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游记之三-从泰山到青岛

山东游记之三

 

 

 

从泰山到青岛

土tato

爬山时人们的状态是很有趣的,从红门开始向上爬,身边的小孩子兴奋得喊了十几分钟的奥利给。我观察着从山上下来的人,他们大概可以分成三种,第一种是故作轻松的人,以中年男性居多,他们明明步伐缓慢,但上身一定要把扩胸运动做得起劲,以向同行人彰显自己的健硕和年轻;第二种是最普遍的,就是走走歇歇,大部分人在快回到山脚时都是这样,一句话都不想讲,连做个表情都费力;最后一种就是即使他们和别人一样累,但积蓄的不满却让他们涌出无限的力量,甚至可以一边走一边打电话跟亲友说:“我爬了一整个晚上,结果啥都没见着,就见着雾了,感觉这辈子的雾都看完了。”

再往上爬我就没有关心旁人的闲情了,变成了个无情的爬山机器,背着的相机像是水浒里的铁叶盘头枷,手里抓着水壶重如哑铃。原本想爬全程,但跟哥哥咨询了之后还是中途坐缆车吧。路上偶尔会有石刻,但奈何水平有限欣赏不来,看到个二虫,完全猜不出里面的意思,旁边一个大哥说这个叫风月无边,又想了一会儿才理解过来,真是惭愧。

最后终于登到中天门,泰山算是走完了简单的那一半,眼前豁然开朗,摊煎饼的铺子里涌出滚滚的热气,这么高的山上一个煎饼加个蛋加个火腿竟然才只要八块钱,在有些景区可能只能买里面那个蛋。我捧着热乎的煎饼像握着金条,站在围栏边,边吃边看风景,最大的感受就是——鸟真多。鸟儿在两座山之间飞来飞去,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本领,在林子里叫得很嚣张,还有一只鸟独立枝头,孤傲地看着这些面露疲态捧着煎饼的众生。

忽然间阴云里冲出一束阳光,照在对面的山上,那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吃煎饼的众生停止了咀嚼,连风也停住了脚步,数万棵低伏的松树默然伫立,群山寂静,广大的世界里只剩下山上那光亮,像那片巨石在熊熊燃烧,当人们拿出手机相机准备拍照时,阳光又缩回乌云里了,林子里嚣张的鸟叫声又从四面传来,充斥着整个世界。

这趟缆车实在太恐怖了,因为风很大,风甚至从那严密的门缝里钻进来,发出尖锐的哨声。整个缆车不仅前后摇晃,还左右摇晃,从缆车下来时腿都软了,幸好云雾笼罩什么都看不见,不然怕是之后一段时间的噩梦素材了。一下缆车,冷风把我给吹傻了,山上云雾缭绕,狂风阵阵,树上打着厚厚的一层霜,仿佛已经登入仙境。伸出手拿相机拍照,手被冻得发痛,只好买了一双手套,租了一套大衣(其实是买,后来转卖出去)。

顶着寒风爬到玉皇顶,四周白茫茫的一片,旁边的大哥乐观地说,这天气也不错,别人登的是泰山,我们都羽化成仙了。

最好笑的是那些给人拍照的店家,广告里的照片一片阳光明媚,但现实是大家都在腾云驾雾,那些取景地背景比室内摄影棚的白布还白,而且位置开阔风更大,店家大哥却仍然在凌乱的风中不停地问:“拍照要吗?拍照要吗?”

不敢再坐缆车的我只好抓着扶手慢慢爬下来,下到升仙坊,必须拍张照片,这名字太适合今天的泰山了,回到人间,拿起手机一查,不敢相信泰山只有1545米,我明明去了一趟天宫。

 

 

       列车到站青岛,青岛站就在海边,当初德国要求火车站最好就在栈桥上,方便输送从山东各处挖来的资源,但由于技术原因无法实现,但尽管如此,铁轨停止的前方就是宁静的胶州湾。青岛火车站是青岛城市的起点,德国从这里开始大规模地开发新城市,要把青岛建成“模范殖民地。”也就是说,青岛之旅的起点,其实也是青岛的起点

下车时,一位又高又帅的男生捧着一束花站在前面,他要见的人现在一定也正焦急地等着他,没想到他还带来了一个浪漫的春天,想必青岛也会为他们开出五颜六色的花。

我一下车,在去酒店的路上,就找了个大排档买了青岛啤酒和几串烧烤,这里的青岛啤酒和我在别的地方买的味道相似,但没有那么苦,我一兴奋喝得太快,现在已经满脸通红,晕晕乎乎的不知所云了。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徒步318|走路去西藏 DAY15:雅江县城-相克宗村

2021-4-3 21:24:54

旅游攻略

塞下秋韵——青海游记

2021-4-4 7:57: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