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呼喊:法国行记(四)

远方的鼓声呼唤下

我踏上漫长的旅途

裹起一件旧大衣

把一切留在身后”

                   ------土耳其旧时民谣

   这是一篇2018年世界杯月的法国行记,有关法国的旅行,有关足球,也有关我自己。

(六)两星法兰西

 

2018年7月10日,法国1:0击败比利时,取得一张通向决赛的入场券。 

 

马赛纳广场人头攒动。

 

随着法国杀入半决赛,尼斯市政府也难得地出现在了市民们的眼前,演唱会用的大屏幕和音响被架起,随时准备着迎接人群。走进广场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仿佛一头扎进了充满红色雾气的海洋里----那是狂热的球迷点起的烟火。

 

我小心翼翼的迈步向前,踏进这流动的盛宴里:蓝色的、白色的、印着姆巴佩、吉鲁、博格巴等法国球员名字的球衣走马灯般的在我眼前出现;姑娘的脸上全都涂上了法国三色旗式样的涂鸦----可能是广场附近某个热心的街头艺术家的杰作;父亲们将孩子扛在肩头,情侣们依偎在闪光灯下与飘摇着的国旗间。

 

突然,或许是从某个角落开始的,先是一两句不成段落的旋律,接着大家一起将法国国歌唱响。马赛曲像巨浪一样袭来,刮卷了整座广场,即便是如我这般“置身事外”的外国游客也几乎落下泪来。

 

球赛开始了,大屏幕不负众望地出现了问题。一阵嘘声后,政府官员紧张地调试设备,终于让它显示出画面来,赚取一阵欢呼。我开始庆幸自己没像之前一样找一个小酒吧便草草了事。现场带给了足球完全不一样的魅力。球迷的聚集是一种宗教般的行为,在现场,无论是球场还是人群聚集的所在,死忠粉丝们总会用他们的热情将足球点燃。

 

到大学后我开始经常去重庆队的现场看球。

 

重庆斯威的主场在奥体中心,就在我喜欢去的石油路附近。我总是很享受慢慢走进球场的过程。对于一个球迷来说,这过程就像传说中的朝圣。如果这是一个比赛日,那么在地铁上你就已经能感受到不同----形形色色穿着重庆球衣的男男女女和你一起,从烈士墓进站到大坪转车、再到奥体中心站下车,浩浩荡荡有如游行。

 

下了车,更是能明显感受到足球给这座城市带来的变化:黄牛拿着票子大胆地叫卖,小摊小贩专心烤着串儿,正版盗版的球衣和围巾挂满了球场周围的小铺子,球迷们三三两两穿街走巷,雀跃或欢呼。两串羊肉下肚,奥体中心高大的混泥土高墙兀然伫立在眼前。

 

 

我对球场的感受是决与其他高大的建筑不同的。别的建筑或许是死的,球场对我来说却是有歌声、有故事的地方。每一座球场都有古罗马竞技场的影子,夹杂着历史、竞技精神和来自远方或近邻的呼喊。我经常刚刚走到重庆奥体中心下(因为球场常常是碗状,所以说在其下)时,就能听到它的怒号。几万球迷的声音像战鼓敲响,让大地都微微震动。此刻的我永远是最兴奋的,时常大跨步走到自己的票区,迫不及待地入场。

 

从入场区狭窄的门一进入球场内部,眼界一下子开阔了起来,四方上下都是球迷,围坐成一个极其宏大的圆,将苍穹都包在其中,苍穹下是长方形的绿茵场,这倒有一点“天圆地方”的意思了。我坐在的地方正对着球门,视野虽然不佳,但票价便宜,一般是死忠球迷的聚集地。

 

重庆球迷协会的球迷们就在我身旁聚集:一男一女负责挥舞两把巨大无比的队旗,一方舞罢另一人开始,煞是整齐;统一着装的死忠球迷则在球赛一开始便引吭高歌,从队歌到各色助威歌花样多出;一个经常在冬天也赤裸上身的球迷像是这只“乐队”的指挥,一边气定神闲地要求演奏曲目,也时而灵机一动,依据场上的表现酌情添加返场-----如果裁判出现了于我队不利的判罚,那曲目很可能就变成了“裁判我xxx”的粗俗口号。

 

对我来说,奥体是重庆话(尤其是脏话)得天独厚的学习场,是我对足球的热爱在重庆的安置处,一句“蛤蟆皮”、一声“重庆雄起”,让渺小的自己和这座森林般的都市从此有了联系。

 

从思绪中回来不久,角球开出,法国中卫乌姆蒂蒂头球破门得分,为法国队踢进全场唯一进球。现场沸腾了:助威笛声、欢呼声声声入耳,冷烟火共蔚蓝海岸的长天一色。紧接着,法国全线退守,扛着比利时人的狂轰滥炸。最后一分钟的加时结束的一刻,裁判三声哨响,替补席上的球员和助教疯狂地跑入场内和场上球员一起庆祝,就连坐在比利时教练席的亨利(法国球员名宿,但现在在比利时国家队做助理教练)也“背叛”了自己的职业,冲进场内为自己的祖国加入狂欢。而在尼斯,观赛人群一瞬间变成了游行的行伍,就连游行口号都如事先早有准备般被唱响:

Aller à final

Aller à final

 Nous allons aller,aller à final!

(决赛既已至,且向决赛去,沓飒共此行)

 

 广场的喷泉已被精神小伙们占领,狂欢节变成了泼水节,我赶紧回撤以保衣衫。身后是尼斯著名的老街,一个个柱子上是哲学家的头像,一到晚上全亮着白光,现在这一个个闪亮的白色头颅看着身下的狂欢,倒成了极有趣的画面。

 

我脑海里突然闪过如果中国世界杯闯入决赛,将会是何等的一番万人空巷的场景(02年闯入世界杯浩浩荡荡的游行我并没有记忆),一秒后又自嘲自己的异想天开。能享受足球就已经很棒了,又为何非得是中国足球呢?我自己安慰自己。

 

我往回走,哲学家的脑袋亮着,像是也在安慰我。

我听着远方的呼喊。

 

(几天后,在我从巴黎回尼斯的航班上,高卢雄鸡举起了大力神杯,从此荣膺两星法兰西。抵达尼斯后万人空巷,机场回市区的公交车司机们不知所踪,等待未果,沿天堂湾徒步十三公里回家,所见游行盛状此生难忘。

 

全文完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勃朗峰行记:前路

2021-4-7 7:12:46

旅游攻略

游记-东湖野餐

2021-4-7 7:21: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