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行记 (三)拉萨汉藏

到了八廓街的外围,游客渐渐少了,市井气息也渐渐浓厚了起来。人头攒动的菜市场、熙熙攘攘的小商品铺子,若不是两旁白墙红瓦的藏式建筑、买音响的店铺放着佛经、来来往往的行人操着听不懂的语言,我或许会以为自己身处内地的某一个老城区里。

 

走进拉萨的主街,我惊讶地发现,拉萨街头竟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川菜馆子,从写着“抄手小面”的苍蝇馆子、到装潢大气的重庆火锅,一瞬间竟让人以为身在春熙路或是解放碑的某个巷子里。

 

出于好奇,用在重庆学得的川话同一个卖串串香的阿姨套近乎,阿姨果然把我当成了老乡,笑着说:“其实有人说,拉萨是个小四川。很多四川人都在这边旅游、工作。”说完还不忘给我打折。

 

这么一来,我便逐渐明白刚进拉萨时陌生中的亲切感来自何处了。西藏建设兵团以及西部大开发政策下内地游客、打工者系统性的移居造成的某种程度的“汉化”让汉文化与藏文化在拉萨共存。

 

 

若是圣城事里的法国老人再一次来到拉萨(据他所说,他上一次来西藏还是80年代,那时候还没有火车,他从西宁坐了两天的大巴),看到这番场景,恐怕会大谈“汉人同化论”、“新殖民主义”起来了。

 

亨廷顿《文化的冲突》中稍带偏颇地提到了儒教汉人(儒教是否是宗教这一点有待商榷)与佛教藏人的文化冲突,并指出了依附在文明之中的宗教——藏传佛教的韧性是西藏没有被全面汉化的最主要原因。

 

汉藏之间到底是西方人所认为的冲突还是官方价值观指导下的民族团结共存?

 

晚上,我们一行特意去观看了《文成公主》实景演出。实景剧场在拉萨河南边,从广场远眺可以看到整个拉萨城的灯火与耸立着的布达拉宫。剧场是露天的,面前便是两座高山,山川为景,星河为幕。

 

磅礴大气的演出中,1300年前汉藏间的一桩政治和亲的历史被重新谱写。编剧巧妙地用故乡与远方的双重意象对故事进行建构:

 

走得到的地方是远方,回得来的地方是故乡”——吐蕃大臣来到大唐提亲,文成公主辞别家乡踏上漫漫进藏路。

 

走不到的地方是远方,回不来的地方是故乡”——越过汉藏河界,自知进藏后此生归家已无望,公主摔镜断乡愁,日月宝镜化作皑皑雪山。

 

天下都是远方、人间都是故乡”——千辛万苦后,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在拉萨终相见,共同书写汉藏友好、兼济天下的政治理想。

 

1500年突然从天鹅绒般的星空幕布后闪过,历史中汉藏短暂蜜月后的长期干戈被

善意地隐藏,反倒是松赞干布“我想要生者远离饥荒、我想要老者远离衰老”的政治理想被保留,同咿咿呀呀的唐腔藏戏一起,变成了今日之政权在西藏执政合法性的阐述。

 

(图为阿里线上新建的村庄。据藏族向导说,政府为了援藏富藏,将散落在大山中几门几户的小村庄统一搬迁到公路边,家具齐全的房子全部无偿让藏民居住。)

 

看完剧,走下两旁林立着四川钵钵鸡和藏餐店的广场,往来群众汉藏交织,穿着刚租的军大衣的、端着单反相机的,都开心地笑着,仿佛沉醉在剧场后宏大的民族叙事里。我坐上预约好的滴滴快车,不过多久便穿梭于市区的灯海之间。

 

我看到的是一座富裕而繁荣的城市。有人说,“中国只有西藏才真正进入了社会主义。”连藏族向导都说,藏人的生活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官方的史观引导民族的团结与共存,并通过藏人治藏的民族自治制度,真金白银的援藏、富藏计划去完成松赞干布1500年前的政治理想,而西方的舆论总是会巧妙地将“汉”与“藏”对立起来,汲汲于英国侵藏者挑唆起的短暂的汉藏对立,而放更大尺度上的紧密的汉藏关系于不顾。

 

我想西方人应该是不知道何为“为万世开太平”的。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西藏行记 (二)拉萨

2021-4-7 7:03:00

旅游攻略

西藏行记 (四)拉萨最后的夜晚

2021-4-7 7:05: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