下降了好几度,简陋的毡房内有风隐隐灌进来,冷得让人直哆嗦。能容纳十几个人的大炕散发着浓浓的酥油味和烟熏味,单薄的棉被像被涂抹了一层油,黏糊其手。此时热情的牧民端着炭火倒进壁炉里,望着慢慢升腾起的火焰,这才有了微微暖意。

吃过简单的晚饭后走出帐外,暮色正浓,孤独的鹰在苍穹上久久盘旋。能歌善舞的哈萨克人民在临时燃起的篝火旁跳舞,小孩子们拍打着节奏迎合。没有鲜艳的服饰,却有粗犷豪放的三弦琴伴奏,轮廓鲜明的脸上每个人都笑容明朗,连马群也不安分起来!

 

 

在这旅途的夜晚,踩着咯吱响的草地,披着纯净天幕上如水的星辰,暗自感慨,「天地人间都尚好,倘若你也在场」。

而那一夜如此漫长而又寒冷,甚至因为恐慌而失眠!

 

 

翌日清晨被刺骨的寒意惊醒后再无睡意,壁炉里的炭火早已烧完。牧民拉下毡房上厚重的雨布,凛冽的光掺了几绺凉意从屋顶缝隙处直直的洒进来,无比清冷。

起床洗漱。高山上的水冻得让人麻木也让人清醒。牧民为我们准备好了价格不菲的酥油茶和烧饼。勉强吃饱后便开始了一天徒步阿尔泰山的行程。

 

带上干粮和水,沿着马群和行走过的脚印上山。雨后的空气清冽如酒,干净的天空蓝得让人致幻致盲,轻盈的云触手可及。远处高大俊朗的山廓上白雪裹身,阳光穿过高山千里迢迢赶来与脚下零星绽放的野花兀自撒欢。

我们跨过安静的小溪和茂盛的草甸、蓊绿的树林与倒下的朽木。用刚学的哈萨克语和每一个迎面而来的牧民微笑问好。恍惚间,旅途如同生命充满了柔和的质感。

在这片不食人间烟火的净土上,能秘密闻到似是从春天的山坡上飘来的花香味,而见到的都是我从未想象过的奢侈景象,如同置身于外国电影《阿尔卑斯山少女海蒂》中的美景而心生妒忌——能在这里生活,是受了上天多大的恩惠啊!

 

一路走走停停,干粮和水早已与体力一同耗尽。

在半山腰惊喜地发现有人家。

升起的袅袅炊烟掩映在密林山野间,小孩坐在门槛上啃着大饼,院落里未上鞍的牛羊低头温柔地吃草。

看到我们走近,她立马起身躲在了大人身后,探出脑袋打量着我们。是那般像极了海蒂的小姑娘,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充满了新奇和胆怯。给了她一颗巧克力后对我们友好的微笑,从房子里嬉戏打闹至门前的院落。

看到盘旋而过的大鹰,她会张开双臂做飞翔状然后害羞的笑。

盘旋而过的大鹰

 

小女孩的妈妈见我们没吃饭,领着我们去了邻居家。热情的哈萨克牧民应我们的需求做了土豆白菜炖羊肉,酥油茶,大馕饼。

饥饿太久,我们狼吞虎咽,年老的牧民夫妇怜惜慈祥的望着我们,用不太标准的汉语叫我们慢点吃。

那天中午可以说是整个旅途中吃得最丰盛可口的一顿,因为有渗透在烟火里的人间气,还有某种纯粹的温情。

高山地区,天气说变就变。赶在还未下雨与牧民挥手道别随羊群一起下山。途中遇见了一棵非常好看的树,枝繁叶茂的孤独生长在天地间。我沉默的仰望,幻想自己就是这一棵树,无依无靠不必前后张望也无须四处游荡,雨露风霜中静默的成长。你来或不来,我都在这儿。

又是一夜寒彻骨。

一早按照原计划继续驱车前往喀纳斯。购票,问路,边防证办理,乘车,一切都很顺利。

乘坐观光车绕山路前行。清晨的雾气与深浓的炊烟缭绕山间,似一段散不去的缠绵往事。

 

