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行记 (一)

8月2日 江南

 

下午坐大巴到无锡,和正好在无锡实习的盐哥(圣城事中有过出场)吃了顿饭,闲聊法国一别多少事。饭后分别,坐上了晚上9点25分的由上海始发、去往拉萨的绿皮火车。

 

上一次在国内坐卧铺火车还是儿时,记忆早已模糊。在乌克兰倒是坐过一夜的火车自基辅到利沃夫,是上下铺的四人舱,因此这次看到上中下三铺颇有些新奇。将行李放好,开一瓶啤酒,就一些牛肉鸭舌,也颇有意味。

 

大约11点,到了南京,原本空荡的车厢里突然漫涣出沸荡的人声。大约几个旅行团的人马沿着走廊走了过来。聊天声、安放行李声、换床位声不绝,间或夹杂着售货员熟悉的“瓜子花生饮料,腿收一收”。整个列车充满了生气。

 

时针转过12点,车厢里逐渐安静了下来,只听得平缓或急促的鼾声点点,窗外夜色昏沉,不知苏皖。嗡嗡的铁流声让人感觉莫名地安心,让你亲切地晓得确是在移动,有在路上的那种温暖。该休息了。

 

8月3日 中原

 

火车上大抵是没有万籁俱寂的夜晚的,故也没有清静无人的清晨。车在夜晚悄悄停过,约莫六点多的光景醒来时已在中原。

 

昨晚上车时,车厢里还多是咿咿侬侬的吴语乡音,夜里过站,又走来一群南京话。清晨的车厢则已是五音杂陈:两位大嗓门的南京大爷谈着时事,一位“老粉红”号称若是他来一定关三个美国领事馆;另一方向“夕阳红”上海太太群的座谈会也准时拉起了家长里短。南腔是低低的群奏,北调偶尔掺杂其中,如高吭的鼓点。年轻人则静默其中,对着屏幕严肃地工作或欢愉着。

 

午后,列车一头扎进了河西走廊。窗外的景色渐渐地变了。江南大约是没有农田的,只凭着夜色看见城市的容貌与黑色掩映着的钢筋水泥的一座座工厂。关中平原土地富饶,远方绿色的山陵下是近前郁郁葱葱的田地。待到甘凉,隧道突然多了起来,远处是万仞荒山,红色的山体,灰黄的顶峰上间或立着几座电线塔。

 

坐在车上的时间长了,昼夜转换移步换景,恍惚间眼前已是完全不同的异域风光,却又意识到眼前竟仍是祖国的土地,很难不感到心灵的震撼。

 

晚上列车到了西宁,下车换氧气列车。新列车上已经有了藏文,也全部配有吸氧口,看来青藏线确实是近了。

 

8.4 青藏线

 

凌晨被急促的人声吵醒,原来是下铺的大爷已经有了强烈的高原反应。可列车还没到格尔木,海拔不过二千有余,尚未开始供氧,列车员只得建议大爷到了格尔木后看情况决定是否返回。我摸索着拿出一支葡萄糖口服液给大爷服下,又继续沉沉的睡去。

 

 

醒来的时候已过了格尔木,大爷终于还是下了车,没能继续天路的旅程。不知哪位旅客放起了《天路》,悠扬的歌声配上窗外一望无际的莽原,呼吸亦因风景与海拔而变得急促。青藏线到了。

 

 

青藏线的景色一多半都是阳光赐予的。上午天阴,只觉得四周不过是病恹恹的山和灰沉沉的草地,连绵的是几百里的无人区,心中自然是掩映不住的失望。

 

可到了午后,天光跃金,一扫尘芜,大有改天换地之势。随着阳光一起的,是它忠实的拥趸——蓝天白云两将军及时赶到,像一切美景的调色盘,对灰蒙蒙的大地施下魔法:

 

远方的荒山褪去锗色的外衣,直显出五彩的身姿,有的还骄傲地戴上了白色的尖顶帽;一望无际的草地上长满了闲庭信步的黑色牦牛,时而还可以瞧见奔跑着的藏羚羊和狡黠的土拨鼠;延绵的河流和湖泊泛出金色 ,给群山系上腰带,让草原睁开眼睛。

 

青藏线的人与人类的痕迹总是渺小的。沿途的电线杆儿颤颤巍巍地立着,甘作自然的装饰;与火车平行的国道偶尔行过一两辆车,也都是匆匆走过,怕打扰了景色。我能想象那一批带着工具的人们,是怀着何等的敬畏来到高原,小心翼翼地变天堑为通途。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长沙游记|一个周五的早餐,我拎着包坐上飞机去了长沙

2021-4-7 6:59:50

旅游攻略

西藏行记 (二)拉萨

2021-4-7 7:03: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