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达,高原上震撼的一抹红。

2019年6月28日周五,结束了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机缘遇见,然后有了迅猛成长的863天,走心,实现,感谢。职场上给自己按个暂停键,第二天飞往贵阳避暑,开始一段没有计划的散心旅程。
part1 贵州
在贵阳逛了逛启程去黄果树瀑布,一路还有大小七孔、陡坡塘瀑布、卧龙潭等景点,属于标准打卡,所见无感,不加赘述。
 
陡塘坡 86版西游记片尾曲的那个大瀑布
全方位围观最大瀑布家族
千户苗寨,踏青山绿水,看万家灯火
 
 “西江千户苗寨是一个保存苗族原始生态文化完整的地方,它是由十余个依山而建的自然村寨相连成片,这里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寨”。这是官方的解释摘抄至此以便后续回忆。
如同绝大多数的古寨古城,无可避免的商业气息会消磨作为游客的我对它的珍视。当然,现在的出行,去哪已经变得没有那么重要,在路上足矣。在苗寨里走走停停,夜晚登上观景台俯瞰整个村落的灯火点点,还不错。
 
 
part2 成都 
在成都宽窄巷子、庆春路闲逛,主要是吃。还依照网上的一些打卡攻略跑了几个地方,基本上每个特色小吃店都是长队,在大学城吃到了很不错的冰粉。比较期待的是去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于是当晚预定了门票,第二天赶早去看滚滚。
 
好吧,清早第一批游客人确实很少,但熊猫比我想的少更多,火爆的熊猫馆也随着游客队伍在保安的督导(驱赶)下快速移动着。整个基地修建的不错,满园的竹林和绿化,算是一趟吸氧之旅。
 
非黑即白,也挺自得其
 
“熊猫外交”,既开心不少外国像日本对于熊猫的痴狂,也心疼在外肩负重任的国宝们,希望像美香这样的熊猫能早日归国。
part3 色达
决定要去色达还是犹豫了一会的,因为身体原因对高反敏感,也没有提前服用红景天等药物。但已经走到藏区边上了,对“藏文化”的向往驱动着自己踏上了去色达的旅途。
凌晨5点出发,从茶店子汽车站乘坐大巴前往色达,600公里,车程12个小时。
成都-汶川-马尔康-观音桥。途径都汶高速,逐渐可以看到藏式民居,进入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一路是阿坝川西风光。
 
观音桥镇是去色达途中的休息点,这里海拔不高,可以看到藏传寺庙,满山坡的经幡和龙达。在这里参观了达卓克基土司官寨和观音庙,但最惬意的还是在民居前漫无目的的走着,停驻在门前盛开的格桑花。
行者无疆,从来不止于走过的路程,更是心境。
那些路上的所见所遇,可能一生只见一次的景,不被生活推着走与自己独处的时光,见过世界后的宠辱不惊,以及安抚了所有的不安分,与偶然间读懂“是谁来自山川湖海,越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天葬仪式通常为每日下午一点至三点,随缘开始,据说天葬师是有通天的能力。
天葬,人死后,停尸数日后,请喇嘛诵经择日送葬。天葬师按照程序肢解尸体,取出一小节骨头交由逝者家属带回安置。仪式毕,掀开帘布,用哨声呼来山坡上的鹫,喂食骨和肉。
下午一点到达天葬礼俗区。地标闫罗山代表着死亡和无始无终的轮转,穿过闫罗山洞,里面挂满了骷髅头,在这里预先铺垫了对死亡新的认知。来到天葬仪式台附近,铁栅栏外的梯台上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在雨中等到两点半,天葬师出现,拉起帘布围挡,仪式开始,雨停。
 
山坡上的秃鹫从三五只,到山顶黑压压的一群虎视眈眈,整个天空都盘旋着,有的仿佛从头顶上掠过,有的走到人群身边,不断往下逼近天葬台。
 
据说色达是唯一对公众开放天葬仪式的地方,本意是对激发人们对生命产生敬畏之心。天葬台用帘布围挡住,人群在栅栏之外观看。天葬礼俗区内有牌子明文写着禁止在仪式时拍照,仍有大量游客拍摄天葬过程,风吹起围挡时因为真实的肢解画面露出而频频发出的唏嘘声,实在令人厌恶。
 
仪式开始前拍摄的外围
 
当喇嘛或家属抬着尸体经过往生池时,人的灵魂就已离去,剩下一具肉体送往天葬台。所以在旁围观整个肢解过程直至喂食秃鹫时,家属们都很坦然。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获得天葬,而秃鹫在藏人眼里是空行母的化身,它们不像其它鹰类,秃鹫不吃活物,于是被视为凡人与神佛之间沟通的使者。藏人相信秃鹫将尸体全部吃干净代表着逝者生前没有罪恶,灵魂才会升天。
仪式结束后,亲属渐渐退场,天葬师掀开帘布,仿佛终于等来了指令,秃鹫蜂拥而上让场面混乱而壮观,卷起狂沙,也加重了的尸腐味的弥漫。疯狂的进食场面和此刻因震撼而安静下来的人群对比,黄土上的血腥和纯净的高山湛蓝的天空对比,那一瞬间我内心是压抑的,但也很快释然。
 
