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海山头叹市井 [川行游记五]

也许我们刚刚从视野开阔的雪山高处下来,骤然间跌落到这个阴雨绵绵的狭窄小镇,心里的落差还未调整过来,便来打量眼前这个小镇,当然会觉得局促,憋屈,昏暗。小镇到处都是湿答答的,街道两面的高山也是黑黢黢的,使人有一种逐渐紧缩的挤压感。

 

我们没有舒缓下来歇息一会儿的冲动,更没有安营扎寨住一宿的想法。我们顺便查了一下从这里到都江堰去的路程,也就一百六七十公里,三个来小时,现在是下午四点,晚上七点之前可以到达。吃住在大成都的都江堰,肯定要比这里舒服得多。于是,我们决定趁天色尚早,马上启程,目标,都江堰。

 

 

走了几公里的乡间小道之后,我们就进入了著名的“中国熊猫大道”。熊猫大道是贴着河谷跟着流水走的,如果是视线好的晴天,白云悠悠,高山巍巍,竹影摇曳,绿荫蔽道,浪花伴语,凉风送爽,说不定还有偶遇大熊猫的幸运,的确是一段令人心旷神怡的车程。可今日,天阴沉个脸,一直都很严肃,水气也很重,所有的风景都在雾里,影影绰绰,如同隔着面纱,看不清楚,只听得见流水在用这山沟里的方言絮絮叨叨。

 

 

二三十公里后,车至巴郎山隧道口,道口有路障,我们停了下来。发现过隧道的车子又转了回来,罗盘下车询问了一下前面的成都小车,司机是个年轻女人,说此路不通了。于是,我们跟着她的车调了头,走先前的老路。

 

上巴郎山,海拔四千多米,一直都是往上盘旋的路,开始一段还好,尽管阴暗,尚算清爽,车开起来视线並无大碍。山路两旁是寒冻风化的高山,留有隔夜的积雪,黑黑白白犹如麻脸。山体陡峭嶙峋,岩石裸露,随处可见山石岩屑坠落崖下而形成的碎屑坡和石滩。罗盘说,这种土质极易出现山体滑坡、泥石流,很危险。闻言见状,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紧了一下。

 

 

车子气乎乎地爬上一定高度的海拔后,云遮雾罩,天地间一片昏沌,能见度很低,我们试了一下汽车大灯,还是看不见。我们只能看得到右方悬崖边一小段护栏的影子,看不见道路左方的边界,不知路的宽窄。我们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前方成都女司机车屁股的双闪灯,象萤火虫一样闪烁,尽管很微弱,但那是我们唯一的路标。

 

不知是有把握,还是很孟浪,前车速度很快,双闪灯时隐时现。我们又不能跟得太近,既怕跟出错,又怕追上尾,那就会出大事的。根据我们对前车的行车状态判断,女司机应该不是个老手,常常开得险象环生,所以,我们哪怕失去这个航标灯,也要再拉开一点距离。

 

 

我们在浓雾的包裹下踽踽前行,无法看得清相对而来的汽车,双方的灯光穿透力都极弱,一直要等到车至面前时,才猛然看得到,真像是突然间从天而降,每会一次车,都要吓一大跳。我们几乎是摸索着慢慢前行,手机没有信号,只能不时用手机测量着海拔高度,估算着距离巴郎山垭口到底还有多远。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谁都没有出声,甚至都屏住了呼吸,只听见车轮与路面摩擦时发出的唦唦声。我们都知道右边就是万丈深渊,永远张着一个血盆大口,随时准备吞噬着稍有疏忽或者运气欠佳者鲜活的生命。

 

我们在巴郎山上已经转了一个多小时了,仿佛蒙住眼睛在开车,心惊肉跳。手机上的海拔显示,四千四百米,我们大家都暂时松了一口气,上山的路终于走到顶了,巴郎山垭口就在轮下。接下来就是下坡的路了,危险仍然没有解除,云雾将我们团团缠住不肯松手,根本没有散去的意思,仿佛还越缠越紧。我们只有硬着头皮、麻着胆子继续往前走,力争在天黑之前走出巴郎山。

