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aste, Nepal! 尼泊尔行记

行走于2013,记录年份为2014。
前言
首先要谢谢爸爸妈妈,给予我只身前往尼泊尔的支持和允许。再谢谢自己,有一份坚持和远行的勇气。
近四年的盼望,终于在2013年的12月完成了这趟远行,很满足但又些许失望,每每下笔总是倍受煎熬,所以时隔半年这篇行记始终不成文样。
 
异域风情下的尼泊尔,喜马拉雅山的另一头,神秘而又安宁的国度,仿佛过着与世无争的太平日子,“幸福感”是个与之相连的赞美词。
 
于是,这样的尼泊尔变成了我的期望,深刻地烙印在我的想象里。
 
然而,当食物只是发芽的土豆和米饭的时候,当在不温暖的冬季仍是用冷水洗澡的时候,当在尘土飞扬的的空间里呼吸的时候,这仅仅只是一个月的生活谈不上艰苦。
 
但对于生长在这里的一大部分人而言,“穷”,这样的现实改变着一些人,信仰也曾为生活低头。
从长沙-昆明-加德满都,近十个小时的旅程,终于抵达尼泊尔。小巧简易却又恰好够用的机场里集中了世界各地的游客和回家的人。
流水账

在加德满都办好手续后,第二天乘坐大巴来到博卡拉,怀着忐忑而又期待的心情踏进Happy Home。
 
位于博卡拉lakeside费瓦湖附近的Happy Home
 
这是5岁到15岁的十四名男孩的家。有腼腆地问我来自哪的,有热情地跑来牵我手的,有瞪着眼站在墙角好奇地望着我的。
 
头两天还有两位德国的志愿者在,于是在她们的指导下以及和孩子们的相处中,让我清楚了孩子们的生活流程,初步了解了他们各自的性格。
 
无论是上学日还是假期,七点,孩子们起床洗漱后,就在清晨开始了学习,以朗读课文为主。八点是'morning tea',简单的一杯尼泊尔奶茶,在冬日的清晨握在手心里暖得恰到好处。接着收拾屋子继续学习,直到十点吃过早中饭后就开始了一天的校园生活。
 
和我们一样 尼泊尔小学生们的一臂间距"向前看齐”
下午三点放学回家后就是娱乐和劳动时间了——年龄稍大一点的孩子可以上网一小时,稍小一点的可以看电视;可以去Lakeside的公园(也就是一块公共草地)踢足球和玩陀螺;帮助管家妈妈做事比如洗绿豆、晒衣服,还必须去家附近的菜园里劳作。
 
除了孩子们在学校,其他的时间我都尽可能的和他们在一起,当然受到他们的邀请:“Yang, join us!”,我会更开心。晚饭是在八点,稍作学习之后的环节是妈妈讲故事或者条规,以及一些简单的娱乐活动。
 
十一点,孩子们应该进入梦乡了。
思考
 
无论是路边炒面摊的老板,还是当地小学的校长,他们会很惊讶中国人会说英语,而我也很惊讶尼泊尔人的英语普及率真的很高。
 
世界上找不出比中国更重视外语的国家了,然而重视程度和结果并不一定成正比。还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孩子们的英语课本。要问我们小学英语学了什么背过什么课文,脱口而出的一定是
 
nice to meet you, 
nice to meet you, too.
How are you? 
Fine, thank you, and you?
……
 
但孩子们每天要温习和背诵的英文课本是什么呢?
 
上学前Jeeban帮年纪最小的孩子系鞋带
 
“可以和陌生人成为朋友吗?你的朋友们吵架了怎么办?怎么样化解朋友之间的矛盾?”诸如此类。
 
人心教育,早已融入到孩子们生活之中,这或许也是幸福的源泉吧。

 

先前所说的失望,是源于志愿者组织。
 
当地有许多so-called NGO,无论如何,他们是需要钱的。当然像尼泊尔这样的服务地点是无法提供志愿者的食宿,只是身在其中,志愿者和孩子们在某种程度上沦为了赚钱的工具 ,不免五味杂陈。
 
这些NGO会对志愿者收取一笔费用,其中一部分用作组织的运营,一部分是孩子们的学费生活费,还有一部分,我想大概是boss们致富的来源了。
 
对于这样的boss应当如何评价?
 
