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分享] 这些年飘在欧洲的日子 德国篇(二)

德累斯顿的联邦德国军事史博物馆全景,新旧之间强烈的反差和对比让其在建成之时就成了德累斯顿毋庸置疑的新地标

尔后是微单拍摄的照片

 

 

 

讽刺的是,在参观博物馆前,我刚写了一片课程小论文,批判以里伯斯金为代表的建筑师对纪念建筑强行异质插入的改造手法。

 

结果现场一看,异质本体的朝向和立意有着建筑师自己的巧思,加建结构看起来也是可拆卸且不会破坏原有建筑的构造。看来评判一个项目不应只看图说话,实地考察才是最直接最有力的方式。

 

 

虽说两德合并已经过去了30年,但是从一个游人的角度看,包括柏林在内的前东德城市的绿化和基建还是差前西德城市不少。

 

就算是萨克森自由州首府的德累斯顿,主城区易北河一侧的滨水地带和泄洪带还是一片未经规划的乱石滩,想要休憩的人们只得席地而坐,空间品质还是下降了不少。

 

 

跟楼上手机同机位的德绍包豪斯主楼,经典角度和好天气更配。

 

 

*引用自电影《间谍之桥》海报

 

 

格里尼克桥位于分隔柏林与波茨坦的哈弗尔河上,它的别称“间谍之桥”显然名头更响:冷战时期这里是连接西柏林与东德的过境线路,曾被数次用作交换被捕谍报人员的地点。


2015年以这座桥为原型,斯皮尔伯格拍摄的那部《间谍之桥》想必有不少人看过,剧情就不赘述了,倒是凭此片摘得奥斯卡最佳男配的马克里朗斯在片中那句反复出现的经典台词我一直记着:Would it help?

 

简单且实在,直接又深刻

 

 

*引用自Getty Images

 

 

波兹坦会议旧址。曾经三分天下,如今换了人间。

 


 

来到沃尔夫斯堡(狼堡)自然要去大众的沃尔夫斯堡汽车城看看,提前预约的汽车塔登塔体验也是新意十足。不过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是汽车塔外晒着太阳的这份“鸭”然自得。

 

工业文明在过往百年对自然的破坏性掠夺后,似乎正试着找到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之道。

 

 

Aegidienkirche曾经是汉诺威的三大教堂之一。二战时教堂被轰到只剩围墙,之后并未重建,而是成为了一座和平纪念馆,时时刻刻提醒观者战争的代价。

 

 

都知道汉堡的易北爱乐厅是天价造价,贵到什么地步呢?8.66亿欧元的造价是北京的国家大剧院(保罗安德鲁)3亿欧元的将近3倍。

 

即便同是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设计的北京的国家体育场这样的钢结构巨兽,造价也不过2.98亿欧元。该造价约等于全球最高楼迪拜哈利法塔的68%(高度是哈利法塔的13%),可见欧洲的人力成本和原材料成本之高了。

 

但是建成后的音乐厅却被一些乐手和指挥评价为声学表现糟糕。然而心里还是想说这么飒的建筑,这钱花的值。

 

 

汉堡仓库城,如今已是世界文化遗产。上图的易北爱乐厅其实就是建在这片街区一座曾经的仓库之上的。

 

德国部分到此结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催)持(更)。

 

(完)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攻略

川西行之四姑娘山(二)

2021-4-8 14:39:53

旅游攻略

恰到江南赶上春 | 游记

2021-4-8 19:57: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