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 藏 | No Fear In My Heart

 

2016年,第一次去西藏。没看任何攻略,也没有任何准备,就是想要去;没有相机,也没研究过怎么拍好一张照片,就是想发圈;不会去记录旅途,自然也不会过多回望,就是游过。

 

年轻的生活,就像没有规划的旅行,一切按照自己所「以为」的,想当然的走。因为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怕。

 

「No Fear In My Heart」真酷。

 

 

photo by 2016

 

没告诉家人,提前四天订票。背着一个包就出发了。

 

在城区游逛了四天,每天都跑去老光明茶馆喝上一个下午。经驴友提醒,有必要去一趟羊湖。

 

 

 老光明茶馆的下午茶 

在客栈找了个拼车就上了路。从下着大雨的市区出发,一路都是雾色弥漫云海低沉的高原,祈祷翻过这座山,就能看到晨光。

 

雨过天晴  photo by 2016

 

面包车在泥泞坑洼的山路上摇摇晃晃。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一边吸着氧,一边唱《青藏高原》。年轻的司机小伙操着一口四川话问,你们为莫子来西藏喔?

 

有调皮的女生接过话,调侃道;“还不是为了给你做生意喔!“

 

有人笑出了声后猛吸两口氧,气氛突然活跃起来。安静会儿后,陆续传来了不同的回答。

 

有被炒了鱿鱼失业的,也有不久前失恋的,还有一毕业就说很失意的……回想,真像歌里唱的「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重庆的菲姐姐和红姐姐

 

“emm,我一直失眠”,我对邻座来自重庆的菲菲姐说。

 

她和她的同伴抱着氧气瓶笑了,“没事儿,西藏让你洗涤心灵!”

 

 

羊卓雍措

 

洗涤心灵,首先必须得治愈双眼。

这里,做到了。

 

 

 

从羊湖回来后,各自分别。翌日清晨,下着大雨,我赶着最早的班车一个人去了林芝。一路颠簸,翻过米拉山,又翻过了南迦巴瓦峰,终于到了八一镇。

 

枯水期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有些浑浊,连续几天阴雨连绵的尼洋河也不尽人意,清早起来也没有如愿见到南迦巴瓦峰的日照金山。

 

 

云雾中的南迦巴瓦峰

 

意兴阑珊时,还突发风寒感冒,迷迷糊糊了几天。途中经历了什么也想不起多少,只是那些被头疼折磨的呓语连串的夜晚,好几次被自己的体温吓到惊醒过来。环顾四周,发现还在床上,而不是天葬台,感慨着还好还好。

 

 

 

 

第一次入藏,遗憾中更多的是无措与恐惧。

 

是「孤独」的无措以及「孤独的死」的恐惧,这应该是人在陌生环境里的本能感知。

 

 

 

所以那时候对「No Fear In My Heart」的认知,就像井底蛙不知天空海阔,盲目相信未来一帆风顺的无知而无畏。一旦波澜四起,便乱了阵脚,可以消极到「这个世界我不想要了」。

 

年轻人啊,这一点儿都不酷呀。

 

 

 

 

人的一生既然是一场修行,不管是朝九晚五或者相夫教子,或者一直热爱驰骋继续步履不停,我们都应该有一段「取悦自己,惊艳双眼,收获丰盈」的远途。如果有更多,更好。

 

接受这种认同的还有友意。

 

 

 

 

友意,是我的大学同学。大学里我们并无太多交集,可能我忙着恋爱去了,而她,大二就转学了。毕业几年后机缘巧合通过qq群把微信加上了。

 

重新认识彼此,走进对方便是从相同的热爱开始打开话题。由于所学的相同专业,她喜欢户外,我也视旅途为生活的一部分;她是享受被拍的美丽姑娘,而我喜欢拍美丽的姑娘。

 

 

 

 

