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漫行散记 [六]

        

浙江漫行散记(六)

(2019年4月26日)

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我们从绍兴赶到嘉兴桐乡的乌镇时,生生把太阳拉下了山。

我们住在乌镇东栅旁边的“栖池”民宿,屋前有庭,庭口有路,路下有河,房子较新,收拾得整齐干净,还算称心如意。

听说乌镇的主要景点分西栅、东栅,西栅适宜夜晚游,东栅适宜白天逛。于是,我们放下行李,趁着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抓紧时间顺便在天黑之前也多瞅几眼西栅。

一进入乌镇的西栅,就是一段铺在水面上的木板路,走在上面柔软而有弹性。左侧是古香古色的老宅,右侧是非常现代的戏剧院和木心艺术馆,有种强烈的反差,但並不违和,相同的是都漂浮在碧波荡漾的水上面。

 

乌镇是典型的“枕水人家”,水是乌镇的纽带,也是乌镇的灵魂,江南古镇所有的元素在这里都能找到出处,並且组合得恰到好处,整个古镇都是用心修饰过的,但又没有刻意雕琢的痕迹,清清爽爽,精精致致,就连道旁的拉圾箱都设计成酒桶的模样。木板屋,石板道,歇脚的古亭,避风遮雨的长廊,闲坐的石墩,栩栩如生的木刻、石雕,大大小小的石头桥,青瓦木构屋檐下红红的灯笼,纵横交错的水面上游荡的乌篷船,草木本色印染的蓝布幡、窗帘子,临水的木板屋挑入水中用木梁撑起,既可隔水招呼,又可观景临风。

家家户户都有下水的码头,小户人家用石块简易叠起将就着用,大户人家却用方方正正的条石砌成个长长的船坞,既可洗洗涮涮,又可栓绳停泊、解缆出行,听说与京杭大运河相通,可以抵达很远的地方。

 

久远的古代,劳民伤财修条马路极不容易,许多地方根本就无路可走,水路是天然的通途,又加之嘉兴河网密布,水路条条相连,出门上船即是路,十分便利,又很舒服。这也是乌镇在历史上能够繁荣昌盛的天然条件,乌镇慢慢变成了规模较大的货物集散中心,得有歇息停留的旅舍,得有填饱肚子、调理口味的酒肆,得有议事、聊天、叙旧的茶楼,得有添点日用杂货的商店,得有解急救难的當铺,得有承运租赁的船行,人一多,逗留的日子长了,慢慢又有了休闲寻欢的戏台、青楼、烟馆。

没想到,守着这个风水宝地就能养家糊口,或许还有发财致富的机会,于是,拖家带口的男女老少都来了,就有了落地生根的原居民,开枝散叶,形成了古镇。生意越来越红火,河水两岸的木板铺子越接越长,发了大财的东家建起了高墙深院,于是古镇便成就了今日的气象和格局。

 

乌镇的石板道仿佛常常被水洗过一样干净,裸露着被光阴浸蚀后的斑斑点点,没有污垢,没有尘埃,只有你来我往的人气。河水很缓,我们仿佛感觉不到它的流动,像镜子一样,将两岸的古宅清清楚楚倒映在绿悠悠的河面上,空旷的河床倒显得拥挤不堪。

河水两岸都是用当地的石块砌成,色泽略带淡褚,稍一风化后就有了岁月的沧桑感,遇水颜色也没什么明显的变化,不像我们老家的青石板,遇水即黑。翠绿的杨柳,依依含情,轻拂河面,不见波澜,只见柳荫,吱吱呀呀的木船荡来荡去,摇碎了一河的清静。

 

乌镇西栅的夜色来得好早,本来就色泽暗淡的古镇更容易沾染夜色的深重,但游人却随着夜色一浪一浪地涌来,人头攒动,却並不喧哗,古镇仿佛具有天然的消音功能,将纷至沓来的脚板声和勾肩搭背的交流声,统统一股脑儿地收纳稀释,留下来的充满烟火味道,既不刺耳,也不恼人,祥和宁静始终未离左右,就在身边。

乌镇西栅的夜景无疑是醉人的,灯光点缀勾勒下的轮廓较白天更加古朴悠扬,它删繁就简,用夜色留白,线条更加跳跃律动,呈现在游人面前也更加梦幻写意。灯光的颜色大多是油灯的颜色,桔黄桔黄,温暖诱人,那是游子夜归时,家的颜色。

我们不难想象出,油灯下白发苍苍的老娘,眼里虽然只有针线活,心里却老是惦记着木门的响动。妻子抱着睡熟的娇儿,也在油灯下挑选竹篾筛中的蚕茧,水乡的夜晚很寂静,时有船儿从窗下掠过,可妻子还是能够分辨得出自家男人弄桨的水声。

 

我们匆入古镇,竟忘了晚餐,在古镇的人潮中穿过了一条条窄窄的老街,一上一下跨过了许多形态各异的石桥,进进出出好些个需要刷票的景点,累了,饿了,就近寻了家庭院深深的私房菜馆。入得店来,里面豁然开朗,我们选了张临河的桌子落座,满河的灯火,外加对岸的热闹,尽收眼底。

河风伴着细雨攀上木栏,润润的,竟有丝丝凉意,我们下意识地将薄薄的衣衫裹了裹,叫了一壶十年陈酿,喝上一口,总觉得味道有点寡淡,不禁又怀念起绍兴的酒来。

 

第二天早晨,在“栖池”吃了房东老板为我们准备的早餐,就开车去了乌镇的东栅。

昨日,乌镇的西栅我们去得太晚,在夜色中看了个亦真亦幻,今天来到乌镇的东栅,因为是大白天,倒从头到尾看得真真切切。

乌镇的东栅较西栅的规模小很多,但味道却差不多,有所不同的是东栅还住着原居民,更贴近历史的原汁原味,但我更喜欢西栅,就像一幅水墨画,东栅没有装裱,西栅却装裱得匠心独运,更能漂洗游人的风尘,也更能激发出满满的闲情雅致来,有一种安静的力量。

 

任何一个旅游景点的热门,应该感谢那些在此出生、驻足或者安息的历史名人,还有那些若有若无且为无数人篡改与渲染的传说,以及那些在时光的长河中不断被打捞翻腾的史料和故事,当然,也离不开游人的跟风或者相信,因为相信,而被感动,因为感动,而被传染,因为传染,而被引爆。

看了乌镇之后,我与罗盘闲聊,戏言不再看江南古镇,因为乌镇是一次古镇的盛宴,它还原和丰满了我梦中水乡古镇应有的模样与风情。乌镇是一阙古诗,一卷水墨,一曲古筝,是一段斩不断理还乱的相思。

乌镇水中晃荡的乌篷船,那摇落的桨声,沁人心脾,使我们真切体会到了“水一程,陆一程”特有的水乡风味。一浆一歌谣,一程一故事,悠悠流水,又如何能载得动这一船的明月,一河的灯火,一街的心事。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浙江漫行散记 [五]

2021-3-26 13:12:55

旅游攻略

游记|漫川古镇:岁月不居 未来可期

2021-3-26 13:39: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