如果没有他们,也许孩子们在挨饿受冻,流浪在街头。虽然吃得不好,但起码有地方住有学校可以读。可是,这笔钱本还可以让孩子们穿得更暖和,吃得更好,不该只是吃发芽的土豆。
 
有一天boss来博卡拉给孩子们送来粮食,顺道骑摩托带着我去了山的另一头,那儿也有一所童中心。
 
原来boss是去山里边看地盘,准备把城市里的儿童中心迁过来。
 
可想而知,孩子们的教育和生活质量会比从前更低。不是想着帮山里的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而是为了节约组织成本,搬迁城里的儿童中心。
 
当boss们从中摄取了超过他们应得的回馈,公益性不足,这位组织者或领导人,“商人”比“慈善家”的称号更适合他们。
 
尼泊尔,中国,欧美发达国家,当地的NGO,公益组织的发展程度和类型有很大差别,公益的出路,是道难题。
 
对我的相机爱不释手 在他的镜头前陪着小红帽摆pose的我不好意思了
可是,你并没有资格去指责他。我一直记得,孩子们见到boss后的那种真实的笑容,太耀眼了。

这里想到,在澳读书有一点很值得我开心的是志愿者的机会很多,我参与其中,自得其乐。也发觉,
如果一次志愿活动不会提供任何certificate,参与的人比那些提供证书的一定会少很多。
 
即使一定的回馈也许是应得的,但这不该是最初的追求,否则参与人也不该被称为“志愿者”。
 
人是社会人,也是经济人,自利是其中重要的因素。
 
无论是希望得到证书,是希望丰富自己的履历表,还是想获得心灵上的满足,都是自利行为。但无论吸引志愿者的手段有多少,仍应维持公益的本心,是想为需要的人或动物做点什么,是想make some differences,即使得不到任何的物质反馈也义无反顾。
 
《速度与激情》听不懂没关系 看到动作片就是开心的
 
因为这是你的选择,更何况参与其中,本身志愿者能收获的东西远胜过他所付出的那些力所能及的努力,这些收获,远比一张证书有价值许多。
 
带着一颗纯粹一点的心做志愿者,回想起来,会不自觉地微笑,即使若干年后依然会是这种感觉。而不是,年轻的时候那么拼搏换来了几张泛黄的证书,突然有一天发觉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真心让幸福感日积月累,虚荣让努力最终空洞。
尼泊尔的英语就是大家能想象的印度式英语,地方口音重这个无可厚非,但很多词和表达被尼泊尔化了。
 
一开始孩子们每天都说‘一斯古尔’day,我还不懂这个‘一斯古尔’ 到底是个什么。直到有一天我送他们去上学,Jeeban问我:
 
Yang, will you go to e-school with us?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说的school。后来才发现,几乎所有s开头的单词,他们都会加上'一斯'的读音,比如sport是‘一斯波特’,Steven是‘一斯蒂芬’。
 
这个很有趣,他们没办法跟我解释这样读音的原因。于是我告诉他们,这个念法不对,不需要发e这个音啊。他们说,尼泊尔英语就是这样读。
 
带孩子们郊游 他们换上了平时舍不得穿的“新衣” 
 
还有一件事,是关于“亚洲人”的争论。有一次我提到说“我们都是亚洲人,小孩们立马来神了不对不对!我们是尼泊尔人”。
 
我以为他们不懂,开始解释“对对对,你们是尼泊尔人,但也是亚洲人啊。就像我是中国人,但我也是亚洲人”。他们一个劲地摇头,强调说他们就是尼泊尔人。
那一刻,我觉得,在爱足够的地方是不需要讲道理的。
 
我设想过,有一天这些孩子长大了可以来中国玩,我一定接待。我曾经问过,“你们想出去看看吗“?
 