 

下了一段弯了又弯的陡坡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云开雾散,我们心中的雾霾也一扫而光,仿佛有一米阳光照进心房。天尚未全黑,山路依稀还看得清楚,脚下的油门不知不觉压了下去,车也欢快地哄鸣起来。

 

可我们高兴得太早了,云雾又不留缝隙地包抄了过来,任凭我们将眼睛睁得又圆又大,都无济于事,仍然前途茫茫。

 

我们突然发现右前方有红色的尾灯扑闪,近前一看,前面停着辆大货车,再探头一瞅,货车的前面还停有一辆货车。我们第一反应是,糟糕,堵车了。夜幕立马就要降临了,这么冷的天,堵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高山上,真会冻死人的。过了一会儿,两辆货车上的人都下来了,原来是车坏了,后面来的小车已经超过去了,我们这才松了口气,也跟着开了过去。我们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菩萨保佑,在天黑之前下了山就好了。

 

我们在跟云雾搏斗的同时,也在跟夜色赛跑。汽车不断地下行,因为气压的变化,耳膜有明显的反应,有点听障,有点胀痛。

 

我们终于甩掉了云雾顽强的纠缠,走出了巴郎山,车速欢快了起来。我们看到了沿途的村庄吐露出来的灯光,充满着烟火的味道,尽管很遥远,但是很温暖。当我们进入灯火辉煌的都江堰时,大家都很激动,但都又沉默着,真有一种重返人间的感觉。

 

晚上八点多了,先吃饭,再住宿,並且要找一家好一点的店子犒劳一下自己。老办法,还是在手机上搜大众点评好的店子。最后,我们找了家打分高的“火锅店”,菜要点足,酒要喝好,饭要吃饱。

 

 

饭罢,我们就近寻了家尚算中意的酒店住了下来,少不了又泡茶唏嘘一番,感叹无限风光在险峰,还是城里市井好。在酒店房间桔黄的灯光下,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闲情逸致又冒了出来,罗盘谈起了钓鱼的乐趣,他说,钓鱼的真味其实就是,钓山,钓水,钓等待。这句话有风景,也有情致,我与大庆深以为然。

 

二十四日早晨,我们睡到自然醒,上午的任务就是去参观都江堰,不急。

 

都江堰,我们早在四十年前的中学历史地理书上,就有所了解,那是秦时三大水利工程之一。前年深秋,我们到广西的兴安拜访了灵渠,下次去西安的时候,再去探问郑国渠。对都江堰热切的向往,源于余秋雨关于都江堰的一篇散文,写得水雾弥漫,古今交融。

 

 

都江堰的伟大之处不仅仅在于它的宏大、古老、机巧,而在于李冰父子驯岷江除水患、救百姓泽田畴的朴素情怀与职业操守,更在于工程的千秋功德,惠及后世两千多年之后,如今仍在造福川西与成都的民众。尽管都江堰古老得你无法想象,但你依然会觉得,它就像一位永远不老而慈祥的长者,鲜活而亲切。因而,才有这么多人,念念不忘,不远千里万里来到这里一谒尊容。

 

我们凭栏远眺,岷江的水犹如万马奔腾,仍然汹涌而来,但因为都江堰的分水鱼嘴、飞沙堰而变得安静了许多,通过宝瓶口引入都江堰城里内河的水,已经温柔起来了。成都,也因为都江堰,成就了其天府之国的丰盈与太平。

 

 

在崇州,又有罗盘的军校同学摆下的午宴等着我们,还有五十多公里的路程,不能耽搁。

 

因为转了一下路,到达崇州的时候快下午一点了,我们来到约定的餐馆赴宴,罗盘的同学早就虚位以待了。这是一家在当地很有特色的火锅店,火锅底料是老板自己的独门绝技,贵贱咸来,丰俭由人。吃起来,味道不象成都火锅那么浓郁,清淡中不乏醇厚,柔和中不显麻辣,入口舒和。我们还品尝了当地的美食,如叶儿粑和米糕,的确风味独特。