月亮湾的湖水像倒入碧蓝色的牛奶忘了时间的存在沉默流淌。哒哒的马蹄声在寥落的白桦林里反复回荡,白哈巴村落里玩耍的狗懒散的牛群以及矮小的木房子让人仿若置身传说中的霍比特人家园。

 

 

走在中哈边境的路上,阳光很大,湛蓝的天空犹似海洋的梦境。与同伴沉默不语,时光流逝的很轻很慢。

我喜欢四月,明媚不灼眼的春天。而这儿虽然是八月,却像极了四月末五月初的气候。穿着单薄的碎花长裙不觉冷,披着棉布外套也不知热,适宜的温度,如壁纸的风景留人长居。

西北第一村

在喀纳斯住宿两晚后,一路向南走,到达赛里木湖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 

见过了很多湖,也看过了很多海。第一眼见到这片被名为「大西洋最后的眼泪」的海域还是会被震撼到。

四周簇拥着延绵不绝的雪山,湖边连接着无垠的草原。蓝色如泪的碧水在宽广冰冷的海面被烈风激荡起汹涌的波涛,与流传下来的美丽传说一般,恰似恋人悲痛的眼泪和真诚至上的信仰。

如果这世间真有这样让人奋不顾身的爱恋,那它必定隐伤的、破碎的,可也是从未被幻灭的!

湖光山色,心境明朗。

我们沿湖走了很久。铅色沉沉的阴霾天空下,感觉随时都会下一场大雨。越来越大的风灌进单薄的身子里,苍白无力如同岸边枯萎深黄的莽草摇摇欲坠。于是改乘车围湖慢游,赛里木湖的宽广简直超乎了我的想象。

在降水量稀少,戈壁沙漠随处可见的新疆,还有如此幽蓝脱俗的海,祖国之大之壮美岂在文字!

几日紧凑的行程游遍了北疆的主要景点,比预期规划的时间还多出几天。于是和朋友决定走一走传说中「这辈子一定要走的公路」,独库!

从伊宁市区出发,在还是盛夏的那拉提草原下住宿了一天。有些落后的村子里很多留守在家的孩子们。

爬树,帮村民赶鸭子,堵羊,和孩子们做迷藏嬉闹。都快忘了自己还是穿着裙子的女游客啊。

补一张稍微文静的照骗。

村子里一个叫小龙和燕子的小孩儿。他们在采摘荆棘果,一种很酸但维生素很高的野生植物。

对着镜头一脸蒙圈的仨小孩儿和开心比耶的两个少数民族女孩子。

村子离酒店的有点距离,拜托路边开拖拉机的小哥说,八块钱送送我们吧。

 

一路上他笑得很开心,自拍一张合影,咱们的牙都挺白的。

 

第二天清早走217国道,越往南气温越低。

 

空气中薄雾氤氲,翻越天山海拔3700米的铁里买提达坂,俯瞰独库如一条巨龙盘卧,横亘崇山峻岭,贯通深山峡谷、悠长隧道。一路上草原、雪山、断崖,美不胜收。有种眼在天堂,身在地狱的其境感!

独 库

 

临晚饭前到达库车,一座南疆风情浓郁的小县城。行道旁的银杏树渐渐枯黄,有深秋的味道。

司机峰哥带我们去了当地农贸市场闲逛。论公斤称的水果吃到饱,一口红柳羊肉串,一口酸奶冰淇淋,嘴馋到闹肚子。

在天黑前导航去预定好的扎巴依青旅,老板是认识甚久却素未谋面的北方大男孩儿,也是同样喜欢朴树许巍李志的年轻人,当然也如客栈名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

一个叫白,一个叫豪。

在清冷安静的院子里,他俩弹着吉他唱或忧伤或狂躁的民谣。五十瓦的电灯泡被大风吹的摇摇晃晃,桌子上包裹着羊肉串和烤馕饼的塑料袋吹的哗哗啦响,每个人都捧着一碗夺命大乌苏。