我以为这些对外来的志愿者、抱着我的ipod不放对外界新鲜事物无比好奇的小孩一定会说“想”,可他们却给了我否定的答案。
 
我很讶异,那种前一秒还好奇地问我这问我那,后一秒不约而同地相互看了看,告诉我“不想离开”,然后散去开始写作业。
 
这并不是一个富裕的强国,没有好的医疗,没有好的环境,贫穷指数在187个国家中可以排倒数。
 
是什么力量可以留住他们,让尼泊尔人对他们的国家如此“忠诚”。
 
物质是灰色的 精神是彩色的
 
我们的租辈,父辈甚至自己,有许多人穷尽一生在走出去。祖辈拼搏离开农村往县城,父辈努力离开县城往城市,孩子从省会往发达国家跑。
 
我一直记得小学语文课本上的一道课后题的例子,是一道关于父爱的比喻:
我的父亲就是一把弓箭,穷尽一生把我射向山外的世界。
 
这些追求值得人尊敬,但是当生活地更好,当装备了一身技能之时,回到那个当初的地方,这些人有多少?
 
我在澳洲读研,墨尔本是个很好的城市,一度放宽的移民政策吸引着许许多多留学生。我不知道中国在澳留学生中有几成选择了移民,这个比重不小。没有任何立场对此发表评论。
 
而我,少时是一匹野马,但我能在家乡找到草原。大概就是那种想往外跑,但只是好奇沿途不一样的风景,最终会落叶归根。
 
我是真的相信,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了中国印
 
当然我的专业也影响了我很多。近代中国得幸有愿意“师夷长技以制夷”的人,而今社会,习得更好地本事却不为自己的国家出力,这样的对比也只能怪生不逢时了。
 
我有一些想不通,比起祖辈,我们这一群没有吃过什么苦的人到底为什么竟比他们更向往享乐的生活。比起中国人,其他国家的人似乎更多一些对本国的忠诚度。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体制、authority等单方面的原因。
 
我问过一些同学毕业后打算留下来吗,东南亚的,中东的,总之是来自不如中国强大的国家。绝大多数不想。有一位印尼的同学说:
“毕业后当然要回国继续工作啊,我的祖国需要我去建设”。
说完她笑了。
 
这句话在我心里说了很多遍,所以我知道这个笑是什么含义,有些自嘲,有些戏谑,但这句话很真。
 
 
有人会觉得国家不够爱我们,我只是觉得她没有能力去爱14亿人的点点滴滴,但她做的已经足够了,而且在越来越好。
 
出国留学,做志愿者,听到更多的故事,让我觉得,出去的目的是为了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自己的家乡,学会理解她和包容她的不足,再有能力者,去为了她的改变作出努力,而不是指责她,更不是抛弃她。
 
“爱国”这个词,好陌生了。
 
说出来竟会被人嘲笑,这,本就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啊。对祖国的那份爱不应该只有在“大难”面前才显示,生活中的点滴也可能‘兴邦’。人不需要也很难有多么大的丰功伟绩,但永远不要轻视自己的力量。
 
我想有一天,更多的人可以很自豪地说,“我要回去啊,我的家乡需要我,我的祖国需要我”。这个地方,只会变得更加美好。
 
希望离开祖国的人生活得很好。 惟愿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心中依然重千斤。
感恩前行 
 
尼泊尔,满街都是沉睡的狗,温顺得已经没有了脾气,和这座雪山脚下的国度一样的安静。
 
其实当我落笔,仿佛想诉说千言万语,但还有一些东西总令我用文字表达不妥。总之感谢这一趟行走,让我相信:

Why volunteer?
Because I get more out of volunteering than I give.
离开的清晨偷偷留下的画  等我下楼回头望时 每个孩子都都在看我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路易十五的青葱岁月|这是一篇适合在澳大利亚递签的经验贴

2021-4-5 8:20:07

旅游攻略

大概是今年最后一波樱花了,是时候去这座海滨老城逛逛了

2021-4-5 15:59: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