从18年年底开始,我们除了默默关注对方,也隔着屏幕分享彼此当下的状态并实时更新,互相梳理不如意。因为大家的工作繁重和不同的生活轨迹,总是把尽早见面的计划打乱。

 

半年下来,竟发现彼此都好像「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在19年的9月,我们说辞职就走人,说上路就订票。时隔七年没见,我们出发去西藏。

 

 

 友意&收留的一只喵

 

我们在西安碰面,回民街上吃了两天后乘上了西行的火车。30多个小时的车程,半夜里被列车员提醒,兰州到了,该换制氧火车喽。

 

夜凉如冰,似乎能闻到空气里凝固的拉面味儿,我深呼吸一口,真香。

 

从兰州上车的大哥安顿好自己的行李后,在我对面坐下。借着微弱的灯光,可能看出我的饿意,从床头的塑料袋里取出一个纸包,说,这我上车时买的清真手撕鸡,味道很棒,要不要一起吃。

 

我没有客气,拿出买的水果作为回礼,拉上友意一起吃起来。味道确实很棒!

 

一路上,我和友意絮絮叨叨的聊着。虽然多年没见,却能很默契的接住彼此抛出来的梗。也会主动和睡在上铺的陌生人聊天,分享着美食。疲惫的下午我们在阳光烂醉下打盹儿,没有一点儿高反的不适感。
但有些时候我能感觉到她的疲惫和力不从心,也想象着前两天她递了辞呈从腾讯大楼走出的画面。太阳很大,她没有去遮挡,并昂脸迎接。她一如赤诚,哭得像个孩子。如一直小心翼翼捆绑在蜘蛛网上的水珠,保护成了束缚,只想像蒸发眼泪一样,彻底的融化在此刻的光里。是自由的光。
可是长久以来在高强高压工作中投入式的认真,身体的状态一时半会不能抽离出来,也无法沉浸式的体验旅途,却又不能让我失望,有着惯性的讨好型思维。她是一只被驯服过的马,对草原有着蹑手蹑脚的试探,只能从同伴身上慢慢寻回脱缰的野性。

“所以离开腾讯后悔吗?“
“不是后悔,是伤感,像告别一段恋情。”
“没关系,我们去的是西藏,会好起来。“

 

 

果然,与乘飞机看到的风景不一样。我们路过了唐古拉山的雪,可可西里的羊群,火车鸣笛而过每一个高原哨所时,驻守的士兵像一棵苍劲的树有力的致敬。

从荒芜到茂盛,从青青原野到荒凉戈壁

 

有趣的是,在即将到达拉萨时,我们遇到了更多同伴。有湖北的小李,北京的大李,西安的小杨,还有香港的阮叔。在火车上商量统一了行程后,决定在城区同行。

下火车的第一张自(合)拍(照)

夜游八廓街

 

一个小孩儿和另一个小孩儿

 

 

大昭寺门前朝拜的人

 

 

几人同行的两天,从八廓街到小昭寺,从大昭寺到布达拉宫,从藏餐到川菜,再到西北菜,最后在一家口碑极佳的石锅鸡店,喝着酒为各自饯行。既然有缘聚在西藏,便会有来日方长。

果然,头一天借着酒劲拥抱着说后会有期的人居然第二天又在羊湖遇上了。

 

 

 

 

 

第二次上羊湖,心情即天气,豁然开朗。可能是友意陪着的。

 

靠着羊湖岸边坐下,听着风吹得经幡呼啦啦的响。我向她讲起第一次来西藏时的不悦,以及这次入藏前也没有什么期待。

 

 

两次走过的路

 

我是一个摩羯座,对冷和热的感知非常明显。如果一段旅途没有带给我很舒适的体验感,那么我不会再对这个地方有热烈的情感。再去尝试,也会觉得是一种消耗,我想把时间留给新鲜感。但是,这几天和友意的行走就像在拆盲盒,心里装的是期待,行囊里是新的故事。或许,友意本身就像盲盒。所以,旅行中对的伴友就像找对了工作中的合伙人,有劲儿,也有趣儿。

