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阿里反穿完结篇:山转,水转,路转

两个人,一辆车,山转水转

(唐蕃古道+阿里中北线无人区+川藏南线)


 

.

................................................

西藏阿里反穿完结篇:

山转水转,路转

Day 23 理塘-雅江-新都桥-成都

文字:爱美丽

摄影:蟋蟀头

版面设计:蟋蟀头

喜欢睡懒觉的我俩,今早却在闹钟响的第一时间,立刻弹了起来,没有迟疑也没有赖床,并按计划在凌晨5点,准时出发。

 

酒店很贴心,按约定帮我们准备好早餐,放在前台,三明治+苹果+鸡蛋,简单又丰富,感觉却是暖心又细心。所以要再次推荐这家酒店:理塘智选假日酒店。

 

清晨5点,天色一片漆黑,和半夜三更无异。

 

如果在上海,凌晨5点,天色已亮,但西藏和内地至少2小时的时差。

 

最西边的札达,日出时间8:45,一路向东,日出时间不断提前。即使如此,我们所住的理塘,日出时间也只是7:20

 

所以,现在不仅天未亮,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

 

我俩冲进夜的清冷,快速把行李装上车,赶紧开跑。

 

县城仍在沉睡中,寂静无声,唯有路灯的微光,随风摇曳。

 

但一出县城,上了318国道,立刻就知道我们其实并不孤单。

 

太多车,争先恐后,好不热闹。原来太多人与我们相同想法,要赶在工作人员9点上班前,快速通过修路的路段,否则,听说要直到中午才会放行一次。

 

只是有辆轿车,总是与我们一前一后。原本,我们想着,他既然想抢在前面,就让他在前面好了,我们并不介意。但问题在于,他的双跳一直闪,晃得我们眼睛难受。

 

我问蟋蟀头,“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开着双跳?只是,他为什么要开双跳呢?”

 

开一下双跳可以,一直开着双跳,我就不能理解了。这种情况,对于我这个正在考驾照的小白来说,只有在我特别紧张的时候,才会忘记关双跳。

 

难道,他也紧张?

 

作为司机的蟋蟀头,再也无法忍受前方的双跳,一踩油门,嗖一声,便快速超过那辆开双跳的轿车。

 

前方不再有一闪一闪的双跳,只有月亮如明灯一样悬于夜空。

 

刚刚感觉眼前清静了,却不曾想,那辆闪着双跳的轿车,又再次超过我们。

 

原本还只是不慌不忙开车的蟋蟀头,男人的胜负欲迅速被挑起来了。一踩油门,再次超过那辆双跳车。

 

似乎对方也是一个不轻易认输的人,又再次在很短时间内超过我们。

 

于是,静寂的夜色中,一场你追我赶的较量,悄悄上演。

 

不知不觉中,天色渐渐泛白;

 

不知不觉中,那辆双跳车,也已无影无踪。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一口气开了2个半小时,翻山越岭,抵达雅江县。

 

这才意识到,不说理塘到雅江在修路吗?可是,100多公里跑完,预想中的烂路完全不存在。路完好无损,根本没有修路的迹象。

 

难道,昨晚正好竣工?

 

太不可思议了。不过,既然我们已经顺利通过修路的路段,也终于放下心来。

 

此时清晨7:45,雅江县城也似乎刚刚苏醒的样子。

 

 

雅江,因位于雅砻江边而得名,曾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渡口。实际上,我们从芒康过来,经理塘,到雅江,再到前面的康定,这一段川藏南线都是茶马古道,确切说,是茶马古道的一部分。

 

茶马古道起源于唐宋时期的茶马互市藏民喜喝酥油茶,但藏区并不产茶;内地有茶,但不管民用还是军队征战,马都供不应求,而藏区正好产马,且是良马。于是,藏区的马和内地的茶,便可互补交易,这便是“茶马古道”的由来。

 

茶马古道主要分南、北两条道,即如今的滇藏线和川藏线,川藏线以四川雅安的产茶区为起点,先到康定,然后从康定起,再分南北两条支线,抵达昌都,即如今的川藏北线和川藏南线。

 

 

曾经的茶马古道,山高路险;如今,已是天堑变通途。

 

在雅江加满油,马不停蹄,继续前行,毕竟到成都还有400公里的车程。

 

开车经过新都桥时,不禁有点感叹,我们和新都桥似乎始终无缘。路过三次,却从无一次住在这里。即使这次宁愿多开100多公里,也想住在新都桥,偏偏又遇修路,逼着我们改住到了理塘。

 

只能说,和新都桥的缘分不够啊!