 

罗盘的同学很热情,执意要陪我们游览崇州的古镇,一个是街子古镇,一个是元通古镇。

 

 

街子古镇建置已逾千年,古镇石板道两边都有浅浅的清泉流过,竟然使我觉得有点云南大理的味道,使古镇在历史的沉重中,多了一丝清亮与轻巧。在街子古镇有一字库塔,我印象深刻。字库塔建于清朝道光年间,用石条、石墩和青砖建成。塔高十五米,呈六方体形,分五层,最上面的外墙刻有“白蛇传”等壁画。

 

“为惜残篇归净土,先焚断简赴清流”。字库塔,是古人“敬天惜字”、“惜字是福”观念的载体,相信字纸在字库里能够羽化成蝶,这是一种对文字的崇拜与祭奠。字库塔,作为一种即将消失的历史见证物,如今,早已冷落,不再烟火袅袅,没有了灰烬,没有了余温,成了一段渐渐远去的历史故事。透过那塔身的小孔,我们仿佛看到了昔日文人焚烧字纸时的虔诚与敬畏。

 

来到元通古镇的老码头的时候,我想起了故乡桃花坪的码头,但已不堪回首。故乡,我只能看见她消失的背影了,乡愁已经无处安放。我真心羡慕人家的老街保存得如此完整而精致,老码头,木板房,石板道,半边街,特别是走上码头后,街首的夏家老茶楼,古色古香,还是旧时的味道,犹如一位似曾相识的故人,熟悉而亲切。

 

 

夏家茶楼是家老茶馆了,两层楼的木板房,中间有个大天井,一楼堂中有口封了盖的八角老井,烧着蜂窝煤的灶台上,八口大火炉,八只烧水壶,烧的还是自家老井的泉水。我很想爬上二楼,要间包房,临窗而坐,叫壶滚茶,俯瞰滔滔江水,来往舟楫。品一品,看茶还是不是百年前的老味,听一听,看是否还能听得见百年前文锦江边的家长里短。但因时间较紧,我们只是在茶馆里趟了一脚,瞅了几眼,便意犹未尽地离开了。

 

 

傍晚回到成都,又是罗盘军校同学请客,宴设龙腾庭院。龙腾庭院是个火锅庄园,规模很大,清一色的仿古建筑,亭台楼阁间有小桥流水,九曲迴廊旁有石山微瀑,古树绿荫下有芳草幽径,尽显高庭雅趣,真有点大观园的味道。

 

开餐之前,我独自到庭院内遛达了一下,到处挂满了大红灯笼,灯光被红绸包裹以后,並不刺眼,显得很温馨,还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喜庆。庭院很大,包厢,长廊,露天棚架,都摆满了火锅桌子,我估计不下二百桌,並且桌无虚席。人气火爆,非常热闹,但奇怪的是根本不觉得喧哗,食客们各安其座,互不相扰。

 

院子里栽有许多桂花树,暗淡桔红的灯光下,我仍然能看得到一朵朵密集的桂花,在碧绿丛中摇曳着金黄的娇羞,时隐时现,只把浓郁的桂香悄悄递出。桂香弥漫着整个庭院,也偷偷爬上了庭院中的川剧戏台子。台上戏中的女主角又娇又横,男主角是个典型的趴耳朵,台上演得起劲,台下一片喝彩。

 

今晚的火锅很隆重,食材特别丰盛,麻、辣、鲜、香俱全,罗盘成都同学的所有深情厚谊,都倾注在了这火红翻滚的火锅之中,热气腾腾,情浓意稠。

 

 

