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什库尔干 | 藏在帕米尔高原上的世外桃源

行走,让我们免于平庸
之前有朋友好奇——喀什两天就能逛完的行程,我怎么花了四天。
 
其实喀什只是我的一个中转站,去塔什库尔干(简称,塔县)看杏花才是我此程的目的。因为疫情缘故,喀什对每一位入城的疆外人都非常严格。从高速下来就进行身份登记,集中抽血,四天后拿到核酸检测报告才能去塔县。
去塔县是需要边防证。我们赶在工作人员下班之前匆忙办好。
 
314国道,稍微平坦点的路况
 
一路向南,风很大,夹杂着黄沙,很热却看不见太阳。我们沿着314国道(也被称为中巴友谊路)开得很慢。
 
整条公路最低海拔1154米,最高海拔4733米。也是世界上最高最美的公路。据说,在修筑这条边陲天路时,800中巴两国人民奉献了生命,所以每一公里都是他们的付出。
 
能见度低的村庄
 
刚驶入时,一路都有高大的白桦树,枝丫间藏着如黑眼睛般的鸟窝。还有低矮土建的房子,门前用铁丝围起的院子里杏花开得很热闹。午饭后的人们扛起农具走出家门,种树的好时节。
图为大同乡拍到的外出春耕的哈萨克族人
 
过了盖孜边境收费站后,公路沿着浅黄色的岩壁逶迤而上,我们慢慢攀升。空气越来越稀薄,沙尘暴来势汹汹,能见度极低。在群山和沙尘之间,太阳像裹在塑料袋里的灯泡,遥远且无力。路上几乎没有第二辆车,我们像亲临一场灾难片的置景里,只有不停歇地开下去才是唯一逃生之道。
趟出这片荒芜
终于在抵达白沙湖之后,视野像被蒙了一层水汽的玻璃赫然被擦亮。目及之处,明朗而旷阔。
 
湖边行走的牧民
 
白沙湖,被称为“成吉思汗的饮马池”。可以算作是中巴友谊公路上引以为傲的壮观景色——一边是裸露黄色地表的荒漠带,稀稀疏疏的灌木丛零星铺着,等待换上春的衣裳;另一边是深黛色的俊朗山廓,浅薄的雪像白蕾丝漫不经心地盖在峰顶。碧蓝色的湖水就躺在中间,像一块质感柔软的绸缎。湖边上的冰碴子还未完全融化,拍打着岩石咚咚作响。
 
湖边有行走的牧民,山川之间,显得格外渺小。
 

卡拉库里湖

 

   见过很多高原湖泊,它们的美充满了遥远的不真实。

蓝色的湖水、枯黄的原野、浅翠的山丘, 离蓝天很近,云似乎触手可及。几种色块虽是不经意的相互碰撞,却是有意的在保持季节性该有的平和,似一块完整且必不可少的拼图。

   

帕米尔高原

一块完整的拼图

你要爱荒野上的风,胜过爱贫穷和思考

 

一路好风光,时不时停下来稍作休整,然后又一直往前走。路况依旧有些颠簸,车轮碾过碎石发出巨大的轰隆声,让人毫无睡意。于是花了一下午的时间观察群山之间的光线变化,专注久了,会想象自己是一片轻盈的云,或者一只鹰。
 
这种突然眼前一亮的景色往往给我有趣且强烈的代入感。
 
可能飞翔着,才是最好的视角
 
颠簸的路,尽头是慕士塔格峰
两百多公里的路,我们快开了7个小时,到达塔县县城时,已经九点,还有一些日光,整个县城被昏黄暖意的夕阳盛情包容。海拔4千多米,身体并无不适。
塔县不大,能入住的酒店很少。选了一家朝东的房间,期待明天天晴,能见到帕米尔高原的第一缕阳光。
朝东的房间
 
办理好入住,找了一家吃牦牛肉火锅的馆子,看着朋友喝了一杯老板自酿的蓝莓酒,有些上头,然后絮絮说着三年没见各自积攒的故事。
吃饱走出馆子已经是十一点,远离尘嚣,星光如坠,街道阒静,轻轻咳嗽一声都能听到回音。小小的县城几乎看不到像我们这样的游客。心想着:在保命还来不及的严峻时刻,谁还有闲心出来玩呢?
 
很浪且不安分,是我了
 
刚还这样想着,生命里总被安排着许多惊奇的际遇。比方说头天在老茶馆遇见的三个年轻人,只是隔着茶桌远远的微笑问好,在没有互留联系方式的情况下,居然又在离喀什两百多公里的地方遇到了。特别是借着清冷月光的深夜还能识出,眼神都不用确认了,商量好了明天的行程,一起走吧,一起翻山越岭,看杏花!
 