藏人相信轮回,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结,是灵魂和肉体的分离,经过轮回将重新降生拥有幸福的一生。舍身布施在大乘佛教看来是最为尊贵的布施,而从环保的角度来看,很多传统少数民族的葬礼中都饱含着一种先进的理念。
人生最后一道布施,不灭的灵魂与陈旧的躯体分离,生于自然还于自然,反哺大地生灵。
 
弥漫的尸腐味,天葬师刀落的撞击声,肃穆且神圣,唯独令人不适的唯有围观人群里的喧哗和哄闹声。看完最大的感受是,色达不该对外开放天葬仪式,世间百态不值得。
仪式毕,大雨倾盆。到这里,我相信了卓玛说的,天葬师是通天的。
 
通往色达的交通是近几年修的,道路崎岖,但终于能把凡夫俗子带往佛国圣地。喇荣寺五明佛学院距离色达县城20多公里,色达县城海拔约三千八百米,佛学院海拔四千多米,此刻高反已经很严重了。
佛学院里有上下山的巴士,3元一位,可以手机支付,坐到最高观景台。当车行驶过一个弯路,山坡上大片的红色突然映入眼帘,是密密麻麻的砖红色的木屋。
 
佛学院由晋美彭措大师于1980年创建,随着学佛者慕名而来,从起初的三十人到目前的几万人,在喇荣沟逐渐形成了连绵数公里的数千间红色木屋僧舍,如今色达佛学院已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藏传佛学院之一。
山顶上金碧辉煌的建筑是“坛城”,是转经的地方,外面一层是转经筒,络绎不绝的人们走过,为平静的山谷留下最热闹的声响,梵音缭绕。
 
阴雨天的高原地区很冷,伴随着高反,也仍然决定步行一段下山路,多在这走走,只为让自己融入这祥和安宁的景象。谷里坐落着几座寺庙和佛堂,建筑并不宏大但装饰考究辉煌,连绵起伏的红色僧舍,身着红色僧袍的喇嘛和觉姆来来往往,在蓝天白云下汇成一片红色的汪洋大海。在他们的眼神里,没有看到愁苦和厌倦,更多的是和善、满足和喜悦,以及对信仰的执着。
繁华都市里的俗人对佛学不甚了解,我的境界还在“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但这不影响对有信仰的人的敬佩。各地的僧人汇聚到荒凉的川西高原,修行、诵经、朝拜、学佛,过着艰苦清贫的生活,他们一生在追求什么,还是无所求才是最高的境界。
 
我生活在一个容易迷失的时代,也在一个追求信仰不得的时代,而这里的人们终日只有一件事情,修行。身处其中,哪怕与僧人擦肩而过,或者远远跟随,都能感受到来自他们身上的一股力量,化解了自身的浊气和戾气,曾经历的种种委屈、失望、迷茫的情绪回归淡然。
此行是感受,感受他人的修行。在传说中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让自己的灵魂短暂地有所安放。
在修建新的僧舍
 
“在这里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因为漫长的修行路上只能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然而他们又不是孤独的,因为身边都是虔诚的灵魂”。
高反越来越严重了,加上雨天的冷风,极度不适,最后是每走三步停下来休息一阵,而院内的下山巴士很难搭上。幸运的是在走不动后,向路过的当地人求助,虽然语言不通,但他们显然感受到了我的不适,就这样蹭上了他们下山的三蹦子。
 
之前听说红房子要拆迁了,其实是在改建,原来的木屋安全隐患较多,但新建的僧舍也不再是原貌了,更多的是钢筋水泥,它现在的模样真的很值得一看。
搭顺风车下山
下山后,回到色达县城住宿,还好当晚是带氧房,高反缓和不少,在川西的2晚都没有洗澡,也没有睡着。
 
隔天早起返程,在车上不敢睡觉不敢大口喝水,昏昏沉沉睡醒后发现头不痛了,原来已经下到两千米海拔了。从色达返回成都后,结束了短暂的旅程,回家休息了半个月。
高反一直是我西藏之旅久未成行的阻碍,这次毫无准备来到色达更坚定了我去西藏的想法,在一个更好的身体条件下,更充裕的时间里去完成它。2020年5月27日,珠峰高度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我最爱的文章之一“星球研究所”发布了《珠峰,不止珠峰》的视频,致敬珠峰登顶者和那些“走到一半的人”,看得我泪流不止。
来自星球研究所的视频截图
每一个热爱旅行的人心里都有一座高山,有一片冰原,每一个需要旅途的人都会对这座山峰产生无数次遐想。有段时间,居家工作或看书写字时,我会开着中国联通珠峰观景台直播,没有任何讲解,只有幽静的配乐,和珠峰实时的画面,有时是变换的云海,有时是云日照金山,然后又突然转向白雪皑皑的峰尖。
后来发现更有趣的是底下实时评论区,某天观看时察觉“今天的云层好像挺厚啊”,还会发现“来遛弯的羊群比昨天少了一只,而且它们今天是从东边上来了”。这一定也是一群向往珠穆朗玛峰的人吧。
 
 
发达的科技将 “无法到达,最为遥远的”海拔8848米神秘的面纱掀开在世人面前,或许对于探险家来说,这让探索未知变得索然无味,但对于千千万不可得的普通人而言却是一种实在的安慰。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或许有一天,我也能站在它的山脚下,伸手摸一摸头顶的高积云,真真切切地看一回。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Tour|清明出游记

2021-4-5 7:43:35

旅游攻略

行摄肯尼亚|荒蛮之地,纯真至极 的动物世界

2021-4-5 7:56: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