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爱新疆? 为什么要去新疆?

 

你为什么爱新疆? 为什么要去新疆? 

这是最近被问到最多的一句话。

青春时代,你读过的书,被深深吸引过的章节,喜欢过的某个作家的生活状态,会对你将来要去哪里,想走怎样的路,或者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儿影响。 我认为。

 

至少我是这样的。 

 

老城与老人

 

高二的时候,初读七堇年。从她天马行空的文字里了解到了新疆。

 “新疆是这样一片丰富的土地。有着塞外江南最阴柔的脂粉和大漠孤烟最阳刚的汗液。你看见青山绿水之中的溪涧,以为自己身在不为人知的江南小镇;但是走过这里,你又见到大片大片黄沙蔓延的悲情阳关。历史与景象交错,它们在维吾尔女子的一颦一笑中歌舞升平,丰美盛极。“

 

戴着口罩也不影响美丽的维族姑娘

 

“你几乎能见到从阿尔卑斯到西伯利亚,从盛唐遗风到现代商业区的全部景观。比如在这旅途的夜晚,仰望这里最纯净的深色天幕上面布满星辰。密集而清晰如同小孩的画。” 

她这样写维吾尔族人——面颊轮廓优美,如同海岸线。古铜的肤色。有黑色的曲发。略长。浓眉深入鬓角。眼神落拓直白。这是一张诱人的面孔。

 

 

维族老人

          

写下这些文字,她只有17岁。 

并说,在这个世上,我只对离别抱有无限热情。

 

老人教孩子们汉语向我打招呼

 

我沉迷于她书里描述的新疆,也第一次会对这样的一个遥远且陌生的地方充满了好奇。

那一年,我也17岁。 

想着,若置身于此景,我愿只留给世界永远的背影。

 

 

居民巷道

 

所以我来了新疆,到了喀什呀。

诚如那首歌唱:“没来过喀什,就没来过新疆。“

 

 

喀什,中国最西端的一座城市,周边与四个国家接壤。有世界第二大沙漠和世界最古老的冰川。

这里是古代丝绸之路,中国段内南、北两道在西端的交汇点。是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生土建筑群,也是那时的“国际大都市“。

 

街巷阳台

 

呆腻了高楼大厦,看惯了西装革履。在喀什你能很直观的感觉到不一样的风情,如同置身于一千零一夜的布景里,每个人口袋里都藏着一个阿拉丁神灯。

 

 

爬满绿植的居民楼

 

随处可见以黄色为主调的砖房和清真圆顶建筑。似迷宫般的小巷道弯弯绕绕,花色斑斓的土陶作坊居民楼层层叠叠,交错有致。雕刻精美的木质门窗上缠绕着鲜活而生机的绿植,感觉会有花朵从缝隙里绽放出来。这是当地人们浪漫生活的体现。

彩色的墙上写满了维族的文字,和图案一样精美繁复。整体上,有着非常鲜明的古伊斯兰风格和维族风情。

 

卖馕的维族小伙

 

所以在喀什,就算迷路也是一件与惊喜不期而遇的体验。因为在这里每一处景就像一帧电影画面。奔跑嬉笑的孩子,擦肩而过的画着浓妆的维族妇女,或者头戴花纹帽子的长胡子男人,都露出友善和热情的笑容。

生活气息浓郁,就好像走进了电影《追风筝的人》的画面里。没错,这部电影正是取景于此。

 

 

抓拍回眸的小朋友 像极了电影里的画面

 

如果说喀什的灵魂在老城,那么百年老茶馆就是老城的精髓。

 

图为吾斯塘博依老茶馆

 

这家老茶馆见证了喀什百年来的变迁。营业时间从早上10点到晚上的23点,不管什么时候去,客人都不少,但基本上都是常客这是一家名副其实的网红打卡地,名气之大,乃至游客人皆知,纷至沓来。

 

三三两两坐着闲聊的茶客

 

所以对于住在艾提尕尔清真寺周边的维吾尔族老人来说,去老茶馆喝茶是每天雷打不动的事。昏黄暖意的灯光下,一壶茶,一个圆馕,与朋友三三两两坐着轻声谈笑,是延续丝绸之路上的故事。

 

 

图为当地艺术家弹奏热瓦普

 

热瓦普弹第一个音起,人群立马欢乐。打的打节奏,拍的拍手鼓,他们唱起了当地的民歌。旋律是熟悉的《啊朋友再见》。眼前好像突然就出现了一个跳舞的维族少年。果然,这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同时也是一个能把你轻松代入随俗氛围里的民族。