 

她说,我会让你只记住我和你这一次的西藏之旅。

 

经幡&羊湖

 

 

西藏,就是「一措再措」的旅行。下一趟,我们便去了纳木措。

 

去纳木措,在客栈里提前一天预约拼车游。第二天清早出发,能容纳十多个人的面包车坐满了操着各类方言的游客。他们睡意朦胧的打着哈欠,只有几度的早上,口里呼出的气像雾一样厚重。

 

到了中午太阳好像是突然升起来的,把温差渐渐拉大,脱去羽绒服后一股燥热。有趣的中年司机讲着重庆话,一路给我们讲解路过的风景。

 

 

 

 

从途中经过的羊八井地热可以泡舒服的温泉开始介绍,到绵延的念青唐古拉山是北京亚运会火种采集点,再到藏北草原风光成群的牛羊群以及藏北居民的帐篷,还有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山和雄伟的青藏铁路。

 

这一听下来,我们几乎人口一嘴组装塑料重庆话。

 

 

 

 

从那根拉山稍作休整停留后,继续绕高原山丘盘旋上升,却突发汽车熄火故障。机智的司机师傅临危不乱。起身对我们说,小场面哈,大家莫慌。现在请车上的男士帮忙下去推车哈,我去旁边沟里打桶水来。

 

 

 

 

熄火了大概七八分钟,车子才恢复正常行驶。车内的气氛被可爱的司机调和成像一盆热热闹闹的重庆火锅。我们借此互相认识。有北京的琳姐姐和马菇凉,江西的杨姐姐,成都的小王,南京的小闻和小闻的闺蜜团,还有广州的陈叔叔和杨叔叔的同学情。

 

我们赶在下午五点前到达了圣象天门,又在月亮湾看了一场日落。

 

圣象天门,顾名思义,一只天然形成的巨大石像,站立在辽阔的纳木措岸边,象鼻深入湖面,仿佛正汲取来自雪域的圣水。而石象的身体与象鼻之间如同一个巨大的门,是通往天堂的圣门。

 

 

 

 

这里作为藏传密宗的圣地,千百年来无数高僧隐士在此清修。而且这也被誉为「西藏美景的终结地」。

 

壮丽的日出,绝美的日落,繁星活泼像与人语,深深浅浅在银河。

 

纳木措没有酒店,只有十几个人同住的帐篷。5200多米的高原,到了晚上只有零下几度一群人在晚饭过后提议要来个篝火晚会。我和北京的琳姐姐兴奋的表示要参与。

 

滋啦啦的火盆越烧越旺,聚集的歌声越唱越响。藏族姑娘和汉子过来教我们跳舞,一旁的友意选择不再安静的看着了,并提议大家手拉着手,转起来跳舞吧。正值国庆前,她说,我们唱一首《我和我的祖国》吧。

 

唱完,我们说着「愿祖国繁荣昌盛」的祝福。

 

安静会儿后,有人对着夜空嘶声力竭的喊着,「去他x的高反,我不怕」。

 

 

 

 

我们在柴火燃尽后,渐渐散去。我们仨默契的向湖边走去,拉着手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互相依偎着,从一个拧巴的状态慢慢把心情摊开。离职的人说着失心败意,离婚的人讲着鸡毛蒜皮。带着心事来,带着故事走。那晚,我们好像不是倾诉,也不像是说给身边依靠的同伴听,而是说给纯净的山河,和头顶如坠的星河。

 

而我一直对星空有着不受抵抗的心动。

 

 

 

 

为了看纳木措的日出,我们又是一大早往回赶。回到圣象天门,广州的刘叔叔说,大泱你跑远点儿,我给你来一张大景。

 

 

 

 

回到市区后,因为各自行程安排,又是各自奔天涯。

 