 

只是,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我有点疑惑,不说这里是摄影家的天堂,光与影的世界,令人神往的世外桃源吗?

 

但我实在看不到,这里有什么特别的美好。

 

我只看到,路边的客栈,连绵几十公里。

 

突然很想念阿里北线的一错再错,蓝如宝石,碧如翡翠;想念阿里的苍凉,札达的壮美。

 

如果没有它们作为对比,新都桥兴许是美的,但看过太多美景,新都桥,在我们眼中也只是如此而已。

 

这一路的顺风顺水,到了折多山垭口,终于起了波澜。

 

 

没想到,折多山垭口至康定的318也在修路,路段暂时关闭,要下午3点之后才能放行。导航指示我们走绕了一大圈的434省道,比318直行要慢一个多小时。

 

意想不到,却也是别无选择。却完全没料到,这是一条给了我们太多惊喜的景观大道。

 

在折多山垭口打听路况时,已有雾气缓缓从山间升起。

 

 

回望来时路,群山重重,白云茫茫,顿时万千思绪。

 

唐蕃古道+西藏阿里+川藏南线,1万公里,23天的自驾行程,将在今天抵达成都后,划上终点。接着,我从成都飞回上海,蟋蟀头从成都开车回上海。

 

就要结束了,却突然开始不舍。

 

离开垭口,沿434省道继续前行。

 

蜿蜒的省道,把我们带进了另一片群山。层层叠叠的云层,把蓝天包裹得不留一丝缝隙,直至天色变成铅灰色。

 

越往前走,雾气也越来越浓。

 

山里的雾,既有灵气又很淘气,在山间盘旋缠绕,追逐嬉戏。

雾气所到之处,巍巍高山,丛丛枯树,也都变得灵动起来,如诗,如画,如歌,如梦。

我们的车开得越来越慢,最后,干脆停在路边,欣赏这每分每秒都在变幻的画面。

 

随着山路盘旋至山脚,云雾渐渐退去,漫漫的苍山,冷峻的秋色,交织在一起。

曼妙的川西曼妙的“青瓷”

 

心中又再次涌出不舍。

 

到了山下,便是康定。

 

从康定到成都,一路都是高速公路,先走雅叶高速到雅安,紧接着,京昆高速到成都。

 

上了高速,我们只能以双倍速度奔向成都。

 

虽然一路上崇山峻岭,但既然是高速公路,便不再是蜿蜒的山路,而是遇山开山,逢沟架桥,直接从山里挖出一条又一条的隧道,短则几公里,长则十几公里。

 

甚至刚出隧道,没有几米,便又进了下一条隧道。

 

雅叶高速,从四川雅安至新疆叶城。

 

我们目前行驶的康定至雅安,于2018年底才通车;

康定至新都桥,在建中;

新都桥至芒康,预备建设中;

芒康至林芝,预备建设中;

林芝至拉萨,已全线通车(我们走的林拉公路,就是这段高速);

拉萨至日喀则机场,在建中;

日喀则至噶尔,预备建设中;

噶尔至叶城段,为远期展望线。

 

从日喀则市拉孜县到新疆叶城,即传统的新藏线,219国道。

 

我们2011年转山时全程走过,特别是在班公措以后,路就变得非常险峻。途中翻越55000米以上的大山,16个冰山达坂,特别是界山达坂,海拔高达5248米。

 

修建国道就已非常不易了,将来居然还要修成高速,光是想想,就觉得难于登天。

                                                                                           (网络资料图)

虽然难以想像,但我依然相信基建狂魔的技术和能力,绝对可以完成这样的创举。

 

既然2035年前要把路修到台湾,把高铁通到台北,那这条从西藏通往新疆的高速,又有什么不可能?