小 白

“你们还这么小,为什么不读书就来新疆呢?”我问他们。

“新疆美呀,新疆的姑娘更美啊。”回答的有些可爱。              

阿 豪

一瓶酒喝完,他们开始讲着一路来新疆的故事。放弃学业工作,带着吉他流浪,从街头唱到酒吧,办过小型livehouse,赚来的钱买酒喝。睡过地下通道,醒来身无分文。也追着音乐节在迷笛跳水,爱上美丽的姑娘一起打理着客栈。

无米无炊,但有酒有乐,有情有义。年轻时候的生活都是这样,穷快活。

库车作为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处于丝绸之路中线的咽喉重地,在历史上有着盛极一时的文化。佛教遗迹和自然风光都是需要时间去了解,可原计划是第二天要往回赶所以仅去了库车大峡谷。

库车大峡谷又名克孜利亚大峡谷。因为岩石含有较高的铁矿质,整个峡谷呈褐红色。远处看,层层叠叠的山体褶皱像一团团燃烧的云霞。虽地处内陆干旱地区,奇峰峥嵘,劈地摩天,但遍地细沙,时有汨汨清泉,曲径通幽

在库车结束租车服务。和同伴们搭上去吐鲁番的绿皮火车。晚点六个小时,小而拥挤的候车大厅有些不知如何落脚。女人撒落的红色皮鞋,席地而睡的男人,小孩儿刺耳的哭声,延误的埋怨和倦乏的哈欠,一张张黝黑而疲惫的脸,都是一地生活。

 

 

火车在凌晨四点时进站。作为绿皮火车的常旅客,我也是头一次经历如此漫长的等待,幸好提前备上了水果和泡面。

第二天到达吐鲁番时,又马不停蹄的转高铁去了鄯善县。

鄯善的库木塔格沙漠,是我此行的目的。

这是世界上唯一与城市零距离的沙漠,也被称为“城市中的沙漠”。千百年来,在这里形成了“绿不退、沙不进”的自然奇观。也是浓缩了世界各大沙漠典型景观的博物馆,更是诠释古楼兰王国消失的最后一片圣地。

我第一次见沙漠,有些兴奋。乘坐区间小火车从景区内的葡萄架下经过,感觉张口就能吃到葡萄。

早晨的气温不高,极度舒适。到了中午,地面灼热,像有火团燃烧脚底,但丝毫不影响我沙中吃瓜的心情。

第一次完整的记录了沙漠中的日落。

沙浪无尽,天际苍寥,辉芒交映。像被罩在暖黄色灯泡里的世界,闭上眼睛都能感觉到苍黄的底色,是温和的,无限包容的世界。

第十五天的时候结束北疆的旅程。还不忘再去吃了一顿漏鱼,八楼猪脚,和同伴们喝着精酿想着家和她。

 

年轻的心总是幻想整日流浪与路途为伴却敌不过现实四面楚歌的厮杀,也希望能坦坦荡荡不问儿女情行走江湖,而那些撞不倒的南墙是你无法克制的念念不忘。

 

所以旅途之所以奇妙是因为它总会走着走着就遇见了混沌生活中迷失的自己!

而会好吗?

不知道,先走着。

 

 

离开地面,如一只气球漫步云端。穿过稀薄如絮的云层,黛秀的高山,如镜的湖泊,枯萎的草原以及干涸的河流,荒芜的戈壁。

阳光万里倾泻,有壮阔之感。直至傍晚,暗红的霞晖渐渐收拢在纯净的深蓝色里形成渐变色轻轻地铺满了整个天空。裸露地表的戈壁绵延至地平线沉入这宁静的黄昏中。

天地如此辽远,时空亦是苍茫。

夜晚时分,飞机从万里高空缓缓下降浮现城市的轮廓。每一盏闪耀的灯火,每一条辉煌的通江大道,此时都像一个故人熟悉的问候。

「嘿,你回来了!」

 

最后希望每一位都能有机会去新疆

 

❤️

  

摄 影 与 行 走 | 奔 赴 于 热 爱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川 西 | 穿 越 熙 攘 ,向 山 海

2021-3-21 8:41:46

旅游攻略

西 藏 | No Fear In My Heart

2021-3-21 8:52: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