放下行李,稍微休整番,三人结伴去喝茶。像本地人一样生活,这一直是我认为的旅行该有的状态。再有过一次老光明茶馆和当地藏民一起喝茶嗑瓜子的休闲时光后,还是偏爱喜鹊阁。

 

可能「孤独的人都在喜鹊阁」

 

 

喜鹊阁有好吃的炸土豆

(友意 大泱 琳姐姐)

 

喜鹊阁有个很美的故事。当年文成公主因思念故乡在八廓街种下了一棵榕树,树上常年有喜鹊飞过。明清时期,文成公主的仰慕者在树的对面盖了一个阁楼,这便是喜鹊阁。

 

据说,仓央嘉措许多诗的灵感也出自于此。

 

 

 

 

琳姐姐在翌日清晨返程,我和友意便计划去色拉寺。

 

又是一次拆盲盒的惊喜。

 

 

 

 

在公交车上和友意险些丢了手机,被四个藏族小男孩儿及时捡到。于是同去了色拉寺朝拜。在聊天中得知,他们花了整整36天从若尔盖一路朝拜来到了拉萨。地为床天为被,风吹日晒如一日。

 

有信仰的人是都有一颗英雄的心,值得敬畏!

 

 

 

 

色拉寺的释伽牟尼佛像庄严雄伟而神秘。参观过很多寺庙,这是让我突然内心一震的佛像,突然就哭了。

 

打坐的住持许是见我心诚,于是从佛像下为我请了哈达,还主动为我的佛珠加持开光(据说当地藏民都很少拥有的待遇)。

 

 

 

 

来色拉寺,最想感受的当然是有名的「辩经」。很多寺庙都有辩经,但色拉寺辩经因为规模场面、动作规范、言辞激烈,已成为一道来拉萨不可来的人文景观。

 

 

 

辩经是僧人们一种别开生面的学习方式,通过用藏语展开唇枪舌剑的问答、严谨紧张的辩论,互相检验学经成果。

 

 

 

 

提问者提问时高举手臂向下挥落,象征着用文殊菩萨之剑砍掉无知;或将手掌压下,也就压掉了自己心中的贪嗔痴;或击掌催促对方尽快回答问题;或拉动佛珠表示借助佛的力量来战胜对方。

 

而双手相击则有三层含义,一是喻示世间一切都是众缘和合的产物;二是用掌声代表无常,说明一切都稍纵即逝;三是清脆的掌声唤醒心中的慈悲和智慧,驱走恶念。(此段摘自网络)

 

色拉寺朝拜完,趁着时间充裕,我们转到了哲蚌寺。哲蚌寺是藏传佛教最大的寺庙。

 

 

 

 

哲蚌寺三面环山,面对着拉萨河和前方的平川,房屋都以白色围墙为底,金顶红檐的大殿错落其间。比起信徒鼎沸的大昭寺和布达拉宫,我们偏爱这里的人少,环境清幽。

 

沿阶梯上行,一边聊着天,一边拍着照。

 

 

 

 

这一路都是有趣的遇见,大部分时间我们俩是在与同行人建立情感的间隙中捕捉彼此,因此会注意分寸而表现拘束。这是唯一一次我们俩带着闲聊状态去相处的行走。

 

友意在深圳四年,而我在江浙沪也飘了四年。隔着1500多公里的距离,我们在不同的空间里独自一人生活,却在同一时间里对抗着挫败的感情,不愿安分的现状,试图想要跳出去的工作局面以及家人的催婚压力。

 

最后活成了疲惫且隐忍的战士,倒下时,发现还有战友。 

 

 

 

 

黑塞说,「上帝借由各种途径使人变得孤独,好让我们可以走向自己。」

 

所以「像是两具不同的躯壳下出现同一个灵魂」。我和友意是不同荒野里的植物,寻到了彼此的气味,努力长出能够得着她的根茎和枝蔓,滋养成一棵闻得到青翠的树。

 

一个句子,闯进空白:

 

「往人生更深处走吧,我们一起」。

 

 

 

 

转完了哲蚌寺。又回到了喜鹊阁。打一壶酥油茶,买了一盒明星片,手写了一些祝福寄给朋友,来自高原最纯净的牵挂!

