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横穿欧亚(中)

横穿欧亚(中)

 

未泊

 

2019

From Lake Baikal 

to Siberia

      在一个小站,同行的青年们在火车头前拍照。俄罗斯火车长与我们开玩笑说,想现在发动把他们撞趴下。

 

三、西伯利亚的温柔

还未真正开始这趟旅途的时候,我心想:每天都要起来看日出,尤其是贝加尔湖那一天。

 

然而,在被昨天俄罗斯边检折腾到深夜以后,再次睁眼已是九十点。网上说,列车会在早上遇见贝加尔湖,一直持续好几个小时。

 

起来时,来不及带上眼镜就往车厢的窗子外使劲张望——一湖深蓝的水连着雾白的天,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贝加尔湖,而我们就在贝加尔湖畔。打开手机,想听听李健的《贝加尔湖畔》这首歌应应景,却发现在国外没有版权。

 

贝加尔湖畔

 

放羊的苏武、骇人听闻的蒙古-西伯利亚高压、大陆冷极奥伊米亚康,固有印象渲染的是一幅寒风凌烈,人迹罕见的图景。

 

列车早些时候抵达过一个小城,沿河行驶,波光粼粼。眼见一大片雾气驶来,可见度从可以远望对面高山,骤降至只能看见隔壁的一条铁轨。可惜,时至今日,已经忘记了如何分析这是辐射雾、平流雾还是什么其他现象。

 

进入雾区前

进入雾区后

进了雾区以后,气温也下降了许多,我终于放下夏天的尊严,穿起了在岭南冬天才会穿的外套和长裤。(现在想一想,七八度的气温可比广东的冬天冷多了)

 

正如网上所说,列车几个小时都在贝加尔湖旁边行驶。大概一个小时以后,就有点审美疲劳了。深邃的湖水,一望无际的湖面,除了几艘孤独的小船点缀,流露出一种北国的萧瑟。

 

孤舟蓑笠翁

 

贝加尔湖旁边有一座座小村庄,村民的房子颜色各不相同,在白茫茫的冬季,用浪漫装饰生活,这是西伯利亚人民对待白雪的单调的抗议。

 

我最喜欢的是一座薄荷绿墙壁、淡蓝色屋顶的木屋,门口还有自家围好的栅栏,里面有稀稀拉拉的花朵。

 

西伯利亚的房子

 

有网络覆盖的地方,我尝试着用谷歌地图看看离家有多远。有点小失望,已经跑了两三天,可是好像和北京的距离还很近。不过,凌晨才出的蒙古国境,几百公里的距离使得当地的居民却全部由蒙古利亚人变成了高加索人,有些神奇。

 

新奇退去后的车程很闲,一旦美景看厌,脑子里想的就是什么时候到饭点,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打开一盒方便面。

 

某站

 

火车跑出了湖区,天空也就开始放晴。等到我们抵达在西伯利亚第一个可以下车的站以后,气温已经变得十分温暖。待到第二个站时,居然可以看见绚丽的日落。

 

第一支冰淇淋

 

还好我们兑换了几百人民币的卢布,让我们可以去站台上的小卖部溜达一圈。由于缺乏自制力,且受饥饿带来的不理智干扰,第一次逛小卖部就花了大半的钱,付钱的时候才隐隐作痛,回到车上才后悔莫及。随后便发誓以后要理性消费。

 

西伯利亚的维度很高,日落很晚,当地时间六七点依然很亮。我们趴在走廊的窗子前,看着太阳下落时的云卷云舒。

 

日落

 

接下来我们迎来了第一个不用被海关折腾的夜晚,真是舒了一口气。九点多太阳落下,在摇摇晃晃的洗手间收拾收拾以后,旅客也陆续回到了床上。吃着今天在小卖部的“战利品”,内心有一点矛盾:我到底是应该按北京时间睡觉,还是按当地时间?

