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 途 | 我想回头望,把故事从头讲

最近收到很多朋友的催更信息,在希田再不耕一耕就荒芜啦。

 

嗯,秋天到了,是收获的季节。在希田是春天注册的,虽然更文不多,但是吸引了很多朋友的关注,大部分都是从微博输入的素未谋面的铁粉们,所以不得不感慨,记录生活与旅途不仅丰盈了我的内心,也是让我在获取更多共鸣后成为继续分享的新动力。

 

 

这段时间我并没有很忙,倒是一直想把自己活成多项选择而过得够折腾。像只在乘风破浪的小虾鱼。

 

跳出呆了五年的舒适圈换了一座城市重新开始。有了第一次租房的经历,不大的一室一厅让我有了一种提前做空巢老人的感觉,但是这种极致孤独的状态却让我既自律又自由,已上瘾。工作之余一个人又路过了几个城市,打卡了几个美丽的村庄,顺便回了一趟老家。马不停蹄的背后,依旧是一个人整理照片到深夜。

 

 

对了,在八月,我终于去了东极岛,完成了三十岁之前要打卡祖国最东,最西,最北和最南的小小心愿。

 

记得在东极岛的小酒馆里,有人唱起了《清白之年》。那晚的风温柔得像有双柔软的手在跟我顺毛。耳边都是那句“我想回头望,把故事从头讲。”我忍不住小声跟着唱。朋友打断我,“如果你想回头望,那就得多拍点素材,把东西南北凑一起又是一篇不错的游记。”我说,这就是我来东极岛的意义呀 。

 

 

那晚,我一直望着海中心的灯塔,忽闪坚定的光,那么亮,又那么孤傲,像亮在我心里的回应。也像我。

 

01

 向 北

 

 

回头望,去梳理时间的脉络,最早去的是漠河。中国最北。

 

 

16年的8月就开始和朋友们计划去祖国最冷的地方过圣诞节,顺便把年也一起跨了。

 

火车上的返乡人

 

我们先乘飞机到了哈尔滨,然后转乘绿皮火车一路向北。半夜被隔壁男人的呼噜声吵醒后,彻底丢了睡意,从透过结满冰花的车窗望见了洒满星星的天空,底下是银装素裹的小村庄。这让我一个南方人有点兴奋和欢喜。

 

 

到达漠河是第二天早上的八点。出车厢,肃杀的冷空气直直地灌进咽喉,零下30多度的极寒,冻得让人忘了哆嗦而是彻底的麻木。裸露在外的皮肤像是一直被人用冰鞭抽打得生疼,睫毛上和发梢都结满了冰花。果然,中国气温最低的地方过于冷酷。

 

 

站在雄鸡的头上,与俄罗斯隔江相望

 

最北哨所

 

最北邮局

 

最北点

 

最北的滑梯,可以直接把你送到俄罗斯

 

虽然没有看到北极光,却看到了不一样的北极“光”

 

还有极白桦林里相爱的年轻人

 

极西方圣诞村

 

漠河有着最长的白天,也有着最长的黑夜。冬天下午三点天就开始慢慢暗下来,和好友坐在炕上斗地主成了最好的消遣,再备上一瓶北纬52度生长的蓝莓酿成的果汁。

 

 

 

 

所以。跟我斗地主吗,不要脸的那种哦。

 

 

 

一棵让我注视了很久的树,很奇怪,它总能让我和小王子的玫瑰花联系在一起。可能都在等待吗,又或者什么也没有,只是孤傲的茂盛,独自欢喜。

 

 

 

 

 

 

 

在漠河,泼水成冰,极地穿越,学会滑雪,雪地里撒欢,看当地人冰窟窿里捕鱼。时间突然就不够用了。

 

后来发现,我们的时间是真的不够了!