 

从2012年我俩去印度开始,两个人的旅行就此开启。

 

但这八年来,相比国内,我俩更热衷于国外旅行,与中国迥然不同的风土人情和人文地貌,深深地吸引着我们。

 

但我们也发现,无论走到哪个国家,我们的中国标签,也令当地人无比好奇。

 

这种好奇从印度人开始。他们会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一张口,说的却是日语“空你七哇”,因为他们把我们误认为日本人。

 

我们会耐心地纠正他们,我们是中国人,并教他们说汉语“你好”和“再见”。我们这种耐心,持续了印度之旅的由始至终。

 

为何印度人都把我们误认为日本人?

 

因为以前去印度旅行的东亚人,主要是日本人。

 

现在随着中国愈加强盛,国人经济实力的增强,境外旅行的中国人越来越多,2019年中国出境游的总人数达到14500万,整个东南亚几乎成了中国人的后花园。

越南的芽庄,遍街商铺,几乎都是中文;马来西亚的沙巴,你几乎可以全程都说汉语。

 

我绝对相信,下次再去印度,他们会用中文跟我们说“你好”。

 

但我们也发现,欧美国家对中国的偏见之深。

 

在冰岛布伦迪欧斯Blönduós的民宿,我们和同住民宿的一对美国夫妻聊天,他们居然提出“听说上海人特别多,多得都住地下了?”这种不可思议的问题。

                       (网络资料图)

伦敦的民宿房东说,感觉住他这里的中国人都挺有钱,但是,中国太爱惹事了,特别欺负台湾。

 

在美国西部自驾时,我们曾在犹他州的公路上帮助一对印第安夫妻,给他们的车充电5次,离别时为表感谢,他们送给我们一个印第安小罐子,然后问我们来自哪个国家?

 

当我们回答“CHINA”时,他们居然表示不知道,还问我“中国和泰国相比,哪个国家更大?”

 

原来,美国人民,有些居然连常识都荒凉到这种地步。

 

就如习大大所说,”70 后、80后、90后、00后,他们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

 

我们虽然对国外的世界好奇,但的确是以平常心态和平视的角度去看待国外。

 

但西方不少人却依然习惯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中国。

 

 

就像这次欧美对新疆棉花的抵制,他们居然还认为许多新疆人都生活在集中营里,像农奴一样被迫去田里采摘棉花,苦不堪言。

 

这种荒谬的言论,真是让我们中国人贻笑大方。如果他们自己去新疆看看,就会知道,新疆棉花无论种植还是采摘,早已实现机械化,极少使用人工。

无非是政治打压、经济打压中国的借口而已。

                        (网络资料图)

国外的老百姓对中国的了解,其实也隔着一堵墙,这堵墙并非来自中国,而是来自他们的媒体,对中国的选择性报道与恶意诋毁,让国外的普通人民也对中国抱着偏见和误解。

 

每每在国外,遇到老外提出对中国的疑问,我俩总是耐心解释。

 

我也相信,那对受我们帮助的印第安夫妻,中国留给他们的第一印象,一定是亲切和善,乐于助人。

 

这次新冠疫情,把我们的脚步重新拉回国内。

 

九年以后,再去西藏自驾转了一圈,用车轮丈量祖国的西部。

 

相比壮美的风景,西部的变化与发展,更令我们印象深刻。

 

除了阿里北部少数地区,其余路段无论县道、省道,还是国道,都已是铺装良好的油路。

 

阿里无人区,即使没路,也不缺电线杆,而且家家户户的屋顶上还有太阳能发电板。

 

网络更是四通八达,只要有村庄,便有4G;有4G,便有微信支付。

 

即使在珠峰脚下的绒布寺买门票,喇嘛也用微信收款;阿里无人区腹地的仁多乡,当地藏民也是用微信支付收住宿费。

 

我们的国,正在以了不起的速度向前发展。

 

“扶贫攻坚”,完全消除贫困的成功,更是让我以仰视的目光来看待我们的祖国。

 

我们的国,为你骄傲,为你自豪。

 

下一篇,我们将踏上浪漫的法国,敬请期待!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木雅圣地 | 一次放逐心灵的旅行

2021-4-2 17:43:22

旅游攻略

清明小长假出游攻略,成都周边就有小众惬意的神仙玩法!

2021-4-2 20:33: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