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傣族男孩的故事

第一次见萧岩,是在告庄熙熙攘攘的游客区
我们约在一间他推荐的老挝烧烤火锅店见面。那天他穿戴黑衣黑帽,手臂上纹着神秘的图腾经文,显得非常酷。
 
在来版纳前我就知道,要拍深度的民族内容,必然从傣族开始。但在疫情环境下,很多边境村寨,没有本地人的帮助根本进不去,更别提语言上的障碍。所以想要走的深,第一步,就是找对合适的引路人
 
在网上查了很久,偶然翻到他的主页,上面po了很多专业的摄影照片,大多是关于傣族文化和传统村寨风貌的。
 
 
凌晨一点发过去私信,竟然秒回!我看到萧岩这么汉化的名字,还试探性确认他是傣族人吗?后来的聊天中得知,傣族内重复的名字太多,所以他对外更喜欢用自己起的汉名,比较容易被记住和区分开。
在那第一顿饭中,我就确信自己找对人了。萧岩年纪虽小,但对傣族文化的认知,知识的储备,以及自己人生的规划都成熟的惊人。我听着他讲述纹身文化,讲傣族的历史和傣语词汇,讲傣族的婚嫁制度和恋爱观,简直听入了迷,好多次锅上的肉都烤糊了才想起来夹(还好Sue一直在埋头吃,也没烤糊太多哈哈哈哈哈)
 
后来我发现,萧岩虽然表面酷酷的,照片从来不笑,微信回复一贯简短几个字,但其实本人很健谈。尤其是勐腊之旅一路上,我们聊起民族文化的保留与传承,简直是互相抢着话说。讲到任何一个偏门的跟傣族相关的知识点,他都能立刻在手机中翻出几张老照片或者视频资料;而我拍脑门想到的各种点子,他竟然都已经在实践中了……相同的兴趣和价值观,也让我们很快成为了朋友。
 
到了村子里,我们第一件做的事,就是一起去无目的地散步。萧岩与我们讲他小时候种的树,玩耍的野溪,讲每一个竹编器具的用途。遇到所有的村民,不论老少,他都要用傣语热情问候闲谈一番。在这里,他又变回了一个单纯的乡村少年,会因为爸爸的一句关心开心很久,因为村里风格格格不入的新设施大肆吐槽。
能保持住对乡村最纯粹的热爱,又具备着大城市里需要的成熟与深,看似矛盾的属性,在一个人身上融合与平衡。我和Sue多次感叹自己20多岁的时候还不知道在干嘛呢,他却已经从那么边远的小村子走了出来,在风起云涌的景洪创业,要杀出一条自己的路。
 
其实,来云南生活的这一段时间来,我都有个明显的感受。旅游业的蓬勃为这里带来着活力和朝气,人人都在dy上分享着旅行的见闻和自己的经历。从经济上来看,这无疑很棒。打车司机都说,星光夜市20年前还是片沼泽地,而现在路上每天都在堵车,旅游区的客栈永远供不应求。
 
但对于文化层面来讲,快速的翻红与复制,大资本的入驻和模版化建设,反而会加速杀死真实的文化,转而制造出大量泡沫式的“商业文化”。版纳简直就是教科书级别的案例。
 
而在这样的浪潮中,即使是少数民族,也开始不再关心上一辈老掉牙的传统。能像萧岩这样同时具备数年传统技能的训练,不停吸收和钻研的意愿,又有足够的商业头脑,把文化和经济做平衡的年轻人,真的太少了。这也是我不惜长篇大论写下这篇文章的原因。他们的努力,值得被看见,他们值得获得更多收入,去积攒力量,创造更大的价值。
 
集市里卖着更多重复的商品,街上开更多家老挝咖啡,让更多人来大金塔拍打卡照,都不能让一个地方变得真正富有。但不同的民族中,出现更多像萧岩这样的人,一定可以。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翰墨婺源‖ 虹川书屋江永传说故事

2021-3-24 21:22:59

旅游攻略

伦敦印象——行程概览

2021-3-25 7:07: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