成都的空气中有一股醉人的味道,使人走起路来好像踩在棉花团上,软软的,绵绵的,一不小心就会一个踉跄,跌倒了,躺在地上,不想起来。我们刚刚从雪山的云端里下来,刚刚从冰天雪地里钻到这暖乎乎的市井之中,刚刚从提心吊胆的悬崖边来到这薰风酒雨的天府蜀地,有些恍惚,不吃火锅不喝酒就已经醉了。

 

 

二十五日晚上八点,我们抵达恩施利川。寻了家街边饭店吃晚饭,点了米豆腐炖牛肉,麻婆豆腐,烧烤豆腐皮,煎豆腐回锅肉,魔芋豆腐,来了个豆腐开会,“五大家子”无意间全部到堂。饭店门前就是个烧烤摊子,我们喝下去的啤酒泡沫上,都有一股淡淡的烟火味道,不觉得讨厌,反倒觉得这是平凡的市井日子里应有的味道。

 

 

次日,我们赶了个大早,从利川赶到恩施大峡谷,天先阴后晴。我们的车尚未停稳,便来了一个兜售游览生意的本地人,操着生硬的普通话,企图说服我们跟他私自入山,並提供车辆接送,我们初来乍到,有点拿不定主意了。不一会儿,便听到游客中心的广播里在喊,谨防受骗上当,我们只好谢绝“走私”,老老实实去景区售票处买了门票,虽然每张票贵了六十块钱,但贵得心里踏实。听说来回有十五六公里的山路要走,于是,我们将带来的干粮按人头进行了分配。

 

我们乘景区观光车到峡谷地缝入口,没想到挤满了人,随团而来的退休老者居多,白发苍苍,南腔北调,一个个兴致勃勃。这是一群行之渐老,腿脚尚算灵便,终于将背了几十年的包袱姑且放下之后,一次难得的轻松与欢喜,目睹那皱纹缝里荡漾出来的笑意,沾满了阳光花草的味道,仿佛那远去的童年又回来了。

 

 

悬在峡谷半空的栈道很窄,极窄处仅容一人通过,山高,路险,沟深,又加之驻足观景拍照者甚众,人流移动得极其缓慢,滞留的时候居多,及至出峡谷地缝的那段盘山挂梯,真是一步三停。幸亏人多爬得慢,上了点年纪的人,才能有足够的时间喘口气,歇歇腿,保持住那份不想被人窥破老态的从容与风度。与他们相比,我们还不算太老,但相较他们的劲头与精神,我们只剩下惭愧的份了。

 

好不容易豋上缆车入口,太阳爬上了山顶,时值正午,气温骤升,上山时微凉加上的衣衫,现在捂在身上闷出汗了,我们立马脱衣卸装。为了上山轻便一点,必须将袋子里的干粮水果消耗一部分,于是,我们寻了个坐的地方稍作休整,顺便打个尖,将背袋中的东西往口里塞,装入“皮袋子”里。

 

我们在中门楼下了缆车,查问了游览线路,面对七八公里的山路,我与大庆有点畏难,罗盘决定撇下我等独自上山,临走前,我见罗盘摸袋子,立马递了支烟过去给他加油鼓劲。我们则选择了一条相对平坦的悬崖栈道,路程不长,走个小圈儿。我们收兵下山的时候,电闪雷鸣,下起了雨来,罗盘尚在山顶。我们坐上下山的缆车时,罗盘从著名的“一炷香”打来了视频电话,得意显摆溢于言表,我与大庆故意配合他,大声惊讶喝彩。

 

 

不久,罗盘又给我们发了一沓各种十分夸张的摆拍过来,想刺激忽弄我们,没想到仓促之间,连照像摊点的配字也随照发了过来,假得太露骨了点。可能他也意识到了,立马又发了一组裁了配字的照片过来,我与大庆不禁哑然失笑。罗盘这组照片的动作,一改平日里的拘谨,在没有任何熟人的监视下,也任性放肆了一把,照片虽然很水,倒流露出了几分真性情来。

 

 