 

@袁大泱

 

瞬间找到了自己挥霍时光的证据。

 

与当地表演艺术家

 

在老茶馆一角,征得白胡子老者同意后拍下这张照片。当时他在角落晒太阳,就着热茶吃着烤包子。干瘦沧桑的脸,清晰的皱纹似我途径高原时见到的沟壑。按下快门的瞬间我想过很多句子来形容他。

 

图为白胡子老者

 

像驻扎边疆的老胡杨树,干枯的枝桠顽强地伸向钴蓝色的天边;又或者像夜深后掀起古城黄沙的冷峻的风;不,还是像这被笼罩在沙尘里的阳光吧,虽遥远却总有光呀……

 

 

维族老人

 

从老茶馆出来,已是下午。南疆的夜比疆外来得晚。六点的阳光穿过低语的榆树在古落下斑驳的影子,有些燥热。这是在喀什唯一晴朗且无沙尘突袭的一天。

 

古墙上的斑驳光影

 

 

此时正遇上孩童放学,小小的个头背着大且沉的书包,从校门口排着队出来,到了路口后便分成三两一队慢悠悠地回家。殊时期,他们都戴着口罩,那双如高山湖泊清澈碧蓝的眼睛显得更大,更明亮

 

对着镜头微笑的小朋友们

 

逗留在路边的小孩们打闹着,看我举起相机,羞涩地躲开我的镜头,也有的在我眼前故意搞怪然后跑掉,能捕捉到他们天真烂漫的笑完全靠手速和巧合。

 

可爱,他们是可爱本身。

 

 

放学后分享玩具的小朋友们

 

除此之外,还有在路边剃头的老爷爷。多么可爱的平淡日子的写实。仅仅只是他们日常的某一个行为,而我恰巧路过。以旁观者的视角冲进了他们生活里,不管是用相机还是文字笨拙地去记录这些琐碎,都是我对热爱行走的另一种深情旁白,也是对异乡风土的直接解读,最后深陷这种出其不意的温柔里。熟悉但好奇,陌生且温暖。

这可能也是我旅行的意义。

 

而琐碎的,不就是生活本身吗?

 

路边捕捉细碎日常

 

追逐的孩童,安静的老人,这就是喀什老城市井纪实。有沧桑带有岁月的沉淀,也有生生不息的活泼。与其说像跳出来的电影画面,还不如形容是一副副行走的油画。

 

小孩儿 可爱本身

 

以闲散的状态感受了在喀什四天的慢生活,好好吃饭成了头等大事。从汉餐到民俗餐,从海尔巴格到夜市街,每一顿都少不了羊肉。街边现杀现宰的羊肉插在红柳枝上被炭火烤得兹啦啦的响。烤包子,碎肉抓饭,馕坑烤肉,酸甜的石榴汁……美食多到我叫不出名字。

 

 

 

图为缸子肉

 

不过作为喀什地标性美食之一的缸子肉,让我垂涎于对羊肉新的吃法。

用最传统的烹调方法将整只羊连骨带肉直接砍成块,放进搪瓷缸子里,然后再配上当地的特产恰玛古,以及洋葱和胡萝卜,鹰嘴豆。材料放好后,加入清水,放在三公分厚的钢板上进行烹制,整个加工过程都非常淳朴和简单,保留了羊肉的原汁原味。第一次喝会觉得汤略咸,但也是非常鲜。

 

吃得很香的爷爷

 

离开喀什继续南下,穿城上高速,路过荒野村庄,有孩子们在放风筝。刮了一晚上的沙暴,风筝成了唯一能点缀天空的色彩。

 

男孩儿张开双臂飞奔着追赶,想要抓住筝尾,却又怕它掉下来。嬉笑间,狂风夹着黄土袭来,筝翼嗡嗡作响,像是一沙哑的童谣。是想要挣破稀薄空气,飞翔的梦想。

 

图为离开喀什那天的背影

 

行走,就像这风筝,爱着每一次的远走高飞,却也知道终会被收回,等待下一次的拾起放飞。

而放风筝,看似没有终点的冒险,但必须要有一个目的地。

 

如此我才能,为你千千万万遍!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塔什库尔干 | 藏在帕米尔高原上的世外桃源

2021-3-21 9:03:48

旅游攻略

在路上:巴朗山之行(上)

2021-3-21 9:23: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