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行记 (四)拉萨最后的夜晚

8月18日,拉萨,平措康桑观景餐厅。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落地窗外的布达拉宫渐渐沉没在昼夜交替间的山影里,像是一场舞台剧的中场,演员悄悄退出舞台、躲在灰黑的幕布后,只为等更得盛衣后的再度登场。驻场的歌手静静地坐在窗前,耐心地弹奏着他的那把吉他,仿佛也在等待月光带来开场的一声令下,便将歌喉展开、交织起夜幕的奏鸣会。

 

有人说一个城市最美的样子总在你待在的最后一个夜晚,这便是我在拉萨的最后一个夜晚。在出发阿里线前早就发现了这个能看到布宫景色的餐厅,但上次来时只是白天,听前阵子来拉萨的友人夸赞了他们家晚间的驻场歌手,因此特意在离开前的晚上再度来到此地,和西藏做最后的道别。

 

布达拉宫的灯光亮起似乎是一瞬间的事,就像幕布拉开、镁光灯闪亮,盛装的演员瞬间成为舞台的中心。我能听到身边人惊讶的小声呼喊,旅人们都举起手机来到了窗边。驻场歌手也开始了演唱。我听着歌看着布宫,和来过拉萨的朋友微信激动地聊着天,我像是躺在远处大山的心窝里。我突然想起了拉萨的第四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那一天早上看完欧冠我早早地就和团友一起出了门,向导就开着他那老款的陆巡在门口等着我们。我们把行李一件件地装上车,然后就向大山走去。

 

之后就是一直在路上。“我在路上”这个念头一直缠着我,让我使劲地盯着山看、盯着路看。如果说在青藏线沿途是被动的观景,那莫坐上汽车便犹如一场主动的出击。路不要命地向前延展着,仿佛直接伸到大山的心窝子里去,我们像一个猛子扎进了山的海洋里,看群山排闼入怀中。有时候山又突然远了,让出一块刀切般的高原来,平原上铺满了草。路长长地伸出去没够得到山,便直接和天边的云打了个照面。

 

车在这样的路上一开就是一整天,倒也省却了复杂的公里数了,天就是个很好的距离单位。

从拉萨开一天是到日喀则,从日喀则开一天是到萨嘎。我们就这样从一座山赶到另一座山,从一片湖赶往另一片湖。我们在山边眺望,在湖畔野炊。

 

但从萨嘎开到塔尔钦,却花了四天。在萨嘎住了一晚,同行的一个女孩起了高反,还发起了低烧。过边检的时候上报完她的异常体温,边防人员确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仿佛眼睛里写满了防疫补助。我们果断偏离主线路,拐到海拔只有两千多的山沟里的边境县城。我们刚走,救护车后脚就来了,不近不远地跟着我们,到了医院后拉着女孩在挂水之余又做了核酸和抗体检测。

这也许是整个旅行中最奇妙的时刻,在边陲小城唯一的带着些许破败并正在整修的医院走遍了写满藏文的所有科室---当地人们不管是医生还是患者都拿新奇的眼神瞧着我---最后竟也没找到一间厕所,不得已只得回归原始方式。好在医院附近就有一家四川面馆,刀削面口味非常不错。

 

第二日女孩终究是不能同我们一起上阿里,于是我们送她回日喀则坐飞机,熟悉的山、熟悉的湖与熟悉的路又一次回到了眼前。不过这一次没有在冰川前停下眺望,也没在湖边坐下,放飞一次无人机。

 

傍晚汽车准时地回到了日喀则,第二日清晨又出发,一直到第三日清晨,眼前的确已是全全新的景色了。转过一个路口,突然能看到冈仁波齐孤傲的雪峰了,玛旁雍措湖也静静地端在神山下,通体呈现着圣洁的蓝色。再过一天,眼前竟已是新疆常见的土黄色雅丹地貌了。在旅程的最西端看到了矗立荒山之上的古格王朝遗址,已很难将眼前的景色与西藏两字联系起来。晚上县城停电,出门走到楼宇镜头看到了最后一抹夕阳,归家时各家各户拿出了发电机,滋滋作响的声音温馨而令人愉悦。睡醒后带着铁锹到一片雪山下的电线杆下尝试挖出团友父亲三年前埋下的茅台无果,犹如支线任务失败,郁郁良久。。。。。

 

驻唱歌手刚刚唱完一首歌,是李志的《热河》。开头的几句便想起了我仿写的《沿河西路》,听说这位高中校友今晚也在拉萨。听完这一首歌我想我应当回去了,回梧桐叶里的金坛县。

我躺在大山的心窝里,想起一个半月前去巴黎萨克雷大学的交换被改为网课,只有好友朋友圈里慷慨的雪山能让我释怀。我想起那之后第二天,我在散步的时候和爸妈说:

 

“我想去西藏。”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西藏行记 (三)拉萨汉藏

2021-4-7 7:04:14

旅游攻略

远方的呼喊:法国行记(一)

2021-4-7 7:06: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