罗盘下得山来,责怪我不应该在上山之前了递根烟给他,害得他不知道口袋里的烟掉了。他行至半道,烟瘾犯了,一摸,袋中无烟,这才慌了神。在山上,他见一小伙子叭着根烟在向清洁工问路,他赶忙凑上前去搭讪,想讨支烟抽,又不愿开口明言,小伙子跟他有说有笑,只顾自己吐云吐雾,根本没有想到旁边还有个嗷嗷待哺的烟客求烟。无果,他又来到山上宾馆买烟,山上本就禁烟,当然没有烟卖。过了一会儿,他在山上稍息,居中而坐,左右均有烟客吸烟,于是,他故意做出左手在袋子里摸烟未果状,右手掏出打火机打火,连打数下,火星四溅,想引起左右两边烟客的注意,施舍根烟给他抽,遗憾的是他这一连串的动作,无人会意,他还是只有眼巴巴的盯着别人过烟瘾,自己吞口水。

 

我与大庆听完罗盘绘声绘色的叙述后,不禁大笑,笑如此迂腐之人,如此烟瘾之大,更笑他化简为繁的拙劣讨烟举动。大庆不解,随口骂道,你开个口会死啊?我却说,不要开口,只要你瞪着抽烟的人,然后抽出二指压唇即可,人家必定会意。罗盘说,你说的这个动作更加猥琐,还不如开口。言罢,三人捧腹大笑。

 

是夜,我们来到恩施城区,寻了家当地较有特色的饭店晚餐。饭店的名称起得有点怪,谓“张关合渣”,我们也懒得去查明原由,直接泊车入了店。店内人声鼎沸,心中暗自得意,这次来对了地方,幸亏来得稍晚,尚有刚刚收拾完的空桌,我们寻了张四方桌子坐了下来,四下一打量,觉得有点味道。我们接过菜单一瞅,密密麻麻不知道如何下手,忙向店中服务一问,原来每桌只点一菜,其余的菜都是店内配套端上来,大庆松了口气,今晚不再纠结点菜下单了。

 

 

我们只点了个“腊三样”,余下的就试目以待了。很快,上了两个带火的干锅,一个是“腊三样”,一个是豆腐渣。原来前一个干锅是点菜,后一个干锅是桌桌相同的配菜。紧接着,呼呼啦啦上来了一桌子的小碟子、小砵子,眼花缭乱。有干椒炒花生,酸辣鸡胗,小白菜,煮花生,土豆粉蒸肉,油炸土豆片,排骨炖东瓜,酸萝卜,脆木耳,米豆腐,腌黄瓜,干椒炒玉米粉,豆角酥猪皮,海带汤,油茶汤等等。並且服务小姐特别告知,小碟小砵吃完后,可以随时添补,不要钱的。

 

我们对后面那句“不要钱的”,听得真真切切,心花怒放,如此热闹,如此排场,安能无酒?三人都喝个痛快,喝完了请个代驾送至宾馆即可。于是,大庆高呼一声,酒!当然他叫的只能是啤酒,与他表现出来的豪迈声调相比,多少有点头重脚轻。

 

菜价便宜,口味地道,方式别致,服务贴心,场景松弛,我们免不了多喝了几杯。前文罗盘所说的那个山顶讨烟的故事,就是在这个饭桌上嘴角泛着啤酒花吐露出来的。我们的声音很大,笑声很响,並且伴有手势,但一点都没有打扰到别人,因为整个饭店都很热闹,别人跟我们一样也在举杯畅饮,开怀大笑。这是一个典型的市井平民饭店,来这里喝酒吃饭,来得随意,坐得心安,吃得舒坦,喝得畅快,聊得高兴,笑得毫无顾忌,走得意犹未尽。出门时一句,欢迎下次再来。的的确确不仅仅是一句简单的客套话,言者有意,听者有心。我们只因路途遥远,不然的话,一定再去。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雪山脚下共缠绵 [川行游记四]

2021-3-26 12:58:31

旅游攻略

浙江漫行散记 [一]

2021-3-26 13:03: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