离开漠河时,下午四点钟的天空

 

 

02

海 蓝

 

 

感受了最冷的冬天,就会想去热岛的岛屿感受最热烈的夏天

 

于是又了第二年的立夏,在海南。

 

 

 

和很久不见的老朋友在一起,所以第一晚就喝了很多酒。洋酒,红酒,啤酒以及少不了的海鲜。最后都喝到醉醺醺,有人提议去海边吹风。五个人摇摇晃晃地在大马路上走着。美丽的上弦月挂在椰子树上,没有星星,也没有风。

 

 

我们手拉着手站成一排向深海走去,巨浪打过来的时候,我被朋友本能的松开了手,倒在浪里挣扎了一番。

 

当时我没有记录的习惯,也没有想过多年后我会回忆这样的画面,那种感觉如同濒临死亡般,让人窒息。

 

 

那晚也便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梦。关于最初的告白和最后的告别,过于真实的梦境感带给我第二次快要窒息的感觉。凌晨三四点,几乎是哭着醒来,然后再也没睡着。(一周后得知,曾相爱多年的男孩在这天走了,那时才恍然原来他是在认真向我告别,真是我爱过的固执的少年呀)

 

醒来,就生病了。所以关于这趟最南的旅行,也便成了我最难的回忆。

 

 

 

南海啊,男孩。

 

凑 图

 

海南呀,海蓝

03

以 西

 

 

在去祖国最西之前,先打卡的是最西北。新疆的白哈巴,中国西北第一村,与哈萨克斯坦接壤。

 

 

从喀纳斯乘区间车绕山路前行。清晨的雾气与深浓的烟火气缭绕山间,似一段散不去的缠绵往事。

 

 

月亮湾的湖水像倒入碧蓝色的牛奶忘了时间的存在沉默流淌。哒哒的马蹄声在寥落的白桦林里反复回荡,白哈巴村落里玩耍的狗懒散的牛群以及矮小的木房子让人仿若置身传说中的霍比特人家园。

 

 

走在中哈边境的路上,阳光很大,湛蓝的天空犹似海洋的梦境。与同伴沉默不语,轻轻听风声水声鸟叫声。适宜的温度,如壁纸般的山河,留人长居。

 

 

而最西即是帕米尔高原了。中、塔、吉三国边界的乌洽市。

 

 

这里群峰入云,雪山冰川以难以逾越之势守卫边关,雄浑凛冽;而冰川之下,杏花盛开。峭壁与峡谷交错,刀劈斧削,不得不震撼自然的力量。(详细可翻以往游记)

 

 

 

 

对新疆的喜欢,只能来日方长,继续脚步去丈量。因为想要为你千千万万遍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04

是 东

 

 

有一首歌唱:“东极岛,东极岛,大陆最东的岛,”其实位于中俄边境上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汇处的黑匣子岛是最东的岛。

 

但管不了那么多,就且乘风破浪去吧,哪怕后会无期。

 

 

东极岛呀东极岛,你人杰又地灵,太平洋的风儿最先吹到你

 

 

东极岛呀东极岛,海浪都来亲吻你,阳光最先照到你

 

 

东极岛呀东极岛,生是你的老百姓,死是你的小精灵

 

 

为了看祖国第一缕阳光升起,定了凌晨四点的闹钟。刚开始云层有些厚, 有飞鸟仓皇失措。

 

我看着一点点的亮黄色慢慢地从海平面升起,天空瞬间被渲染成我形容不出颜色的绚烂。看过很多次日出,也曾特地夜爬泰山六小时等一场日宴。而这,足够惊艳。

 

 

黎明时的灯塔也被此时的光蒙了一层温柔的纱。昨晚他像战士,此时,她是少女。

她在海的中心,她是我心中的海。

 

 

庙子湖全景

 

所谓“星河滚烫,不如去浪”,整理过往旅途,真的就像在讲故事。

 

只是,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西 藏 | No Fear In My Heart

2021-3-21 8:52:51

旅游攻略

大理 | 大胆生活,不需要真理

2021-3-21 9:00: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