 

 

 

 

晚上友意约了在拉萨的友人去吃藏式火锅。学着他们大口吃肉,像汉子一样干杯。用简单的藏语叫着大姐「阿佳阿佳」。

 

酒足肉饱,我说,带我们去大昭寺长磕吧。巷子昏黄暖意的路灯下,友人像走在圣光里的信徒。酒肉穿肠过,我们都要很快活。当时我想。

 

 

 

 

108个长磕结束,膝盖红肿。夜晚的大昭寺安静的只听到自己的喘息。

 

悟空,悟心。

 

 

 

 

在西藏的最后一天赶上了国庆节。因为前一天晚上和友意长磕108个而精力疲惫错过了布达拉宫的升旗仪式,所以不能再错过电视直播的大阅兵。

 

一早的我们蓬头垢面趿着拖鞋同吃一碗牛肉面。有这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也有一种「因热爱而爱」所以一直在路上的写照。正如青旅的背景墙上绘着的「为理想,为自由」。

 

 

 

 

当《义勇军进行曲》响起时,院子里散落坐着的人齐刷刷的站起来,眼睛里都是敬意的光。想起前日去看上映的《我和我的祖国》,当影片结束竟无人离场,齐声唱完片尾曲才散开。

 

我爱我的祖国,「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

 

 

 

 

这段仅有10天的「西游记」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它依旧以悠闲新鲜的姿态横卧在我的心尖上,恍若是昨天的经过。

 

惊喜的风景,清醒的快乐,特别是比自然还纯净的友意。她的心是温柔的高原湖水,凝视她,被净化也被柔化。

 

 

 

 

这一年里,我和友意总是隔着万水千山聊着这一路上的收获。

 

从大晚上我去西安机场接她,见到了七年来的第一面,住民宿收留了一只流浪猫,火车上和陌生人吃一只手撕鸡,和五湖四海的人结伴旅行,凌晨四点的平措康桑六个女生嗑着瓜子吐槽着漏洞百出的感情,还有那晚清凉的星空下的滚烫泪水。更逗的是在哲蚌寺因为穿着一身红色裙子遇到一群散走的牦牛,友意为了保护我立马摘下围巾挡在我的身前。真实可爱的姑娘。

 

所以写到这里,她才是我这趟旅途最大的收获呀。

 

因为友意,No Fear In My Heart!

 

 

 

 

我们总说旅行的意义,其实旅行本没有意义,但你还记得曾流连异乡的星空,浓淡各异的酒,蓝色温柔的海,一张张被篝火照得火红的年轻的脸庞。清晨醒来,从帐篷顶透下将你盛情包容的阳光。爬过雾色迷蒙的雪山,在风雨里,在月色下,在泥泞中,在自转的轨道里与他人相逢。

 

做你想做的事儿,去你想去的地方,随遇而安又逆流而上,如鲸似海且乘风破浪。

 

因为热爱,No Fear In My Heart!

 

 

 

 

 

在旅途中总是能直观地感受到祖国每一寸壮丽的山河,每一份淳朴的人情。而感动我们的不仅是自然和人文,还有无数可爱的人们负重前行支撑起的安平生活,才能让我们自由的行走。

 

因为国强,No Fear In My Heart!

 

 

 

 

生命是一条贯通的河流,而一切是没有开始的复始。所以很多时候「我不是去旅行,而是去寻找,也是去遇见。」

 

 

 

最后希望每一位扎西德勒

 

❤️

  

摄 影 与 行 走 | 奔 赴 于 热 爱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北 疆 | 沿 着 公 路 前 行

2021-3-21 8:46:39

旅游攻略

旅 途 | 我想回头望,把故事从头讲

2021-3-21 8:56:2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