一个大学老师,我们叫他睿哥
 
天气原因,第二天并没有如愿见到日出。意料之中的事儿,所以并没觉得很遗憾。拾掇行李,继续前往大同乡。
艰难爬行的卡车
 
依旧沿着314国道前行,途径塔县机场入口,我们一路随性。弯道很多,每一次的转弯,路更加的陡。路边的风景也是高原特有的风貌。
 
一团乌云飞过来了
 
路过荒草地,我们会停下来,沿着草地上车轮压过的痕迹,向上爬。眺望慕士塔格峰。我有些缺氧性的微喘,相机在强风中抖颤。我试图深呼吸保持自己的稳定。左手托着右手腕,想尽可能拍下眼前四个年轻人的背影。那是自由的当下。
像小规模的传销团伙
搞笑担当,徐同学
 

过了荒原,走了一半蜿蜒陡峭的山路,穿过葱岭第一隧道,平静的下坂地水库就出现在我们面前。奈何天公不作美,澄碧色的水面升腾起薄薄的水雾,与空中的浮尘层层缭绕,不通透的感觉,让人有点闷,也有点压抑。

 

算是另一种美吧,这样安慰自己

 

话唠兼可爱担当,张同学

 

断壁残垣 同样壮美

深邃的峡谷四周,像被强行切割的断壁上有很多小气泡状的石孔。朋友峰哥说,这是因为在几亿年前这里曾是一片波涛汹涌的辽阔汪洋,因为地壳升降,或为海水淹没,或为陆地。而我们看到的就是曾被海水慢慢侵蚀的岩石构造。

 

盘踞山间的巨龙

 

过了下坂地水库,顺着路牌向瓦恰乡,途径号称“中国最美的弯路”——盘龙古道。

 

它横卧于昆仑山脉,海拔4100米,腾空远望,像一条巨龙盘踞山间。75公里的路,600多个s弯,大部分弯道超过180度,有些甚至是270度。

 

黝黑的新柏油路,棕色草地像一件麂皮绒的毯子覆盖山脊,远处依旧是轮廓各异的雪山群立。

 

 

走完盘龙古道,具体花了多久的时间我们都没有大致的记得。但我却有种像走完了人生所有弯路的感觉,所以往后应该尽是坦途吧。

 

 

我想,但愿。

 

看到羊群不追赶,就不算放飞自我的袁大泱

 

瓦恰乡,一个感觉还在深秋的小村庄。

 

荒草地,牛羊成群。出门春耕的哈萨克族妇人衣着鲜艳,深邃的眼眸。见我拿相机,便取下了面罩,扑面而来是春的感觉。

 

 

漂亮的哈萨克族妇人

 

过了瓦恰乡就是塔尔乡,杏花很繁盛的地方。像是被藏在帕米尔高原里的世外桃源。

 

塔尔乡  via.贰楼后座在路上

 

图片来自@贰楼后座在路上

 

村庄里大部分是塔吉克族,世代居住在帕米尔高原。有“高山之鹰“、“彩云上的人家“之称。也是中华五十六个民族大家庭中拥有纯正欧罗巴血统的少数民族。

 

 

乡间奔跑的小孩  via.@贰楼后座在路上

 

粉色的杏花如同少女脸颊上沾染的胭脂,在这风沙和乱石的崇山峻岭中,处处充满了蓬勃的生机。

 

塔吉克女孩  via.@贰楼后座在路上

 

房屋都是统一的正方平顶、木石结构。墙壁多用石块、草皮砌成,厚而结实。门庭前的杏花多为古树,虬生的枝干向四周伸展,似是要冲破荒野的桎梏。高大繁盛,花团锦簇,自成一片花林。走出家门的塔吉克女孩,露出羞涩的笑容。

 

图片来自@贰楼后座在路上

 

在大同乡匆忙用餐后,便踏上了归途,重走盘龙古道,我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想将这线条,纹理,颜色以及呼啦啦的风都铭记于心。

山河壮美,只恨词穷。

 

 

 山川不语,却赋予了最原始的母性。你被震撼、惊艳、抚慰以及享受的这一系列过程都是她散发的最朴实的温情。也是你潜意识里的审美本能。

 

当你顺着这股情感去深度挖掘她的过往时,又是另一番奇妙的感知。这种沉积了上万年甚至几亿年的历史会成为一种力量,冲开你精神世界里紧叩的大门。开启的瞬间,她还会顺手撒一把种子。于是你内心是丰盈的 ,有芬芳的气味,有茂盛的枝蔓。是自由生长的,是热爱一切的。是我。

 

所以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座山丘吧,我们一起!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大理 | 大胆生活,不需要真理

2021-3-21 9:00:50

旅游攻略

你为什么爱新疆? 为什么要去新疆?

2021-3-21 9:06: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