 

 

西伯利亚是这趟火车奔驰最久的地方,大概要跑三天半,从贝加尔湖附近开始,到叶卡捷琳堡市西侧的欧亚分界碑。第一天有令人激动的贝加尔湖作伴,第三天要等待同样令人兴奋的欧亚分界碑的到来。唯独第二天,在我的计划里平淡无奇。

 

第二天起床,阳光为早晚个位数气温的车厢带来温暖。我像电影里的主人公在车窗旁感受洒过来的阳光。虽然这儿已差不多到了秋天,但我还是以“如沐春风”安慰自己。这阳光真是早晨挣脱被窝的最好安慰,再加上包厢的热心旅友送给我一包方便粥,这么多天了终于吃到米,竟有些感动得无法言语。

 

树的种子飞进了车厢

 

太阳从走廊这边的窗户洒进来,我早上主要坐在走廊的凳子上看书,火车的轰鸣反而更衬托出了岁月静好。

 

看书看累了便起身看看窗外的风景。看看西伯利亚的草原、农村和森林,被阳光修饰得温暖动人,与“放逐西伯利亚”的画面截然不同。

 

把头伸出窗外感受凉爽的风,看见前面有一群走路的人,等到列车经过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正在和车上的人挥手。我也连忙也向他们挥手。

 

穿越市区时

 

西伯利亚的人民也很新奇这列从中国驶来的火车,一路上,有成群结伴的小孩,有独自赶路的大妈,有拖着一车木材回来的大叔,也有骑行的酷酷少年,他们总是很愿意与我们打招呼。

 

在火车上,网络断断续续,让我感觉时间很多,硬生生看完了阿加莎的一部短片小说合集,外加一部Netflix迷你剧。又到了一天日落时,虽然没一天早起看过日出,但日落是没落下的。一位同学告诉我,福楼拜之前说过希望自己能够在余生每天保持看日出日落的热情。我想,能做到福楼拜的一半也很好了!

 

今天窗外的晚霞,感觉平平,没有太放在心上。但是光线开始变暗,书是看不了了,想着趁着人还少,先去洗漱。不巧的是,这节车厢的厕所已经有人了,我只好去下一节车厢试试。六号车厢的布局与我们这号车厢是反的,它的走廊在行驶方向的右边。

 

六号车厢的走廊里,一位老爷爷在使劲拍外面的风景,我一回头看向窗外,发现了这紫色加金黄色的晚霞。近处的云很厚,像一艘飞艇,橙色与黄色交织;远处的云一片一片散开,是迷人的紫,与太阳的金。

 

拍摄日落的老爷爷

 

在我与这位来自北京的老爷爷交流时,又有两位专业的摄影青年来了。拿着手机的我,与他们长枪短炮对比显得很无力,于是我们也没有与他们抢窗边的机位。退到后一面无法打开的窗前,欣赏这难得的一幕。

 

在我所有的观日出日落经验中,这次绝对能挤进前五。随着时间变化,色彩又有所不同,远处是深紫,近处是淡紫。与这美景的错过仅在一念之间,这样想想来还有些后怕。这也是火车旅行的缺点之一,你永远只能看见一侧风景。

 

乘坐火车的另一点好处在于每次停靠都有自由活动时间。蒙古国不在车站与城市之间设置阻拦,可以随时出入。

 

金紫色日落

 

一直要到太阳完全下去,我才想起自己是来洗漱的。刷完牙洗完脸,还顺便洗了个头。(虽然车上不能洗澡,但是头没少洗,即便冷了点)回来时,在我们车厢的这一侧,邂逅了西伯利亚明亮纯净的圆月,还有草原上起的一层有趣的薄雾。

 

草原薄雾

 

温柔的日落,皎洁的月光,可爱的草原薄雾。

万幸的是,湿着头发还吹了好久的冷风,但是第二天起床发现自己并没有感冒。

 

 

如之前所说,第三天盼望的是欧亚分界碑。理论上来说,靠近叶卡捷琳堡,应该要翻越乌拉尔山才能抵达欧洲。但是并没有感觉很明显的爬坡,也没有什么隧道。将信将疑,就到了叶堡了。

 

西伯利亚森林上空浓郁的云

 

第三日的风景如出一辙,欧亚分界碑在全车人位于窗边的期待后,终于静静地、“小小地”到来。毫不起眼的界碑使得同行的阿叔守了半天却错过拍照时机。

 

欧亚界碑

 

进入欧洲以后,才回想起来,光顾着迎接欧洲的来临,却忘了告别西伯利亚。忘了告别这儿的白色的羊群、柔软的草地、有故事的森林、深蓝的湖水、震撼人心的晚霞,以及看似冰冷却十分热情的西伯利亚人民。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游记|横穿欧亚(上)

2021-3-31 7:18:47

旅游攻略

游记:蓟县独乐寺

2021-3-31 7:24:2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